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五十四章 再添虎将
    “汉升兄的刀法是势大力重,威力极大。不过这一会我也摸出了不少的门道,若有下回,定会胜你。”赵云也是不示弱的说着。

    “哈哈,哈哈哈。”随后两人这便相视而笑。

    “好,真是不打成交呀,即是如此,这一局没有胜负,也就是平局吧。”张超适时的站出来说道。

    “嗯,平局,平局。”黄忠感叹道,此时他可没有去想打赌之事,在他看来,胜了就是胜了,没胜也是没胜。

    “好,即是平局,便先吃饭吧。黄叙可是把酒菜都打来了。”张超见黄忠承认了,不由便是大喜,这就高兴的说着。

    黄叙身后,跟着的是几名锦衣卫,他们看到了刚才张超所打的手势,这便跟着黄叙一起去买了酒菜,都是极好的好一种。酒也是在长沙店铺拿到的英雄醉。

    突然间多了一些陌生壮汉,又拿出了这些好酒好菜,这看得黄忠是一愣愣的。他不由疑惑的说着,“这些是何人?哪里来钱弄的好酒好菜?”

    “呵呵,汉升兄,这些都是我的兄弟。来打扰你己经非常不好意思了,怎么还好让你招待呢。”张超哈哈大笑的回答着。

    眼看着一盘盘好菜,一坛坛好酒就摆在了桌上,黄忠也不在说些什么好,只是将头一低,一幅非常惭愧的样子。

    看出了黄忠的不好意思,张超确是上前一拍他的肩膀道:“汉升兄,莫要有什么不悦。你是英雄,男子汉不假。可曾闻之,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呢?”

    “这话不曾听过,只是初闻之下确是感觉到非常有道理呀。”黄忠细琢磨了一下后便是感叹的说着。

    “哈哈,来,吃肉,喝酒。”张超感觉到铺垫己经足够了,这便大笑着招呼赵云,太史慈一同座了下来。

    小黄叙在一旁倒酒,张超四人座下很快就是推杯换觥,一会的光景,四坛子英雄柱就下了肚。

    “这就是英雄醉吧,还真是好酒,真不知道那陈留二公子是有如何的天份可以酿制而出的。有机会真想见见他。至于这酒,吾也是久闻,只是苦于无钱一直未尝,今日托了你们的福了。”黄忠是一边喝着酒,一边出声感叹着。

    “汉升兄豪杰之人,见到别人有难,便会出手相助,自然是难以攒下什么金钱的,不过这也岂不是说明了你的豪义吗?”张超在一旁打着边鼓。

    “呵呵。”再度被人夸赞,黄忠也是有些脸红不好意思起来。

    谁成想,接下来,刚才还夸赞他的张超,这一会确是开始出言批评道:“只是汉升兄,你也不可过度为了名节,而不管黄叙呀。怎么说他是你的孩子,是你的未来和寄托啊。”

    “啊!”黄忠听闻之后,即是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张超确似是未看到这些一般,继续的说道:“黄叙己经十岁了,为何不让他去念书呢?如果没有一点文化的话,便是会些功夫也只是匹夫而己,想来这一点汉升兄不会看不透吧。”

    “哎。”话说到这里,黄忠不由就是将头一低,一幅感叹的样子道:“吾如何不知这个道理,只是家中实在无钱,没有办法呀。”

    此时的黄忠哪里还有刚才比试时的英气,完全就是像是一个普通的百姓一般,为儿子的未来出路而发愁。

    “没有办法要去想,而非是座在这里唉声叹气。汉升兄,恕我直言,此举非大丈夫所为。”张超一幅有些瞧不起黄忠的样子说着。

    这一次,黄忠倒是没有反驳,而是将头放得很低,甚至连酒都不去喝了。

    “爹爹,我想读书。刚才这位大哥哥说了,只要我们愿意跟着他,便会供我读书,以后还可以让我做大将军的。”黄叙看到张超使出的眼色之后,这便开始以孩子的口吻央求起来。

    “小孩子不要乱说话。”黄忠打断了儿子接下来要说的话,目光看向着张超道:“李公子,这一番话想来是你教小儿说的吧。只是不知道你所说的可供他读书是什么意思?”

    将来做大将军的话,黄忠没有讲,在他看来,那不过就是一句戏言而己。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让黄叙多学一些知识,将来能有一个好前程而己。”张超也是一本正经的回答着。

    “学知识,好前程。呵呵,李公子为何要这样做呢?”黄忠一脸的凝重之色问着。他己经感觉到眼前之人不简单,而且也应该不像是之前所说的江湖中人,若是如此的话,身边又怎么有如此之多的高手。且不说赵云的枪法和太史慈的箭法,单说就是那些个端菜送酒之人一个个也是孔武有力,并不简单。

    有这样的随从,那主子一定不会太简单了。就是不知道他是何身份,有何目的。

    黄忠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感觉就没有想过要隐瞒的张超一笑而答,“汉升兄不是刚才己经说出我的名号了吗?”

    “我说出来了?”这一会的黄忠反倒是一脸的不解,他刚才好似并没有说什么呀。

    一旁的赵云和太史慈听后是相视而笑,然后由赵云主动说道:“刚才汉升兄不是还说要见一见酿制英雄醉的英雄吗?现在不就站在你的面前?”

    “啊!”黄忠这一会是真的被震到了。他想到刚才的确是这般说了,难道说眼前之人...

    一瞬间想到了什么的黄忠这便连忙起身,然后双手抱拳,头一低道:“原来是广陵太守,荡寇将军驾到,忠有失...”

    “汉升兄这是做什么。”张超不等他将话说完,己经向前一步将其扶起。

    “哎哎,吾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伍长,怎么可以和太守大人称兄道弟呢。”黄忠被张超扶住之后,又听到这般的称呼,连忙惊慌间摇着头。

    “为什么不行,众生本就是平等的,只是因为贡献的不同,才有了身份的不同而己。我做的那些事情,想必就是汉升兄遇到,一样也会去做,而且可能会做的更好吧。”张超确是不同意这番说法,反过来确是用着另一套说词讲着。

    “张将军实在是太谦虚了。”黄忠也不知道如何去讲,只能用着托词说着。

    即然身份己露,张超便不在隐瞒,这就决定将来之目的讲出来了。“呵呵,重新的认识一下吧,陈留张超张致远,这一次正是慕汉升兄之名而来,想要你加盟,我们一起做大事情。”

    “一起做大事?”这一会黄忠算是明白张超所来之意了。只是他怎么样也没有,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伍长,虽然有些本事,可并没有什么名气,他又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呢?

    黄忠不明白,张超自然也不会说。他反是一双眼睛盯视着黄忠道:“汉升兄,论武艺你有上将之才,但如今确窝在长沙城当一个小小的伍长,实在是太屈才了。如果愿意的话,可以随我到陈留去,在那里你至少可以直接当一个将军,我那里有千军万马给你统领,那时才是你一施人生抱负的时候。那个时候,黄叙也跟着有书读,将来成为一个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才。”

    张超开始直接招揽了。要说应该做的他都做了,武也比了,自己的实力也有了充分的展现,相信黄忠只要不是一个傻瓜,就应该知道怎么选择的。

    历史中的黄忠在未遇到刘备之前,一直属于无主状况,虽然也曾在刘表的手下当过差,可说到底,不过就是为了糊口而己。这样暂时还没有信仰,没有忠心之主人的自然是好招揽一些的。

    只要你可以用真平实学来打动他,让他清楚,你非是一个夸夸其谈之辈,便是有很大的机率为你所用。

    刚才,赵云和太史慈一番武力的展示,相信足可以震撼黄忠,对于一名武将而言,找到一个可以和你相伯仲的对手,便是证明了你不比他弱,或也可以说你的实力之强,那一切准备工作便是足够了。

    张超说出了招揽之意,一旁的赵云也站出来说道:“刚才打赌汉升兄可是输了的呀。对了,主公,我们的赌注是什么?”

    “赌注吗?”张超装成了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道:“赌注就是汉升兄本人了。如果输了就要跟我们走。”

    这就真的是玩赖到家的做法了。赢了之后才说赌注,本就不公平。更不要说,赌注竟然还是这样的大,竟然赌的是活人。

    只是一切即然没有说清楚,张超这样做也让人一时间不好说些什么。黄忠看了看儿子黄叙那期盼的目光,又看了赵云和太史慈一脸的笑意,在看到了张超那一脸真诚而渴望的神色,他心中一动道:“有如此之人辅助,想来这个张超应该不是一个凡人才是,即是如此,投靠他又如何,待以后若是此人做事不公,在从长计议亦是可以的。”

    心中有了决断之后的黄忠这就半跪在了地上道:“张将军千里迢迢由陈留来到长沙,这份心意让汉升赶动,愿为您效劳,以报知遇之恩。”

    “哈哈哈,汉升请起,哈哈哈。”张超一把扶住了黄忠,脸上是笑意满满。

    尽管知道此时的黄忠并没有要说完全的效忠于自己,毕竟连主公都没有叫,可是张超有自信,只要到了陈留,看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之后,便不会在其它的心思了。

    黄忠就此成为了张超帐下的一员上将,为其未来的统一全国,开疆扩土做了巨大的贡献。

    张超阵营在添一员虎将,使得张超现在手下,文有郭嘉,鲁肃;武有赵云,太史慈,黄忠。说起来己经是颇具实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