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张辽与高顺
    “第二件事情便是刚才在府门口看到的那些少女了。她们都是各郡县有名望之家送来的。表示着善意的同时也想从主公这里得到同样的反馈,您看是不是从中选上十几个可以入眼之人收在府中呢?”问着这一句话时,郭嘉的目光更是不离张超的脸庞左右,显然对待这个问题,他更无法猜透主公的真实想法。

    “哦,这倒是个问题。”张超的脸色变得深沉了起来。但只是考虑了片刻之后便道:“哈哈,其实这个问题倒也是好解决的。”

    “主公打算收多少人?”听到好解决,郭嘉不由松了一口气,只要主公愿意收妾,那事情便好办了许多。虽然说不能全部的拉拢过来,但只要能拉拢到一大部分人便也是足够了。

    “当然是全收了。”张超很是痛快的回答着,这倒是惊了郭嘉一跳,他心中腹议的想着,主公虽然还年轻,但全收了,怕身体上也吃不消吧。

    在郭嘉还在惊讶的同时,张超又道:“奉孝不是说了,这些个少女都有来头吗?那为了稳定整个并州的局势,自然是全收了最好,你说对不对?”

    “是,是这样的,只是这里一共有三十多个女子,这...”郭嘉的意思己经非常的明显,这么多的女人主公一人全收了,怕是这牧主府就真的太热闹了吧。

    “这什么这?我是说了全收,但未说是我收呀。”看出了郭嘉的想法之后,张超就此仰天大笑道:“哈哈哈,我说奉孝,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以为我真的有这样的精力和时间吗?好了,我还是直说吧,奉孝应该还没有娶妻吧,还有便是像是贾诩、鲁肃、徐庶、李儒、太史慈、徐晃、典韦、许褚包括黄忠将军也是丧妻以久,你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挑上两三个,这样一来的话,在加上军中的其它将领,我看这三十多个数字一点也不多,怕还不会够分的对吗?”

    “啊!主公,此事万万不可呀。”郭嘉怎么样也有想到,张超打的竟然是这般的主意,给自己等人都算计上了。

    “有何不可?”张超确是一幅不解的样子道:“奉孝刚才也说了,这三十多个女人我一个是吃不下的,即是如此,收谁不收谁都会给人一种厚此薄彼之感。那谁都不收方才是公平,别人才不会有怨言。为了表示诚意,你们将其通通收下,便也等于是我收下了,如此一来,问题即是解决了,你们的私人感情问题同样解决了。跟着我张超,在这方面是不会受到亏待的。”

    张超摆事实讲道理,一时间倒是让郭嘉有些哑口无言,不知道在说一些什么好了。

    看着郭嘉不说话了,张超便道:“好了,事情就这样定了,等到中午之前这件事情就要办妥,徐庶、徐晃、李儒三人不在,他们的妻子就由你来帮着定了。”

    张超以着命令式的口气说着,这使得郭嘉只得脸露一丝苦笑的道:“如此,嘉代表大家谢过主公。”

    “哈哈,不必如此客气,我们都是兄弟嘛。”张超知道,郭嘉如此回答,便是接受了这个解决事情的方法。如此这件事情可以就此揭过了,然后他又问着,“奉孝,还有何必须解决之事吗?”

    “啊!这个暂时的没有想起来,回头有重要事情我在向主公禀报。”郭嘉这一会己经被张超的方法给搅乱了脑子,有些魂不首舍之意。

    “好,即是如此,你一会安排一下,我们把第一件事情给做好了。”张超的头脑还是非常清楚的。即然必办的只有两件事情,第二件事情己经解决,那便先解决第一件事情就是。

    所谓并州的旧主,便是丁原之弟丁齐。

    自丁原死之后,国家便是大乱,并州就在也没有安排过新的州牧,做为兄弟的丁齐就暂时的接替了兄长之职。尽管三年来也没有真正统领过并州一天,但丁家依然是在这里最大的名门望族,各大世家也都在对其进行观望,很是期待新牧主来了会如何对侍丁齐。

    早在张超将消息传给郭嘉之后,一军团便正式进驻到了晋阳城,开始为大军的到来打前阵,也就是那一会,丁齐便被彻底的软禁了起来。他呆在原州主府中整整两个多月了。

    这两个多月的时间,丁齐内心中是非常忐忑的。他没有见过张超,甚至以前都没有听说过,实在猜不透此人会如何的对待自己。

    在老州主府的院内,丁齐座在一凉亭之中,板着一张脸,烦恼与忧愁都表现了出来。

    在丁齐的身边,左侧站有一虬髯大汉,身高八尺余,身材魁梧,往那里一站便给人一种威风凛凛,傲世群雄之公。此人正是并州名将张辽张文远。

    张辽,字文远,雁门马邑人,本聂壹之后,为避灾祸改姓张。

    汉季之期,原并州刺史丁原以张辽武力过人,召其为从事。因为张超的意外出现,历史改动,他便没有进入京师洛阳,也就没有成为董卓和吕布的手下,反而是一直替丁原守着晋阳城,成为了其弟丁齐最为信任的人之一。

    丁齐的右侧,站的是一位身足七尺余的青年男子。他穿着一身侍卫的服装,表情木讷,给人一种不苟言笑之感,他便是原晋城的城防军副将高顺,因其军法严明,做事公正,为人清白有威严而受到了丁齐的看中,与张辽同成为了最信任的人之一。

    现在这两人就一左一右的站在丁齐的身边,即是保护也是行言语安慰之事。

    张超今天进城,这件事情己经传遍了大街小巷,自然丁齐也是知道的。怕自己的命运就会在这两天内有一个结果了,怎不让人心烦呢?

    丁齐不了解张超,便也不知他会如何的对待自己。有可能会为了拉拢人心而厚待,也有可能会为了震慑他人而斩杀。总之什么样的可能性都存在,但又似是都不确定,这才是真正让人心烦之事。

    “丁将军莫慌,如果这个张致远真要为难于你,大不了我们就与他拼了便是。”张辽看出丁齐的担忧,但实在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便用着最为简单易懂的话来表明自己的心志。

    “张将军所言极是。若是张致远厚待将军,还则罢了,若非如此,吾便带着亲训的五十名士卒与他拼了。纵算杀不了他,也要重创于他,让他知道知道我们并州军的厉害。”高顺非旦出言赞同张辽的观点,看其话语中的意思,似乎己经做好了准备。

    要说一军团的土兵的确实力不俗。可是在高顺看来,比之他亲训的五十名士卒还是有所不如的,他这便有信心在张超出现之后,与其一战。

    听着两位将军的宽慰,丁齐确是犹豫的摇了摇头道:“事情不到万不得以,不可如此而做,毕竟张致远是皇帝亲拜的大将军,又是新任的并州牧呀。”

    丁齐性格有些懦弱,远没有其兄丁原般能征善战,这些年虽然天下大乱,可在晋阳城,他确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对于打打杀杀之事甚为厌烦,是以有此言。

    虽然丁齐并不赞同如此,可是张辽与高顺确都做好了事情最糟时一拼的准备。两人都曾受到丁齐的优待,皆是认为现在便是报恩之时了。

    还在三人于小亭之中商议之时,在府外大门外,确是响起了一名一军才士兵高亢之声:“大将军到!”

    “来的这么快?”一听到张超竟然来到了府中,丁齐就感觉到双腿一哆嗦,这差一点就没有座在地上。好在张辽与高顺一左一右将其扶住,然后两将同时对其耳语道:“将军莫怕,我等在此。”

    “嗯,我不怕,不怕。走,两位随我一起去见见大将军。”丁齐言说不惧,但说话时确有结巴之意,怕与不怕亦是十分的明显。

    在张超与高顺的保护之下,丁齐勉强起身而走。刚刚出了方亭,便看到远处走来了一群人。

    为首的便是一身醒目白色披风的张超,远远看去,相貌堂堂,双眼泛着精光,给人一种精力无穷之感。

    张超左边便是现任的晋城父母官郭嘉。在其右边是典韦、许褚两员大汉,他们的身后跟着的是八名威风凛凛,身着黑色甲胄,头盔上插着雄鹰羽毛的铁卫。

    张超等人一出现,张辽和高顺就感觉到一阵极大压力的存在,尤其是典韦和许褚及八名铁卫的一出现,竟然让高顺生出了一种极度危险之感。虽然还未交手,可他己经在开始估算自己训练的士卒一旦与这些人交手,还会有几分胜算的事情了。

    丁齐并不擅长打仗,也没有学过什么刀枪的工夫,对于那些铁卫带来的压力自然就轻视了几分。他更看重的是走上前来的张超,就在对方距自己尚还有三丈之距,他这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然后一幅很是臣服的样子说道:“丁齐拜见大将军。”

    大将军虽然非朝廷常设之职务,但其权势确可位比三公,做为汉朝的臣子,见到大将军参拜,也并不为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