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一百五十六章 甘当诱饵
    在去卑未带人来之前,吕布和侯成就给手下的将士们做了动员,说这是大将军张超之意,这一战的胜负将直接决定整个雁门郡的归属权问题,并说大将军也特意送来了信函,表示相信先锋军定能很好的完成任务。

    大将军在关注着他们,并在等待着好消息,这使得八千先锋军心中都变得激动了起来,一个个想要好好表扬,想要立战功的先锋军士兵是人人士气高昂,做好随时一战之准备。

    张超军士兵个个上了战场用命,其主要原因就是军功制度立的十分明显。

    军功中规定,但凡是战场上立功之人都会受到一定的封赏。其中立大功有大赏,小功有小赏。这其中的赏赐关系到士兵个人以及家人和亲人的荣誉。

    比如说,一旦有士兵受了封赏,除了可能会在职务上有所晋升,(普通士兵立了战功便会升为副班长;副班长升班长;班长升副排长,以此类推,最高可获得营长之位。一旦成为了营长,便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在晋阳城中家中种地或是经商都可以受到许多优惠政策的照顾,就算是这位营长战场上牺牲了,那家人也可以获得一笔不菲的抚恤金。营长之后就是团长,那时就会进入到大将军的视线,则他亲封并家人受顾。)正是因为晋升制度摆在公众面前,人人机会平等,做为一名战士才会渴望战争,才会渴望在战争之中立功而衣锦还乡。

    这一战,即然是大将军所重视的,那一旦立了战功,便有可能会就此光宗耀祖,这正是一个普通士兵所追求和希望得到的。

    机会来了,能够由此中获得多么大的功劳和好处,就全看自己的表现。为了能够成为人上人,使家人跟着一起荣耀,八千先锋军一个个是摩拳擦掌,均做好了一战之准备。

    按着吕布与侯成之前的计划,一共十六个营的骑兵,分出六个营做为弓箭手,负责远射,而一旦敌人开始靠近了,余下的十个营由吕布和侯成各带五营进行反冲锋,打上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因为正常情况下,本来兵力就少,又是被两面夹击之下,先锋军断然是不应该反击才是。

    正是因为大家都这样去想,吕布才决定反其道而行之,用着兵法上的说法就是虚虚实实之战。

    对于这个建议,侯成是表示赞同的。想要以少胜多,那就必须要出其招才可以。只要打乱对方的布署,那就有可能会重创敌人,给自己赢得更多打胜仗的机会。

    六个弓箭营,左右各持一半,做好了随时放箭的准备,在他们前面是先前的两千匈奴俘虏兵,由他们来抵挡对方的第一波箭矢。远处,南北两路敌军也正在缓缓的推进着。

    在进攻的布置上,世子去卑和阿达、阿提拉等将的选择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让张全的汉军步走持盾走在前面,匈奴骑兵跟在后面。仅从这一点上来看,匈奴人就未将汉人平等对待,他们不过就是一个随时可以牺牲,可以舍弃的棋子罢了。

    对此,汉军步兵还是有些意见的,只是形势不如人。他们的郡守都很怕匈奴人,他们也只得将苦水咽入腹中,按着匈奴人的意思走在最前面了。

    南方是一万步兵,北方是五千步兵,举着盾牌,排着长队,一步步向着土坡之中的先锋军开始靠近。

    面对着敌军的步步靠近,先锋军也做出了防御的准备。在南北两处,各有吕布和侯成侯成所带五个营计二千五百骑兵站于前排,手中的弯刀业成经举起。

    弯刀,也是马刀。这是张超和武器研究院的一些有经验的练刀师傅一同制造出来的。

    由张超提出了大概的思路,这些师傅们根据其所描叙进行研究,最终炼制出了这种宽背薄刃,刀柄略向刀刃方向弯曲,刀身比较沉重的马刀。

    有了这种装备之后,完全可以利用马的速度形成的强大冲击力带动马刀完成劈砍等战术动作,最终给敌以重创。

    说起来这还是马刀第一次的亮相。之所以以前没用,是因为很少有骑兵对步兵的时候。现在面对着南北共一万五千名步兵,吕布就让先锋军将马刀亮了出来。

    雁门郡的步兵缓缓前进着,看起来因为人数的原因很是威武。但从他们那并不整齐,甚至还有些惊恐的目光中可以看的出来,他们内心是非常害怕的。

    在雁门郡当兵,说起来实在是无可奈何的一件事情。因为郡守张全的原因,这里的人常年受着匈奴骑兵的欺侮。而不想自己的财产被劫,自己的女人被抢,亲人被伤,那就只有选择当军一条路。

    只是如此也并不能完全的保障,最多是有一定要机率可对较普通百姓获得少一些的伤害而己。

    像是这样被迫参军之人,他们不过就借着这个身份来保护自己的家人而己。说到有什么士气,有什么战斗力那就是让人呵呵的事情了。连战心都没有的人,你何谈让他有什么战意,能打什么胜仗呢?

    这一次,张全在阴馆城中知道竟然有大将军的人马来到了附近。当即是惊慌失措,一边向在城中的去卑世子求救,一边也是将附近县城的城防兵调了过来,这就有了现在拼凑起来的一万人马。

    有关这些人的战斗力如何,张全自己也是知晓的,只是本来就没有将希望放在自己士兵身上,他指望的是匈奴骑兵,在他看来,这才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兄的强大之师,用来对付张超这个大将军正合适不过了。

    “兄弟们,看到没有,这些士兵走来的脚步都在发虚,双腿都在发颤,目光不敢直视,眼神还有些躲闪,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是我们先锋军的对手,甚至他们连我们的乙级军队都不如,面对这样的对手,就算是有在多,又能奈我何呢?”吕布看出了步兵阵营中的种种弱点,这便大声的向着手下的两千五百先锋军骑兵说着。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多数由西凉勇士组成的先锋军骑兵,在第一猛将的带领之下,一个个是战意高昂,手中的马刀不断的挥舞着,似是要将吹来的风都给砍成几截一般。

    先锋军的喊声,引得对面原本就有些惧怕的步兵更加胆寒,若不是因为匈奴骑兵就虎视眈眈的跟在身后,怕是他们现在都想转身逃跑了。

    没有办法之下,步兵只得缓缓的向前前进着,只期待自己能挡过第一波攻击之后,引得匈奴骑兵与对面的这些敌方骑兵来一场血战,如此他们便有可能会获得逃生的机会,弄好了,打了胜仗,会得到一些赏赐也是说不定的。

    “大家不要怕,我们身后有强大的匈奴骑兵,我们只需挡住敌人的第一波冲击便是胜利了。”在南方的阵营之中,统领五千步兵的刘在将军看着己方士气如此不足,连忙打着气。只是当他的目光看到敌方阵营中那当先一将,那骑着赤兔马,拿着方天画戟的吕布,还是不由一阵的胆寒,这个人可是连阿达和阿提拉都打不过之人呀,若是换成自己一样不敌,一会打起来,自己可要有些眼色,要记得及时逃走才是。

    连主将都做好了随时撤退的准备,那更不要说下面的士兵了,一个个更是心中怕得要命。

    对方的距离在不断的接近着。由五百步到了四百步,在然后三百步,两百步。

    两百步的时候,己经是弓箭可以射到的范围了,只是吕布确没有马上攻击,他需要的是绝对的把握,他还在等。

    直到距离一百五十步,己经可以看到对方的弓箭手开始做准备之时,吕布这才一声大吼道:“闪!”

    随着闪字出,吕布所带的三千骑兵迅速向左右两处闪去,随后他们身后就出现了一千五百名己经拉开搭箭的骑兵。

    弓箭骑兵一出,便在三位营长的命令之下,迅速将手中的箭矢放了出去,一时间千箭齐发,直向对方的雁门郡步兵阵营上射了过去。

    原本以为对方会以骑兵冲锋为主的,可不成想,竟然早早准备了弓箭兵?

    隐藏起来的骑兵突然放箭,这一举动,打了步兵一个措手不及。一些拿着盾牌的步兵是慌忙举起,只是在仓促之前哪里还有机会去保护别人,能够将盾牌竖立在自己身前就己经很不错了。

    一阵阵的箭雨射去,至少有近千名没有盾牌保护的步兵尤其是长戟兵成为了目标,一时间一片片的士兵被射倒在地,步军阵营明显出现了乱像。

    “冲!”看出了对方阵脚以乱,吕布高举着手中的方天画戟,一声大喝之后,率先就冲了出去。

    随着吕布的冲锋,身后五个营的骑兵也是纷纷跃马而去,高举着马刀向着己是乱像的步兵阵营冲去。

    原本步兵对骑兵,所依仗的就是阵形的坚固,外加最前面的三排长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