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九十八章 郭汜末日
    吕布出了面,典韦这才一步退下,不过双目使终还在盯着徐荣看,对于任何不敬于张超之人,他都不会有丝毫的好眼色。

    吕布站在徐荣的正前面,以保证任何人不会对朋友下手之后,这就对着张超抱拳道:“主公容报,徐将军之所以答应投诚,是因为末将先答应了他一件事情,那便是可以保证他在长安城中的亲人性命无忧。徐将军也说了,如果不能保证这一点,我便要放他离去。对于末将未经同意,就私自做主答应了下来,还请主公处罚。”

    说着话,吕布便由站改成了半跪,跪在了张超的面前。

    要说这个时候的吕布己经是很懂规矩了,纵然就算是以前在丁原和董卓面前时,也是显少有这般时的样子。

    这一切,徐荣都看在了眼中,便是有些惊奇,这么一个桀骜不驯之人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改变了呢。这个所谓的主公到底是何许人也,未何他又没有什么印像呢?

    张超座在那里,一直未言。直到听着吕布将所有的事情都讲了一遍之才这才点头而道:“吕将军请起。即是想加入我张超的阵营,那自然就是我的兄弟,他的家人我当保得平安的,就算是你不许诺,吾也会做到。徐将军,可将家中地址说出,吾即刻就安排在长安城中的人进行保护和转移。”

    对于吕布未报先应之事,张超并没有生气之意。在他看来,将在外,君令有所不授是有道理的,毕竟战机千变万化,有时候是稍纵即逝,若是事事禀报,那什么好机会都不会在有了。

    张超并未生气,反而答应了要保护家人。吕布听后不由就是一喜,这便转身对着身后的徐荣道:“还不快点谢主公之恩。”

    “呃,谢过主...主公之恩。”徐荣被吕布这一怂恿,又是马上跪倒在地,抱拳而道。

    “哎,徐将军不必如此,吾知让你现在叫我主公有些困难,这样等什么时候你平安的见到了家人之后,在叫亦不迟也。现在还是叫我张将军好了。”张超呵呵笑了笑,他可不会因为别人的一句称呼就真的满足了。尊重是要发自于心底,而非强迫使然。

    听着张超如此善解人意,徐荣不由就长松了一口气。至少现在看来,吕布并没有骗他,这个主公虽然年轻了一些,但还是非常讲道理的。

    安抚好了徐荣之后,张超便向吕布说道:“一会奉先找一个干净的军帐给徐将军和他的亲兵所用,然后好酒好菜的吃着,先好好休息,待我这边有了新的消息在传你等。”

    “诺。”吕布抱拳应了一声,这便回身带着徐荣两人高兴的离开了。军帐中还留着被缚的牛辅正低头趴在那里。

    “主公,此人如何解决,是不是现在就杀人了呢。”典韦一伸手就将牛辅给提了起来,然后向着张超请示着。

    “先不急,带下去看押起来。”张超摆了摆手,没有说马上杀了牛辅,不过此人的命运似己经是注定了。

    军幅之中重新的安静了下来,似是刚才的事情就没有发生一般。可实际上张超确知道,两位谋士皆是在心中想着主意,这从他们沉思之态上就可以看的出来。

    张超虽有些智谋,但一定要说比这两个人还精明,那是夸大了。他不过就是知道一些历史走向和谁是大才而己。所以,他需要掌握的就是大方向,至于具体的细节和办法还是由这些脑力过人的谋士去想吧。

    眼年着两位军师都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张超倒是翘着二郎腿,悠闲的喝着茶,就好像这些事情与他都无关一般。

    直至时间过去了大约半刻钟之后,张超就注意到贾诩和李儒两人开始嘀咕了起来。他倒也不多问,自知这是两位谋士有主意,而一旦计划成熟了,那是自然要禀报自己知晓的。

    果不其然。又是小半刻钟之后,两位谋士停止了议论,然后将目光放在张超的身上。

    “呵呵,两位?可是有什么好主意了吧,来,说给吾听一听。”张超呵呵笑着,目光在贾诩与李儒身上打着转。他己经从对方那自信的脸上看到了可以进入到长安城的希望。

    ...... ......

    这己经是交战的第三日,孙坚这里打的很苦。

    要说郭汜不失为董卓军的一员虎将,指挥若定而有序,让本来就兵力不占优势的孙坚抵抗的十分辛苦。

    这还多亏了他选择的地形是高山,可以借助高势来抵抗对的弓箭,不然的话,怕是损失只会更加的巨大。

    “将军,这样不行呀。这些西凉兵如此的勇猛,我们带来的江东子弟兵己经死伤近半了。”大将程普在组织人手刚刚杀退了敌军的一波攻击之后,便来到了孙坚的面前诉着苦。

    连续三天了,郭汜带着七千西凉兵,是不断的向着小山上发起了攻击,双方由远战到近战,在至远战,往往一天下来就会有上千的兵力损失。

    现在三天以过,原本就只有五千人马的孙坚所部,战死的便有一千五六百人,受伤的也有上千之数。眼看能战之人连一半都达不到了,程普如何能不急,这可都是家乡人呀,任何一个人回不去了,那都是一个家庭的悲哀。

    局势之惨烈,孙坚如何不知呢?只是事以至此,他要如何?难道要就此退出或者是撤兵。或许换成了曹操和袁绍可以,但他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在挺挺,听闻他们只是带了五天的粮食而己,一旦粮草用尽,便是我们反击之时了。”此时的孙坚也只能如此般的安慰着部下了。当然,他也没有想到,董卓军中竟然还有郭汜这般能战之战。

    事实于历史之中,郭汜也的是一员虎将,曾击败过马腾、韩遂。也把汉献帝折腾的不轻。

    只因有勇无谋,最后被部下伍习所杀。而现在这个伍习也同样是他的步下,并且还是攻击孙坚部的先锋军将军。

    本以为,徐荣能败孙坚,这个人定然没有多么的厉害,所以一出手,郭汜就安排伍习不断的冲击,想要借助着兵力占优的原因一举将孙坚拿下,以证明自己比徐荣要强。

    可不曾想到的,这个孙坚竟然还是一块硬骨头,连啃了三天,竟然还是没有将其拿下,反而是损兵不少。由最初的七千兵,变成了现在的三千多一些。

    死伤过半之下,郭汜也心生了撤退的打算。毕竟如果在打下去,怕是粮食不够吃是其次,多半还会被孙坚给反缠着,那样的话,就是不死不休了。

    从来没有想过,要在这里与孙坚死磕的郭汜,这就对部将伍习吩咐道,在猛攻一天,如果还不行的话,就放缓,待明日看看情况不行就撤退了。

    一天的血腥激战终于结束了。对方各自在对面安排了一些眼线,防止对方偷营之后,这便都安歇了下来。毕竟打了一天的仗,那说不累是假的。

    郭汜也是一样,虽然三天只有第一日他上战场指挥了一会,可做为主将依然是费心费脑,这到了晚上,精神终于松懈了,便决定要好好的休息一番。

    然,郭汜并不知道的是,这将是他人生的最后一晚上了,他没有以后了。

    夜幕下的双方军队看似都是十分的安静,时尔还会有浓重的打憨之声传出,震得很远都可以听得到。而在就憨声陪伴之下,一支数量不清的骑兵正借着月色缓缓的向着扎营于山底部的郭汜军营靠拢着。

    郭汜做为董卓军的大将,并不是不知道安排眼线于外,防止劫营。遗憾的是他的人多数都安排在了孙坚军一方,对方是在山上,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绕过来的。

    一时的大意,让这些骑兵进入到营帐八百米之外,这才被发现。

    “有人...”一位站在大树上负责警戒的西凉哨兵终于发现了那些骑兵,这便欲张嘴大呼,可一支箭羽早就穿透空气而来,正从他的嘴上穿插而过,话也只得说了半句,这便由树上掉落了下来。

    “放箭。”眼看着己被发现,带队的白衣将领一声高呼之后,这便带人直冲而上,一时间万箭齐发,依然是带着火油的弓箭向着军帐处开始射去。

    “有人劫营!”此时,就算是大脑反应在慢之人,也发现了不对劲之处,一群群西凉士兵由营帐之内衣衫不整的慌乱而出,他们多数人还弄不清发生了什么样的状况。

    “怎么回事?郭汜也匆忙的穿了战甲由中军大帐内走出,看到了跑来的部将伍习跑来,便是连忙问着。

    “将军,应该是有人来劫营了,只是他们是从我们后面绕过来的,值守的士兵反应不及时。”伍习会这样说,全是因为那些劫营之人只是远远的放箭,并没有真正的冲过来,使他也不得其详细情况。

    “劫营?还是从后面冲来的?莫非是敌人的援军不成?”听到这里,郭汜己然想到了某种可能,这便对着一旁的伍习说道:“快,传令下去,快撤,不要被包了饺子就完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