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一百零七章 会袁绍
    “报,阵前汉献帝刚拜的大将军、并州牧张超;扬州牧孙坚;献帝之皇叔,平原相刘备请见。”帐外,大将颜良的声音传了进来。

    “什么?他们还敢来见自己,带了多少兵马?”听到这三个盟友竟然还敢求见自己,袁绍怒极而问。

    “回主公,共只有十四骑而己。”依然是颜良的声音。但是传进了袁绍的耳中,确是让他感觉到莫明其妙。只是来了十四个人,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来谈和的吗?

    想想定是如此,因为比兵力纵然就算是这三方的军队加在一起也不是自己的对手。那即然想和,他倒也听一听,要说一些什么好了。“嗯,传让张超与孙坚进来。”

    在袁绍来看,什么狗屁的皇叔,那东西本就是不靠谱之事,一个小小的刘备还不放入他的眼中。

    “诺。”颜良答应一声就要退下。可袁绍的声音又继续响起道:“尔带上精锐刀斧手埋伏于帐外两侧,听我号令行事。”

    袁绍这是存了杀心了,颜良听到又答了一声诺后这便去准备了。

    大军阵前,旌旗飘飘,数万人摆出的方阵使之远远看去,异常的宏大与壮观。只是来者十四人确都是仿若未见一般,内心中是不是害怕并不知道,可面子上一个个都绝对是装B的人物。

    “这是怎么回事,通报那么长时间了也没有个信,是见还是不见给个痛快话呀。”人群之中的张飞有些沉不住气了,他本就是急性子,眼见许久没有消息,便有些等不及。

    实际上典韦也是急性子,只是张超调教的好,他虽然心中也急,但确不敢乱说话罢了。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张超与刘备两人用将的不同,当然,这与张飞是结义兄弟有一定的关系。

    “来了。”军营大帐前一马纵飞而至,看到这一幕的刘备道了一声,同时也自然而然的整了整衣襟。

    来者正是大将颜良,他骑马纵至十四人前,先是用目光扫视了一下各位,仿佛是要将这些人都记在脑中一般,然后才道:“主公有请张超将军、孙坚将军入帐议事。”

    “等等。”颜良的话刚说完,就引来了张飞的极度不满,“为何没有我家哥哥,他可是皇帝都认得的叔叔。”

    “哼!皇帝?哪个皇帝,现在天下还有皇帝吗?”颜良本也是十分孤傲的性格,那一次与张飞斗武便是没有结果,现在在自家军帐之前更不会有丝毫的惧怕之意。

    颜良这无视于皇权之态,立马就激怒了张飞,他大叫道:“颜良小儿,你口出狂言,你...”

    还想在说什么的张飞,被一旁的刘备和关羽给拦了下来,嘴巴也被捂住了。他们不会不知道,这里可是袁绍的军营,前后有近三万军士,倘若真是惹急了,动起手来,那吃亏的一定是他们。

    颜良本也想怒骂几声,可是看到张飞被人给堵了嘴巴,便自感无趣,这就向着张超和孙坚说道:“两位将军,请!”

    “颜将军请。”张超很是客气的说着,然后便与孙坚一起纵马前行。在他身后,赵云三人也亦准备跟上来,可是被他的一个手势就给定在了原地。“本初兄这是请我去做客,尔等无需紧张。”

    张超一脸的坦然之态,实则心中也是放心的紧。最要面子的袁绍是不会随便就杀了自己和孙坚的,这就等于绝了与他人联盟之路。而且现在的袁本初也应该非常的为难吧,摆下这个军阵,但确什么也不做,便是最能说明问题了。

    赵云三人用着焦急的目光看着张超离去,三人同时握紧了手中的武器,他们己经想过,一旦袁绍对张超做出不利的事情,便是拼死他们也要冲上前去,斩杀了袁绍,替主公报仇。

    跟在颜良身后,张超与孙坚步入到了中军大帐。足有上百平方大小的帐内,除了袁绍竟然空无一人,看着此情此景,张超的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这其实己证明了袁绍要与他们私谈之决心,若不然就不会只是一人在帐,而是文武都有,是对峙之势了。

    心中己然有数的张超进入帐中之后,这便向着袁绍躬身一礼道:“致远见过本初兄。”

    “哎,哪敢,你现在可是献帝亲拜的大将军,可以节制全国的兵马,怎么可以拜吾呢?”袁绍一幅受之不起的样子。

    孙坚本也想行礼的,可是一看这情况,便干脆站在那里不动了。

    “哎!本初兄这般说法可是折煞我了,我这个大将军不过就是一个封号而己。当不得真的,更不可能节制谁的兵马。”张超笑着,这就走步向前。

    “站住。”眼看着张超要向前去,一旁跟着的颜良这就喝了一声。随着这一声喝,军帐之外可以听到明显军士的走步之声。透着军帐向外看去,这就可以看到不少的人影正在奔走。

    “慢!”袁绍一声喝叫,打住了颜良的话,也让外面那些正在运动的军士停下了脚步。

    袁绍喝慢,只是在阻止门外准备好的刀斧手行动而己。说完之后,目光看向张超道:“尔欲为何?”

    “自然是给本初兄报喜来的。”张超笑着脚步继续前进。

    “呵呵,何喜之有?”袁绍感觉的出来,张超并没有要威胁自己的意思,况且论身材两人差不了多少,谁想在短时间内奈何对方都是不可能的,即是如此,他有何可惧?

    “可否借一步说话。”张超没有说有何喜事,而是微笑的问着。此时他距离袁绍不过也就两丈之地而己。说完这句话,他甚至还有意的撩了撩自己的衣襟道:“我可是什么武器都没有带。”

    “呵呵,过来说话。”看着张超身上果然没有武器,袁绍便即笑了笑,道了一句。

    不得不说袁绍还是有一定的武勇之气,至少有大丈夫不惧生死的气节。这也就是他,换之是曹操的话,张超绝对不会如此莽撞的。

    得到了许可,张超又向前了两步,距离袁绍仅有一步之差时他主动的停了下来,这个距离己然可以说一些悄悄话了。

    “本初兄,恕我直言,你现在内心中一定是纠结的是吗?在为是不是迎献帝而烦恼?”这个时候,说什么废话都无用了,漂亮话更不起作用,倒不如实话实说,讲到实质才好。

    张超的这句话算是说到了袁绍的心坎里,让他表情为之一凝道:“你如何可知?”

    “呵呵,我想本初兄手下的谋士一定有建议你迎回献帝的对吗?你不用否认,我猜的出来,可是在我看来,本初兄怕并不想这样做吧。先不说你与他本就有过不快,单就说如果真接了回去,那时谁说了算,又要听谁的呢?”

    张超盯着袁绍的眼睛说着,他清楚,一旦迎来了汉献帝,有一个问题是绕不开的,那就是听谁的。如果听汉献帝的,那袁绍何必找这个麻烦呢?可是如果不听皇帝的,怕就会被视为乱臣贼子,搞不好会遭到各方的夹击。

    更何况,历史上的权臣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这一直是袁绍担心的。

    即然如此,袁绍便根本不会去迎汉献帝,他之所以会陈兵如此,摆下阵仗,不过就是想要一个说法而己。他不想这一次出兵就这样无疾而终,说来太是憋屈。

    张超所言,算是说到了袁绍的心中。“致远老弟,依你看该如何?”

    从称呼上,袁绍己经发生了变化,这证明他己被张超所说动。这就引得张致远一喜道:“本初兄,即然接回去会是一个麻烦,不如就不接好了,趁着这个机会要一点甜头岂不是最好。”

    “何为甜头?”袁绍也来了兴趣出声问着。

    “甜头便是实权实位,比如说冀州牧如何?”这时的张超己经伸手搭在了袁绍的背上,远远看去,两人有如至交好友一般。

    “冀州牧?难道吾现在不是吗?”袁绍听了之后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兴奋的神情。

    “是归是,可毕竟名不正言不顺不是,况且我就知道一个小小的冀州牧是打动不了本初兄的,所以我就替你做主多要了一个,连同幽牧也一并给你如何,这总算是甜头了吧。”张超知道不拿出诚意,袁绍怕是可能会随时的翻脸,这就笑着将底牌尽出。

    ...... ......

    军帐之外,眼看着张超和孙坚己经进入大帐有近半个时辰了,可确一点动静都没有传来。赵云、典韦、许褚都人都是翘首以盼,希望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来。

    程普等孙权四家将也是目光焦急,从来回踱步,不断走动就可以看的出来。

    倒是刘备三兄弟这一会安静了许多。

    尤其是做为兄长的刘备,远不如刚开始被人叫做刘皇叔的那股兴奋劲了。刚才颜良一句话浇醒了他,现在的天下有几个人又会真的认汉献帝为尊呢?历史永远都是强者为尊的,没有足够的实力,光有其名又能奈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