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第一猛将吕奉先
    张超这般一说,五百多人这就都安静了下来,握着兵器之手也松动了许多。但还是剑不离手,以保证主公一声令下,就可以做到随时的出击。

    马蹄声是越来越近,最后连整片附近的树林都变得震颤起来时,远处一支骑兵这才缓缓出现于视线之中。

    仅是从服装上看,便可以看出他们就是鲜卑骑兵。他们的着穿与汉人不同,他们并没有身着铠甲,而是一个个头带着毡帽,身上的衣服有绿有黄也有白,但大多都露出了胸前的那块强壮肌肉。

    从历史上来说,鲜卑骑兵本就是非常强大的。中国有名的皇帝之一李世民,当时就是借用了鲜卑人的力量才强大了唐朝,而且他的骨子里有着很强的鲜卑血统。

    当然,那些都是以后,或者以后也不会发生的事情了。只说是眼前,鲜卑骑兵一出现,就像是一群猛兽般,缓缓的开始接近,给人一种本能的的压抑之感。

    “大家小心,一旦他们有不轨行为,我们就保护主公杀出一条血路。”注意到对方最少来了三千骑,做为暂时统兵的赵云将军这就向着五百张家军轻骑下达了命令。

    命令一出,五百轻骑是人人严阵以待,做好了事情不妙,就全力一击的准备。

    骑兵缓缓的出现,慢慢的呈一个半圆形就包围了过来,最终,口子完全的堵死,将张超和部众们围在了这密林之旁。

    对于鲜卑骑兵的所有行为,张超骑在白鹤马上只是看着,从头至尾没有发布过一道要进行反击的命令。

    当鲜卑骑兵将包围圈形成之后,对方阵营这才涌出一人,他骑着一匹看起来非常强壮的马匹,头上依然带着一个毡帽,只是脖子上多了一串像是狼牙般的串珠。

    他一出现之后,三千鲜卑骑兵就变得十分安静起来,那样子似乎就像是张家军骑兵在欢迎着张超一般。

    “你们谁是大将军?我是扶罗韩,请求一见。”最先跃出之人,将目光向着五百张家重骑的身上巡视了一圈之后,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张超的身上。

    从阵势上也可以看得出来,这些汉人军队都是以此人为中心的,在加上他是一身的白衣,骑着一个白马,与民间所说的大将军形像完全的一样,扶罗韩这才将目光落在了这里。

    扶罗韩用了一个请字,张超脸上就多了一分的笑容,然后就见他也打马上前三步,来到了距离对方五丈之外道:“我就是张超,原来是步度根单于之兄弟,有礼了。”

    见到此人果然就是张超,扶罗韩不由一边细细的打量着对方,一边出声说着,“原来真是大将军,久仰了。我兄知你来到呼连山脉,这就命我请大将军见面一叙。”

    说着话,扶罗韩也在密切的观察的着张超,他要看看对方的胆量如何,倘若流露出一丝恐惧之色,那他便要重新考虑是不是与此人联合的事谊了。

    只是扶罗韩注定会失望的,因为张超的面目不曾有一丝的变化,在听了这些话后反而很是坦然的说道:“即是如此,还要麻烦扶兄带路了。”

    “好。”看到张超并没有让自己失望,还是很有胆量的,扶罗韩也是哈哈一笑道:“如此,大将军请。”

    “扶兄请。”张超说着话,便打马开始上前,身后的许褚和众铁卫也是连忙打马而上,一众五百张家军骑兵也是跟风而至,一切看起来十分有序,这也使得扶罗韩看过之后默默点头,他现在除了感慨着张超本人的胆量外,对于这所跟的五百骑兵也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虽然还未交手,但他己经可以确认,这绝对是一支精兵,便是让他带着三千骑兵对阵也不敢说有什么必胜之心了。

    这也正是张超要带给鲜卑人的一种印像。兵不在多,而在于精,他就是要用五百人去震慑对方,让他们清楚自己的实力和能力。

    ...... ......

    托克托。

    这个建立在山旁的城镇便是匈奴军的大本营之一。

    到达了这里,便可能说是接近了匈奴的腹地了。而在这里,单于於夫罗便带着大军居住于此。

    去卑世子被杀了。做为父亲,又是单于的於夫罗非常生气,按着他的意思,是应该马上集合大军找张超报仇的。只是此刻,袁绍要对幽州用兵,之前就曾说好的事情,这使於夫罗很是难做。

    杀子之仇不能不报,可袁绍也不能得罪,不然的话,这对于匈奴以后的发展将会是十分不利的。如此他只好让自己的兄弟呼厨泉带着大军去帮助袁绍,他带着一部分军士留了下来,对付张超的士兵。

    於夫罗所选择的第一个攻击目标便是雁门郡治地的阴馆城。他己经打听清楚了,张超新任命的郡守名叫典韦,留守的雁门将军名叫吕布。当初就是这两个人合力杀了自己的儿子。而现在仇人就在眼前,便没有不报仇的道理了。

    就在呼厨泉带大军离开,前往袁绍军要求的地点开始集合之后,於夫罗也带着大军来到了阴馆城前。

    知道了杀子仇人就在同前后,於夫罗便决定血冼阴馆城,那个时候,不管是城中的张超士兵,还是汉人百姓,他都要通通杀光,以泄心愤。

    大军到达城下之后,城北门也被打开,从中走出了一个单骑。

    骑马之人是一个手拿着方天画戟的汉子,他一出现就指着於夫罗先是一通大骂。大意就是手下败将还敢前来送死,莫非是活腻味了不成?

    此人正是吕布。一看到城下匈奴军,他就是一身的战意,这便让仅剩的三千先锋军留在城内门口处,他一人冲了出来。手中没有骑兵的典韦本也想出来一战过过手瘾,奈何他现在正是雁门郡守。一旦城池丢了,他将负有主要责任,这才不得不带着一军团的三千步兵留守城上,一同留下的还有之前俘虏的两千张全汉军以及两千匈奴俘虏。

    对这些人,典韦是学着张超一手大刀一手胡萝卜即镇压又招降的。

    对于其中一些心态不坚定者,先进行拉拢,许以好处,使他们为自己所用。对那些被抓而不降者并没有杀,而是不给饭吃,连饿数天之后,终于有人松了口,低下了头。当然也有一些还不投降者,那便一声令下给杀了。

    现在这城上除了三千一军团的士兵外还有四千俘虏兵,对这些人,典韦的说法是他们必须每人都杀一名匈奴兵,只有如此才能证明他们是真心投降的,只有这样才能得到信任。

    如此,城上七千人这一手拿弓箭而出,便也带着一番的气势。

    在说城门之前,吕布一出现就是一番大骂,引得於夫罗是怒气之下脸上都变了颜色,他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两名将军道:“阿达,阿提拉,你们可敢上前与那匹夫一战?”

    “啊!”两个上一战逃出之人,有幸回到了於夫罗的身边,重新掌管了兵权,现被这一问,都是一脸震惊的表情。

    他们本就是戴罪之身,因为他们的失败,这才让世子去卑被杀。可於夫罗并未追责反而重用,按说有这样的立功机会是就抢着上的,奈何的对方确是吕布,这个人有什么样的恐怖身手,他们最为清楚不过。

    曾都在吕布的手中吃过亏的两人,现被於夫罗这一叫,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上吧?一定打不过?

    不上吧,难免单于为因此而生气的。

    深知於夫罗的脾性,如果这一次不上,那很可能就会被失去信任了。不得以两人只好相视一眼后,一同打马向前冲了过来。

    或许面对吕布这样的第一猛将,只有两人合力还能壮上一些的胆气。

    原本的吕布还在考虑着於夫罗会派什么人出场,他要如何施展神威,在立新功的同时让自己的名字响彻于整个匈奴族的时候,就看到了阿达和阿提拉骑兵走了上来。

    “哈哈,是你们两个呀。手下败将而己,难道是来送死的吗?即如此,成全你们便是。”吕布看清了来人,都曾是自己的手下败将,这便没有丝毫犹豫的就骑着赤兔马冲了上来。

    本来,阿达和阿提拉还想先在阵前说几句场面话,至少以震军威的。可没有想到,吕布根本就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而是认出他们两人后就直接的冲了上来。本就心怀恐惧的两人,竟然是战都未战,便是打马而逃。

    都曾面对吕布只是一个照面便败的阿拉和阿提拉突然是打都不打就逃,这戏剧化的一幕变化,引得於夫罗一惊的同时,匈奴骑兵阵营也是乱了套。竟然就被吕布追赶而至,到了前军的阵营之中。

    好一个吕布,一人一骑杀入到了前军阵营也未见有丝毫的慌乱,反而是挥着方天画戟是一番大杀特杀,竟然有两名来不及躲闪的匈奴小将被波及,被砍翻在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