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一百一十章 迁军并州
    鲁肃带着一丝不确定的心情,提笔重新的写了一份布告,安排人重新的张贴于陈留城的大街小巷。一时间有关自给自足的话题就成为了最热议之事。

    对于自给自足的说法,大多数人都是不理解的。在他们看来,跟着张超去并州,便己经是离开故土,这可是下了很大的勇气才做出来的决定。可官府竟然还要他们自己管自己吃的,喝的。若是这样一来,走上几个月的时间,需要多少吃的东西呢?那家里的钱岂不是要花上大半,若是如此的话,到了并州还要靠什么立足呢?

    有了这样想法的人便不想离开陈留了,在他们看来,其实在哪里都是一样的。之所以跟着张超,不过就是他能保境安民而己,可谁又能说下一个朝廷任何的官员没有这样的能力呢?

    当然,也有人并不是这样的想法。他们看中的是张超的人格魅力和做事的方式。尤其又听到此人现在被皇帝拜为大将军之后,便是更加的信服,他们认为,跟着这样的人,无论去了哪里,生存都不会有问题的。况且告示上不也说了吗?一旦到达了目的地后,官府会有适当的补偿的,即然有补偿,那还犹豫什么呢?

    两种思想下,也形成了两种人,那便是跟与不跟。

    张超是知道这些人,但确并未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而是有条不紊的处理着各项急务,比如说他这一走,陈留府库之中的东西也要带走一些的,至少哪些带不走,在留下来的,都要他一一过目确定才可以。

    三天的时间是忙碌的三天,在第四日一早,张超吃过了早饭之后,一辆辆马车就由二公子府中走了出去,与太府府中出来的马车开始汇合。

    张邈、白彤、貂婵以及鲁肃的祖母、徐庶的母亲等人包括华佗自然是要座在马车中的,而每一个马车旁,都安排了一些勇士和侍女相伴,以备不时之需、值钱的瓶瓶罐罐和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又足足装了几大车。外加张家酒坊的一些必须品,武器铺的一些必须品等等加在一起足有近百马车了。

    这么多的东西进行搬家,远远看去,其规模无疑是非常巨大的,也是很引人眼馋的。

    张超自然知道这样做是有风险存在的,只是现在他也别无选择。况且他也不是一丁点的准备都没有,比如说随军的一千五张家军轻骑、两千的西凉骑兵改成的龙虎军、一千五百名负责日常维持秩序的愿意跟随的陈留城防兵,共计五千人。

    自然,五千军士来保护这些人和东西还是有些少了,好在白彤早就发了消息给郭嘉,相信他们会来接应的。只要到达了壶关,那便等于是并州的地盘,便算是安全了。

    路线问题,张超和鲁肃也就有过商议,由陈留过朝歌县到达壶关,为最近之路。只是这其中也有风险的存在,那便是朝歌那里时常会有黄巾军出没,最着名的就是张燕的黑山军。

    一早出发,待大队来到了城门口时,门外己经有很多的百姓在等候着了,这些都是做了决定要跟随着张超前往并州百姓。

    粗略看了一下,人数大体在三万人左右,相比于之前调查所得的八万人,足足少了一半还要多。

    “主公,就这三万人了。”鲁肃轻叹一口气说着。

    “子敬,不必忧伤。这三万人方才是吾要的。”张超确是满不在乎的样子。人多力量大不假,但如果人多而不出力,那便失去了他原本的价值。

    “走,出发!”张超再一次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陈留城,然后一声大吼而出。

    陈留城,是张超发迹之处,但为了以后的大局确也是不得不弃。可是他坚信,总有一天会杀回来的,那个时候,陈留就将永远是他的陈留了。

    城中七万百姓,还有一些不愿意离开的城防兵,就这样站在城头上,城门口,看着张超他们离去,一股复杂而无言的心情萦绕在他们的心上...

    ...... ......

    192年五月,天朝历记载。太祖张超开始了由陈留迁往并州的举措,此举历时两月。

    三万多人的队伍由陈留城开始向西北方向的朝歌进发,一路之上,声势浩大,影响广泛,消息便有如劲风一般的传了出去。引来的第一个让人措手不及的事情便是有着更多的流民加入到了队伍之中。

    这些流民不同于陈留居民,他们并没有稳定的住处,多是因为战乱而背井离乡。对于他们来说,己经不敢在奢望什么了,如何找到一个新家,一个安定之所才是王道。

    这样的人,多半也是没有财力之人,往往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不知何时就会饿死在道边之人,这样的条件更没有哪一个城池愿意收留他们。

    这样的人,突然遇到了张超大军,会发生什么事情便是可想而知了。

    仅仅是从陈留走出来的第一天,便遇到这样的流民近千人,他们加入到了队伍之中;到了第二日,人数猛增到了一万余;在到距离朝歌仅有七十里里,整个流民人数达到了七万,加上原本的三万陈留居民,总人数达到了十万以上。

    这个数字每天都会发生变化,有跟不上队伍,没有粮食而饿死的、也有重新加入的。

    “主公,十万人了,这么多百姓跟着,我们的行动速度根本就快不了呀。”随军军师鲁肃拿着刚刚得到的调查报告,骑马来到了张超的阵前。

    “我知道了,愿意跟着就跟着好了,如果他们可以坚持下来,到了并州我不介意给他们一个公平的机会。”张超一脸的淡然。

    如果说是刚刚来到这里,眼看着每天要饿死数百上千人,他不可能无动于衷。可当看惯了这样的事情之后,那一份怜悯之心也只能放于心底了。

    一个人如果手中有十个馒头,除了满足自己之外,至少可以帮助两个人以上。可当你身边还有亲人朋友需要馒头,你的仅够糊口之用,此时又出现了十几个素不相识之人,你的选择就会变得很肯定了。

    鲁肃虽然同样心怀仁慈,可是此时也知道不能义气用事。流民这么多,如果一旦开启了这个口子,那便是有多少的随军粮食都不会够的,真在影响了军士的伙食,那安全谁来保障呢?

    张超注意到了鲁肃那带着一丝忧伤的表情道:“好了,子敬无需太过难过。这并不是我们的错,而是乱世之罪。如果想改变这一切,就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重新制定秩序,建立一个让人人能吃饱饭,人人都有事做的社会,而这个重任现在就落在我们的肩膀上了,吾等要为之去努力,知道吗?”

    “是,主公之言,子敬记住了。”鲁肃连忙点着头,又道:“照这样的速度,明天或许就可以到达朝歌县了,到了那里,或许能多弄一些吃的,可以保住更多人的性命。”

    “也许吧。通知这些百姓,加快一点速度。”张超点了点头,他可不对朝歌抱有什么希望,一个小小的县城,在乱世之中又能有什么存粮呢?

    朝歌。

    属河西郡管辖,郡守张任以武勇见称。

    朝歌为商朝末代行都和春秋时期卫国国都、楚汉战争时项羽所封十八诸侯中殷王首都,三朝古都。以前是辉煌至极,可是如今确连是一个连万户标准都达不到的一个小县,县长名为孙文,是曾经张任的一个属官。

    县长府衙中,孙文正座在后院太师椅中晒着太阳,手中什长李三就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

    “李三,大中午的不在家里睡觉,做甚?”看到心腹走了过来,孙文只是眯眼一瞧之后,便又重新的闭上了双眼。

    “大人,您可听说,大将军张超就要路过我们这里去往并州了?”李三仗着是心腹,没有理会县长的问责,而是小心的靠了过来。

    “嗯,听说了,郡守张大人己经打过了招呼,让他们借路从这里路过。”孙文是眼也没有睁,继续的说着。

    “哦,那大人可听说了,黑山军的斥候己经来过我们县里两趟了?”李三继续小心的问着。

    这一回,孙文终于不淡定了,呼一下子就由太师椅了座了起来道:“你说什么?黑山军盯上了我们,可我们府库早就没粮没钱了,他们不可能不知道的,还盯着我们...莫非目标并不是我们?”

    这一会,孙文也算是想明白怎么回事了。

    “大人高见。我可是听说了,那大将军张超这一次仅是随行的财物就有近百车,真是弄不明白,这么多的东西如此招摇过市,还不能被人窥伺吗?难道就仅借着他那随身的五千军士就以为能够震慑到别人?”李三说起这些话来,是一脸的不屑,显然他们的心中是不看好张超的。

    “哎呀呀,那我们要怎么办?他们不会是在朝歌中动手吧,若是这样,我岂能托得了关系呢?”孙文倒没有去想那些,他只是想着,如果张超真的在自己这里出了什么事情,做为一县的父母官,罪责是难逃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