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座等还价
    “主公英明。”郭嘉先是奉上了一记小马屁,然后这才有些担忧的说道:“是不是也要通知徐庶军师和李儒军师,让他们支持一下河内王匡,那里能够多坚持一下,就为我们争取了更多的时间。”

    “不可。”张超听后确是了摇了摇头道:“我们己经激怒了袁绍,这一次若不是郭图和许攸被我们买通,怕是袁绍大军己准备向幽州开来了。正所谓可一可二不可三,我们将颜良部轰出了雁门,又轰出了代郡,若是在在河内的事情上插手,难免会真的激怒于袁绍,若是那样,怕是他就会改变主意,来寻我们的麻烦,现在可不是时候呀。”

    听着张超的思量,郭嘉亦是点了点头道:“主公所虑不错。但若是没有人从中搅局的话,嘉担心袁绍会很快占领河内,如此一来,我们即危险了。”

    “这一点不用担心,不是还有曹阿瞒嘛,放心,他会出手的。”张超十分自信的笑了笑后又道:“当然,不参战是对的,但可以适当的时候派出给予其侧面压力,总之要让这一仗耗尽袁本初之精力。”

    看着张超如此自信,郭嘉自是放心道:“原来主公早有谋划,如此嘉便可以放心了。”

    什么谋划不谋划的,张超并没有做什么,他只是知道曹操的人品,相信这样给袁绍打麻烦的事情他是一定不会错过的而己。

    ...... ......

    许昌。

    天子之所在,亦是刚升任司空不久的曹操府邸之所在。

    在这里值得一说的是,有感于张超将华佗留在了身边,曹操亦是有样学样,请来了另一位后世给予了医圣之名的张仲景。

    张仲景,字机名仲景。出生在没落的官僚家庭,父亲为官,他本人亦做为长沙太守之要职。后从史书上看到扁鹊望诊齐桓公的故事,对扁鹊高超的医术非常钦佩。又感瘟疫横行(据史书记载,东汉桓帝时大疫三次,灵帝时大疫五次,献帝建安年间疫病流行更甚。成千累万的人被病魔吞噬,以致造成了十室九空的空前劫难。)便是他的家族原有人口多达二百余人。自从建安初年以来,不到十年,有三分之二的人因患疫症而死亡,其中死于伤寒者竟占十分之七。

    鉴此种种,他便弃官学医,且尤其在伤寒一道上颇有建术,成为了当年很有名气的医者。

    曹操在听其名后,便以献帝的身份召其到身边成为了医官。也正是因为强仲景的存在,顶级谋士戏志才并没有早亡,而是依然还在曹操的身边出谋划策着。

    并州军打败颜良进入到了幽州一事,待消息传到了许昌之后,曹操听后也不由感叹的对戏志才而道:“这个张致远,果然是出生牛犊不怕虎,竟然敢主动去撩老虎的胡须呀。”

    “不错,此人非胆有胆心,且做起事情来还很有计划。袁绍竟然不顾他,而还是要攻取河内,这才是最让人不解之事。”戏志才于一旁听了之后也是感叹而道。

    “是呀,郭图竟然弄出了一个天时、地利、人和之说劝住了袁本初,的确是让人不解。”曹操听后也是不断的摇着头,对于此事他也有些费解。可他本性就不是拘泥于小节之人,说完这些他便将此事掠过,而是看向戏志才道:“袁绍下一步想要夺取河内,吾可不能让其顺心了。”

    “呵呵,主公放心,一切交给志才便是。”戏志才一躬身,自信而道。

    随后不久,河内太守王匡便接到了皇帝的诏书和曹操的私信,意是请他坚守好河内,成为国家之栋梁,汉国之砥柱之臣。

    王匡做事本就是不是一个束手待毙之人,面对着袁绍大军,仗着地利之势,坚守城池,在加上曹操暗中提供的粮草,倒还真就与袁绍周旋了起来。

    袁绍攻河内,借此时机,曹操也开始集中力量练兵,准备向豫州进军。

    豫州牧孔伷得知曹操可能会引大军来攻,连忙派人向在荆州的刘表,以及徐州的刘备进行求救,以唇亡则齿寒为由,向两州请求帮助。

    中原大战战端在启在即。

    借此混乱之机,张超带着大军也开始收复幽州之地。

    贾诩、黄忠、太史慈打先锋。在没有得到袁绍的支持之下,大军是一路攻战了代郡、上谷、渔阳、右北平到达了辽西。

    辽西郡这里原本袁绍还派有人在此镇守,防的就是公孙瓒会挥兵而下,可得知张超大军的到来之后,这些人便提前一部撤走了。走时还将所有城中的粮草一并带去,不能带走的竟然用火焚烧,总之就是不会留下。

    等着贾诩大军赶到了辽西郡治所阳乐城之后,看到的便是一幅破败不堪的城市以及街道上满是逃难无家可归,无粮可食的百姓。

    不管是袁绍军,亦或是原本刘虞的部下鲜于银所部还是辽东的公孙瓒,他们只知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在拼杀着。大战一启,苦的便是百姓,他们流离失所,无田可耕种,无收入而来,饿死,冻死便也是稀松平常之物了。

    看到大街上很多百姓依然还在穿着单衣,贾诩的脸上是一阵的紧绷。“来人,传命下去,将我们军中多余的冬衣送给百姓,同时搭粥棚,百姓不能在死了。”

    自有人下去安排。贾诩能做的便也是这些了,至于这些难民问题要如何解决,他相信身后正在赶来的主公定会有他的办法。

    跟着张超时间长了,做为谋士对其发展经济的能力皆是十分认可的。尤其是对于张超于百姓的态度,更是十分的欣慰,爱民尚且如此,相信以后对他们这些大臣们定然也会错不了。

    刚刚着人安置这些难民,便有人来报,说是一个叫做田畴之人前来面见。

    “田畴?好快的速度。”贾诩自叹了一声之后,这便道:“我这就去郡守府,将田先生请来便是。”

    辽西郡的郡守郡中,同样是破败不堪,除了无用的桌椅之外,其它是能搬走的东西都被搬走了,以至于贾诩见客下人也是好一阵的收拾。

    “呵呵,子泰兄,条件有限,还请见谅。”贾诩自说着,便找了一个刚刚擦拭过的空地上座了下来。

    田畴脸上一阵的苦笑,然后也自寻了一地干地座下道:“文和兄哪里话,这是我们之过呀。没有守住幽州之地,使百姓受苦,刘虞牧主蒙难。”

    田畴是一边说着一边摇头,看那样子似是真的很伤心的一般。只是贾诩确没有注意这些,他听的是对方话中之音。

    这意思己然是十分的明显,便是幽州是他们之地。如果这个说法成立的话,贾诩的大军就属于是外军了,在名义上确是无法先失了一招先手。

    以贾诩的聪明,即然知道了这些,自是不会听之任之的,反倒是一幅听不懂的样子问着,“哦,子泰兄的意思我明白了。幽州是刘虞牧主的不假,可是他现在己经先逝,那这里便成为了无主之地。我主公身为献帝亲拜的大将军,有节结全国兵马之权力,他不忍看着幽州百姓受苦,方即出兵,想来便是刘虞先生在世的话,也是会赞同此举的吧。”

    贾诩以刘虞以死,张超之身份为由,说出了他们意欲占领幽州之意,这话听得田畴就是浑身一震。“怎么?大将军这一次来是占领幽州的吗?”

    “难道不可以吗?或是子泰兄认为凭你们的力量可以对付得了公孙瓒,可以为刘虞牧主报仇不成?”贾诩以一幅反问之态说道。

    “这个...”田畴一时间不知如何做答为好。

    对于张超大军突然进入幽州地境,取尔代之了袁绍之军。初闻消息时,田畴和鲜于银、鲜于辅还是十分高兴的。不管怎么说,袁绍也是杀主的仇人,有人去找他们的麻烦自然是好事情。

    但万没有想到,以往面对他们杀伐果断,攻势极猛的袁绍大军对上张超的时间竟然就退缩了,大军是不战而退,硬生生的就把几个郡都让了出来,这非旦使得他们看不到一出座山观虎斗的好戏,反而使张超大军来到了他们的面前,眼看着就要做选择了。田畴这便自告奋勇的来找贾诩,他一来是为了探听一下大将军军的虚实,二来也是想着能不能为自己和鲜于银等人争夺一些权力,来上一个讨价还价之机会。

    现贾诩说出了张超要占领整个幽州的决定之后,田畴便知,想要阻止便己是不可能之事,而为了更好的给自己谋得利益,他又道:“文和兄,话不是这样说的吧。虽然大将军有节制全国兵马的权力,但确并没有攻城掠地之特权吧,我想这件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的吧。对了,忘记和文和兄说了,对幽州的地形和人文风气我等可是十分的了解。”

    田畴的暗示己然是十分的明显,似己经拿出了身价,座等贾诩去还价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