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攻占马邑
    张家重骑是乱套了吗?

    非也。做为张超手中最为精锐的力量怎么可能不打自乱呢?一切不过都是因为身后吕布带着先锋军赶来了,而在这个狭小的街道上需要给他们一条路而己。

    但就算是让路,张家重骑兵也是极有规律的,这就使得他们的队伍有了骚乱的现像发生。只是距离相隔太远,又是黑夜,阿提拉根本看不清楚而己。

    吕布叫喊着,带着八千先锋军由后冲击而来。

    刚才在南城门处,他与赵云进行了比赛,凭着方天画戟的威力,他多胜了三个人头。

    马邑守军在吕布和赵云两将的恐怖威杀之下是节节后退,直到退出了城门,由得一万多的骑兵顺利入城。

    一入城中,吕布就与赵云分开了。按着之前郭嘉所定的计划,他带着八千先锋军直向着匈奴骑兵所在之地冲杀而来。

    张家军重骑兵的营长,看到了吕布带兵而至,这就连忙命手下让开一条道路,吕布得以长驱直入,向着前方一度冲锋而无阻拦。

    张家军重骑有序的退让出了一条道路,这使得阿拉提误认为战机到了,率军冲击。这错误的判断,使得他就要冲到张家军重骑面前时,正碰上从重骑中穿插冲来的吕布。当即两员战将就碰到了一起。

    面前突然多出了一个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的将军,这还引得阿拉提是一愣,接着方天画戟就由下而下的劈了过来。

    一戟而至,带来的是呼啸而随的风声。戟未到,其强大的气势己然令阿提拉生出了毛骨悚然之感。

    做为百战的将军,对于生死之威胁总有一种天生的第六感。这一次阿提拉就感觉到这种威胁,当即人是飞速的后退,身子后仰举刀而挡。

    一戟落下,正至阿提拉身前的大刀之上,巨大的力量保得他有似于被千斤巨石压到一般,一口鲜血也由体内而出,进入到了口中。

    阿提拉终算是一员战将,即能被匈奴单于视为心腹,本身也是有些手段的。他强压下了要喷出的鲜血,整个人借着这一戟之势滚落于马上,逃出生天。

    这也是吕布并不知道他就是敌方主将,不然的话,性命哪里还可能会保得住。

    落马的阿提拉被身后的亲兵所救,他们将主子扶上了另一匹马,然后是转身就逃。

    吕布正挥着方天画戟在冲杀呢,一会的工夫,死在他戟的中匈奴骑兵己超过了两位数之多。随后,先锋军骑兵大队而至,来到了他的身后。“先锋军儿郎们,随我一起冲杀!”

    吕布喝了一声之后,带着身后远不见尽头的八千先锋军叫喊着就向前冲了过去。

    吕布的猛武,先锋军数量上的巨大优势,外加己方主将阿提拉的败逃,这使得其它的匈奴骑兵完全看不到希望,在先锋大军冲击之时,便开始了溃逃。

    所谓兵败如山。一旦人支军队不敌开始败逃时,那是十分狼狈的。加之地形本来就狭窄,一时间马撞马,人撞人的事情是时有发生。还未等吕布带着大军冲杀,匈奴骑兵便自伤了上百人不止。

    匈奴兵被击败了,在城中的马邑守军同样也好不到哪里去。

    县衙内,典韦和许褚是大发神威,竟然以两人之力斩杀了曾连身边十几名部长和曲长,最终两人还活捉了曾连这个马邑的最高长官。

    县衙外,正有着为数不少的马邑守军向这里冲来。他们多是在曲长和卒长的带领下想来救曾连的,可惜的是张超早就在门外准备了一千的张家轻骑兵。

    这些骑兵的箭矢之精准,威力之强大,远远超过了马邑守军的预料,使他们多数人还未走近到县衙门前,就被射成了刺猬,一波波的援军被打败。

    城中的军营之中,赵云带着五千先锋军杀到此处,使得其内的五千马邑守军只是略做了一下抵抗便大部被俘。在见到如此之多的骑兵从天而降,这些充其量只有三流战力的守军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曾连被俘、守军被剿、匈奴骑兵败逃,整个马邑城就此落入到了张超的手中。

    当四城的城门都被张超所控制之后,在县衙的大堂上,曾连也被五大三粗的典韦给押了上来。

    “跪下。”典韦将曾连推上大堂之上,便向其后腿弯处一踹,强大的力量使得曾连脸上痛苦万分,双腿也不由自主的就跪倒在了地上。

    大堂之上座着的正是张超。他的面前有一个书案,使他更像是一个审理案件的检察长。

    “台下可是曾连曾子同?”张超看着被迫跪倒的曾连,厉声而问着。

    此时的曾连方才缓缓抬头,在看到高居书案之后的张超,冷笑一声道:“张致远,即知何必在问?”

    曾连竟然直呼张超的字,这引得一旁站着的典韦是一脸的怒容,这就上前一步,一伸手就将其整个身体给提了起来。然后大手掌向前方就招呼着,“竟敢对我家主公出言不驯,应该掌嘴。”

    “啪啪啪...”

    打巴掌的声音是不绝于耳,只是七八下,曾连的脸己经肿如面包,且口中的牙齿大部分也脱落了下来。

    一阵的巴掌,曾连被打的是神智不清,双眼无色,眼看在打下去就可能会出人命了,张超这才出声喝止道:“好了,子满。虽然说这样的人该杀,但确不应该由你动手,岂不是要脏了你的手掌吗?找一个马车订上木笼,将此人关于此中游街过市吧,让百姓去审判他好了。”

    对于曾连这样的人,张超没有一丁点的好感。等于同汉奸的人物,向来是他最为所痛恨的。这样的人便是有些才能他也不会为之所用,此人是必死无疑。

    在曾连死前,让百姓去审判他,还算是发挥了最后的作用。让百姓处死曾连,这样做可以形成较为广泛的影响之力,如此可以更好的震慑其它雁门郡的官员,让他们清楚接下来要如何去选择。

    己被打的快要昏迷的曾连就此被押了下去,马邑的事情便算是告一段落。只是张超心中非常的清楚,这并不算完,相反一切不过就是刚刚开始而己。马邑被夺,近万守军被杀或被俘,就等于张超与张全和匈奴彻底翻脸,可以想像,接下来,这些人将会与死自己死磕到底的。

    这一切,张超都不怕。这也是早晚的事情,那即然翻了脸,便一战到底好了。

    张超控制了马邑城,俘虏了五千的守军。这个消息在第二天一早,便有如一阵狂风般的传播了全城,使得百姓们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当大街上出现曾连被囚于木车中的一幕之后,城中的百姓们都变得兴奋了起来。

    己经有五六年的时间了,马邑的百姓就没有过过好日子。

    于外,受着匈奴的侵犯、于内,受着马全郡府的压榨。每年上交的各种数不清的赋税使得百姓是苦不堪言。

    不知多少百姓梦中梦到了有人救他们于苦难之中,可这一切在梦醒之时就都破灭了。终于,张超出现了,使得一些人的梦想成为了现实。尤其是郭嘉又安排人开始于大街上宣传了张超治世的各种政策之后,当地百姓更加的欢欣鼓舞,他们终于看到了活着的希望和可能出现的未来美好憧憬。

    就像是获得了新生一般的百姓是纷纷走出了家门,穿上了自认为最好的衣服,点燃爆竹(当时没有火药,没有纸张,人们便用火烧竹子,使之爆裂发声,发出噼叭之响。)以示庆贺。

    相比于形成巨大反应的是被囚于木笼之内的曾连,他被押行于大街之上,受着路过百姓的各种谩骂,甚至有的人还投掷菜叶和石块。在种种打击之下,曾连就死了木笼之内,遗臭万年。

    张超与郭嘉还有众铁卫行走在大街之上,看着百姓们自发举地的种种庆贺活动。

    “主公,民心所向呀。”看着百姓们一个个都比过年还要高兴,还要开心,郭嘉不由发自肺腑的感叹着。

    “是呀,这就是百姓的心声。他们渴望过上好日子,谁对他们好和坏是分得清得。我们的任务也很重呀。”张超同样是感概万千的说着。

    “主公不要过于心忧,等着黄将军带着步兵进入到马邑,这里就交给他了,我们便可以长驱直入杀到阴馆城,那个时候要对张全动用同样的手段。”郭嘉是一记文人,可是说起这些话的时候,自也是有着一番的豪气,显然他也是受到了被压制百姓的心情感染,现在也想要将张全这样的汉奸一并处之。

    “好,就等汉升到来我们便可长驱直入了。只是不知现在奉先杀到了哪里?会不会有危险?”张超说起这些的时候,是由兴奋之意变成了担忧之色。

    吕布是一员猛将不假,甚至单挑之下无敌手。可正因为本身实力够强,让他很难将对手放在眼中,在身边没有谋士的相随之下,是很容易出问题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