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一百七十七章 黄忠战群英
    眼见苴罗侯大吼而来,黄忠也是双眼一瞪,放弃了眼前的两名鲜卑小将,跃马同时向前冲了过来。

    来之前,受伤的太史慈曾告诉过黄忠,说是鲜卑骑兵尤其注意兵法,一旦要被其包围,应马上撤离,而非是与其纠缠。当时就是因为太史将军看出形势不对,退的快,这才只是受伤而没有将命留下。

    黄忠深知太史慈的能力,即然此人这般说法,那应该是没有错的。只是这一次即然受张超之命要给鲜卑骑兵一个厉害看看,那自然就不能随随便便的撤退,否则就是辜负了主公的信任。

    那即知鲜卑骑兵注重于兵法,黄忠就决定来一个中间开花,如果可以将对方的主将斩于马上,想必对方阵形必定大乱,如果是的话,那便是有了可以取胜的绝好良机。

    黄忠打定了主意,要杀了苴罗侯,这便在明知可能会进入到包围圈时,依然打马前来,无所畏惧。

    黄忠冲了过来,这引得苴罗侯就是一阵的高兴。

    之前以骑兵对步兵,都未将太史慈的性命留下,使得苴罗侯很是生气。现在立功的机会又至,他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便也是一声狂啸,骑马而至。当下,在两匹八健马的冲锋之下,两人手中的长刀在半空中相击在了一起。

    鲜卑骑兵训练,最为看重的即是阵法和手中的力量。

    在他们看来,有了阵法,就可以最大限度的发挥着鲜卑骑兵的整体实力;有了力量,便可以在双方交锋之时,借用马匹之冲力以力取胜。

    做为鲜卑骑兵的大将,苴罗侯自然也是力气极大之人,他在出手之机即抱了用力量取胜的想法,这一击便是用足了八成之力。

    在张超集团的武将之中,论力气,怕是吕布最大,这是毫无疑问的。接下来有好几人可以跃入到第二梯队,比如说典韦、赵云,张辽等人,自然也是有黄忠的。

    历史中的黄忠年到七十依然可以拉开二石之弓,即是240斤,更不要说现在正是人到四十,年轻立壮之时了。手中的卷云刀随其手臂的挥舞,带着一股巨风便风压而至。

    两个大刀没有退缩的于半空之中就此相击在一起,顿时一股震耳欲聋的铁器响击之声传出,竟然引得两人都是鼓膜一震,双臂一颤。

    “好大的力气。”自认为力量仅仅是输于大哥轲比能的苴罗侯在这一个照面的攻击之后,心中不由大骇。

    黄忠同样也有些震惊,他没有想到对方的力量会如此之大,只是现在确没有给他更多的时间去考虑什么,就在两人一个照面交手一回合分开之后,六名鲜卑小将己经合马向自己攻来,他们是想来仗着人多捡便宜的。

    手中卷云刀连续的挥舞着,将六名冲来的鲜卑小将逼退。刚刚做好这些,苴罗侯又打马向他冲了过来。

    这是要用疲劳战术对付黄忠。

    如果是一对一的对付鲜卑小将,黄忠自然不惧。便是一对一碰上了苴罗侯,他也有信心在五十回合之后将其拿下,但若是这些人合在一起,不停歇的攻击,那黄忠便终有一刻会因为力竭而出现不敌,那个时候就会有生命危险了。

    不敢小视于苴罗侯的攻击,黄忠被迫又与其交手在了一起,依然是铁器交鸣之声,两人策马交错而过。还是六名鲜卑小将又合围而来,继续消耗着黄忠将军的体力和寻找任何可能出现的破绽。

    “将军危险,大家一起上。”十余名所属黄忠的亲兵,眼看着将军陷入到了包围之中,这便一声声呐喊响起,意欲冲来解围。

    只是原本人数就不如鲜卑的这些骑兵,根本就冲不破眼前的防线,所做做的只是远远的看着主将被分割开来,陷入到危险之中。

    双方又交手了二十余回合,不断的举刀撞击之下,黄忠感觉到双臂己有些发麻,脸色不由变得焦急起来。

    鲜卑骑兵的强大,真是让黄忠有些出乎意料了。这一次他以奇袭的方式出现,原本以为可以重创鲜卑军,可谁想到,人家根本就不在乎,而是以逸待劳全力一战,如此除了刚开始占了一点便宜外,后来就进入到了胶着的状态之中,以至于现在要落入到下风了。

    这其中自然有黄忠不了解敌情就轻敌冒进之原因,但也有三千骑兵实力还不够强大,训练不足的原因。

    张超集团中的骑兵,最为精锐的自然是训练时间最长,也经过了战火冼礼最多的张家重骑兵最为精锐。其次就是张家军轻骑兵,他们的弓箭远射和灵活集结,快速进攻和远程骚扰能力,往往可以让敌之头疼,被视为第二精锐毫不为过。在往下属便是吕布所带的先锋军和赵云将军所带的龙虎军。

    这两支骑兵同样经过了数次大战,其中己有不少的骑兵成熟成长了起来。倒是黄忠所带的这三千骑兵,不过是找了一些身形矫健者临时拼凑而成,虽然也经过了一定磨合期的训练,但要对上同样精锐的鲜卑骑兵,优势便不明显,甚至时间一长还会出现劣势也就在情理之中。

    话说鲜卑骑兵,论之作战能力比匈奴骑兵还是要强上一些的。他们长年生活于塞外,那里资源匮乏,为了获得生机,所能做的便是与战马高时,就要准备上阵作战,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去拼命。试问,这样的人骑术又怎能差得的,打起仗来的破坏度又岂能低了呢?

    在有人数上的优势,原本是攻击一方的黄忠就此陷入到了劣势之中。仅仅是这一会的工夫,他所带的三千骑兵便己阵亡了七八百骑,如果继续下去,这个数字怕还会在不断的扩大之中。

    黄忠被七人所围,是越来越心惊,在回头看向自己所带的骑兵,正被鲜卑骑兵的各式冲击花样所重创,更是一脸的忧虑。

    黄忠不怕自己有损,甚至就是战死他也没有可畏惧之地。如果不是张超,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在长沙看城门的伍长而己。现在他不仅当上了将军,便是连儿子黄叙都受到了重用,成为了张家军中唯一外姓之小将军。自己又续了弦,娶了三个漂亮的年轻女子,享尽了齐人之福。

    这一切都是张超重用他的结果。所谓士为知己者死,为了报答重用之恩,便是战死又有何惧。只是这三千骑兵可是主公的人马,他们若是跟自己一起战死在这里,那便是他之过了。

    黄忠为了手下三千骑兵,那也是不能轻言妄死的,他需要做的也是拼尽了最后一丝的力气。

    为了报答张超重用和信任之恩,黄忠是憋足了力气,挥着卷云刀一次又一次的与苴罗侯和六名鲜卑小将对攻着。虽然说力气以不如刚才,可气势上给人的感觉依然还是十足。

    “此人不简单,必要杀之。”连斗了不止五十个回合了,眼看着并州军的这位大将军己有力竭之势,但依然还是可以与自己纠缠,甚至是有机会还会进行反击,苴罗侯的心中就下了必杀黄忠的决定。

    就对手而言,大哥轲比能就曾经说过,只有杀死一途。只要杀得多了,那对手就会越来越少,终有一天,你会发现没有对手,那个时候,天下间便可任由你随便驰骋与掠夺了。

    “杀了这位汉将,我有重赏。”苴罗侯决定要留下黄忠的命令了,这就在策马猛冲的同时下达着军令。

    原本还只是与黄忠缠斗,想着消耗他的体力的六名鲜卑小将得命令之后,便不在只是来回冲击,而是跃马而至,来到了黄忠的左右,手中的刀,枪一起向前招呼着。

    不在缠斗,开始了近战,这自然是黄忠所期盼的。刚才这些人与自己只是一击即退,引得他便是想杀人也寻不到机会,现在六人就在眼前了,他便拥有了更多的机会可以击杀对手。

    与此同时,因为大家离得近了,黄忠自身的安全也受到了威胁,毕竟是近战之下,刀剑无眼,弄一个不好,就会将他所伤。

    只是此时,黄忠己顾不得这些了,他早就将自己的安危置之于外,现在要做的就是凭自己的力量多杀几名鲜卑小将,为主公将来平定天下少一个敌人而努力。

    “呀!”一声声大喝,黄忠是连连出刀,手中的卷云刀也被他挥舞到极致,此时此刻他便是连体内的潜能都发挥了出来。

    在黄忠的刀挥舞之间,一名离得较近的鲜卑小将因躲闪不及,被一刀劈中身体,当即人由马上坠落,身子分成了两半。

    黄忠的勇猛,让苴罗侯和众将一愣的同时,眼中杀气更重,出招的速度也变得快了起来。

    一时间,黄忠能做的只是挥刀而挡,手臂上一次又一次的传来了重力,使得他握着大刀之手都变得有些松动起来。

    眼看着继续下去,黄忠手中的卷云刀早晚会落下,那个时候,怕就只有任人宰割之分了。而此时,在后方,一阵人群骚动之声传了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