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一百零五章 狼狈的刘备
    此时的李儒己经是泪流满面,只是在抬头时便用衣袖擦拭而去。只是这个动作依然被细心的贾诩观察到了。

    很快,赵云选出了两千勇士,其中有陈留城防兵,也有俘虏来的西凉勇士。

    吕布重新的整理了一下军队之后,天色己然大亮,他便带着随军军师李儒,副将徐荣带兵向着并州方向而去。

    看着吕布大军出发之后,贾诩于一旁终于有些忍不住的说道:“主公一举,算是彻底让文优臣服了。”

    “哈哈,文和在夸赞吾吗?”听着贾诩的话,张超不由大笑而道。

    “非也,实是主公非常人,尤其之宽仁大度、明月入怀、虚怀若谷的胸襟便是无人可及矣。这都是成大事者必须具备的呀。”贾诩虽然是在行夸赞之事,但同时也是在言实情。

    李儒和吕布都是被俘之将,只是说认了主公而己,便得此信任,可单独带兵出征,仅仅是这份信任,全天下便无几人可以做到,至少董卓不行,疑心重的曹操也未可。

    张超确是做到了,这似己经证明了很多的问题。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况且文优是聪明人,他更应该知道怎么去做了。”张超似笑非笑的说着。贾诩能看到自己的胸怀宽广,李儒就看不到了吗?他应该更会感同深受,更会为自己这样的主公而尽上全力的吧。

    继先锋军骑兵离开不久之后,张超带着赵云及五百张家军轻骑,两千龙虎军骑兵跟在曹操身后追了过来。

    不是张超愿意跟着曹操,实在这也是前往陈留最近最好走之路。

    走至上午时分,因为急于赶路,张超便寻一树林之旁令所有军士停下来休息,他自也找了一个树荫之处座下,拿出了身上的干粮——馒头和鱼肉干以及最普通,度数较低的英雄醉。

    说起馒头,原本是诸葛亮发明的。

    馒头原来做了是顶替用来祭祀的俘虏蛮夷的头,所以是称为蛮头,后改用曼头用以避讳,再后加了食旁成为现在的馒头。

    即然张超出现在这里,这个发明当然是由他主创,初在陈留出的第一锅还让白彤等人惊讶了好一阵子。

    其次带的是鱼肉干而非是牛肉干,是因当时有不准杀耕牛的传统,那可是庄稼人的生活必须品。为此,张超就改用鱼干来代替了,本就自带着一点咸味,在配上馒头和酒,在行军打仗之中就算是不错的伙食了。

    至于比锅盔来的方便和实惠(最早起缘于秦军,为了便于打仗,将小麦磨成粉,然后捏成团压扁贴锅上烤熟,这就是锅盔的由来。)

    正吃着东西,喝着美酒,不远之处的哨兵竟然传出了危险的信号,当即两千五名骑兵是纷纷上马,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龙虎军的将军赵云更是持枪而立,就似是一头猛虎,做好了随时出击的准备。

    张超倒并不慌张,他虽然不知来者何人,可若是敌人,他倒也不怕,这里有的全都是勇士,打不过便逃可不是那么容易追上的。

    远远的,在众人视线之中,一个大大的,同时也有些破败不堪的“刘”字大旗缓缓出现。

    “是刘备。”赵云目力极好,很快就看清了来者何人,这就回头大声的向张超说着。

    “收起警戒之心吧。”听到是刘备,张超便让警戒的骑兵撤下,尔后他在典韦和许褚以及众铁卫的陪伴之下迎着刘备而去。

    此时的刘备,可谓是十分的狼狈。原本带着三千人队伍的他,现在看去,数量己不足五百,且人人都是精神萎靡,连身上的军服保持完整的都没有几人。

    为首者刘备、关羽,张飞更是没有了往日的风彩,一个个衣衫褴褛,像是从死人堆中爬出来一样。

    “是刘将军吗?”张超距离他们还有百米远时,这便开口喊着。

    “是呀,张将军,可看到你们了。”在看到张超时,刘备竟然有一种要哭的冲动。

    这一次他以三千兵力仅借一河来抵抗着董卓军李济带领的七千人马。

    本以为,靠着河中的冰水,可以用弓箭来阻敌,应该还有几分的胜算。事实上,第一天战斗也正是如此进行的,大家打了一个不分伯仲。可是在当天夜里,李济竟然借一千骑兵,由河道旁绕远而来,来了一个偷营,刘备猝不及防之下,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倘若不是二弟关羽和三弟张飞英雄无敌的话,怕是就真的要死在那里了。

    被偷营之后的刘备实力大损,便开始逃亡撤离,以至于连日来是吃不好睡不好,这才造成了现在的这幅狼狈之态。

    张超听着刘备说起几天的遭遇之后,也不由感叹着。历史中的刘玄德便是先期创业多磨难,现在看来依然如此,命运的轨道还真是一个神奇之物。

    对于刘备,张超并不想收留,可即然碰到了,若是这便不管,传出去也于名声不好,这便想想道:“好吧,吾现在就要去与曹操和孙坚汇合,若是刘将军愿意,便一同前往吧。”

    听到张超愿意带着自己,刘备自是一幅感激流涕之态,在看到张超又命士兵让出了三匹马后,更是感激不己。

    跟在了张超的队伍之中,刘备知道了他们己经去了长安接出了献帝,同时张超还被拜为大将军,册封并州牧,自是一脸羡慕的表情。

    可是接下来张超说到,如果刘备无处可去,他做为大将军,本职便是节制天下军队,可收留时,他确又犹豫了。

    要说现在投在张超手下并非不好,至少有了一个安全的去处。吃、穿、用、行皆可以受到保障。可刘备本人是一个心有大志之人,他是不愿意甘伏于别人脚下的。除非这个主人软弱无能,他可能会替主,就像历史中的徐州牧陶谦,荆州牧刘表一般。

    明显的,张超并非弱主,相反很有主意,他出征时带的不过就是三千五百的士兵,可现在,变成了两千五的骑兵,虽然人数少了,可战斗力确似又强大了,同时他身边还有堪比自己二弟三弟之人,这样的主能弱得了吗?

    跟着这样的人,不知何时才会出人头地,弄一个不好,二弟三弟还会成为他人的嫁衣,想着这些,刘备就摇了摇头,但也给出了一个充足的理由道:“吾还是面见了皇帝之后,在听其安排吧。”

    张超也不过就是心中一动,起了招揽之心,现想着刘备本就不是一个甘于寂寞之人,怕就算现在跟了自己,不知何时也会反了出去,即是如此,还是不收留的好,这便也就答道:“也好。”

    有了这段不太愉快的对话,两人间沟通便是少了很多。一路无语之下,时至下午,张超便追上了曹操大军。

    此时的曹操因为要伴皇驾,实在是走不快,偏又得知袁本初在路的前方摆出了军阵,一幅随时可开打的样子,兵力有所不如的他,正一愁莫展之际,这便看到了身后的张超带着两千五百名骑兵赶来,顿是喜出望外。

    远远的曹操竟然单骑而来,张超便因此停下了,他不知道对面是何意思,按说现在曹阿瞒目的以到,便不应该见自己这般的客气才是。若是说他真将自己当成了大将军,那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

    张超不过刚刚停下,曹操己经骑马而至,“哎呀,致远老弟,可是等到你了。”

    “哦?难道是孟德兄遇到了什么敌人不成?”张超一幅吃惊的表情,下马迎了上去,但心中确早就万分的警惕了起来。

    “致远老弟真是料事如神呀。实不相瞒,袁绍不知道哪里知道了我们进入长安城中将献帝救出的消息,前方斥候来报,他正摆着军阵在前面等候着我们呢?”说起这件事情,曹操就是一脸的苦像道“你也知道,如果真发生了什么争执,怕是会惊到皇驾呀。”

    “狗屁的惊到皇驾,你是怕献帝被人给抢了去吧。”张超的心中暗暗想着。可嘴上确说,“不会吧,袁绍也是臣子,怎么敢在皇帝面前舞刀弄枪呢?”

    “哎呀呀,致远有所不知,袁本初有何不敢的,当初献帝派使臣向他求救,一样都被杀了,他压根就不承认这个皇帝呀。”曹操说到这里是真的急了起来,好不容易将献帝都从长安接了出来,可不能在出现什么意外呀。

    张超恍然大悟,“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那倒是要小心了。”

    “是呀,所以我才在这里等着致远老弟的。”曹操一幅你现在懂了吧的样子。

    张超本以为皇帝的车马太慢,原来确是曹操害怕袁绍。

    “那不知道孟德兄何意?”张超问着,心中确在快速的思考着,倘若是想让自己现在就与袁绍火拼的话,这活他是绝对不会干的。反正应该得到的都得到了,他现在满可以马上离开了。

    看着张超问出,曹操一幅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试探着说,“致远呀,你现在己经是皇帝亲拜的大将军,是可以节制全国的兵马,像是这样可能会发生打打杀杀的事情是不是要由你前去解决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