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九十一章 一人之威
    看着这根本隐藏不住自己强壮身体的军服,典韦又是暗自说道:“罢了,虽然并不得体,但这是黑天,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不会被发现的吧。”

    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典韦这由就黑暗之处走了出来,然后大步的向着敌军军帐而去。

    典韦一出现,就被凉州军的暗哨所发现,只是在看到这是穿着自己军服之人后,便没有过多的在意。

    被几人目光扫视过后的典韦,这便大大方方的开始靠近着敌军营帐,他的目光也开始搜索,想要寻找到最大的中军大帐然后动手。

    “喂,你干什么呢?去小解这么长时间,还不快过来巡逻。”在典韦还四处张望的时候,身后突然就传来了喊声。

    忽一听这喊声,典韦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可是听其话中之意,不由放心了不少,看来对方并没有认出自己。这他便低头答应了一声,然后就走到了巡逻队的身后。

    本以为,混水摸鱼算是成功了,可不成想,身子刚进入队伍之中,刚才那声音就又传了出来,“我说你的长戟呢?不会是小解的时候掉了吧?”

    “啊!我不用那个的。”本能之下,典韦习惯性的回答着。

    一回答完这句话,便心中暗道了一声不好,话说漏嘴,估计事情要坏。

    “什么?你不用那个,那你用的是什么?等等,你抬起头来,让俺看一看你到底是谁?”巡逻队的领头之人,由典韦的话中听出了不一样的意味来,这便停下了脚步,拿着手中的火把向着典韦的脸上靠来。

    队长的这一举动,使一个小队的九人都将头转了过来,开始向着典韦的身上看去。

    情知自己即将暴露的典韦干脆也不在装下去了,这就手一挥,从身后拿出了那对铁戟,在之后向前一舞一阵旋风刮过,离他最近的两名西凉巡逻兵便脑袋与身体分了家。

    “啊!敌袭!”眼看着两名士兵被杀,那队长反应倒也快,连忙大声的呼喝着。

    也仅仅就是在刚刚喊完,眼前一道黑影划来,下一刻便是永远的发不出声音来。

    好一个典韦,在身份暴露之后,是连连挥动着双戟,将一个小队的九名巡逻队尽皆砍倒在脚下。而此时,四周的营帐之内也是传来了动静,显然这里的声音惊动了他们。

    “罢了,即如此,就大杀一通好了。”典韦没有马上逃走,反之挥着双戟冲进了最近的那个营帐之内,尔后一阵哀嚎之声响起,整整一个营帐内的二十名士兵还没有穿好衣服,还没有拿到手中的武器,这便被杀了一个精光。

    “什么人?”一名率长走了过来。(当时军中建制5人为伍,10人为什,主官分别为伍长(5人)、什长(10人)率长(50人)卒长(100人)曲长(500人)在向上就是部,有两曲为一部,有四曲为一部的不等。)

    率长便是五十人的队长,他是最先一个冲到这里的小头目。

    率长一说完话,正碰上了迎面走军帐之中走出的典韦。

    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的率长一看到穿着士兵服装的典韦走出,还上前问了一句,“发生了什么事情?”

    “去死吧。”早有准备的典韦确是不去想那么多,手中的铁戟一横,这就砍向着那率长的脖颈。

    “唰!”戟落人头飞,可怜这位率长,好不好的非要碰到典韦这个煞神,也活该他要短命了。

    “不好,这是敌人。”率长身后的士兵看到这一幕之后,便清楚了典韦的身份,这一边向着同伴提醒着,有几个胆大的就持着长枪冲了过来。

    典韦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即然来了这里自然就是杀人的。现在看着有人不要命般的冲来,那哪里还会客气,当即就是扬戟而上,与那些正面冲来的西凉步兵战到了一起。

    手中一对铁戟,便有如两条巨龙一般,不断上下翻飞着。然后就见一个又一个西凉士兵被砍倒在地上。

    铁戟可劈,可刺,可砍还可以砸。可以说是怎么顺手怎么来,反正随着他不断的挥舞,是一名又一名的士兵被打翻在地,竟然无人一可以挡住那一戟之威。

    只是一会的工夫,典韦便己经浑身是血。当然,这都是别人的,而非自己的。此时在他其脚下,倒地的西凉士兵人数己然达到上百。

    “哈哈,痛快!”典韦自发了一声长啸之后,又继续挥戟而上,是哪里人多冲向哪里。

    原本,在看到只有一个敌人之后,这些西凉士兵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他们想的就是一拥而上,将敌人拿下,好立战功。可是随着一名又一名冲上去的同伴倒在地上,终于有人感觉到了害怕。

    有胆小的开始后退,连带一些不明白怎么回事的人也跟着后退。这反倒使形势大变,不在是这些人追着典韦做什么,而是典韦反追着这些人了。

    挥动着一对铁戟,典韦一路大吼大叫的杀去。期间他曾碰到了一个曲长和两个卒长,但是这些人很快就成为了他戟下亡魂。至于说到率长,什长和伍长,那死得就不知道有多少了。

    短短的小半个时辰时间,死在典韦一人之下的西凉兵数量便是超过了两百之数,至少伤者怕更是成倍了。

    典韦的武勇,也获得了这些西凉兵的尊重,他们知道遇到了一个牛人,一时间后退的更多,竟然渐渐有典韦隔离开来的意思。

    倘若是一旦被隔离开,那面对着越来越多的人群,便是一阵的箭矢就可以要了自己的性命。典韦知道这一点,便决定要冲上去粘住这些人,至少就算是死也要多拉上几个垫背的才可以。

    “典将军速速后退,我等来断后。”就在典韦想要继续冲上前,在杀早一通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阵的低喊之声。

    “难道是自己人不成吗?”典韦边想着这就边回头,尔后就看到了身后的三十条黑影。

    这些人正是张超派来暗中保护典韦的,现眼看着他如此的神勇,以一杀了数百之后,这些人唯恐其力衰竭,这便主动的跳了出来。

    “嘿嘿,主公还是心疼俺的。”看到援军来了,尤其是对方手中的武器,竟然是很精致的小弩,这个东西他只在张家军手中见过,典韦便相信了对方的身份,然后大笑着开始后退。

    典韦后退的过程之中,三十名张家军队员将手中的小弩拿出,接着一阵的利箭射出,将一些个想要追击典韦的西凉士兵来了一个穿心而过。

    一瞬间几十名士兵又被箭倒在地,这使得西凉步兵其它人的脚步就是一滞,而借着这个机会典韦己经退到了一旁的密林中,一个闪身钻入便消失不见了。

    典韦走掉了,三十名张家军队员又放了一波的弩箭,逼退了要冲来的西凉士兵,尔后也是纷纷隐入到了密林之中。

    敌人来了,杀了数百人之后又这样离开了,竟然连毛都没有掉落一根在地上,这使得这些西凉步兵都感觉到十分的憋屈。

    “怎么回事?来了多少的敌人?”樊稠终于在亲兵的保护之下由中军大帐中走了出来,待看到躺于一地的尸体之后,双眼不由紧紧的皱在了一起。他倒不是心疼死了多少士兵,让他恼怒的是,死了这么多人中竟然没有找到一具敌军尸体的影子,这才是让人郁闷的。

    樊稠出声相问,一名在场的曲长走了出来,低着头很不情愿的说道:“我们只是看到三十多人而己。”

    即便是这个数字,也是将后来出现一面的张家军队员给算计了进去。如果说只是一人造成这样的伤害,怕是自己都张不开这个嘴。

    “什么?只有三十多个人,就杀了我们这么多人,难道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吗?”樊稠听到这个结果,显然是非常不满意的人。

    “将军,主要是,主是是我们没有防备他们会来偷营。”那名曲长吱唔了半天,才回了这么一句。

    “偷营?这也算是偷营吗?这是骚扰知道吗?”樊稠这一会确是被部下的话给气乐了。他见过偷营的,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只有三十多人就来偷营的,那与找死有什么分别吗?

    训斥了部下之后,樊稠感觉到没有什么意思,刚死了这么多人,士气正不好,在训斥部下,这有种拆自己台之感,他这也就改口道:“好了,不过就是死了一点人而己,算不得什么。想必这张超也是没有其它的办法,他是不敢正面与我们对抗了,这样,大家继续去休息吧,休息好了,明天一早一寸一寸的搜查,就不相信,找不到那胆小而不敢见人的张致远吗?”

    樊稠将火压下,决定明天一并报之。那曲长看到自己没有责任了,不由松了一口气,但出于谨慎还是问道:“将军,用不用多安排一些人来巡逻呢?毕竟这样的骚扰也很烦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