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强大的鲜卑骑兵
    本来,是打算寻一适合伏击之处给予苴罗侯和于毒重击的。只是不曾想,这些人竟然如此的胆大,竟还敢入城而歇。如此便是给了他们更好的歼敌机会。

    在典韦身边的黄忠双眼冒着强烈的战意。这一次主公将痛击鲜卑的任务交给了自己,那他就不能让人失望。

    “好,一会我带着骑兵先冲过去,子满随后就步兵断后。”黄忠一脸自信而道。

    “好说好说。”典韦同样一脸不在乎的表情道:“只是有些话我说在头里,一会我的步兵也会冲锋的,如果你们骑兵太慢,被我们超过了,被抢了功劳,可不要说我没提醒你。”

    “哈哈,好。”听到典韦竟然要用步兵与自己的骑兵相比,黄忠一脸大笑的回头对着身后六名骑兵营长道:“你们可听清了吗?如果一会真被典将军的步兵给超过了,那可算是丢人丢到家了。”

    “不会的。”六名营长当即是拍着胸脯说着,对他们而言,若是骑兵还没有步兵快,那真可以找一个地缝就此钻进去,以后也不要在出来了。

    六名营长都被鼓足了劲,随后黄忠看着时机以到,便命令他们回去带好士兵,约定一刻钟之后全军出击。

    正在酣睡,并没有提防的苴罗侯正在睡梦之中不知道想着什么呢,突然铁蹄声四起,将他给惊醒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我的命令,谁私自动用了马匹?”听出了这是马蹄震地的声音之后,苴罗侯这就一脸怒气的问向听到动静进入卧房的亲兵。

    “将军息怒,我这就去看看。”亲兵也不知发生了何事,这就答应了一声转身而去。怕是谁也不会料到都到了平城,张超还会向他们下手吧。

    亲兵出去的快,回来的更快,不过是刚入了县衙的大院,就看到负责夜防的一名一身鲜血的鲜卑士兵,从而知道了有人攻入到了平城之事。

    听到竟然有敌人杀了过来,亲兵是马上回到了房中向苴罗侯禀报着。

    “好大的胆子!”听到下属的汇报,苴罗侯是一脸的怒气。

    虽然一直在向代郡方向撤退,可实际上苴罗侯并没有将大将军人马放在眼中之意,若不是于毒一路的催促,他也不会连战都不战上一场就走的。现在即然追兵以至,便等于是给了他机会,即是如此,他当然不会就此撤逃。

    “来呀,将我的大刀拿来,同时集合大军跟我出去会一会这些只知道偷营的小人。”苴罗侯将铠甲一边向身上穿着,一边向着亲兵吩咐着。

    黄忠带着骑兵按约定时间杀入城中,先是与一些负责夜防的黑山军遭遇,然后是一击就溃。接下来与一些闻声赶来的鲜卑骑兵交手,同样仗着人多的优势取得了胜利。

    就在黄忠还感觉到不过瘾的时候,对面街道上同样传来了厚重的马蹄响地之声。

    “来了大鱼了。”听到这马蹄之声是如此的密集,黄忠一脸的兴奋之态。做为一名将军,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无仗可打。

    “来呀,跟我一起去迎敌。”黄忠一声长吟之后,这就带着手下三千骑兵向着街道的那一头冲了过去。

    这边来的是近五千的苴罗侯所带领的骑兵。

    要说不愧是百战之师,曾经让中原大军惧怕的鲜卑骑兵,在苴罗侯的指挥下,他们竟然很快就集结了起来,其过程中并无什么慌乱之意。

    两队骑兵皆是闻声而至,随后平城的街道之上就成为了打斗的战场。在黄忠和苴罗侯大军于这里碰头之后,是二话没说,这便就打在了一起。

    本就是黑暗之下,又是如此之混乱的场面下,双方没有客气就动了手,而能够让他们分清敌我的不过就是从对方的穿着上来判断而己。

    街道并不宽敞,这使得双方的人马并不能一拥而上,接触之下只有冲在最前方的骑兵才能动手杀人,如此一来,黄忠在其中就显得更为骁勇。

    就见手中的卷云刀不断的挥劈着,不时一名又一名的鲜卑骑兵就会中刀落于马上。

    “此人为谁?”借着月光注意到敌军中有一猛将正大开杀戒,苴罗侯骑于战马之上,问向身边的部属。

    “不知。”众人皆是摇着头。对于张超大军,他们实在是知之甚少。

    “哼!不管如何,此人的确武勇,那今天就必然要除之,不然的话,以后必是大敌。”打听不出黄忠的身份,苴罗侯确还是下达了必杀的命令。他要像对付太史慈一般的收拾了黄忠。

    苴罗侯的命令一出,身边就有四匹健马冲出,四名身材魁梧之壮汉就此涌上了去,所行方向正是黄忠挥刀劈敌之所。

    正挥着卷云刀杀得过瘾的黄忠,突见前方冲来四骑,然后呈包围之势向自己合围,这他就大喝了一声来的好,尔后手中的长刀向右一劈而下,直向刚刚冲来的那名鲜卑小将身上划去。

    卷云刀在半空中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向前砸去,正与那冲击而来的长枪碰到了一起。接着就溅起了一丝的火星,在然后就见那长枪一歪,竟然就脱手而飞了。

    “好大的力气。”鲜卑小将兵器脱手之后不由高声的叫着。

    原本看着黄忠的年纪都上了四十,心中就有了轻视之意。毕竟以年龄而论,这个岁数的人身体是不可能比得了年轻人的,只是万没有想到,人家的力气会这般的大,竟然只是一次撞击,他双手的虎口都被震裂了,鲜血不断的流了出来。

    一击将对方的兵器撞飞之后,黄忠这就想继续追击,将其斩杀。只是一旁的另三名鲜卑小将也围了过手,手中的长枪短刀一起向自己的身上招呼了过来,引得他是不得不放弃眼前的猎物,迎面接招。

    三名小将将黄忠围成了一团之后,便借用人多的优势进行压制,兵器横扫或是前伸想要伤到黄忠。

    不得不说的是,鲜卑小将还是有些本事的,至少在合围之下还真就将黄忠给缠住了,然后其它的鲜卑骑兵也借乱向着大将军手下的那些骑兵冲了过来,竟然凭着兵力的优势,似有要占上风之意。

    眼看着手下的骑兵被对方冲击着,一名名骑兵被击倒于马下。黄忠就感觉到体内有一股气血正不断的上涌着。

    这一次能够得到张超的许可前来追击鲜卑,这是一种莫大的信任,不知道多少有内心中羡慕着呢?若是在吃了败仗,那回去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做为张超集团中年纪最大的将军,黄忠很清楚,如果不能表现出足够的实力来,怕是很难得到别人真心的尊重。即然想要出人头地,那便要有着非常人的勇气和能力才可以。

    心中不想被人看不起的黄忠,暗吸了一口气存于丹田之中,借着三名鲜卑小将一波攻势刚过,还没有形成第二波攻势之前,他是猛然一声巨喝,在后手中的卷云刀这就由劈改砸,重重的向前轰了过去。

    经过刚才的交手,黄忠己经试探得出,鲜卑将的马术都很不错。如果是陆地做战,这些人断不会是自己的对手,可借着娴熟的马技,就完全的不一样了,他们竟然能够很灵活的在马上躲闪,而不致于坠马,使得他几次的攻击都没有成功,被躲闪开了。

    即是如此,他便不将目标定于马上的小将,而是将卷云刀的目标改成战马,他不相信,人可以如此灵活,战马也能做到这一点。

    如此,便猛然用力向着那对方战马上砸了过去。

    黄忠突然改变了策略,引得鲜卑小将方寸大乱,待得他借着马技将身体移至到战马的右侧时,那柄原本威胁到他生命的卷动刀此时竟然弃他于不顾,硬生生的砸在了马头之上。

    黄忠的力量有多大,在此就不去多说了。便是眼前有一块巨石,在这样的积蓄大力之下,怕也是能砸碎的,那更不要说是有生命的马头了。

    只见卷云刀挥舞落下之后,一道鲜血便随之飞溅,在然后那战马无头之后便是轰然向地上倒地,引得鲜卑小将还未来得及做出相关的避让动作,就被马匹倒下而连累的也摔倒在地。

    这就是机会,早就有所准备的黄忠,眼见机会来临,是二话不说,便挥舞着卷云刀直砸而下。

    锋利的卷云刀划过了鲜卑小将的身体,没有战马的帮助,躲无可躲之下,一道鲜血由上身划过,一道血淋淋的伤口露出,小将的身体只是挣扎了几下后,这便终于倒地而不动。

    一刀劈出,打破了对自己的包围阵形,黄忠又是一声大喝,手中卷云刀再度向前探去,向着另两名鲜卑小将的身体之上冲去。

    “都给我让开!”眼看对方汉将如此之勇猛,苴罗侯一声大喊骑马而至,同时手中的大刀也借着急驰的马速向黄忠的身上扎了过去。

    而在同一时间,苴罗侯身后又跳出了四名鲜卑小将,他们呈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包围而来,一看便是经过了严格训练过,他们这是要至黄忠于死地的样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