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三十五章 鲁肃鲁子敬
    五十多人的队伍,走在街上,想不引人注意都难。更何况,张超还是一身的白衣,骑着一匹浑身雪白之马,在队伍的正前方,就更加的引人注意了,他一走在大街上,行人便指不住的指指点点询问着他的来历。

    人靠衣服马靠鞍,身材挺拔,己似成年人的张超此刻很是意气风发,自信的笑容洋溢在脸上,使其多了一份男人成熟的魅力,显得亦发的帅气。

    人群之中,早有天眼成员按着计划将张超的身份公布于众,渐渐的围观人们都知道了他的身份。

    “哦,这位就是长社之战立了大功的陈留二公子呀。”

    “是呀,我还听说英雄醉就是出于他手呢?”

    “啊啊,听说他不仅造酒厉害,而且还能出口成章呢。”

    “什么呀,二公子岂止是出口成章,更是有仁心仁德,在陈留他收留了很多的孤儿,散尽家才呢。”

    “啊,听说他还非常尊重自己的兄长,代其如父,这一次就是被举孝廉来到了洛阳,是朝廷要封官加爵呢。”

    “不是吧,看着这个方向,好像不是向皇宫里走去吧,他是去哪?”

    “这都不知道?二公子是去蔡大文士家,这是表示对文人的尊重。算了,和你这样的匹夫也说不清楚。”

    “喂,你说谁是匹夫,虽然我不认识字,可也是懂礼节的好吧。”

    人群之中是七嘴八舌,但无一例外,将张超所做的好事和英雄事迹全都翻了出来,这使得一些并不了解情况的人,对他也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这也正是张超之用意,他要借这一次机会让更多的人认识自己,有了影响力,这对于他以后创下基业非常的重要。

    想真正能成事的人,谁不是先造势呢?只有如此,投奔者才会如过江之鲫般,才会助他早日大业有成。

    此时的蔡府门口,同样聚焦了许多的学子,这些人来自于全国的四面八方,他们可不是为了一睹张超的风采,而是要来向蔡大文士请教知识,来学习的。

    只是很不巧,一早来到了这里之后,才被蔡府的人告知,今天要迎接重要的客人,不授学了,时间改到明日。

    一闻此讯,学子人群中便是变得骚动了起来。他们有些人可是赶了很多天的路,才来到了洛阳,为的就是可以向蔡邕请教知识,或许表现好了,就可以借机扬名立腕了。可现在看来,今天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贵客,让蔡文士停止授课也要抽出时间来会见呀。”有不知道情况的学子便在人群之中问着。

    “不知道。”学子们一个个摇着头。他们自认有些知识,很少会与民间的百姓为伍,对一些事情更是爱于面子,不去打听,自然就是不知了。

    当然,学子之中也有脑瓜灵光者,他们拿出了一些碎银子给了蔡府的家丁,询问缘由。很快有关张超要来拜见蔡邕的事情就传了出来。

    “什么?不过就是一个未入冠的小儿而己,为什么因为他一人,就停了我们这么多人的课,这是何道理。”学子中,有人听到消息后,马上就表示出了不悦。

    “是呀,这也太不重视我们这些学子了吧,为一人而放弃大家,这是因小失大。”

    “没错,这太不像话了,不如我们就堵在这里,讨一个明白好了。”有些激进的学子便开始发表着不满,同时也想着应对的方法。

    学子中人头攒动,激情愤慨,大有张超如果现在出现,就可以将他给吃了的架式。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学子都是这般激动的,还是有人很淡定。他的这份淡定,马上就被同伴所发现,“子敬,你怎么不说两句,难道你就这样忍下来了吗?”

    被称为子敬之人,是一个体貌魁伟年纪约有十六七岁的青年,看样子比张超小不了多少。只是脸上全无稚嫩之意,反倒有一种与年纪所不匹配的镇定。当然,这或许与他一脸的忠诚像有很大关系。

    总之,在他的脸上很难寻到同龄人愤青的样子。听到了同伴问起,他反倒只是嘴角蠕动,一笑了知。

    对于这个张超他倒还真是听说过的,听说其人很有文才,同时乐善乐施,也会打仗,这样的人正是国家的栋梁之才,这般的人若是可以多出一些的话,对于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应该是一件好事。这一次人家要表示对读书人的尊重,他为何要跳出来闹事?

    从远处骑马而来的张超还并不知道这些。若是他知道自己的名头己经被子敬得知的话,那一定会喜得翻上一个跟斗的,当然,这足以证明这段时间的努力没有白费,至少也属于是英名远播了。

    “都退了吧,今天府中有贵客登门,各位见谅了。”蔡府的大门前,涌出了一些的家丁,他们嘴上说的客气,手脚上确并不如此,反而开始推推搡搡的,将那些学子们向路旁的街道上涌去。

    这本就是府内蔡邕的意思,只不过下面的家丁有些屈解其意而己。本着来了贵客不好堵门的想法,才下得命令。奈何这些学子们似是并不通情达理,反而还要讨要说法,家丁们不悦之下便动起了手。

    这些学子大多都未到入冠之龄,一个个平时多喜读书,力气上与成天干苦力的家丁自有所不如,这一被推搡,便是不断向后退去。

    虽然力气有所不如,可是论唇舌工夫,确是行家。顿时有些学子就在怒气之下发起了牢骚。“做什么?我们可都是读书人,怎能这般的对待我们呢?”

    说着话,有些性格偏激的学子便己经撸起了袖子,要与蔡府家丁们动手了。

    “哟,怎么的,你们还想动手不成,那就试试看,看看我不把你们给打扁了。”家丁们一个个都是孔武有力型的,论到嘴皮上的工夫那是不如饱读诗书的学子,可论是力气,还会怕谁。

    眼看局势是越来越乱,大有一即触发,不可收拾之态。人群中一些理智的学子开始劝架了。其中就有这个子敬。

    “大家莫急,也不要生气,我们即然是来学习的,当然要听蔡文士的,他怎么说我们怎么做好了。明日在来即可,莫要动手,伤了和气。”子敬一边说着,一边向前面挤去。他很清楚,一旦发生了混战事件,那不仅有失读书人的颜面,怕是以后想要在向蔡邕请教问题,也多有不便了。

    远方,张超的身影己经出现,并越来越近的靠近了蔡府的大门口。

    蔡府家丁,不用其通报姓名,光看其阵仗便知来者身份,这便加速了推搡学子的行动。贵客来了,总不好让人家在外面等待吧。

    家丁一发力,顿时有一些退得不急的学子身上难免就会被碰到,一时间骂声四起,局势似是更加的混乱了。

    “好了,大家都退后好了,我们是诗书人,要注意自己的形像。”眼看到一些学子竟然开始到街道上去找棍棒等衬手之物,子敬便一声高喝,勇敢的站了出来。他不希望看到任何一方有所损失。

    这一喊,让那些家丁们住了手,让学子们安静了下来,便是连己赶到这里不远处的张超也听了一个真切。

    鲁肃,字子敬,汉族,临淮郡东城县(今安徽定远)人,中国东汉末年杰出战略家、外交家。出生于一士族家庭;幼年丧父,由祖母抚养长大。他体貌魁伟,性格豪爽,喜读书、好骑射。

    因为喜武好文,使得鲁肃与一般的学子不同,他注意身体上的锻炼,这般一吼之下,声音倒是不小,马上震慑了众人,形势马上就变得安静了下来。

    守卫身边的八名贴身锦衣卫,在听到了喊声之后,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就将张超给保护了起来,然后一个个钢刀出鞘,瞪着怒气腾腾的大眼睛看向着这些学子。

    八人是张家军中精挑细选而出的,也是上过战场的杀过人的。这眼珠子一瞪,一股杀气不由外露,使得触及到了那些目光的学子们会心中忍不住生出一种恐惧的心理,一时间众人皆退。

    学子们被吓退了,这便有人招呼起道:“子敬,大家都散了,我们也走吧。”

    一句子敬喊出,别人倒没有,张超确是差一点闪下马来。好在一旁的赵云反应很快,轻轻一伸手将其扶正。

    “呃,差一点出丑了,呵呵。”张超自嘲的一笑,然后目光就紧盯在了被喊话的子敬身上,在看到其人一脸的忠诚像,似是很好说话的样子后,他便心中笃定了许多。

    只是此时的子敬只是向着张超这边远远看了一眼后,便即跟着同伴离开了。

    “去叫天眼的人盯着那个叫子敬的人,我要知道他的一切资料。”己然来到了蔡府门前,就算是有什么事情都要先抛在一旁了,张超这就对着身边的一名锦衣卫吩咐道。

    “是。”锦衣卫答应了一声,这便离开了人群,没一回,便又重新的折返而至,显然事情己经有人去办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