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九十三章 樊稠末路
    “将军,有人来了。”就在吕布还有些苦恼,赵云等人是不是太过厉害的时候,身边所跟的张家军骑兵营长来到了他的身边。

    “来了吗?在哪里!”听到说是来了敌人,吕布顿时就精神了起来。双目向前凝望而去。

    目光所及之处,果然看到一些黑影正在缓缓靠近着。当走得近了不足八十米时,一个大大的樊字旗便是己经可以看到,其中,首骑之人正是曾经的同僚樊稠。

    “哈哈,果然是他,这一回看你往哪里跑。所以人注意,准备放箭。”看到果然是樊稠赶了过来,吕布心中自是大喜,连忙就命着手下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向着张家军轻骑下达了命令之后,吕布便是向着马屁股上一拍,赤兔吃痛之下载着他就飞速向前冲了出去。

    好一个吕布,单骑便向着樊稠这里杀了过来。想要控制住局面,自然就是先杀了这个主将,唯有如此,才可能会震慑他人,完成张超所交的不漏一个敌人逃出的任务。

    一骑突然迎面而来,这让原本己经逃出了十里之外,将心放下的樊稠不由就是一惊而高喝道:“来者何人?可是本军斥候否?”

    这么远出现了一人,樊稠本能之下以为是西凉军的斥候,这才有些一问。

    只是话喊出去了,对方确明显的并不答应,而是依然快马直冲而至。这举动让樊稠心中迟疑,“左右何在,挡住此人!”

    没有弄清对方的身份,樊稠是不想让其靠近的,这就向身边的亲兵喊着。而很快,就有四骑由身后冲出,看那样子是想挡住冲来的吕布。

    不过是四名亲兵而己,怎么会放在吕布的眼中,就见继续纵马而驰,当身体与四名亲兵不过两丈之地时,右手一挥,手中的方天画戟这就被拿了出来。

    方天画戟一出,就见一道闪光划过,在然后面前的四骑便扑通通的全部倒在了地上。

    一戟而出,便杀四人。吕布之勇猛可见一斑。

    “不好,是敌人!”眼看着对方出了杀招,樊稠是一声惊呼,连忙是想拔马就退。

    只是吕布即然冲来,又岂会给对方逃走的机会?

    目光死死盯着樊稠的吕布,眼见对方要逃,这就是一声高喝,然后手中的方天画戟直刺而来。

    樊稠本意想退,可未曾想出现之人这般的勇武,竟然想取自己的性命。眼看退逃来不及了,这他便也挥着手中的长枪拔挡而去。只要他可以挡下这一击,身边的亲兵就会一拥而上,就算是杀了不了此人,他便也有了逃走的机会。

    要说樊稠本人也算是西凉军中的一位战将了。虽然其武力谈不到二流战将的水平,但至少也有三流水准。想要靠一击之力就将他拿下,普天之下未有几人可做到。

    偏偏的,这几人之中就包括着眼前的吕布。

    早就有所准备,势在必得之下,吕布一戟而出,所带出的力量是无法形容的,根本也不是樊稠可以挡得住。

    为此,在接下来,就见长戟先是划过了虚空,在然后依然是直涌而入,撞击在了樊稠本人的长枪之体上。

    戟遇枪,仅仅是停顿了一息不到,在然后长枪的枪身便被击断,方天画戟带着巨力又是勇往直前,直刺入到了樊稠的身体之中,带出了一蓬的鲜血飞溅。

    从头到尾,吕布不过就是出了两招而己。

    第一戟杀了四名亲兵,第二戟就将樊稠的身体给穿了一个通透。

    身体被方天画戟强行贯穿的樊稠,此时正瞪大着眼睛,一幅不可思议之状。他怎么样也没有想到,天下还有这样的能人,竟然他拼尽了全力连一招都没有挡住,这到底是谁?

    樊稠很想看一个清楚,可是视线己经开始模糊起来,他不在拥有这样的权力了。

    樊稠死了。吕布一戟杀过之后,便是右臂一用力,竟硬生生的将其人给从马上挑了起来,然后右臂向左猛一挥,樊稠的尸体便砸落在了一旁的地上。

    做完了这一套看起来极为拉风的举动之后,吕布这就一声高喝道:“吕布吕奉先在此,谁敢前来一战!”

    通灵的赤兔也在这一声吼后,突然扬长了前蹄,使吕布在喊出这句话的瞬间,整个人高高在上,有如天神降临一般。

    “天呀,竟然是吕将军,难怪樊将军如此不堪一击呢?”待此话喊出,一些眼尖之人就认出了那出了杀手的人正是西凉军第一猛将吕布。

    吕布之名一出,便给了这数百人一记晴天霹雳,不知觉间,他们那抵抗之心都弱了很多。

    “大家不要信他,他己经不是我们西凉军的将领了。大家逃出去吧!”樊稠手下的一名曲长,眼看着主将以死,知道在战得不到什么便宜,这便突然一声高喊,然后率先的纵马由吕布一旁窜出。

    相较于董卓和吕布而言,他们更愿意相信前者。至少前者还有些谋略,有地盘,甚至连皇帝都胁持在手中。可吕布手中有什么,不过就是勇夫一个而己,跟着这样的人,很难有什么前途可言的。

    曲长这带头一跑,也有一些反应过来的樊稠亲兵跟了上去。一时间几十骑快马就由吕布身旁一一划过。

    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吕布座在玉免马上确是动也未动,好似就像是看不到他们一般,由得这些人一一而逃,这让其它的西凉士兵一阵的迷茫。难道吕将军只是吓唬人而己,即是这样,他们也跟着逃走好了。

    一时间,更多的人想要从吕布身边冲过去。只是不等他们跑出几步,前方就传来了一阵的哀嚎之声,然后远远看去,包括那曲长在内的所有冲去之人,全数都栽倒在了地上,留下的只有停留于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的战马而己。

    “竟然还有埋伏!”这一刻,众人终于知道为何吕布肯放那些人过去了,感情人家是早有准备呀。

    后有追兵,前有堵截。眼前还有这个一个杀神就竖在眼前,一时间这些西凉兵真的不知道活路会在哪里了。

    好在此时吕布的声音也响了起来,“降者不杀,吾只给你等十息的时间去考虑!”

    十个呼吸的时间,是很快就会过去的,这也是决定他们命运的时候。是生是死就在这一线之间。

    好在尚还不到十息的时间,便己经有人丢下了手中的武器道:“我降!”

    有了第一个人引路,马上其它人是有样学样,一时间武器扔地之声阵阵响起,跟着樊稠好不容易逃出的数百人,这便一个个都丢下了武器,降了。

    看着在没有人反抗,吕布也不由的松了一口长气。如果这些人无人投降的话,怕是他也难保证全部杀掉,一旦有漏网之人,主公的计划怕就要落空了。

    樊稠被杀,所有的部下在张超与贾诩和李儒的商定的计划下无一人漏网,整整七千士卒,除了被杀和被火烧死的的两千人外,其它的五千之数尽数投降,转而成为了张超的部下。

    当然,这些人的忠心都还是有问题的,张超是不可能完全的信任他们。这他便与两位高级谋士一番商议之后,决定将其编制打乱,让这五千之数全部融合到原本三千五百人的张超所带军中,这样就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他们不出问题。

    专事专办。为了稳定局势,为了下一步的计划可以顺利的实施,张超还命令典韦为监军,由他带着五十名张家军轻骑负责监督所有投降来的西凉军士,一旦发现有不轨行为,可以不必报告,甚至是不用调查,直接杀了。

    典韦得到了这个军令之后,自然是欣喜异常,这就带着张家军开始巡视。让人想不到的,他看到有不顺眼之人,竟然二话不说举戟就砸。就这样,在连杀了十数人之后,整个军营中都安静了下来。谁都不知道这个莽夫下一刻会不会也看自己不顺眼,然后给杀掉了。

    在所有的人胆战心惊之中,整个军营的秩序也是出其得变好起来。

    中军帐中,张超高座于首,看着一身杀气的典韦道:“子满,你可是有些滥杀无辜了。”

    “主公,若我不做此事的话,便是很难震慑到他们,以十几条性命换来大局的稳定,俺看是值得的。”典韦非旦不怕,反而是一脸骄傲的说着。

    “哦,此话是谁教你的?”张超听着典韦竟然和自己讲起了道理,不由就是一笑而问。他是绝对不会相信这样的办法是眼前这个勇无想出来的。

    若是别人问这个问题,典韦自然是会脖子一扬,很硬气的说,是自己的主意。但是张超问起,他确是不敢撒谎的说道:“主公,这是李儒给俺出的主意,怎么样?还不错吧。”

    听到是李儒的招术,张超释然的点了点头。同时心中对于此人也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李儒可曾是西凉军中的骨干,第一谋士,可是现在跟了张超之后,对于以前的同僚确没有丝毫的手软之意,这才是真的为达目的心狠手辣。

    好在此人现在唯自己所用,倒是加害不了自己了。

    “嗯,你做的不错。遇到不懂的事情,就应该向谋士请教才对。好了,你下去吧,继续完成你的任务。”张超抬手间让典韦退了出去。有了这个杀神在此,想必那些个西凉军士应该会老实许多吧。只是还不知道其它战场如何了,自己的计划是否可以得到进一步的实施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