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大婚
    “果然来了。”听到张超终于说出有要求了,田丰不由长出一口气。这本就是他来时袁绍就和他说过的事情,说张超这个人一定会借机讨要好处,如果所求不大,便即答应就是。“好,只是不知道大将军有何要求呢?”

    “要求不敢当。就是我过几日便要大婚了,即然元皓兄赶上了,不如就做一个贵客当一个见证好了。呵呵,我想这并不过分吧。”张超目光盯向着田丰,出声问着。

    竟然是这样的要求,可以说还真就出乎了田丰的意料。

    所谓赶的早,不如赶的巧,即然张超大婚在即,田丰还是有求于人的,倘若这般说走就走,实在有些不合适,这考虑了一下后就点了点头道:“如此我便答应大将军,能够参加您的婚宴也是一种荣幸。”

    见田丰答应了下来,张超即大笑道:“好好,即如此,元皓兄可以先将我的决定着人送到本初兄那里,然后你在这里多呆几日便是。我会着人陪你四处去看看的。”

    田丰也正想看看并州百姓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当即就答应道:“好,如此就打扰了。”

    田丰留了下来,并且开始游历于大街小巷,感受着并州百姓的生活如何。同时他也将张超答应不会出兵干预袁绍对刘虞用兵的事情着人快马送回。但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派人的同时,张超也安排了天眼成员带着厚礼去了冀州许攸的居所,至于他们是去做什么的,当然是离间了。

    田丰与许攸皆是袁绍手上的重要谋士。

    田丰这个人很有谋略,属于一级谋士,他考虑问题、做出判断往往都很正确,但这个人脾气太硬,他老是顶撞上级,这个老顶撞上级的人是没有哪个领导会喜欢的。

    许攸这个人的鬼点子很多,但是这个人很贪婪,他贪得袁绍已经不能满足他了,所以这种人他的忠诚是有问题的。

    但不管怎么样,两人同朝为官,性格又是出入如此之大,自然而然矛盾是有的。

    田丰因为学识和谋略足够,常常让袁绍很是信任,这就引起了许攸的不满,他总感觉到地位会受威胁,便有事没事的会常说其坏话。

    张超正是抓住了这一点,送礼给许攸的同时,也让他寻机挑拔袁绍与田丰间的关系,只要两者的关系势同水火了,那他出手招揽的时机便也就成熟了。

    田丰自是不知道这些,他还在坊间走动着。当他看到了并州百姓的生活井井有条,丝毫没有因为现在战乱四起而受到影响之时,不由感概万分。这也正是他所希望看到的太平世界。可万没有想到,奉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还没有做到,拥兵最多,势力最强的,有着四世三公之名的袁绍没有做到,张超这一个名不见经转之人确做到了,这的确带给了他很多的感概。

    他也终于可以肯定,张超这个人的野心之大了。甚至会成为与曹操一样的袁绍想做大事的拦路虎。

    按说,有了这样的判断之后,应该马上把情况报告给袁绍的,可是田丰内心中确还是矛盾着。

    他不得不承认的是,并州百姓的生活环境正是他所期望的。而如果一旦实情到了袁绍那里,少不得就会兴兵而起,如此一来,这里的百姓就会遭受战火,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他之过。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田丰的心里很清楚。一旦由袁绍统一了并州之后,这里的百姓是不可能过了这么好的生活的。至于对于外族的态度,袁绍就与张超完全不同。

    前者是以拉拢为主,联合为目的。

    后才确是以收服为主,不服就消灭。

    这般一比较,自然是袁绍的方法暂为稳妥,但确也种下了不良种子。可反观张超的雷霆手段,虽然刚开始较为困难一些,可一旦达到了目的,便可以解决所有问题,那就真是一劳永逸了。

    边疆之祸,一向是国家最为头疼的问题。可眼看着有一个人站出来就可以解决了,田丰也似是看到了希望。如果因为自己的消息而让这个好的希望就此破灭了,他实在是民族之罪人。

    田丰犹豫着,他的所有举动,每天皆有人向张超汇报着。不夸张的说,一旦田丰做出了决定,有了对张超的不利言语写成书信,那便是他在无法返回到冀州之时。

    那时,就算是张超在看重田丰的才能,可对于一个对手而言,他是丝毫不会手软的。

    对对手仁慈,那便是对自己的残忍,这个道理张超懂,他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 ......

    田丰有关张超不会出兵的书信终于平安的到达了袁绍所部。

    在看到田丰的书信之后,大帐之中的袁绍是一脸的大喜之态。“这个张致远,还算是识时物,知道不与我为敌。呵呵,即如此,我就先放手收拾了刘虞,然后回过头来在说对付谁的事情吧。”

    袁绍此时正是高兴之时,帐中的谋士之一许攸见机就站了出来。

    张超送给他的重礼是前一天到达的,一向贪婪的他是没有不收的道理。即然收了礼,自然是要替张超说话的,所以他当即就道:“主公英明,张超很懂事,我们便可以不与他为敌。但是曹阿瞒的举动确是有些不尽人意了,他竟然着人以天子之名喝斥我们,让我们与刘虞好好和谈,而非是一定要用兵,这根本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嘛。哦,只准他向青州和徐州用兵,确不许我们向幽州用兵,天底下哪里来的这样道理呢?”

    许攸说起了曹操之事,这也是情有可缘的。

    说起来,许攸、曹操、袁绍三人皆是好友。三人的关系以前还是很密切的。后来大家各自有了地盘,许攸就投靠了袁绍,这使得曹操有些生气,两人间的关系自然就变得疏远了很多,甚至还带着一点的恨意。现在有机会,他当然要加一点眼药。

    “嗯。”听着许攸的言语,袁绍也是点点道,一脸的不快之色道:“这件事情,孟德的确有些过份了,他挟持天子我不管,想做什么事情我一样不管,可若是要因此而威胁起我,命令起我来,那是绝对不行的。好了,这个仇我先记下了,等着解决了幽州的事情在说吧。”

    袁绍还不想两面作战,尽管曹操得罪了他,可也只能先忍着,不过以为瑕疵必报的性格,这件事情绝对不会算完了的。

    袁绍有些记恨于曹操了。在这件事情上,己升为司空的曹阿瞒其实也有自己的苦衷。

    他明知道袁绍与自己在争抢地盘,他总不能在对方得势时还要说上一声好吧。所以,借用天子之声喝斥一下袁绍,先给对方一个不痛快还是可以的。而至于袁绍会记仇,他倒也并不是很在乎,两人明显是有一战的,如果说之前他底气还有些不足,可是占得了青州,手中多了二十余万的俘虏后,他己然感觉到翅膀有些硬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趁着袁绍还没有完全的平定幽州时,他可以将徐州拿下,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手中就等于多了很大的回旋余地。

    两人是各有心思,互相算计。将对方当成大敌的同时,也都忽略了张超的存在。或许两人都没有将这个并州牧当盘菜吧,亦或是他们就将张超当成了一头肥猪,只等着有一天养肥了之后在杀。

    在他们相互算计的时候,张超的大婚之期也终于迎来。

    大将军兼并州牧的大婚,对于其它诸侯而言算不得什么,可是对于张超集团而言,确绝对是一个大日子。

    为了这个重大日子的到来,整个晋阳城的各级机构都忙呼了起来,坊间的气氛也变得热闹非常。

    因这一天又是张超亲定的建军日,一时间军中各将是能赶来的都赶过来了。其中就包括了在雁门郡当太守的典韦。

    事隔张超离开了雁门己经有近半年之久,在典韦和吕布的共同努力之下,前来复仇的於夫罗被重创,甚至连其大本营托克托也被吕布成功偷袭了一回,可谓是损失惨重。

    吕布的先锋军也在张超自给自足的命令之下,成功的达到了满圆的一万人,甚至于雁门治所阴馆城典韦手下的步兵人数也成功达到了一万之众,且还都是经历过战争的精锐之师。

    基本达到了目的之后,典韦就被特许带着亲兵回到了晋阳城,参加张超的婚礼大典。倒是吕布因为还在托克托附近侵扰着於夫罗,他便没有机会在回转过来。只是张超己经答应,等着消灭了於夫罗之后就准许他与貂婵完婚,这倒也是让其安心不少。

    除了从雁门回来的典韦,便是在壶关镇守的徐晃将军和军师徐庶,以及在河东的太守李儒和守将徐荣也都赶回到了晋阳城。

    如今的天下之势是,各诸侯都在分抢着地盘,便是曾被打败的董卓,现在也居于雍州在招兵买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