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九十五章 将胆兵魂
    心急赶路的牛辅这骑兵一逃就是数十里,身边除了五六百的骑兵外,其它人都没有跟上来,不知走散到了哪里。

    “将军,我们休息一会吧。实在是太累了。”那名骑兵曲长纵马赶上了牛辅,提着建议。

    “这里安全了吧。”牛辅还是一幅心有余悸的样子问着。

    “安全了,我们一口气跑出了几十里,纵然就是身后有追兵,怕也是被甩得不见了。”骑兵曲长回答着的同时,己经翻身下马座在了地上。他实在是太累了。

    有了骑兵曲长这一带头,其它的骑兵也是一个个的翻身下了马,倒在这小小的土坡之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晚上没有吃饭,一口气跑了这么远,甚至连喝口水的机会都没有,一个个真是累得不轻。

    牛辅其实也累,刚才不过就是逃命的思想支持他才跑了这么远而己。现如今眼看着危险似乎是解除了,他便也下了马,座在地上休息起来。

    也就在牛辅他们刚刚休息了不足半刻钟的时间,于他们的身后飞来了十几匹健马。一听到马蹄声响,牛辅的耳朵当即就是竖了起来道:“是什么人?不会是追兵吧?”

    “不是,是徐荣将军赶来了。”远处负责警卫的斥候出声回答着。

    听到非是追兵,牛辅这便松了一口气,心中同时也在想着,怎么样让徐荣自己去认罪,那便是最好的结果了。

    话说徐荣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逃出来的。

    原本从袁绍大军包围圈中逃出来,便有很大的运气成份在其中。接下来又遇到了高览所带的残军。双方当即是一场大战,两人战了约二十回合之后,徐荣这便寻了一个机会打马离开。

    好不容易摆脱了高览的追随,追上了牛辅后,徐荣人未至,声音就先传了过来,“牛辅,你为何率先逃走,害我大军打了败仗?”

    徐荣是想要兴师问罪了,牛辅岂能让他得逞,当即他就起身还口道:“徐荣,我还没有说你呢?做为一军的主帅,竟然未战先怯,私自逃离,若不是吾英勇之下带着骑兵为你断后,你哪里还有命逃得出来呢?吾看你回去之后事面见太师时,还是将一切罪过都承担下来,到时候同僚一场的份上,吾还会替你说些好话的。”

    要说牛辅这个帽子扣的更大,直接就将失败的原因归结到了徐荣的身上。

    听着牛辅的诡辩,刚刚赶到的徐荣差一点就从马上一头栽了下来,他真是想不到,世上还有如此不要脸之人,打仗的本事没有,这倒打一耙的本领倒是不小。

    “呸!牛辅,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怎么就没有一句是真的呢?难道你这样说,就对得起这一战冤死的兄弟们吗?”徐荣气急而道。

    “好了,徐荣,你做为主将,战场失利本就应该负主要的责任,就算是那些兄弟的亡魂找的也应该是你非我。”牛辅一幅懒得和徐荣争辩的样子,实则是他知道,如果真吵起来,动起了手,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牛辅不想吵了,徐荣又如何想吵,他不过就是想要找回道理而己,至少这一战战败,罪不在己,要不然的话,不仅是自己要蒙难,便是在长安中的家人也好不到哪里去的。祸及妻儿,正是董卓一贯对待手下的做法。

    “好了,牛将军,我只需要你说清真像就可以,哪怕就是担负一定的责任也同样可以。”徐荣不想争吵,便想用着平和的口气说服牛辅,他知道此人是董卓的女婿,如果他肯站出来分担责任,他的罪过就会小上很多了。

    “这不可能,原本就是你指挥失误,怎么怪得我了?好了,这件事情休在提起,我们走吧。”牛辅看着徐荣向自己靠近了,有些心有余悸,连休息都不敢了,这就起身翻身上了马。

    因为徐荣赶来,原本想要多休息一会的队伍不得以又踏上了返回长安之路。其中牛辅走在最前面,身边跟着的是十几名亲兵以及骑兵队的那名曲长,显然他们是在防范着徐荣动武。

    徐荣带着十几名亲兵就在队伍的中央,身边全是西凉骑兵,这些人大部分还是忠心于董卓的,至少在徐荣和太师之间,他们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将军,怎么办?如果牛辅真的回去胡说的话,那您可就要有被杀头的危险了。”之前那名劝徐荣撤退的亲兵又开口说话了。

    “吾又如何?好好与他去谈,他倒是不理。难不成,我还真将此人捆绑了不成?再说你也看到了,这周围都是他的人,我连靠近都不行呀。”徐荣也不傻,早看到对方有防范自己之意了。

    “那也不能座以待毙呀。”亲兵还有些不死心的说着。

    “不这样做,又如何做?”徐荣摇着头,一幅想不出好主意的样子。

    亲兵这一会也不知说什么好了,谈不拢,打又没有胜算,而且一旦动手,便等于是撕破了脸,那是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了呀。

    正在徐荣有些不知怎么做才好的时候,队伍的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阵的骚乱,在接下来便听到有人喊着,“不好,还有伏兵!”

    “还有伏兵?”徐荣听到之后,心中不由一惊。这都离袁绍的军营多远了,如果这么多都安排了伏兵,那不应该现在才碰到呀。

    还没有弄清怎么回事的时候,就见前军己经完全的混乱了起来,天己经半黑的情况之下,只看到一只只箭矢直射而来,接着就是一个又一个的西凉骑兵中箭坠马的声音。

    “冲过去。”依然是之前那位骑兵曲长,在发觉有伏兵,并且伴有大量的箭羽之时,是带头一声狂叫,引兵而冲。

    之前就有过这样的经历,在面对高览的时候,正是用着冲锋的形势度过了难关。

    只是这位曲长并不知道,高览带领的是两千老弱,现在的对手确是天下间最为精锐的张家轻骑兵。

    张超一战大败了樊稠,吕布便拿着首级前去请功,获得奖励的同时也许他可以带着张家轻椅四处转一转,期望有着更大的收获。

    吕布立功心切,自然就带人在附近游动,正恰遇到了派出的斥候打探到有一支西凉军正经由自己的地盘向长安撤退。

    这样好的截杀机会,吕布怎么会错过,况且带的又是最为精锐的张家轻骑。当即就带人直冲而来,双方迎面一遇到,二话不说,便是一阵的弓箭伺候着。

    要说张家军轻骑的马射功夫当真是不错,有着黄忠和太史慈这两位弓箭大师指导,不说百发百中也距离不远矣。尽管现在天己经黑了下来,可对方人数如此之多,随便射去也是能击中目标的。

    一阵的箭矢而来,便击中目标不下两百人左右。尔后就看到一位将军带着上百名骑兵向他们冲来。

    “区区百人而己,我来!”吕布看到了对方冲出的铁骑不过百人,这便信心十足的单骑而冲。他也是知道张家军对于张超的重要性,如果一战之下,损失太多的话,怕是也不好交待。索性就单人单骑的杀了过去。

    曲长带着百人直冲而至。越冲近他的心中越有底气,尤其是在注意到对方人数并不是很多,只是几百之数,便更相信这样的做法是对的。

    曲长还在暗自欣喜呢,便看到了由对方阵营中冲出的吕布。

    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手持一把方天画戟,威风凛凛的吕布进入到了骑兵曲长的视线之中。

    “这人怎么好像是...”越离的近了,这位曲长也就认出了吕布的身份,只是未等完全的说出口,一道黑影就向他的身上砸了过来。

    要说也是这位曲长跑的太快了一些,竟然直接跑到了头里,与身后的队伍拉开了一定的距离,这就使他成为了吕布要解决的第一个目标。

    黑影落下之时,便也是这名曲长倒地而亡之时。只是一击便解决了骑兵首领之后的吕布,是借着赤兔马的优势,挥着长戟左右摆动。

    一名名西凉骑兵便在吕布的致命长戟之下由马上被击落。

    足足上百名骑兵,竟然因为吕布一人的原因,而被杀了一大半。其它人眼看形势不妙,是纷纷把马回撤,眼看敌将是如此的勇猛,这些人都有被吓破胆之感。

    要么说,兵是将的胆,将是兵的魂。

    主将勇猛,则兵无谓也。

    兵之精锐,则将底气十足,神勇也。

    吕布与张家军轻骑合作,便是达到了这样的境界。反观西凉兵,在曲长被战死之后,便生出了惧怕之意,连连后退。

    后退的骑兵与牛辅汇合到了一处,而此时的牛辅己经来到了徐荣的身边。

    “徐将军,还请出手杀败来敌呀。”牛辅知自己的斤两,论及武力,只是比那个曲长强不了太多而己,怕是打不过敌将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