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五十二章 黄忠
    骑兵的数量增多了,张超也对他们进行了兵种分配。其中一千重骑由赵云带领。另两千轻骑由太史慈和张锐分别率领。

    骑兵队伍又分为团,营,连三级。其中百人为一连,五连为一营,四营为一团。

    待以后数量增多了,张超还决定在团的基础上建师,建军,建军团。

    骑兵开始有了序列,使其凝聚力更强,可以做到时时分散,时时集中再度作战。

    有了大方向之后,具体的事情便是由郭嘉和鲁肃等人去做,张超则是带着赵云和太史慈悄然的离开了陈留。留下了张锐带着骑兵们继续的训练。

    离开了陈留之后的张超向着长沙而去。

    长沙北区民房。

    这一片居住的大多都是贫苦百姓,行在街道之上看到的多也是一些粗布麻衣之人。这也使得一身白衣的张超被远远看去,十分的惹眼。

    “这里的人好穷呀。”跟在张超左右的赵云和太史慈一边走一边感概着。

    要说长沙也算是荆州的大城了,而这里一向还算是比较富庶的,可是谁又想到,在城内竟然还有如此贫穷之地呢?

    张超对于这些,倒是无甚惊讶之地。在他看来,哪里都有穷人,哪里都有富人。长沙城里又如何?在说了,这一次他又不是来这里体察民情,调查民意的,他可是来求才的。

    “汉升家离这里不远了吧。”看向着长长的街道,张超问向一旁的赵云。

    “回二公子的话,天眼成员说拐了这个弯就是,想来应该不远了。”赵云连忙上前答着话。

    “好,眼看午时到了,我们正好赶到那里去吃饭,走吧。”张超点了点头我,然后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跟这个叫汉升之人多么的熟悉呢。

    为了避免被人发现,这一次锦衣卫们都保持了与张超的距离,只有赵云和太史慈跟在左右。事实上,有这两人跟随,普天之下能伤得了张超己经是很少了。

    三人大步向前,很快就来到了街道的弯处,然后就看到了一个不小的庭院,在那里,一名穿着单衣的中年男子正将两个数十斤的石墩举上举下。

    “哈哈,就是这里了,走,进去吧。”看到此景,张超不由大笑起来,己经不用人介绍,他便认出了这就是自己要寻找之人。倘若是普通人,谁又可能举起这么重的石头而看起来又如此的轻松?

    推开了木栅栏,张超三人走进了院中。这里的动静也引得那中年男子举目望来。

    离得近了,映入张超三人眼帘的,首先就是那长长的胡须,还有一身看起来就苍劲有力的肌肉,以及一张看起来饱经风霜的黝黑,也还算英俊的脸庞。

    此人便是黄忠了。

    黄忠,字汉升,南阳人。

    是当地有名的黄氏家族之人,只是因为旁系出身,到了他这一代己经没落,现在他只是在长沙从军,刚刚当上一个小小的伍长而己,负责守城门的工作。(伍长相当于现在军队中的班长,手下管理着十个兄弟。)

    能发现黄忠也是天眼组织起了作用,尽管由张超的口中知道了黄忠可能在的大概位置,可是茫茫人海之中想要找寻到一个并不出名的人,也并非一件简单的事情。况且天底下还有那么多重名重姓之人呢?

    对于张超下的命令,天眼组织可是倾尽全力的去完成,终于还是给找到了,只是时间过的较长了一些而己。

    在知道了黄忠的下落之后,张超便按奈不住了,这可是一个年纪到了七十都能提枪上马的大将,如果不弄到自己的手中,那真是亏大了。这便带着赵云和太史慈来到了这里。

    “你们是谁?”黄忠又岂知张超的心思,突然间看到三个年轻人进入自己的院中,而且都是那种陌生的面孔,一时间他也弄不清是怎么回事。

    “呵呵,可是黄忠黄汉升?”张超没有直接回答,出口就是反问着。

    “正是,你们是?”黄忠依然很是不解。

    “哈哈,我叫李闯,这两位皆是我的兄弟,我们都是江湖之人,久闻汉升大哥为人仗义,这是慕名而来呀。”张超笑呵呵的报了以前的名字。

    一听到是江湖中人,是被自己的所为吸引而来,黄忠神态就放松了下来。

    他现在是在军营中讨得了一个伍长之位,每天要做的主要工作就是把守长沙城门。因为他这个人性格豪爽,看到有不平之事往往就会伸手相助,一来二去间,倒是也交得了一些朋友。

    也有一些曾来他这里拜访,结交。但像是张超三人这般,穿着如此讲究的倒还是很少见。

    张超三人虽然看起来年纪都不大,但一个个风度确是不凡,黄忠也不敢小觑,这就一抱拳道:“原来是江湖上的朋友,呵呵,即如此,先请座下,这己经是午时了,想来三位还没有吃饭吧,我这就安排犬子去打些酒菜来。”

    要说黄忠的确是豪爽,张超只说是慕名而来,这便也没问及是否有什么事情,便留下他们吃饭。

    “叙儿,快出来,来客人了,去打些酒菜吃。”黄忠向着张超三人说完,这就回过了头,向着屋子里喊着。

    很快,就出来了一名年约十岁左右的男童,他便是黄忠的儿子黄叙了。

    黄叙一出来,见到了张超三人,先是很有礼貌的做了一揖,然后这才手一伸对着黄忠道:“银子。”

    “啊!”黄忠难得的脸色一变,然后先用手摸了一下身上,之后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你先去赊点来,就说我发了饷便会归还的。”

    “又要赊账呀,他们的脸色很不好看的。”黄叙听了之后,不由就皱着眉头说着。

    “无妨,他给脸色就不要他的脸便是。”黄忠倒也有趣,竟然教自己的儿子这样做事。

    张超将这些都听在了耳中,不由感觉到一阵的好笑。随后就见他向远处招了一招手,打出了一个手势。

    手势一道亦是张超所教的,怎么比划是什么样的意思,做为他身边的亲卫都是清楚的。

    黄叙答应了一声,转身而去。黄忠折返而来,一脸尴尬的说着,“让三位见笑了。”

    “哪里,汉升兄如此豪义,果然是名不虚传呀,哈哈哈。”张超用着笑声给黄忠下了台阶。

    当下四人于院中的小石桌上座定,张超就将赵云与太史慈介绍给了黄忠。

    “汉升兄,这两位皆是我的朋友,不要看他们年纪轻,可论起枪法,箭法来确也十分的厉害,我们此行便打听到兄之箭法是百步穿杨,但就不知道是真是假呀。”先是抬高了一下赵云和太史慈的能力,接着又开始质疑黄忠的箭法,这样一来,现场的气氛马上就变得紧张了许多。

    赵云和太史慈都不知道,为何主公是为了招揽贤才而来,到这里确是要贬低对方呢?这是何意?

    此时的黄忠脸色早就变了。他这个人你或许可以说他穷,或许可以说他年近四十了还是一事无成,他都勉强的可以接受。但若是瞧不起他的箭法,那他等于触到他的软肋了。

    “汝等何意,难道是来比试的吗?”这时的黄忠脸色早就板得非常的严肃,那样子分明就是一言不和,便要动手的样子。

    “呵呵,汉升兄莫急,若是你有真本事,还怕比试吗?”张超依然是一幅不急不缓的样子看向他说着。

    可越是如此,黄忠越是生气,这分明是人家小瞧于他,当即就道:“好,即是如此,那便比试比试,吾也让汝等看看,我黄汉升手上的功夫是真的还是假的。”

    “好。”张超此时也是一拍桌子,猛然间就站了起来,然后道:“比比就比比,只是有一点要先说明白。”

    “说什么。”黄忠不解的问着。

    “汉升兄正是年青力壮之时,而我们三人年纪尚都不到二十,如果一定比力气的话,定然不会是你的对手,所以若是一会比试起来,你胜不了我们,即是打成了平手便也要算我们赢。反之若我等不是对手,便算是输如何?”张超笑呵呵的看向着黄忠道。

    这规矩明显就是不公平,换成了旁人或许就不会答应了。可是张超似是摸准了黄忠的脾气,这般一说,对方果然就答应了下来。“好,就按这个方法办。我年长于你们,若还胜不了你们便算是输好了,只是不知道赌什么?”

    黄忠问到了赌注,张超确是一笑道:“赢的说了算如何?”

    这就等于把主动权完全的交到了赢家的手中,黄忠想了想,反正以自己的能力应该不会输的。反之自己都穷成这样了,输了也没有可损失的了。这便道:“好,就赢的说了算。那我们开始比试吧。你们谁先来?”

    黄忠共有两件趁手的兵器,分别是卷云刀与画雀弓。

    近时用刀,远时用弓,这也使得黄忠成为了历史中刘备帐下的五虎上将之一,人至七十岁依然可以上阵杀敌,甚至是充当敢死队的队长,其英勇见可一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