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七十六章 吕布臣服(下)
    第一次跑的吕布也在张超话落之后扑通一下子座在了地上。他只是感觉到全身无力,口渴难耐。

    倒是赵云、典韦和许褚等人虽然也是一身的热汗,可在张超喊话之后并没有倒在地上,而只是原地站着,甚至还有意的活动了一个臂膀,之后才朝着一个木车子前走去。

    那里放的就是酸梅汤,对于解渴和恢复人体损失的电解节以及提高精神力有着极强的作用。

    赵云拿着一个大木勺,咕咚咕咚的连灌了好几口,这才是一脸惬意的表情,尔后回头看到了倒地的吕布时,便重新的舀了一勺走了回去。

    在赵云拿着酸梅汤出现在吕布同前时,他只是做了一个动作说了一句话而己,“你不错,没有丢你第一猛将的名头。”

    吕布就座在那里,喝着赵云拿来的酸梅汤,心中确是久久起伏不定。就是刚才,他突然有了一种很热血的冲动,有了一种找到同类之感,这是他从军以后第一次有这样的感受。

    以前他当将军的时候,只是把手下的士兵当成了冲锋和奴役的工具,可是现在兄弟两字赫然的跃在了心头之上。

    吕布喝了酸梅汤之后,感觉身体又重新的焕发了力量,当然,更重要的是内心之中有了巨大的变化。在这里让他感受到了兄弟之情,感觉到了一种大家庭的温暖之感。

    “吕将军,二公子叫你过去。”还在愣神的吕布被一名铁卫的声音惊醒,知道是张超要见自己,连忙答应着,穿上了外套,起身跟来。

    张超此时正站在张家大院的一角之处,相对于其它的地方,这里更为偏僻一些。在他的左右分别站有几名铁卫和他们的队长典韦与许褚。

    吕布跟着一名铁卫大步走过来的时候,典韦与许褚两人便拦下了他。

    “你们要做什么?”眼看着这两名虎将拦下了自己,吕布便是眉头一皱,他是知道这两个人的实力,若真是拼命的话,那或许就是两败俱亡的结果。

    “不干什么,搜一下身而己。”典韦大大咧咧的说着,接着就向身旁的两名铁卫使了一个眼色。

    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张超的安全,对于任何一个不确定的因素,都要抱着万分小心的在态度,这也是白彤在照顾受伤时他们千叮万瞩的,自是不敢有一丁点的大意。

    吕布本就有着很强势的功夫,在加上现在也没有臣服于张超,自然是重点的防范对像。

    “呃,搜身,我没带任何的武器。”吕布摇了摇头,同时脚步也向后退了一下,显然他对于这样的举动有些内心抵触。他是真的没有要威胁张超之意,可一样的不喜欢别人在自己的身上翻来翻去,他总是感觉到这样就是不被尊重,人格受到质疑了。

    “你说的不算,我们要搜过才可以。”典韦才不会管那些呢?除非是己经臣服于张超的那些武将,不然的话,任何人稍具武力之人想要靠近张超,都要经这个过程的,没有人可以例外。

    典韦说着话就要大步上前,一旁的许褚也是一幅跃跃欲试之态,这两人显然己经做好了与吕布在大战一场的准备。

    吕布的脚步向后退,这两人的脚步向前移动,一旁的几名铁卫也做出了一个包围之态,欲将他给围在中间。

    眼看又是一场大战要举起,此时张超的声音传了过来,“罢了,吕将军有自己的自尊,不愿意被搜身也是正常的。这一次且就饶过一回好了。”

    张超一直在注意着这边的动静,在看到吕布的反应之后,他就知道这个一个有骨气的将军,不由在心底里更加的看重。

    事实,历史中的吕布也是很有主意的,只是有时候这个主见并没有造成好的结果而己。就像是未听陈群之言而投降了曹操,结果身死是一样的。他有主意,但多半正确的时候少罢了。

    现在的吕布显然也是有些钻头角尖了,如果一味相逼,非旦不能收服此人,反而还可能会弄友成敌,最终失了这一员悍将,这绝对是不是张超所想的结果。

    二公子发话了,典韦等人自然就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哼!”吕布由鼻中发出了一声冷哼之声,然后这便从这些铁卫旁走了过去,直向张超而来。

    张超站在那墙角之处,任由吕布一步步向自己走来,两人间的距离也由最开始的十几步到了现在的只有三步之距。

    吕布的双眼始终在盯向着张超,同时特意的放出了一股子凶光。

    内心之中,吕布己经有了投诚张超的想法,他不过就是想最后在一试探一下而己,毕竟如果这个人连这般的胆量也没有,那便也不配做自己的主公了。

    吕布的双眼带着凶光,那是何等的威势,压力可谓是扑面而来。

    这种压力全部加在了张超的身上,给人的感觉就似是有千军向自己冲来一般,要取自己的性命。

    在最一开始,张超的确是心中骇然,难道是吕布想要杀自己。

    这个想法出现的很快,消失的一样很快。就现在的形势而言,吕布杀了自己没有丝毫的好处可言。先不说一旦动手,他是不是就能百分百的杀了自己,便是事情成功了,他也不可能逃出张家大院去,更不可能娶到貂婵了。

    在者,就算是杀了自己,于吕布而言是没有半点的好处,他向谁去邀功呢?现在天下可还没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没有人重视自己,杀了自己,也不可能多么的出名。

    没有动机,张超便认定吕布不会杀自己,那他所做的一切应该就是一种试探。

    即是试探,张超便稳住了心神,人站在那里一动未动,对于那些迎面而来的杀气有若未闻一般。

    当初,吕布就这样的试探过董卓,结果是吓得对方目光是躲躲闪闪,差一点就要起身逃跑了。可同样的事情换在了张超的身上,人家确是一动未动,这便是最为鲜明的对比了。

    吕布也由此看出了张超非常人的一面,心中投诚对方的决心更是肯定了许多。

    “汝做什么?”身后的典韦和许褚感觉到了吕布身上所放的杀机,两人带着铁卫迅速从后冲来。但就在他们快可以碰到吕布的时候,此人确是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于整个大院数百人瞩目之下这就给跪倒在了张超的脚下。而此时,他距离二公子也仍有三步之远。

    吕布用实际行动表明,并没有威胁张超的意思。这才让典韦和许褚等人松了一口气,人立即站在了原地。

    “你跪我为何?”尽管早就猜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可张超还是装成一幅糊涂的样子问着。

    吕布本以为自己屈身下跪了,张超一定会非常的激动,走过来扶着自己,就像是自己当初投效丁原和董卓的时候一样。可万没有想到,人家竟然问出这样的一句,一时间他脑子一片的空白,有些短路。

    跪倒做什么,无非就是想要表示投效之意,这还用问吗?张超偏偏就问了出来,这让吕布一时哑口无言了。

    尽管没有回头,吕布还是可以感受到整个大院中的目光都应该在看向着自己,这对于一向以强者形像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三国第一猛将而言,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若是换成了以前的吕布,怕是会马上就起身,然后挥着方天画戟,叫了一声匹夫便冲来杀敌。可是现在他确没有这样的能力。

    身后的典韦和许褚拿着兵器在盯着自己,就凭此,三步之距便是他无法跨越的鸿沟了。

    也就是说,现在的吕布己经无路可选,即然面子己经丢了,那不妨就借势丢到底好了。想通的他这便将头一低道:“布愿效忠于张将军,生生世世永不离改。”

    “哦?是这样的吗?想当初,尔对丁原与董卓时怕也是这样说的吧。可事实是你现在背叛了这两个人,要怎么说。”张超声音平稳而出。他己经注意到不仅有典韦与许褚,便是连赵云也提着亮银枪来到了自己的左侧,便知性命无忧矣。接下来就是将吕布的所有自尊完全的踩在脚下,收服此人了。

    当然,若是这般的情况下,吕布还要拼死一击的话,那这样的人也留不得了。尽管他欣赏对方的勇武,可若是不能为自己所用,那还不如早一些杀了的好。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偏偏的张超硬是说出了吕布的短处,这顿时让这第一猛将脸上露出了无比尴尬的神色。

    如此现在有一个地缝,怕是吕布会想也不想的钻进去吧。

    一脸的通红,吕布不知做何解释了,他现在感觉就似是被架到火上烤一般的难受,进退两难。

    好在接下来张超又说话了,倒是缓解了他那一丝尴尬的样子,“吕布,我知你善战,也知你的实力很强,仅仅是一对一,便是难逢敌手,这便是你的资本。但你又可知,我需要的并非是第一猛将,而是忠心之人。不然的话,与养虎为患又有什么区别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