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抢功劳
    在吕布与典韦两人眼中,什么精锐不精锐的,要说他们打的就是精锐,只是与三流战力的军队交战己经没有了什么意思。

    典韦在前,吕布在后,两军汇合成了一道骑兵流,似是一根利箭般直向前扎了过去。

    此时,世子去卑己经被人叫醒,业己看到了远处冲天的火光。知道阿达,阿提拉那里一定正在激战。

    有人说一定是吕布军在突围,这个时候就应该大军掩杀过去,如此的话两面合击,将大将军的骑兵剿灭于此才是。

    还有人说,应该不是吕布军所围。以阿达和阿提拉的本事,应该有所防备,便算是劫营也不会如此的痛快才对,或许是敌军的援兵到了也未可知。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一切还是应该谨慎一些的。

    对于这两种说法,去卑都听在了耳中,一时间也没有准确的主意。他也担心万一是第二种说法的话,他一旦派兵冲上去,那就等于是自投罗网,回头连逃跑的时机都要错过了。

    去卑还在犹豫的时候,前方的快马斥候突然来报,说是看到有大量的骑兵正向他们这里冲来,因为天太黑的原因,看不清多少人,可远远的确能看出,其士气正盛,似是锐不可挡。

    “果然是敌援军到了。”去卑不在犹豫,凭着吕布的三千人马,是不可能战胜了阿达等人之后还有余力向自己发起攻击的。那即是敌军之援兵,自己这里便不安全了。

    当下,去卑命令留下三千匈奴骑兵和四千张全手下的步兵留下防御,他则带着余下的三千匈奴骑兵向着阴馆城折返。

    并不知道对方来了多少的援军,最稳妥的方式自然就是后撤了,待入城中从中计议就是。

    去卑带着三千骑兵离开了。留下了七千人做防守。在他看来,拥有这么多的兵力,还有如此之多的匈奴骑兵,怎么样也是可以抵挡上一阵子的。

    只是世事无常,原本遇到了普通的军队,哪怕就算是先锋军和龙虎军,凭着这些人也是可以抵挡片刻,只是碰到了最为精锐的张家重骑兵,一切都要两说了。

    在典韦带着一营的重骑兵远远的看到正前方是人头攒头,黑压压的一片。

    换成任何的将领都要谋划一番才会进攻。只是典韦确不会管那么多,只是将手中的两只铁戟向前一挥道:“张家重骑勇士们,敌人就在眼前,跟我一起杀过去呀。”

    要说也是典韦的运气好,正因为他的没有犹豫,使得对方还没有完全的摆开阵形便有了两军的接触。

    正是因为典韦的猛冲猛杀,使得匈奴骑兵还没有完全的集结就遭受到了重创。尤其张家重骑兵身上的铠甲结实异常,普通的兵器便是招呼在上面也未能把其如何,反之他们手中三米长的巨刀确可以快速的伤敌,使之很快就在敌军阵营中撕出了一道口子。

    口子一开,张家重骑就等于深入敌营了,他们就像是一个闯进了铁扇公主腹内的苍蝇一般,开始无所顾忌的破坏起来。

    “看,典将军己经冲乱了对方的阵营,我们也杀呀。”随后赶到的吕布,看到因为典韦的冲击,敌军己经乱了套,当即是一脸大喜,带兵直杀而来。

    不管是张家军重骑,还是先锋军,都是张超手下的精锐力量。两股合成一起,在加上强大的士气,一时间直是杀得匈奴军和张全手下步兵无还手之力,原本人数优势也就无法起到什么作用了。

    一顿的冲杀,典韦己然是深身是血。当然,这都是敌人身上的鲜血,这一会的工夫,仅是他自己,至少杀了百人以上。

    杀得过瘾的典韦从身边张家军重骑兵营长的口中知道了世子去卑己逃的消息之后,这就脸上多了一丝的怒容。在他看来,杀了多少人都不如杀一名敌军大将功劳大。想起对张超所立的军令状,他当即就对着营长道:“不要管这里了,马上组织人马跟我追击过去。”

    “典将军,张家军重骑不擅于长途追击呀,我们身上的铠甲和装备都太重了一些。”己经累得有些气喘,连战两局,又是奔袭了那么远的张家重骑,现在是需要缓口气才行。

    听到张家重骑不能相随,典韦也不墨迹,当即是骑着强壮的嶙驹马就来到了刚赶来的吕布身边,说出了自己要追击去卑,并将其首级砍下的事情。

    “好,我陪你去。侯成,这里就交给你了,给你留下两营骑兵,其它人跟我和典将军走。”吕布也正有此意,正是这个去卑的到来,重创了自己的先锋军,现在即然有报仇的机会,他又怎么可能会放过。

    当下,两名猛将带着近两千骑兵,这就直向着去卑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等着随后张超带军赶到这里的时候,依然还是没有看到典韦和吕布。从侯成的口中知道了刚刚所发生之事。

    “哎呀,老典如果把世子去卑给杀了,那我们与匈奴怕就是永远的敌人了。”一旁的许褚听到了侯成所说之后,是一脸的震惊之色。

    张超此时也正在眯着眼睛,他也考虑到了这样的后果。

    “主公,不如现在派快马将老典和吕将军给召回来吧。”许褚生怕好朋友会惹大祸,这便出着主意。

    “怕是来不及了。”张超确是缓缓的摇了摇头。典韦可不是旁人,吕布也是同样。或许军令下达后,赵云等将会听之信之,可是这两人很可能以将在外军令有所不授为由先杀上一个痛快在说。除非自己可以及时赶到,才能威震到两人,只是快马斥候怕是没有这样的本事。

    “啊!那怎么办?”听到来不及了,许褚就是一愣。

    “凉拌好了。”张超也不知如何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他向着侯成道:“速度打扫战场,一旦有敌重伤者,不必医治,全杀了。这些人骚扰并州多年,也是应该得到报应的时候了。

    张超有善良的时候,也有冷酷的一面。一切皆是要视情况而定。对这些匈奴和投降了匈奴的汉军,他可是不会丝毫手软的。

    “是。”侯成抱拳答应了一声,这就去办了。张超也让许褚集合了现场的张家重骑和轻骑向着阴馆城而去。不管是不是来得及,应该做的事情还是要继续的。

    要说张超的确很了解典韦和吕布,这两人现在正拼着命的追击着去卑的骑兵队伍。

    在追击的过程之中,典韦还一幅商量的口吻对着吕布说道:“老吕呀,我知道你的马快,一会见到了去卑可不要和我抢什么功劳呀,我可是在主公面前立了军令状,一定要杀对方一名大将才行的。”

    “老典,你这话就不对了。战场上杀敌各凭本事而己,凭什么有功劳要让你给呢?”吕布一幅不可能答应的样子回答着。

    被去卑压制了几天的时间,吕布早就是一肚子气了,现在有机会报仇,他是绝对不会放过。

    吕布竟然不让,这让典韦一时气结,他很清楚,比武力和马匹的速度,他都断不是吕布的对手,如果这个人真的和自己抢功劳的话,那他想杀去卑的事情就成为了一个泡影。

    好在典韦也是有些头脑之人,眼珠子一转之后这便有了主意道:“我说老吕,不是我一定要抢功,其实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好在何处?”吕布也不傻,听到了典韦之言后便露出了一幅不相信的神态来。

    “当然是为你好了。”典韦确是极为认真的说着,“你想一想,去卑是何人?那可是匈奴单于於夫罗的亲儿子,还是唯一的儿子。如果将他杀了,那就等于是我们与匈奴将会不死不休,接下来就会战争不断,我想这个后果你应该清楚的吧。”

    “我知道,可这关抢功劳何事。”吕布虽然口气还是有些不认真,但神色间确是正色了许多,显然这些话他是听进去了。

    看着吕布的表现,典韦心中不由就是一乐,嘴上确继续的说道:“老吕呀。我想杀去卑之事并不是主公愿意看到的,而如果你一旦杀了他,弄不好功劳没有,反而还会受到责罚,你可曾考虑?”

    “这个...”吕布犹豫了一下后反问着,“你即知如此,为何却还要杀去卑,难道你就不怕主公责罚吗?”

    “呵呵,我当然也怕。只是我这一回是立着军令状而来,以此为借口,就算是杀了去卑主公也不好在说些什么。这就是我与你的不同之处。好了,老吕,就当是你欠你一个人情好了,去卑由我来杀,你看可好?”

    典韦是天不怕地不怕之主,这一次仗着立下了军令状,是非要杀去卑不可的。

    “那...那好吧,只是杀去卑时,我也需建下功劳,这样,由我将他打于马上,你在将他击杀,如此便是我们两人合力,你看如何?”吕布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不杀去卑他心恨难解;杀了此人,怕又会惹来张超的不快,这便取了中间之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