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二见田丰
    “呵呵,知我者文和呀。”张超点了点头。他当初说给一个县城之良田和管理权做为聘礼,便是动了心思。

    “嗯,如此甚好。只是...”贾诩犹豫了一下有些话没有马上说出口。

    “只是什么?但说无妨。”张超很是尊重贾诩,知道此人非常聪明,心智极高,对其忧虑之事自然是不敢小视的。

    “只是鲜卑人毕竟不同于汉人,他们和生活方式都是多年之下形成的,并非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更改。而为了不使他们将来凑在一起引起混乱,诩建议等他们到了并州之后,还是要尽量分开的。只要将他们完全的打乱,使首尾不能呼应,便才能更好的融合到汉人的文化环境之中去,才能打消他们的其它想法。”贾诩所住之地也曾有羌族出现过,对于外族这一块,他还是有些发言权的。

    “不错,文和的意见很重要。这样,此事就交给你去做了,并州共有六郡,就将这二十万百姓拆分开来了。”张超点了点头,这件事情的确需要提防。虽然现在步度根是臣服了自己,可难保以后他们的子民都会这样想,一旦有一天这些人真的联合起来内讧的话,那也够自己去喝一壶的了。倘若可以未雨绸缪,那倒是可以省去了很多人麻烦。

    “诺。”见自己的意见张超接受了,贾诩当即抱拳而应着。他现在出来提醒,而非是等着鲜卑人进入到并州提醒,便正是想看一看,刚得了鲜卑的主公是不是会得意而忘形,现在看来,张超的头脑还是十分清楚的,这便让他放心了不少。

    古今多少圣贤,都曾因为一时性起而做出错误的决定,虽然张超的决定到现在都是英明的,可谁能保证他不会改变呢?如今见依然重视自己的意见和态度,贾诩也就可以放心了。

    ...... ......

    一九三年七月,张超、贾诩、赵云、许褚等人带着二十五万鲜卑百姓由呼连山脉回到了并州。

    天朝史书记载,这一次世祖张超彻底收服步度根鲜卑一部,完成了由以前的联合变成了现在的归属,完成了历史中带有跨越性的举动。

    同是七月,袁绍带着三十万大军,外加联合鲜卑族的轲比能、匈奴部的呼厨泉向着幽州刘虞部发起了猛烈的攻击,一时间大军压境,是攻城掠地,厮杀不断。

    同时,曹操带大军攻击徐州受阻。陶谦顽抗的抵抗着,派出了刘备,交给予三万重兵以防御。

    霸占徐州受阻之后,曹操秘密的集结了主力,突然转攻田楷的青州,并大败青州黄巾军,杀死了州刺史田楷,获得俘军二十余万,获得大胜。

    曹操获得了青州地盘之后,使得袁绍看到十分的羡慕,加紧了对幽州的攻势,一时间刘虞的压力更大,不得以之下派出了使者前往曹操处和张超处进行求援。

    刘虞的使者一出,袁绍手下谋士也献计进行阻拦。同时,他们也派出了使者前往曹操和张超处进行斡旋。

    而此时的张超己然回到了晋阳城,正在筹备于自己的大婚,在他的提议之下,将婚期定于下月一日,即八月一号。同时这一天也被张超拟定为建军节日。

    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个真正的军人节日。这个重大决定,使之很多武将士兵都欢呼不己,他们以后就将会有自己的节日了。

    做为主公,张超需要做的只是制定大方针而己,具体的事情自然是有人去操办的。就像是有关婚礼的事情,便是由鲁肃亲自督办,蔡琰、白彤、甄宓协办。

    有了三女的加入,张超便不在担心事情会有什么纰漏,他只需将全部精力放在全国形势的变化上就好了。

    而此时,在七月下旬初至时,刘虞派出的使者来到了晋阳城。

    使者田畴,字子泰,行从事之职。他一进入到了晋阳城,便来到了城中的驿站之地,由首席军师郭嘉接待,尽是虚以委蛇之论。

    但凡是田畴提及要见张超时,郭嘉总是会在人不在晋阳城,正派人通知为由拖延着。

    两日之后,袁绍所派的使者也来到了晋阳城,所不同待遇的是,他一出现就被带到了牧主府,由张超亲自接待。

    之所以会有如此巨大的差距,完全就是因为袁绍派出的使者名为田丰。

    田丰,字元皓,时任冀州别驾之职。

    自然,张超会见田丰并不是因为他的职务高于田畴,实则是他知道此人乃大才,见之便起了收服之意。

    田丰其人,为人刚直,曾多次向袁绍进言而不被采纳,曹操部下谋臣荀彧曾评价他"刚而犯上"。后因谏阻袁绍征伐曹操而被袁绍下令监禁。官渡之战后,田丰被袁绍杀害。

    知悉三国历史的人大都也知道田丰其的,知道这是一个大才之人。张超对于大才自然是喜欢的。考虑到袁绍的性格,狂妄自大,跟着这样的人,是断然不会有什么出息的,他便决定伸出说服之手,同时也是在挽救田丰的性命。

    田丰被铁卫直接至到了并州牧的门前。在看到这大门如此的宽阔,竟有如洛阳之皇宫时,田丰的眉头便深皱了一下,他突然有了一种感觉,那便是这个大将军张超志向不小,怕非一个并州就可以满足的。

    这一次,田丰能够成为使臣来到并州,完全是自荐的原因。

    对张超,田丰和沮授两人总是有一些看不透之感,正逢袁绍要派人来安慰张超,他便自荐来此,为的就是一探虚实的。

    而这一来到牧主府前,田丰就感受出了不同。

    想他现在的主公袁绍,四世三公,那是何等的名门旺族,但冀州牧主府也没有建得这般辉煌,可张超确行此之事,难道他是一个贪图享受之人,亦或是有着极大野心之辈?

    “请。”负责迎接的铁卫看到田丰站在牧主府前不走了,这便重声而道。

    “哦。”田丰被这一喊,思绪转回,这即答应了一声,跟在铁卫身后身着牧主府深处而去。

    越走,田丰也越是心惊。一路上所经之地,所有摆设,均是价值不菲。如果说从外面看,牧主府就像极了皇宫的话,那这里面的摆设己然与当时的洛阳皇宫没有太大的区别了。

    “张超这到底是要搞什么。”一边走,一边扪心自问着的田丰一边心中想着。

    张超此时正站牧主府前厅的会客厅中。

    他没有去迎接田丰,并非是他有意自抬身价,像是这样的事情他还不会去做。之所以如此,就是为了给田丰一个惊撼的感觉,他就是要告诉田丰自己的牧主府是如何的富丽堂皇,就是要告诉对方,自己的野心不小。

    等着田丰一路走来,来到了会议厅前时,心中震撼之意以无以言表了,他是真的被张超这大手笔给震到了,同时也认定此子野心不小的事实。

    “哈哈哈,元皓兄,别来无恙呀。”当看到田丰来到了会议厅前之后,张超这就由房内走出,然后哈哈大笑的走了过来。

    两人曾经在攻取长安的时候见过,那个时候还是以盟友的身份进行过合作的。现在在见,用别来无恙最是合适不过。

    “丰见过大将军。”田丰一见正主出现,连忙抱拳深深一揖。

    张超现在的身份可是等同于与自家主公袁绍是一般的,像是这样的人,他屈身行礼并为过。

    “哈哈,元皓兄,我等之关系不必如此的。”张超呵呵笑着,扶起了田丰,然后手臂抓着对方之手臂,这就向着会议厅而返。

    进入厅中,两人分宾主座下之后,田丰即将主公袁绍之意讲了出来。“大将军,如今我家主会正在奉皇命讨伐幽州,如果我所记不错的话,当时的圣旨还是大将军送到我家主会手中的吧。”

    “不错。”张超点点头承认着。

    见张超承认了,田丰就暗暗心喜,然后道:“我家主公奉皇命而为,只是没有想到那刘虞确自以皇族身份,不予答应,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动兵讨之。且在大军压境之下己然获得了很多的胜仗。现刘虞眼看形势不妙,便派人前来向大将军救援,那不知大将军是何意呢?”

    “呵呵,还能有什么意思,自然是要遵从圣旨了。即然元皓都说了,这圣旨是经由我之手送给的本初兄,那自然我是一定会承认的。所以元皓尽管放心就是,我是不会出手干预本初兄的内事。”张超一脸理所应当的表情,那样子仿佛在说,田丰和袁绍所担心根本就是无中生有。

    田丰也没有想到张超会如此的痛快就答应了这件事情,他还以为对方怎么样也要以表示一番的为难,然后在讨要一定的好处才会做出不出兵的决定。

    张超的痛快出乎了田丰的意料,使他更感有些看不透张超了。

    “呵呵,元皓兄,我是一定不会出兵的,只是还有一个小小的私下请求。”张超的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这一会的笑容较之刚才还要更盛一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