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九十章 典韦独闯营
    一阵的箭矢来袭,竟然伤了樊稠军三十几人,其中还有运气不好的,竟然被箭矢穿心而过,就这样死了。

    看着还未交战,便有了伤亡,樊稠大怒之下,也让手下的弓箭兵进行反击。只是他的命令刚下,白衣武将和两百骑兵就返身钻回到了密林之中,不见了踪影。

    樊稠唯恐其中有诈,本着兵法云,凡林莫入的规矩,呆在了原地并未追击。

    在半个时辰之后,樊稠都等有些不耐烦,想着是不是安排一部人进密林中看看时,在他的左方,白衣武将又一次带着轻骑现身,然后又是一阵的箭矢袭来,伤了他几十人。

    怒气而极的樊稠很想与白衣武将厮杀一番,奈何根本就找不到对手,这也只得命令盾牌兵进行原地防守,时刻提防着白衣武将和轻骑的突然出现。

    如此这般,密林之外确是一片的安静,直到天黑之时,亦也在看不到任何敌人的身影。

    半天一愰而过,樊稠也终于想明白了,这一定是张超害怕自己,所以才用这样的方式来拖延时间。即是如此,他明天便安排人进入密林之中搜索,以二比一的军力,难道还怕了不成?

    密林深处一空旷之地,这里军帐无数,正是张超中军所在之位。

    在中军帐内,赵云,即是那白衣武将汇报了两次骚扰樊稠的经过,又说了自己在密林之中等候,可并未看到任何敌军的事情。

    “呵呵,没有想到这个樊稠还挺谨慎,那好,就在多等一天消灭他们罢了。”张超听完是哈哈大笑着。

    不成想,这笑声竟然引来了一旁护卫典韦的不满:“主公也真是的,不过就是一无名之将而己,放我等出去杀了他就是,又何必玩这没痛没痒的游戏呢。”

    “哦,子满有何高见?”听到典韦的不满之声,张超并没有生气,而是一幅好奇的样子出声问着。

    看着张超问自己,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典韦这就回道:“主公,俺的意思是,这个樊稠并没有多厉害,对付他,我们只需一拥而上,到时候看俺手中的铁戟向着那脑袋上一砸,管什么樊稠还是饭稀的,保证是脑袋开花了。”

    说着话,典韦还扬了扬手臂,一幅只要自己出手,定然手到擒来之意。

    典韦这般一说,一旁站着的许褚也是动了动身子,看那样子,只要张超决定一下,他要第一个冲上去的样子。

    “嗯,勇气可嘉。”目光看向着典韦,张超轻轻点了点头。“只是不知子满需要多少人才可以杀了樊稠,大败七千西凉兵呢?”

    “这个!当然是越多越好了。凭我们五百张家铁骑,三千步兵一起出动,亦可完成任务。”典韦是考虑一下都没有,便是脱口而出。

    “哦,那不知道这样做后,我们又会有几人还活着呢?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你认为这是智者所为?”张超目光看向着典韦,此时己经有带了几分的严厉之色。

    被张超一说,典韦不知怎么回答好了。在他看来,打仗哪里有不死人的,即然入了军伍一行,便要想到终会有这一日,只有这样不畏死之人,上了战场才能杀敌立功的,可主公偏要以最小的代价获得胜利,这又何能够做到呢?

    典韦不语了,张超确没有要饶过他的意思,反道:“吾等在这里商量军机大事,你确在一旁胡乱插言,所说之话未经大脑考虑,便是脱口而出,你以为这是儿戏吗?”

    “啊!”看到张超真的生气了,典韦这才知道自己错了,连忙是半膝跪于地道:“主公息怒,是俺错了。”

    “错了,你以为一句错了就完了吗?如果以后人人都是如此,那哪里还有规矩可言。好了,念你是初犯,这一次便给你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你刚才不是还说樊稠好杀吗?那你便一人前去劫营好了,吾等在家中等你的好消息。仲康,将铁戟拿来送给子满。”

    张超说完话之后,这便起身转了过去,一幅在也不想看到典韦的样子。

    “主公,还请给老典一个机会呀。”许褚此时也是一愣。一人去劫营,人家可是有着七千人呀,这冲上去不是送死又是什么?

    “废话少说,执行军令。”张超还是头也没有回的说着。

    许褚似还是想求情,可典韦确是头一摇,闷声道:“一个人就一个人,今天俺老典便是死在那里,也要让这些西凉军知道知道厉害。”

    典韦的倔脾气上来了,他认为是张超看不起他,看他不顺眼,这就拿着一点小事做戏,即是如此,他偏要去,倒要看一看能将自己如何。

    接过了那铁戟之后的典韦这就气冲冲的走了出去,许褚便想跟上去,可张超己经回过了头道:“仲康,站住。”

    “主公,老典一人前去,与送死无异呀。”许褚的脸色早就是一片的急红之色。

    “呵呵,你当主公不知道吗?你难道真的以为主公会眼看着子满去送死而不顾?”这时,一旁站着的谋士贾诩终于站了出来,向着许褚笑呵呵的说着。

    “什么意思?”许褚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太明白。

    另一位谋士李儒确是搭腔说道:“不明白不要紧,一会你就都知道了。对了,主公,子满虽然勇猛,可只是一人前去,是不是太过危险了呢?需要不需要派人暗中保护?”

    “嗯,这件事情我早考虑过了,己经安排了三十名张家军弩手相随,不会有事。”此时,己经由刚才一脸怒色转变成一脸微笑的张超缓缓回答着。

    “如此便好。”李儒听到早有安排,这就将心放了下来。

    张超看着许褚还是不明白的样子不由笑道:“仲康听令。”

    “在。”许褚本能之下答应着。

    “我给你一千步兵,一会一旦看到火起,便从树林西面杀出。”

    “诺。”许褚连忙出声答应着。

    “子龙听令。”

    “末将在。”赵云也是答应了一声后便一步站了出来。

    “我给你一千步兵,同样是看到火起时,你由东面杀出,不得有误。”

    “诺。”赵云也是答应了一声之后,退到了一旁。

    看着这两员虎将都领了军令,张超便即是伸了一个懒腰,缓缓道:“好了,至少大家还可以休息上两个时辰,趁着这个时间快去休息吧。”

    语落,军帐中的一众人等均在“诺”一声之后便即退了下去。

    己经离开的典韦确并不知道军帐内所发生之事,他只是以为因自己的莽撞多言惹怒了张超呢。一路上还有些生气的嘀嘀咕咕着“不就是多话了两句话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哼!还激我,当真以为我凭一己之力杀不得樊稠不成?那我偏要做给你看看,到时候看你如何说法。”

    所谓艺高人胆大,仗着一身强横的武力,典韦是没有一点的惧意走在密林之中,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的身后的树林中,正有一些黑影在跟踪着自己。他们都是张家军中最优秀的丛林战高手,都是得到了张超的真传,对于如何在丛林之中隐匿身形有着独倒的见解。别得不说,能不被典韦的这样的牛人发现,便己可证明其厉害了。

    樊稠所在之军营,此时一片的寂静,除了偶尔有一些巡逻士兵走动外,在看不到其它的身影。

    白天的时候,赵云两次现身,都只是射了一些箭矢便即告后退,这让樊稠不由生出了一丝小觑之意。在他看来,根本就是张超无胆,这才用了这般不疼不痒的扰人之计。即是如此,那他明天便举兵杀进林中,在不行,他就放火烧了这里,倒要看看对手出不出来。

    明天要做大事情,樊稠这便命令所属士兵早一些休息去了,他也在喝了一点酒之后,自顾的倒在中军大营中睡了起来。

    等着典韦出现在这里的时候,看到的正是整个军营都陷入到了沉静的一幕。

    “娘的,你们倒是好心情,此时还能睡一个踏实,那便让俺搅上一搅好了。”典韦自说着,就将身形隐藏了起来,同时双眼也开始小心的观察着。

    要说典韦还是有些脑子的,他至少知道不能就这样冲进去,不然的话,也实在太过危险了一些。所以,他要找一个合适的身份,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接近目标。

    典韦的想法是抓一个敌方士兵,换上他的衣服,以混水摸鱼的方式向前靠近,以达到最终的目的。

    便是这样,一等就是一刻钟的时间,总算是等到了一个掉队的士兵前来小解。眼看着那士兵所来方向正是自己躲藏之处,典韦这就冷笑了一声暗自道:“就是你了。”

    那忍不住要小解之人,怎么会想到在这里竟然还有敌人呢?走过来,连裤子都尚未解开,这整个人便眼前一黑,在之后...便没有在之后了。

    杀了这个巡逻的士兵,典韦马上将其衣服扒下,换在了自己的身上。

    一切看似完美,可还有一个遗憾,那就是这名士兵太瘦弱了一些,他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显得很不得体,小了都不止一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