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三十四章 才女蔡文姬
    夺取功名,正是他来到这里计划的第一步。

    建立听命于自己的武装队伍则是第二步。

    在一切成功之后,便是要行第三步,那就是寻一个可以安身立命之所,扎下根来,最终在建立属于自己的地盘。

    在然后就是稳扎稳打,扩充势力与军队,最终达到统一全国的目地。

    当然,做为过来人,张超的愿望并不止于此,他还有着更多更广的想法,那就是他不仅仅要统一现在东汉所拥有的地盘,同时还要将附近的一些疆域国家给吞掉。

    要说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之中,张超最佩服的人之一便是成吉思汗了。

    他在世时,带领着蒙古骑兵征服地域西达中亚;东是东欧的黑海海滨;横跨欧亚大陆,最大疆域的面积高达4400万平方公里。

    那才是传奇的一生,才是波澜壮阔的一生,即然要重生一回,他便要创造出一个奇迹,一个无人可以打破的奇迹来。

    想起这些,张超不由心中就是一阵的激情澎湃,一阵的浮想联翩。直到门外不知何时传来了赵云的声音,直道开饭了,他这才想起,晚饭还没有吃。而明日还要去拜访蔡文士的,之后还要联系左丰面见张让,面见汉灵帝,当然还有要救出那个美艳不可芳物的女子,所要做之事实在太多,且都不可马虎呀。

    ...... ......

    洛阳城较为繁华地带的一占地极大的府院。门外一个大大的蔡府两字招牌是那样的铿锵有力,一眼望去,便知是大文豪所书。

    这里正是在文化界享誉东汉的蔡家大院,蔡邕蔡文士的府邸。

    张超虽人未至,可是风声确在他有意之下传了出来,那就是他要来拜访蔡邕的事情先一步到达。

    张超凭着一首【月下独酌】被人所知,在加上英雄醉的大卖,现在于京都之中都是抢手之货,许多达官贵人宴请贵宾,若是没有摆上英雄醉,那也将会是一件十分失礼的事情。

    凭此两样,张超便己经算是小有一些名气了。更不要说他长社之战立下的奇功,尤其是那首《长社战》更是早就传回了京都,让无数学子和百姓所传颂。

    而据说那个公子才不过十七岁的年纪,这还真是英雄出少年了。

    当然,十七岁的年纪在那个时代是要称为青年了,况且现在的张超虚岁经到了十八,在那个时候,是可以娶妻生子了。

    这么一个年轻有为之人来到了洛阳,一时间便成为了街头巷尾所议论的一个话题。连外面都是如此了,更不要说是蔡府内部了。

    晚上吃饭前的时候,便有人送来了拜贴,落款人赫然正是张超,大概意思就是指明天他会到蔡府拜访,还请提前的准备一下。

    这也是一种常规,为了怕打扰到主人,让人猝不及防,往往在来到的前一天都会送上拜贴,以给主人安排的时间。

    一收到了张超的拜贴之后,蔡邕这便高兴的叫来了妻子和女儿。

    蔡邕的妻子名为柳氏,原亦是大家之秀,只是后来家道中落了而己。只是从小的良好教养让她行,立,座都是极为的有规矩。

    在这一点上,蔡琰显然也受到了影响,平时座在那里的时候也是很安静。当然,也只有在父母面前她会这般的表现,说起不过就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而己,还是活泼好动的。

    用现在的话说,父母俱皆是高级知识份子,蔡文姬生在这样的家庭,自小耳濡目染,既博学能文,又善诗赋,兼长辩才与音律就是十分自然的了,可以说她有一个幸福的童年。

    有这样童年的人,自然对于自己的未来也是充满了美好的幻想。她在想自己未来的丈夫会是何样的男人,是持枪能立马的英雄,还是张嘴能巧言的文豪呢?

    女孩子都有这样的幻想,蔡琰自然也不例外。而在知道了张超的一些事情之后,不知为何,心中似就有了一种期盼,那就是一见真人的想法。后来听闻说是张超会到蔡府,更是有如怀中揣了一个小鹿般开始乱撞起来。

    叫来了妻子与女儿之后,蔡邕这就将张超的拜贴交给两人一看。

    “哦,可是陈留张邈的弟弟张超张致远?”在看过了拜贴之后,柳氏这便有此一问。

    “不错,正是此人,呵呵,他可是一能文能武的年轻有为之人,他来到了京城,不去别处,先来看我,倒是让我大感意外,也是备感荣幸呀。”蔡邕搂着下巴的胡须,很是得意的说着。

    “嗯,他明天就来,可是明天不是你教学的日子吗?”柳氏听后先是点头,但接着又想起了明天原本订好的事情问着丈夫。

    在这里要给各位看官提一件事情,东汉灵帝熹平四年(175),京城洛阳出了一件大事。在太学门口,立了一通石碑,内容是官方钦定的《六经》,作为天下读书人校订文字的范本,这就是着名的《熹平石经》。一时之间,太学热闹非凡,每天来此观览摩写的人很多,车有上千辆,道路为之阻塞。石经的书写者,是东汉大文学家、大史学家、大音乐家、大画家、大书法家蔡邕。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前来向蔡邕请教学问的年轻学子就此排起了长队。

    起初他总是有问必答,但毕竟年岁也越来越大了,最终在柳氏的建议之下,便是改成了几日一开课,不巧的明日正是开正课的日子。知道这些的柳氏方才有此一问。

    “哎呀,母亲!授课什么时候不可以呀,张超千里迢迢的来了,第一个就要拜见的我的父亲,怎么好去推辞人家嘛。”听到母亲说起了明天授课的事情,似是要对张超的到来进行推诿,刚看过拜贴的蔡琰终于出声了。

    “呵呵,琰儿说的及是,授课的事情可以推到后日吗?想必把情况说清楚也就是了,那些学子也都是通情达理之人嘛。”蔡邕继续的呵呵笑着。然后看了一眼女儿蔡琰又道:“对了,明日张致远来了,你也要出席做陪的,你们都是年轻人,或许会有很多的话题。在者他做的诗句我可是听过了,很是厉害,你也要讨教一二。”

    “父亲,我是一个女子,怎好做陪。在说,他在厉害能有您厉害吗?”蔡琰似是撒着娇一般的拍了一记父亲的马屁。

    被马屁拍的很舒服的蔡邕先是脸上大乐,接着就道:“不能这样说,每一个的特点不一样,父亲年纪大了,就做不出年轻人才有的那种豪迈之诗词来,所以你要学习。”

    父亲一再强调之下,蔡琰便只好装做勉强般的样子答应了下来。实际上她早就想过了,这一次怎么样也要找机会见见这个张致远,他对此人的故事还真是听过不少呢。

    流民城中买孤儿,说明了他有爱心的一面。

    诗词做的好,说明有才德的一面。

    战场上能杀敌,说明骨子里的男人血气。

    打败黄巾军而不是赶尽杀绝,证明他并非是残暴之人。

    这样一个男子若是在不见上一面,岂不是要遗憾吗?

    只是蔡琰不知,蔡邕在看向她时,目光别有另一种意味。

    或许普通人感觉不出来什么,可是做为有着史学家头衔的蔡邕确是十分的清楚,如今的朝廷己经腐朽了,外戚和宦官专权,致使有才德的人无法被重用。在加上经济上的不景气,黄巾贼的叛乱,长此以往的话,怕是用不了多久,国家就会大乱的。

    他己经五十一岁了,在当时那个年纪己经算是长者了。就算是死了也无妨,可是女儿呢?从小就生活在自己的身边,根本不知道人心的险恶,如果不提早给予安排的话,以后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呢?

    想这张超,少年便是出众,在加上有着一个当太守的哥哥,怎么说也应该有能力保护自己吧,如果有可能,把女儿嫁给此人,倒也是一不错的去处。

    蔡邕竟然有了这般的想法,这事情若是让张超提前知道了,怕是连做梦都会笑醒的吧。

    说服了女儿答应了明天一定要做陪之后,蔡邕这才放心的去往卧房。倒是留下了蔡琰座在那里,脸一阵阵发红。

    她很想马上见到张超,但又怕见到此人之后会让自己失望,一时之间倒也是有些心情矛盾。

    ...... ......

    一夜而过,在第二天一早的时候,王德按着之前筹划将一些礼品备了出来,并命人抬到了悦来居的后院之中让张超一观。

    这些礼品中,有一些是陈留的特产,在京城不是太易买到的。还有一些则是贵重些的物品,表示着张超的孝敬之意。

    按说第一次去老丈人家,那东西本就不能少拿的,所以在看到了这足足二十箱子重礼之后,张超也没有惊讶之意,只是大概一看后道:“不错,将他们都送到蔡府。”

    有了命令,当即四十名张家军护卫就此将二十箱重礼抬起。以张超为首,赵云次之,八名锦衣卫一旁左右护卫着安全,一行人出了悦来居,直奔蔡府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