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一百零一章 吕布杀李榷
    曹操带着少部精锐骑兵,直追着张超和孙坚的屁股后面而来,看那样子,是一点停歇的意思也没有。

    相反,追击着李榷部的张超和孙坚确有机会座下来吃口中午饭,他们追击的并不是很急,总是给李榷留出一段的安全距离。

    这一追一跑之间,就由早上追到了晚上,直到是掌灯时分,李榷带着数量己以不足八百的骑兵来到了长安城之下。

    这一路跑来,足有两百余人半路被抛弃了,他们大都是因为战马的原因,实在跑不动。这些将士也曾向李榷求助,只是自己命都顾不上的他又怎么会管呢?

    当带着骑兵来到了长安城下时,这才注意到,这里竟然是异常的热闹,竟然有很多人堵在长安东城门下。

    “不想死的都给我让开。”回头望了一眼,看到张超和孙坚部的影子似乎依稀可见了,李榷大急之下,便是出声狂吼。

    这一吼,顿时就将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待看清是他之后,便有一位将军打马而至,“李榷将军,您怎么也回来了?”

    借着火把之光,李榷举目一看,认出了来者正是徐荣,这便一抱拳道:“原来是徐将军,哎。我的情况一言难尽,还是先说说这里吧,这是怎么回事?”

    “哎,还能是怎么回事。打了败仗呗,也不知道哪里突然来了那么多的联盟援军,他们突袭我后部,两面夹击之下,我败给了袁绍,害得牛辅将军也是身受重伤。为了得到最好的医治,我便想带兵回长安城,可这里的守城士兵确是不让我进去,说是天黑要防细作,这都什么时候了,人命关天了,还考虑那么多做甚?”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徐荣是一脸的怒容。

    李榷听了之后,也是十分的生气。他当然也知道为何城防兵不允许徐荣进去,连太师都在防着此人,有此举动是可以理解的。只是现在他也被困在城外,若是不能将城门打开的话,那他的小命岂不是也要丢在这里吗?

    己经跑了一天,跑不动的李榷,这就向着徐荣道:“徐将军莫急,看我来叩开城门。”

    “那就一切依仗着李将军了。”徐荣也是一幅知进退的样子,答应一声便退到了一旁,同时也向着身后那些军士说道:“都让一让,李榷将军来了。”

    徐荣这般一说,很快那些军士就让出了一条道路来,这倒是引得李榷一脸的自豪之态,毕竟这么多,只有他自己可以叫开城门,这便值得骄傲了。

    骑马来到了城下,抬头向上看去,大声而道:“我是李榷,城门上的士兵可认得我吗?现在我命令马上打开城门。吾知你们担心什么,但有本将在,无需考虑那些问题,出了事情也由我来负责,明白吗?”

    李榷可是董卓的心腹大将,同是西凉兵,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现在看着他来到了城门之下,这般说着,那负责守城的曲长听了之后便不敢在怠慢,这就冲下喊道:“李将军莫急,我这就让人打开城门。”

    “哈哈,好。”李榷听到自己的话果然有用,这便哈哈大笑着,然后回身看向着徐荣道:“牛辅将军在哪里,伤得如何,带吾去看看。”

    “这边请。”听到李榷要看牛辅,徐荣的面色就是一惊,好在天黑并没有被人看到。

    徐荣在前,李榷带着一从亲兵在后,直向着队伍的另一角而去。

    在那一角上,牛辅被平躺的放在一个马车之上,远远看去,脸色甚是苍白。

    当然,这是从远处看,如果由近处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这己经是一个死人了。他是咬舌自尽而死,在张超的军营中看到了李儒之后,他就知道自己活不成了。为了图一个痛快,自尽了。

    牛辅的死,打了张超一个措手不及。好在贾诩和李儒都说,如果是天黑进城的话,或许可以掩人耳目,这就有了现在的一幕。

    李榷跟在徐荣身后一步步向着牛辅处靠近。身后的城门也开始被一点点的推开。

    走在前面的徐荣己经是一身的冷汗了,他在想,如果李榷看到牛辅以死时,还是咬舌自尽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会不会怀疑自己?那现在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呢?可是他身边那么多的亲兵,岂是那么好杀的?

    “徐将军,走快一些呀。”跟在后面的李榷明显的感觉到了徐荣的脚步放慢,这便急催着说道。

    他想要来看一眼牛辅,不过也就是出于同僚的关心而己,若不然回头董卓知道了自己女婿受伤了,手下大将路过也不看一眼,是有些说不过去的。只是没有想到徐荣这般的墨迹,走了半天还没有看到人,这岂不是耽误了自己入城的时间吗?若是因此而让追兵追来,岂不是要坏事?

    李傕这一催促,徐荣索性也就下定了决心,便是杀了这个人,也算是给张超这个新主公一个见面礼了。

    而此时,城门己经被打开,被堵在城下的西凉兵也开始陆续的向着城中涌去。李榷就更加的着急了,“我说徐将军,牛辅到底在哪里,他什么情况呀?”

    前面就是停放着牛辅尸体之处,眼看一切就要被揭穿了,徐荣也是坚定的转过了身子,开始显露杀气。

    只是不等徐荣动手,异像确是突变,就见一位身着西凉骑兵的士兵大声的喊道:“徐荣己经降了,牛辅将军自尽了。”

    喊话之人便是牛辅手下的亲兵之一,因对其有恩,一直是忠心耿耿。

    吕布的突然出现,抓了牛辅,这名亲兵碍于形势所迫,假装低头,一直藏在那些投降给张超的西凉军中。到城下的时候他就想喊的,可是看到城防兵不开门,便又隐忍了下来。现在眼看着李榷就在眼前,感觉到了一线生机的他这就开始大喊了起来。

    亲兵的突然喊声,引得李榷神情就是一变,然后在看向徐荣,发现对方止露杀机之后,这便将手中的大刀在身前一举道:“好你个徐荣,难怪太师不相信你,汝果然反了。”

    “废话少说,吃我一刀。”眼着形势危机,徐荣也懒得说什么废话了,这就举起了大砍刀劈落而下。

    大刀举起,硬接了一击之后的李榷,这就向着身后的亲兵说道:“快,给我拦住他。”而他本人,确是打马向着城中而去。

    徐荣反了,身后的张超和孙坚等人又追了过来,只有城中才是最为安全的,他现在就要进入城中,然后下令关上城门,将强将都给阻拦在外。

    李榷的亲兵冲了上来,将徐荣挡在身前,李榷得以有机会返到城门口,眼着着就要入城了,他的嘴角不由就露出了一丝的微笑,终于可以安全了。

    “李榷,可认得我吗?吃我一戟!”

    就在李榷认为马上就安全了,也是他身心最为放松的时候,突然一声断喝之声响起,然后在他的身边左边就冲出来一位骑马的士兵,一声高喝之下,一个大号的方天画戟由半空之中砸了下来。

    “我的妈呀。”一看到那大戟,李榷就知来者是谁了。

    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当知道来者可能是谁之后,他本能下就产生了害怕的情绪。身子竟然一骨碌就由马上滑落了下来。

    也亏得李榷由马上坠地,因为就在他刚刚离马之即,那匹马被吕布的方天画戟拦腰给砍成了两断,一声哀嚎之后扑倒在了地上。

    马匹被斩成两半,李榷更是被吓得魂飞魄散,由地上爬起之后,便想以步行方式入城。只是吕布早就在盯着他了,一戟没有杀了此人,他便有些不甘,现在机会重现,是毫不犹豫的又刺出了一戟。

    亲兵在阻挡着徐荣,马匹又被杀了,此时的李榷真是孤家寡人,这一戟击来,没有任何阻拦的就刺进了他的身后,随后一口鲜血由嘴中喷涌而出,李榷即是头一歪,死得不能在死了。

    “李榷己被杀,谁还抵抗,这便是下场。”吕布击杀了李榷之后,将他的尸体高举于半空之中,大吼了这么一句。

    这一吼,使那些原本还想向他围来,为主将报仇的西凉骑兵都慌了神。尤其是待他们看清,那人正是第一勇将吕布之后,心中唯一一点的战意也是消失不见了。

    城门大开,城防兵也发现了不对,只是正有不断的士兵向城内涌来,门是想关也不行了。干脆的,这些防城兵也是弃城而逃,他们己经远远看到张超和孙坚的军队正快速赶来着。

    吕布也看到了张家大旗正迎风飞舞,这便是脸上一笑然后对着那边还在与李榷亲兵战斗的徐荣喊道:“我先去马场,你将这些人了结之后就去接你的家人,我们城门口见。”

    “好,吕将军放心便是。”徐荣答应了一声,手中的大砍刀一挥,又一名李榷亲兵被杀于马下。“尔等的主子都不在了,还真的要拼命吗?”

    徐荣这般一喊,那仅剩的六名亲兵互相看了一眼之后,便是四散而逃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