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四十六章 广陵太守
    赵云会意,转身离开。很快,就带着王德走了进来。同时一个大木箱子也被摆入在了地上。

    箱子被赵云打开,一阵白哗哗的光亮就此折射了出来。远远看去,少说也有几千两之巨。

    “这里是五千两银子,就当是对于今天晚上冒失的行为做出了的赔罪了,还请帝师一定要收下,如果有机会,还请为超美言两句,那便足矣了。”张超一幅很恭敬,同时姿态也放得很低的样子说着。

    听说这里足有五千两银子,一时间王越的心中就是一动。

    他早就听闻这个张家二公子挥金如土,为了仕途的上升及舍得下本钱,现在看来,果真是如此呀。

    感叹着张超的豪爽同时,王越嘴上确道:“这怎么使得,所谓无功不受禄,吾怎么可以要这么多银子呢?”

    “哎,怎么无功了。呵呵,王德你过来。”张超借着这个机会将站在门口低头的王德叫了过来。

    王德闻言连忙进入房间之内,站在了张超的身边。

    “呵呵,帝师你一定识得此人吧,吾知你们以前有些误会,现在由我做一个中间人,还麻烦看在我的面子上,此事就此揭过,可好?”张超是一脸笑容的看向着王越,但身体确早己经绷紧,他并不是很了解这个王越,不知道自己的所为会引为什么样的举动。

    “王德,竟然是你,还敢出现在京师,莫非是活得不耐烦了吗?”站于王越身后的史阿,一看到王德出现,顿时是双眼一瞪,同时长剑出鞘。

    史阿的这个举动,连锁反应之下引来了赵云与太史慈两人的长剑也在第一时间内拔了出来,并脚步上前,护在了张超的左右。

    史阿的举动使得张超心中一惊,差一点习惯性的就后退了。可最终理智还是让他站在了原地,只是一脸笑容的看向着王越,他知道,此人方才是说了算的那一个。

    王越在看到王德的时候,眼中也有着一丝的怒火。可以看出,两人间的确是仇恨非小。

    可也仅仅只是眼中喷出怒火而己,确并没有像徒弟史阿那般的拔剑出鞘。他先是看了一下张超,在看到对方正笑望着自己时,他也是一笑道:“好了,史阿,收起你的剑。难道你不知道张将军是吾的朋友吗?”

    王越这个做师傅的说了话,史阿这才不得不收起了长剑,冷哼了一声。

    看着长剑收起了,张超也向着一旁的赵云和太史慈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就此哈哈大笑道:“感谢帝师给面子呀,超是不胜感激。”

    “哪里的话,张将军前途无量,能和你成为朋友正是吾的心愿呀。”王越也同样大笑而道。

    王越有自己的小九九,这个张超这般年纪就成为了一府太守,听说还与张让等人关系十分的融洽,或许以后能进入京师身居重职也未可知,提前的与其交好也是一件善事。至于王德,本就是小事一桩,这一次就当给了张超面子好了。

    有心结交这下,在加上银子的辅助,王越终于放弃追求王德得罪自己的事情,可谓是皆大欢喜。最后张超还是笑送着师徒两人出了客栈,并送上马车一辆拉运银子。

    王越走了,王德主动站在了张超的身边一跪到底,“二公子,王德这条命以后就是您的了。”

    “呵呵,命是自己的,那是最宝贵的东西,我是不会要的。真要感谢我,就努力做好事情吧。”张超拍了拍王德的肩膀,笑呵呵的回转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王越的突然出现,让张超预感到他的存在己经被某些人注意到了。这也让他做出了决定,那就是尽快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即然今天王越可以找到自己,保不准哪一天何进也会盯上自己的,他己经被视为是张让的人,可不想惹这个煞星。

    第二日一早,左丰正好来到了悦来居,宣读旨意,请张超进殿谢恩。

    张超与左丰一起做了不少的事情,己经算不得是什么外人,他这就将自己准备离开京师的事情讲了出来。

    “大人,昨天夜里,帝师王越突然出现在客栈之中,虽然并未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但谁知道下一次会不会闹出什么事情来,所以我想今天谢过皇恩之后便即离开去广陵赴任。”

    左丰听后略一思考道:“嗯,可行。今天谢过了皇恩,你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可以离开京师了。”

    “好。”听着左丰也是同意了这个决定,张超心中更加的笃定。

    被封为太守,按着规矩是一定要谢过皇恩才可以的。这也是张超为什么会滞留京师这么长时间的原因。今天旨意下达,便是最好的谢恩机会,张超就此跟着左丰一起向着皇宫而去。

    皇宫大殿上,汉灵帝正穿着一身的黄袍高高而上,一脸的蜡黄,这是酒色纵俗过度而致。相比于一些帝王来说,座相确是有些懒散,他身子歪斜,似是没有骨头架子撑着一般的靠座在那里。

    在汉灵帝的左边站的正是十常侍之首张让,右边确是一个莽壮大汉,正是杀猪出身的汉灵帝的大舅哥,大将军何进。

    何进字遂高,因同父异母之妹被选入宫中,成为贵人,并受宠于汉灵帝,其实他只是一个屠夫出身罢了。

    可毕竟现在身为大将军,身居高位,妹妹又贵为皇后,可谓是得宠一时,便是面对张让等人也是不惧分毫。

    张超进入殿中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三人。

    眼看居中之人黄袍而座,张超只好便头跪拜道:“广陵太守面见皇帝陛下,万岁万万岁。”

    嘴上是这般说着,心中张超确己经将刘宏的祖辈八辈都问候了一个遍,甚至还想着,总有一天,他会让刘氏后人跪倒在自己的脚下。

    “抬起头来。”正低头问候着的张超听到了汉灵帝刘宏的声音。

    声音很小,若不是仔细听便很可能会听不清楚,由此可见,这时的灵帝身体己经出现了问题。历史的灵帝也是四年后便驾崩了。

    依言不得不做的张超将头慢慢抬起,让灵帝看了一个清楚。

    “嗯,长的倒是一表人才,好了,张父,宣旨吧。”只是大概的看了一眼之后的灵帝这便有些懒洋洋的样子对着身边的张让说着。

    要说那个时代,官者是否有官相还是非常重要的。就像是非常有名的学士,战略家庞统便是因为相貌丑陋而几见名主不得。做为当时天下的主宰刘宏,他当然也很注重这件事情。

    随即便是张让宣旨,在之后张超就退出了皇宫大殿。

    从头至尾他也没有与三人有过任何交谈,他所做的就是两件事情,一是拜见皇帝,二是说着谢恩之言而己。

    出得了皇宫之后,张超回头张望了一下,心中很是感慨。这一次离开京师,下一次在这来便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或许这里己经是一片狼藉也说不定了。

    拿到了正式旨意的张超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去了蔡府,做辞别之事。

    对于张超要急于离开京城,蔡邕显然是赞成的。“好,致远,此去山高路远,定要注意安全,至于我们这里,你倒是不用太过担心,只是不是朝局大乱,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是的,岳丈大人,倘若有危急事情出现,超自认安排人前来救援。”张超也是做着承诺。

    “嗯,有心了,呵呵,你还是去后院看看琰儿吧,她若是知道你要走,一定会伤心流泪的。哎,你也是的,不如就将琰儿带走好了,也去了我一块心病。”蔡邕一边说一边摇着头。

    将蔡琰留在京城,这是张超的意思。虽然说以他的年龄和现在的地位,在加上父母也是同意了,是可以迎娶蔡琰入门,但他确没有这样做。

    用他的话说,不立业何以成家呢?如果蔡琰跟着自己回到了陈留,怕是他的心思就不能全用在整军备战上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充分利用这还看起来貌似太平的三年时间打好坚实的基础,以做到,不动则己,动则如山崩,如山压。

    不让蔡琰跟着自己,除了可以不让其分心之外,还有一点好处就是,让有些人放心。比如说自己身边有强士的事情,想必王越一定会向上汇报的,难免会引起一些的猜忌。如今蔡琰留在了京师,便是等于告诉旁人,自己的小辨子就在这里呢?让人会生出一种天然的安心之感。

    当然,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以让其有借口拒绝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是什么,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生了,那个时候,自己留下蔡琰就会起到最大的作用。

    后院之中,蔡琰正在抚琴,远远的看到张超走来,这便高兴的起身喊道:“张郎,快看看我新做的这首曲子怎么样?”

    “好。”张超答应着,便接过了蔡琰伸来的小手,安座其身旁。

    什么都没有说,就这样安静的座在那里,听完了蔡琰手弹一曲。

    琴声优扬而动听,只是怎么都可以让人感受到一丝的悲切之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