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七十三章 以心待人
    一旁的李儒也是习惯条件下站了起来。同时他也很好奇,接下来张超要如何去解决这件事情。一面是欣赏的将军,一面是同生共死的兄弟,他要怎么决断呢?

    “文优,不如一起去看看吧。”张超看出了李儒的好奇之意,想着这或许也是一次展示手段的机会,这便向着一旁说着。

    “愿意跟随。”李儒这一次不在矫兴了,一口答应了下来。

    “去华佗府。”张超轻点了一下头,这便带着身边的锦衣卫,带着貂蝉与李儒走出了二公子府。

    华佗的府中,现在十分的热闹,己经有越来越多的张家军兄弟得到了消息后赶了过来。他们都是曾参与过夺宝之战的人,都是看到了吕布杀害自家兄弟的场面。现在看到此人受伤,一个个心中痛快的紧,可看到还要施救,一个个登时就不干起来,己经将被抬在一块门板上的吕布给团团围了起来。

    华佗己经施手救下了典韦和许褚。这两人身体并不无碍,只是因为体力消耗太巨,一时间晕了过去。只要以施以一些补药和营养不日即可痊愈了。

    吕布也自是如此,华佗准备以同样的手法医治,奈何的确是张家军给挡在了外面,进退不得。若不是张锐听了貂蝉的吩咐,守在这里,怕是病人己经要被打死了。

    张超来的时候,正是看到一群张家军的兄弟们正群情激愤的喊着不能救吕布,激动之下还有要杀他的言论。

    听得这些话,跟着张超而来的李儒便是脸色大变。说起来,他与吕布是同一类人,都是被俘虏过来的,如果吕布都要被杀的话,他相信轮到自己的时候,怕也不会有什么下场。

    “二公子来了。”有眼尖的张家军兄弟看到了在锦衣卫保护之下走来的张超,连忙就提醒着大家。顿时原本嘈乱的场面就为之安静了下来。

    众目睽睽之下,张超大步的走进了人群之中,来到了倒在一张地板上,正脸色发白的吕布身前。

    这时的张超脸色并不是很好。这个人可是自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弄来的,以后将会是自己的一员虎将,将会为自己成就大业起到极为关键的作用。可是眼下,竟然有人不允许救治他。

    如果这些人是普通百姓倒也好办,他只需在下一道命令即是,可这些是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张家军兄弟,他确不能这样的对待了。

    只是低头到抬头之间,张超的脸色就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然后就见他将目光望向着周围的张家军兄弟,先是深深的鞠了一躬。

    张超此般的做法,让张家军兄弟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他们不知道二公子为什么要这样做。

    张锐反应很快,在看到张超的举动之后,只是停留了不到两息的时间,便是率先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然后大声的说道:“二公子,万不可如此,我们受不起您这样的大礼。”

    张锐这般一跪,其它的张家军兄弟也都跟着跪倒在了地上。

    这些人中,大多数都是孤儿,要么就是被父母卖掉的可怜孩子。可以说,是张超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若不是此人的话,怕是他们现在早就饿死了。

    在心中,这些人对张超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这也使得他们万分的忠诚。现在看到最尊敬之人,竟然向他们行礼,一个个便都跪倒在地,不敢在言语一声。

    看着所有的张家军兄弟,包括身边的八名锦衣卫都跪倒在了地上。张超心中闪过了一丝满意之意,可脸上并没有丝毫的表情,相反声音还是略带沉重的说道:“兄弟们,我可以理解你们的心情。没错,死了五十四名兄弟,我又何偿不难受呢?他们可是和我一起训练过,朝夕相处过的呀。难道说我的心中就不心疼,会好受吗?”

    以站在张家军兄弟的立场上,张超大声的说着。而在他说完了这些话后,明显可以听到下面的一些抽噎之声,这些人是与那死去兄弟感情极好之人。在没有亲人关心的环境之下,大家天天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睡觉,那便是如真的亲人一般,其感情之厚,非是普通人可以想像的到。

    张超自然也感受到了这种悲伤的气氛,他甚至还有意的停上了一会,等着大家去用哭声来宣泄他们心中那悲伤的情感。就这样,大约是过了数十息的时间,张超这才又一次发声道:“死者以逝,是怎么样也活不过来的。我想如果他们在天有灵的话,一定会希望你们,可以活的更好,对不对?”

    “两军交战,死伤总是难免的。而之所以会有死伤,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我们技不如人,倘若大家个个有着万人敌的功夫,那一定可以将这个比例将至最低。而现在,躺在你们面前的这位将军便是有着万人敌的本事。”

    张超伸手指向着吕布,然后目光扫向着张家军道:“不错,此人的确是杀了我们的兄弟,按理是该死的。可是当时的情况我们间的关系是敌对,即是敌人,他的所为就又是正常的了,所以我们不应该在去追究,而是应该多看看以后。”

    “我刚才说了,他是一个拥有着万人敌本事的好将军,如果以后可以由他带领大家的话,那受益的也将是大家,只会更好的减少你们的损伤。即然有这样的作用,为什么还要杀了他呢?况且,刚才吕布己经说了投诚于我,愿意和大家站在一起,共谋大业,即是如此,那以后就是我们的兄弟了,向兄弟下手,阻止兄弟去看病,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所为吗?”

    说到最后的时候,张超的声音己经变成了质疑之意。

    这些问题,让跪倒在地的张家军兄弟们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才好。

    不错,如果吕布现在己经投降了二公子,那大家就是自己人了。这样对自己人,的确是不对的。

    众人皆不话说了,也证明着他们知道自己错了。张超看到半天没有人反对自己的那些话,这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道:“好,这一次的事情就算了,我可以理解大家的心情。但是若有下一次,有人还要这样对待投诚来的兄弟,那就休要怪我不客气了。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他投诚了我张超,便是我们的兄弟,这不分先后的。同时你们也要努力,以后立了战功成就自己的事业才是正事,而不要用资格压人,我这里可不吃这一套。”

    越说,张超的语气就越重了。听得一些个张家军兄弟将头埋的更深了。

    事实上,张超会这样的说法,并非是一时兴起,而是陆菲不止一次的向他汇报过。说是有些张家军人,本身实力不过一般,可确仗着来这里早,总是欺负新加入的兄弟。碍于他们有的来到这里己经有五六年了,做为队长的张锐也实在不好说一些什么。

    这件事情传到张超耳中的时候,他心中就闪过了一词,那便是兵痞。

    像是兵痞,在任何军营都会存在的,现代军代和古代军队一样通用,他们就是那些本人能力平平,又不喜努力,还总想着用资历压人而过上舒服生活的那种人。

    听了陆菲的汇报之后,张超便决定找一个机会处理这个问题,今天即然话赶话赶到了这里,索性他也就将这个问题给提出来好了。这是他的第一次提醒,一样也是最后的一次,这也是看在这些人跟在自己多年的感情上。

    倘若提醒之后,还有人在以资历来压人,那对不起,这样的人就要清除出张家军的队伍了,因为他们不配在这样的队伍之中呆着。张家军骑兵,永远是最为强大的存在,是不容许有任何污点的。

    张超讲道理的方式训斥了张家军兄弟的所为是错误的,之后,这就向着跪在地上的张锐道:“还等什么?不快将吕将军送过去。”

    “是。”张锐答应了一声之后,马上带人去做,其它的张家军兄弟们依然是跪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他们可以感觉到二公子生气了,他们是真的有些害怕了。

    直到张超走出了院子很远之后,这些人才在返身回来的张锐命令之下起身,然后转身就化此为动力努力去训练了。

    貂蝉自然是即欢喜又紧张的跟了过去,等着身边就只有李儒时,在出了院门,他是十分恭敬的先向张超行了一个拜身大礼,然后道:“感谢张将军的一视同仁,儒很感动。若是可以,原为将军效劳。”

    李儒看到了张超的所为之后,终于下定了跟随的决心,这让张超大喜过望道:“好,文优请起来,以后你就是我身边的谋士了,只是何时能够升为军师,能够独挡一面,尔还需要用行动证明给别人看。”

    “请主公放心,儒不会让您失望。”李儒低着头,但心中确是下了决心,那就是一定要找机会好好的表现一番,他要证明自己的实力,从而在张氏集团之中争得一席之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