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六十二章 黑衣重骑对凉州骑兵
    “原来如此,那定然是有人在饭菜之中做了手脚,那莫非是在打这些财宝的主意不成。不好!”自言自语的吕布愰然间似是明白了什么的道:“定是有人要找事,快,命令传令兵迅速离队,前往义父那里求救。”

    吕布的反应倒也算快,这就回身向着宋宪和侯成喊着。

    两位偏将也知事情不妙,当即便伸手招来了传令兵,急急的吩咐了几句之后,便看到十名轻骑兵快速离队而去,所行方向正是长安之地,他们是要找董卓搬救兵。

    十名传令兵骑快马而去,意欲报信,可没有跑出多远,确又是慌慌张张的都跑了回来。

    偏将宋宪看到传令兵竟然复还,当即不悦道:“尔等在做些什么?难道是吕将军刚才的话没有说清楚吗?”

    宋宪的话也是刚刚说到这里,便感觉到脚下一片的震荡之声,那声音似是地震来的前兆一般。

    “发生了什么事情?”同样有此感觉的吕布和李儒此时己经回过头来,目光有些深沉的看向着远方。

    在他们所注视之地,正有一片黑点迅速驶来。

    远远看去,只是一些个黑点而己,可当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一身黑衣黑甲黑马的重装骑兵便正式的出现在视线之内。

    一千重装铁骑崩蹄而出,如同突然爆现的山洪一般气势万钧让人胆寒。那真是人未至,声先到,强大的气势之下竟然惹得凉州军一千骑兵的战马双脚不由的开始后退,那是它们感受到了同伴强大气势后,所有的一种自然反应。

    “哪里来的这般强悍的骑兵,为何之前就没有听说过?”看着这些气势威严,直涌而来的重骑兵,李儒一幅不可思议的表情说着。

    倒是悍将吕布,此时眼中非未有惧怕之心,反倒是生起了一种强大的战意。

    做为勇冠三军,未逢敌手的他,内心之中还是寂寞的。曾经以为凉军铁骑便是天下第一了,至少在骑兵阵营之中在无人会是他的对手。可是眼前看到的一切,否定了他之前的想法,自然也就勾起了他心中那浓浓的战意。

    方天画戟向天一举,左手一勒赤兔马的缰绳,吕布大喝道:“凉州骑兵健儿们,随我杀敌。”

    面对着这般强势的重骑兵,吕布所想的非旦是退守防御,反而是主动攻击,仅此一点,不得不说此人之胆量过人了。

    “杀!跟着将军杀呀。”侯成听到了吕布的声音之后,便是一声的高喝,然后率先骑着战马跟了出去,与他一同的还有一千凉州骑兵。

    虽然这些骑兵的确被眼前的黑衣重装骑兵所骇到,可即然主将都率先冲出去了,他们心中便有了胆气,也跟着一骨脑的冲了出去。

    “杀呀。”宋宪挥了挥手中的长枪也欲一起跟上,只是被李儒一把给抓住了。“宋将军,万不可如此了,我们的首要任务是保证财宝的安全呀。”

    “这个...可是吕将军己经冲出去了呀。”宋宪自然知道李儒的身份地位,深知若是不听此人的话,怕就算是回去了也未有好果子吃,所以自是很为难的说着。

    “他和侯成出去便是够了,你留在这里,还里还有两千的凉州步兵呢。”李儒生怕宋宪在走,这样的话,身边就有战将可以保证财宝的安全,这便急声劝着。

    “这个...好吧。”考虑到董卓对李儒是言听计从的,他这便答应了一声之后,就此留了下来,同时与李儒一起开始招呼着那两千步兵,做好做战的准备。

    吕布带着一千凉州骑兵向前方冲了上去,一往无前,慢慢的就与步兵和财宝拉开了距离。

    在看那远处一千重骑,确是在吕布带兵前来的时候就停了下来,一切显得是那般的井然有序,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般,无一人乱动。

    吕布注意到了对手的未动之态,只是并没有放在心上。凭着他三国第一猛将的名头,又有何惧之有。在他看来,任何的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是无用的。他只需要冲进这骑兵队伍之中,然后挥着手中的方天画戟,不断收割人头就是。

    在多的敌人也是有杀光,杀怕的时候吧。况且从数量上来看,对方似乎并不占什么优势。

    一千凉州骑兵叫喊着,向黑衣重骑冲来。在距离不到两百步的时候,便己经有人开始搭弓准备射箭了。

    尽管凉州骑兵还没有马鞍和马镫,在不稳定的马上射箭还准确率也是极低。但事总有一个万一,在这般密集的箭羽之下,就算是杀不到人,可以打乱对方的阵形也是好的。

    弓箭己经搭起,只是被瞄准的一千黑衣重骑依然没有任何的举动,仿佛就真的像是被施了立身术一般的站立在了原地,不动如山岳一般。

    “哼!找死。”看着对方依然没有任何的防御举动,走在最前面的吕布不由就发出了一声冷哼,在接下来便是向着身后的骑兵一声大吼道:“儿郎们,放箭。”

    声音一出,顿时密密麻麻的箭矢是凭空而来,向着黑衣重骑的阵营上落了下来。

    果然,在没有足够的稳定性情况之下,多数的箭矢并没有击中目标,只有极少数的落在了重骑的身上,可是很快就被重骑手中突然亮出的大刀给打偏到了一旁,只有几十人受了一些伤轻而己。

    尽管没有达到之前应有的效果,可毕竟己方这里是没有什么损失的,吕布也是面色带喜,继续的加马扬鞭,而此时他带着的凉州军距离黑衣重骑不过只有不到一百五十步的距离了。

    一百四十步,一百三十步...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吕布甚至可以看到那黑衣重骑将军的面孔了,那是一位中年年纪的男子,有着长长的胡须,手中拿着一把看起来质地不错的大刀。

    “哼!无名之将而己。”目光在黑衣重骑的将领身上扫视了一下之后,吕布便不在将其放在眼中。因为这个人他从未见过,甚至也未听过有哪一个将军是这般的打扮,习惯使然之下,便以为这不过就是一个没有名气,没有本事的将领而己。

    吕布心生了蔑视之意,而此时距离他与黑衣重骑的距离正达到了一百二十步,就在他还想要借着赤兔马的优势继续冲击的时候,赤兔突然是扬身而起,四蹄离地,整个身体腾飞了起来。

    宝马都是有灵性的,赤兔更不例外,它是感觉到了脚底下的那土质的松软,所以在第一时间就跳了起来。而这一跳,足有一个宽达四米的壕沟就此在他的脚下被跃过。

    赤兔有灵性,可其它的马匹确是没有这样的本事了。在赤兔跳跃的那一瞬间,便有数十匹战马进入到了壕沟之中,在然后他们身后的同伴们也有如下饺子一般一个个稀里哗啦的跟着进入到了壕沟之中。

    “杀呀。”眼看着敌方中了圈套,带领黑衣重骑的将军发出了一声呐喊,随后一千重骑,开始了反冲击。

    重骑兵在刚才等待的时间里,一直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他们一直在等待着冲击的那一刻。

    在眼看着对手掉入到之前所挖的陷井之中后,他们终于开始发动攻击了,而一百多不到二百步的距离,正是他们冲锋最佳的距离,这等距离之中,他们可以保证速度的同时,也可以保证战马冲击的力度达到最强,最大。

    壕沟之中,不断有停不下来的凉州骑兵落入,甚至就是包括跟来的偏将侯成也因为跟着太紧,而落入到了壕沟之中。倒是后来约有两百骑兵,眼看着前面的兄弟入了套,他们反倒是有时间去做反应,从壕沟的两边冲击而来。

    只是只有两百骑兵而己,还是拐着弯过来的,威势早己不在,这般的情况之下,面对着正加速而来,带着汹涌气势的黑衣重骑,便是不堪一击了。

    黑衣重骑有着特制的两米长的大刀。

    这样的兵器虽然看起来有些笨重,但是在这样的冲击时确是可以看到,人马未至刀先至,可怜那些凉州骑兵,在人还未到与黑衣重骑正面接触的时候,便己经被大刀给收割了一片,一个个凉州骑兵在只是一接触的瞬间便被从马上给击落了下来。

    准备不足,装备不行,人数不占优的情况之下,凉州骑兵的结果似乎己经是注定了的。

    就在距离战场不远的一个山坳之地,一身白衣,身披雪白披风的张超正由这里将所发生的一幕看了一个清楚。

    张超身边站着的也是一身白衣,但是确是一件乳白披风的赵云。尽管看起来颜色似不如张超那披风般的颜色纯正,可这确是他有意如此的,这也是有意要区别自己的主公身份。

    赵云在左,徐庶在右,两人同样的将眼前发生的一切看在了眼中。

    “主公神算。”这时的徐庶一脸折服的表情。但同时心中又有些疑惑的问道:“主公怎会知道吕布定然会发起冲锋呢?如果他们只是守在原地的话,那之前我们费了三天时间所挖的壕沟就真的派不上用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