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四十五章 帝师王越
    何进的突然进言,让汉灵帝认为十分的有礼。不等那边张让说一些什么,他便己经拍板定了下来。

    皇帝下了旨意,纵然就算是张让也不可能是说改就改的,总要维护皇帝的权威。

    就这样,原本算计好的事情突然间就出现了意外,张超就成为了广陵太守。

    从岳丈的口中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张超着实是郁闷了老半天。

    历史中的张超正是任了广陵太守之职,这也是他人生唯一所任,一样是最后所任的官职。本以为经过自己的努力可以改变历史,可是现在看来,命运这东西有时候还是很邪性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的,该是你的就是你的。

    明天,就会宣布张超成为广陵太守的事实,回到房间之后的张二公子便就不高兴起来。

    要说来京城的几个主要目标都实现了,甚至还附带着一些其它的收获,可就是这最后的任职让他并不是很满意。不能顺利的去并州,他就无法独立出去,就只能继续的蛰伏下去。

    “哎,算了,这或许就是天意,是想让我继续的打好基础吧,即是这样,就在等等看好了。”张超的性格之中很是有着一股阿Q精神,若不然的话,也不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就能这么快的适应生活和环境了。

    即是改变不了的事情,那就不要为其去烦恼了,反正只要手中有兵,那独立出去是迟早的事情。

    张超还年轻,最不缺少的就是时间了,相较于历史中所说的那些个有名有姓的诸侯,就算是熬日子,也显少有人会是他的对手,那又何必急于一时呢?在说了,灵帝未死,天下就算不彻底的混乱,此时先一步去并州也未必就是什么太好的事情了。

    想开之后的张超,这便准备睡觉。或许明天接过了旨意之后,就是要离开洛阳的时候了。

    张超想睡觉,可偏偏有人不想让他睡觉,就在他身子刚刚倒在床上之时,门外便传来一声暴喝:“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出现在这里,难道想要行不轨之事吗?”

    声音是由赵云的口中发出来的,随后就听见长剑相击的轻脆声音。

    剑击声一起,整个悦来居的后院之中就变得灯火通明起来,小楼四处的角落中隐藏着天眼成员,持火把的都是张家军的青年,里一层则是八名身穿黑衣的锦衣卫,在里面就是赵云独对两名穿着一身夜行黑衣的剑客。

    张超从房间中走了出来,正赶上主事王德跑到了楼上,连忙道:“二公子,下面太过危险了一些,您还是不要下去的好。”

    “无妨,子义不是站在这里吗?吾有何惧!”张超指着不远之处,己经将弓箭搭好的太史慈说道。

    搭弓备箭的太史慈听到了张超的话后,心中更暖,就凭着主公对自己的信任,他便要保护好其不受一丝的损伤才行。

    楼下后院之中,赵云正持长剑与两名剑客过招,此时由他喊出话来到现在,双方己经对击了二十余招。

    能与赵云对阵二十招,不落丝毫的下风,相反,还稳压着他一头的人,那这样的人本就不会是庸人,不由间看得张超也是来了兴趣,在楼上便道:“来者何人,可否报上姓名?”

    “汝又是何人?”楼下的一名年长剑客借着出剑之机仰头问道。“京师重地,汝竟然有如此多的私兵,若非是要造反不成吗?”

    上来就扣了一个大帽子,张超听后十分不喜,双眼中便露出了一丝的杀气。

    “二公子,听此人口气莫非是官府中人吗?”倒是一旁的王德听出了一些什么,在京师之地,与各路人马打着交通,经验较之旁人便是会多一些。

    “官府中人?”听着王德的提醒,张超轻点了点头。这在看向那两名黑衣人之后便问道:“吾是朝廷亲命的广陵太守,荡寇将军,身边有些家将自然是应该的,倒是你们,是何身份?”

    “广陵太守?荡寇将军?莫非是张超张致远?”还是刚才那年长之人,听到张超自报家门之后,便自出声问着。

    对方仅凭身份就可以猜出自己的名号,看来应该是朝廷之人无疑了,张超为了避免误会,这便大声而道:“好了,都是自己人,住手吧。”

    这里毕竟是京城重地,无端的杀了官府中人,终不是什么好事情。更不要说这两名剑客非常的不简单,竟然在剑术上不输于赵云,那身份就更加的值得深思了。

    张超这里一喊停,赵云便住了剑,两名剑客也停下了手。在知道了这些人并非是什么匪患,而是朝廷官员之后,也没有了动手的心思。

    双方住了手,张超这便在楼上说道:“吾己经报了身份,还请楼下来客说出姓名吧。”

    “吾乃帝师王越,这位是我的徒弟史阿。”院中年长的剑客,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揭去了挡在脸上的黑巾。

    “啊!竟然是王越,怪不得刚才感觉到一丝眼熟呢。”一看来人竟然是曾将自己轰出京师的剑客王越,一旁的王德脸色瞬间就是一黑,整个人都变得紧张了起来。

    张超不会忘记,正是因为王德得罪了王越,这才被轰出了京师,出现在了陈留。他也曾答应过要帮他抹平了这件事情,即然今天碰到了,那就将事情解决个透彻。

    “莫慌,吾在无事。”张超伸出手轻拍了拍德的肩膀。

    这种安慰之举,顿时让王德感觉到一阵的暖心,他这才想起,自己在不是以前那个孤独的剑客,他现在也是有组织,有靠山的人了。这便连忙将头低下,一脸惭愧而道:“二公子,是我失态了。”

    “呵呵,我能理解。”张超确是一笑而道。

    这个回答反而让王德心生感激之心,二公子非旦没有怪罪自己,还说理解之言,那给这样的主子效劳,还可能会什么怨言呢?

    目光从王德的身上移开,向院中看去的张超说道:“原来是帝师亲来,真是有失远迎呀。即如此,不妨上楼上一叙可好,我这里可是有着上好的英雄醉接待朋友的。”

    张超如今又是太守,又授了将军衔,说起来身份也不低,开口相邀,王越怎么会不给面子呢?“也好,那就打扰了。”说着话,他便收了剑,带着徒弟向着楼上而来。

    王越,字安睿,东汉末期着名剑师,生于燕都,擅长刺杀与长剑技巧,传说勇力可比吕布(字奉先),单挑无敌,但功利心太重,一心想在朝廷做官,因此成为汉献帝刘协的剑法启蒙导师,在京师内被称为帝师。

    帝师也是王越最为喜爱的封号之一,在他看来,这是最具身份的像征。

    往往人有肯称呼他为帝师的时候,他便也可以好好的说话。反之,就会生出反感之心,长剑出鞘也未可知了。

    楼上用于待客的雅间之中,张超与王越对面而座。摆在桌上的便是最好的霸王醉。

    “呵呵,真是没有想到,原来是帝师亲临,真是令我这里蓬荜生辉呀。”张超一边说着恭维话,一边给王越的杯觥中倒满了酒。

    酒入觥中,顿时香气四溢,满屋子里皆是,引得站在王越身后的徒弟史阿不由轻皱了一下鼻头,显然这味道让他动容。

    王越也是一脸陶醉的样子,只是他沉浸的不是酒香,而是张超所说的那一番话。

    这番话将他的身份似是抬得很高,让王越十分的受用。

    看着王越那一幅高高在上,沾沾自喜的表情,张超不由在心中否定了刚才的想法。

    最早的时候,在看到赵云也胜不了这两名剑客之时,他曾有过招揽之心。这样的人在武力值上绝对是人才,而且是大才,如果可为自己所用,那定是一桩美事。

    可接着听到对方竟然就是王越,还喜将帝师的名号挂在身上后,他便知道,招揽的话还是不要说出的话。

    这是一个有着极为严重功利心之人。以自己现在的身份还不能满足对方对权力的渴求,也就是说,招揽的举动将会非常的困难,弄不好还会引来麻烦,一旦事情不成,在传了出去,他连帝师都招,那就会有人指责自己存心不良。

    张超不想去冒险,尽管王越的剑术的确非常的厉害,连赵云都不是敌手,可什么样的人可为自己所用,什么人不行,他还是头脑清醒的。

    即然不能招揽,在聊起来,张超便可放松很多了。

    张超抬举了王越,让他心喜的同时,也回了两句道:“哪里,张将军年轻有为,为国为民,以后很可能将会大有一翻作为,那个时候,还请有机会提携一下老夫喽。”(张超虽有广陵太守之衔,可那不过就是一个虚职,相反荡寇将军才是实职。为此熟悉此道之人都称为他将军而非太守。)

    “大有可为是一定的,只是提携你确不好说了。”张超笑着,心中这般想着。

    “呵呵,这是自然了,其实还是我要帝师多多提携的,天天在皇帝的身边,有机会若是可以美言两句,超将受用不尽呀。”张超是假话连篇的说着,在说完之后,他就向身侧站着的赵云轻点了一下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