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四十七章 绑走鲁肃
    “你知道我要走了?”目光看向着己经停止弹琴的蔡琰,张超轻声问着。

    “嗯,我猜到你也是时候离开了,就是不知道具体的时间。”蔡琰也是低头轻声答应着。

    “如果可以,下午便离开京师。”张超没有隐瞒的说着。

    蔡琰倒是一惊,“这么快。”只是头一抬起之后,又重新的慢慢放下道:“那你离开之后可以记得我。”

    “哈哈,这是当然,你是我的妻子,一生的妻子,就算是有一天把自己忘掉了,也不会忘记你的。放心吧,只是现在不是时候,一旦时机到了,定会带你离开这里的。到时候我会找一个我们可以主宰自己命运的地方,那时便是我们成亲之刻。”张超说的是信誓旦旦。

    蔡琰听了之后也是嘴角嫣然一笑道:“好,我等着那一天!”说完,她竟然就情不自禁的扑到了张超的怀中,随后两个年轻人就此拥抱到了一起,女子的哭泣之声慢慢响起...

    下午酉时,在东城门即要关闭之时,以白衣张超为首的一行人骑着高头大马出了城。

    与来时不同的是,在离开的队伍中多了一个身背铁枪的太史慈,还有一顶让人看不出里装了什么的软轿子,由四名张家军的子弟抬着跟在了队伍的中央。

    软轿之中,非是藏有什么娇奴,更非是什么金银财宝,而不过就是一个大活人而己,而且还是一个年轻的男子。

    众人出了城后,一名张家军成员便来到了轿前,将那堵在年轻男子嘴上的绢布摘了去,当即一阵的怒喝之声便传了出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绑吾做甚?”

    突然一声猛喝,就像是扔在海中的一粒小石头一般,除了落地时有一丁点的动静之外,在无其它任何的声响。

    似乎是大家早就知道他会有这一喊般,竟然无一人感觉到意外,原本的队伍阵形也没有因为喊声而有丝毫的变动。

    轿中男子嘴巴获得了解放,这就开始有一声没一声的说了起来,什么为什么要绑他,是不是绑错了人?到底有什么仇恨,可否说一个清楚,哪怕就是死也要让他死一个明白等等。

    只是对于这些,确是无一人做出解答,一个个仿若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向前行去。

    也不知道是说了多长的时间,直到他自己都感觉到无趣了,声音这才停止了下来。

    一路行去,天渐行渐黑。到了天要完全黑下来时,前面一处山岗之地传来了火光,那是早先到达里的天眼成员在发暗号。

    “走,今天晚上就去那里休息了。”看着那火把不断在半山腰中摆动着,张超呵呵笑了笑,拍了拍座下的白鹤马,向前行去。

    这里是一座破庙,原本在盛世的时候香火还算是不错,可是现在兵荒马乱的,早就荒弃了。难得的是天眼成员找到了这里,并进行了一番简单的布置,做临时歇脚之住倒是可以的。

    等着张超一行人赶到这里的时候,还看到了在庙院之中摆了一口正烧着热水的大锅,正有两名天眼成员在前忙碌着。

    “呵呵,子龙,子义,这里还有热乎的汤可以喝,着实不错了。”

    赵云和太史慈听到后也是满口赞道:“是呀,在有英雄醉暖身子,可以睡一个好觉了呢,哈哈哈。”

    众人齐入院中,各司其职起来。有的帮着天眼成员忙呼着,有的担负起了警卫的任务。

    张超三人确是在一片干草之上座了下来,在他们的面前早就摆了肉干,烈酒等物。

    “来,将子敬也请过来吧,他喊了半天嗓子也干了。”张超向着身边的一名锦衣卫吩咐着。

    轿中之人正是鲁肃。

    本来他还在京师学习,向着大文士蔡邕讨教,进尔充实自身的学问,值得一说的是,恩师对他似也是格外的青睐,竟然是有问必答,让他这段时间可是没少学到东西。

    但怎么样也没有想到,就在今天下午,在向着客栈而去的路上,突然就出现了几个彪形大汉,他们是不由分说,抓着他就塞进了一软轿之中,在然后便被堵上了嘴巴出了城。

    就算是现在,鲁肃还是感觉到似是在做梦,因为实在想不到自己到底是惹到了什么人。而就算是有了仇人,这么长时间也应该找自己理论吧。

    正在轿中座着,还在想着劫持自己的到底是何人时,轿帘被掀开,一名穿着黑衣的大汉看向他道:“出来吧,我们二公子有请。”

    “二公子,他是何人?”鲁肃还想着试探一下底细。

    只是那大汉根本就不做答,看着鲁肃只是问话,脚并未动弹,这便很干脆的一伸手将其从轿中扯了出来。

    “做什么?要做什么?”被的扯出的鲁肃又一次的大声嚷嚷着,他并非一个真正的文客,论其剑术也算是中等水平,若不是现在剑不在身的话,他怕就是拔剑而出了。

    “不做什么,就是找你聊聊而己。好了,这里是山郊野外,你也不用大喊大叫着,别人听不到的。那倒不如省些力气,座下来可好。”背对着他的张超声音平平而谈。

    听着这个声音,鲁肃也不叫了。他知对方说的是事实,现在的他就有如一只笼中鸟,即是被捉,那倒不如坦然一些,也看看突然是何人要这般的对待自己。

    不在由人推着,自己走过来的鲁肃,座在了张超的身边。

    座下之后,这就借着一旁的火堆看清了张超的脸,一时间他有些犹豫的道:“你,你是荡寇将军张超?”

    “呵呵,子敬好记性啊!我们不过就是见过了一次面而己,你竟然就记得我了,果然是聪慧之至。”张超未曾想到事隔这么久,鲁肃竟然还可以认得自己,是即惊诧又欢喜的说着。

    通过这一点,便足以说明鲁肃是非常的聪明,而他身边要地就是这样的聪明人。

    “真是张超?”看着人家都承认了,鲁肃便是气不打一处来了,“汝说,绑我做甚?”

    本来还以为是绑匪或是无意之中得罪了什么人所致,可是万没有想到,竟然是蔡大文士的女婿,被朝廷封为了荡寇将军的张超所为,鲁肃自认从来没有得罪过对方,这一会真的是有些无法理解了。

    “子敬莫急,知你有怨言,不过可否先听我一言呢?”张超看着鲁肃那怒气腾腾的样子,确是并不生气。因为就算是换成了自己,也怕一样会是如此。人逢此事,举动激动些也是可以理解的。

    “哼!要说什么?”鲁肃虽然很生气,可是理智还是有的,他知道现在的形势由不得自己,若是不听对方说一些什么的话,怕是不可能有机会离开这里。

    鲁肃要听了,张超便又是一笑道:“吾不过就是仰慕你的才干,这才想和你一起干一番大事。但知你必不会同意,这才有了此种手段,还望理解。”

    很是简短的一句话,说了之后,张超便闭上了嘴巴,只是用目光看向着鲁肃。

    鲁肃本以为借此机会张超会讲出一番大道理来,甚至是喋喋不休。可是未成想,他会这般快的就讲完了,那样子就似是在市场买肉,说你卖的肉不错,我全要了一般的容易。

    “就这些吗?”又等了一会,看到张超似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了,鲁肃这便又一次开口问着。

    “就这些。”反倒是张超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讲着。

    “那,那如果就是这样,汝的心意我领了,只是吾才疏学浅,家中尚有祖母需要照顾,对于张将军的好意只能是心领了,告辞。”说完这些话的鲁肃,这就转身而走。

    当然,并不是真的走,只是试探而己,因为他相信张超绝对不会这般轻意的就放自己离开。

    只是没有想到,这转身走了几步之后,竟然无人在拦自己,好似都把当成了空气一般。

    眼看着无人阻挠自己,鲁肃这就想加快脚步,但是此时身后张超的声音响了起来,“哦,看我这记性,忘记告诉你了,你的祖母早就被接派人接到了陈留,现在应该是衣食无忧,高兴的很呢。”

    正向外迈着脚步的鲁肃一听此言,人即站在了原地。随后即是怒气冲冲转身而回,再一次来到了张超的面前,便是疾声问着,“张超,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都说了,你可以不答应,可以马上离开。当然,也可以留下来继续的考虑,放心,我不会逼你的。”张超确是一幅很无辜的样子说着。

    看着张超那一点也不急,甚至还一幅装可怜的样子,鲁肃真是气极了,只是真的无可奈何。这里的人都是他的护卫,动手肯定是不行的;祖母又落入他人之手,自己离开显然也是可以的。

    知道没有别的选择的鲁肃,这便一屁股在干草堆上座了下来,然后手一伸抓着一个酒壶便向口中灌去。

    鲁肃这一动作立马引来了一旁赵云和太史慈惊讶的目光,随后在两人的注视之下,“咳,咳”声开始不断,在然后一口酒水终于由口中给喷了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