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擒下郁筑鞬
    郁筑鞬的勇武刺激到了一些鲜卑勇士,他们也是在努力的适应了天气之后,开始挥枪反击,一时间竟然成为一定的气候,一会的时间就聚焦了百人之多。

    正杀得气劲的吕布,被亲兵告诉了这一边的情况,当即便见其大喜道:“一定是郁筑鞬,待我去战他。”说着话,是猛一拍座下赤兔,身形急速驶去。

    己带百名骑兵,并势力越聚越大的郁筑鞬此时是一脸的怒火,汉军竟然敢来偷袭他们,这还真是找死之举,即如此,他倒是要给这些汉军们看一看,他的厉害。

    正自在郁筑鞬想要建功立业,给汉军骑兵以重击之时,骑着赤兔,手拿方天画戟,一身红袍披风的吕布就来到了他的面前。

    手中的方天画戟向前一递在一回伸之前,便有两名鲜卑骑兵中刀而落马。吕布的武勇也第一时间引起了郁筑鞬的注意。

    “先杀了你在说。”看着汉军有一将冲出,还甚是武勇,郁筑鞬战心大起,这就拍马向着吕布而来。

    眼看着又有一员鲜卑骑兵而至,吕布习惯性的将方天画戟向前一递,同进也使上了四分的力气。

    原本以为,一击之下,这鲜卑骑兵定然吃不住重力要被拍下马去,但未曾想,一击之下竟然只是平分秋色,对方还于马上安座无常。

    “马前何人?报上姓名?”一击竟然动摇不了对方,感觉上告诉吕布,此人应是大有来头才是。

    “我乃单于帐下将军郁筑鞬,汝是何人?”郁筑鞬报上姓名的同时,也将目光瞪向着吕布。刚才他同样没有尽全力,这才与吕布拼了一式后来了平色秋色。但感觉亦是告诉他,眼前之人怕是不会简单了。

    “哈哈,郁筑鞬果然是你吗?我抓的就是你,我乃大将军座下杀神大将军吕布,接招吧。”同样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号之后,吕布是举戟就打。

    名号一报,郁筑鞬便是脸色一变。

    两军交战,不可能不了解对方。对于张超手下第一猛将吕布的名字,郁筑鞬自然也是如雷贯耳。

    这个杀神大将军,可是一度打败了匈奴的於夫罗部落之将,岂能小视?

    郁筑鞬没有想到,会要这里遇到吕布,只是即然遇上了,现在也只能先交战几回合,他己经做好决定,待寻得机会便撤就是。

    未战先怯。

    此乃兵家之大忌。就像是电视剧中亮剑里李云龙所讲的那般,见到敌人,要敢于亮剑,没有这样的精神是打不了胜仗的。

    而在听到了吕布之名后,郁筑鞬就先害怕了,这就等于在气势上就先输了一筹,这般情况之下,如何能胜之?

    举起了手中的矛,郁筑鞬举起就刺,他是希望用武器之灵活先下手为强,打上吕布一个措手不及,尔后在寻机而退。只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样的招式又岂能将第一猛将如何呢?

    眼看着对方的矛刺了过来,吕布是不躲不闪,举起了方天画戟就迎了上去,且一出手就是九分的力量。

    即知道眼前之人便是今晚的目标,那无论如何吕布是不能放其从手中溜走的,这就使出了九成之力。

    吕布的力量在整个张超集团中是公认的第一,便是在当时也是无人能及的,他使出了九分力,哪有几人可以扛得住,仅仅是兵器这一接触,郁筑鞬就感觉到手臂发麻,右手之上的合谷处己受震而流血。

    “好大的力气!”感叹了一声的郁筑鞬,终知杀神大将军之名果然是名不虚传。

    要说比力气,这正是匈奴和鲜卑部落的强项。而能从众多勇士之中冒出的郁筑鞬,之所以会成为轲比能的女婿,便是力气首先就是大得惊人。可是以他的力量面对着吕布的时候还是感觉到力有未逮,仅仅是交手一回合,手便被震伤了。

    吕布使出了如此之大的力量,竟然也未能将郁筑鞬拍下马去,不由也叫了一声好道:“不错,有两下子,即是如此,且在吃我一戟试试。”

    吕布不在留手,第二式横戟一出,便是使出了全力。

    而在全力之下,戟未至,风声便先响了起来。呼啸的风声引得郁筑鞬就是一惊,尔后将手中的矛横在身前,他想要借助整个身体之力来挡住这一重击。

    方法是好的,但实力悬殊过大了一些。当那方天画戟一拍了在矛之上,那股巨力即跟着传来,尔后在看郁筑鞬,手中矛己然变形,整个矛身先是贴在身上,在然后力量又至,他终于在也扛不住,人由马上喷了一口血坠下。

    “擒了!”看到郁筑鞬落马而倒地,吕布这就向着身后的亲兵吩咐了一声,然后又高举着方天画戟是一顿的猛杀。一边向前冲杀他还一边喊着,“你们的主将都被我擒获了,尔等还想反抗至死不成吗?”

    郁筑鞬的被俘,引得鲜卑骑兵阵形更乱。原本就是没有防备,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现如今又见杀神大将军气势袭来,顿时这些鲜卑骑兵是逃得逃,投得投。

    刚刚要形成的战斗力,就此土崩瓦解,在无法形成有效的反抗了。

    此一战,吕布以不可意料的偷营之举,重创了鲜卑部。俘获敌将郁筑鞬,俘骑兵万余,杀两千余人,逃八千。反观他的阵营,因为早有准备,先锋军的损失不过五百而己。

    这是一场大胜,吕布得手之后,即带着俘将和俘兵向着张超大营而去。而逃走的八千匈奴骑兵,在集结之后便也向着单于所在之地跑了过去。

    张超在营中,待得快天亮之时,终于看到吕布大旗至,在得知了郁筑鞬被俘,其中还有万余鲜卑俘虏之后,当即是大喜,“好,奉先不负重望,记上一功。”

    吕布听到有大功可立,当即是笑得合不拢嘴。张超看后道:“好了,奉先,先去休息一下吧,或许用不了多长时间,轲比能就会率大军而至,到时候你和你的先锋军还是出战。”

    “主公放心,我只需休息上一个时辰便足矣。”吕布抱拳而答着。

    吕布去休息了,张超和郭嘉便即突审郁筑鞬,期望可以从他的口中得到更多有用的消息。

    在大营主帐里,郁筑鞬被典韦和许褚两人带了上来。

    看着被绳索所缚的郁筑鞬人站在那里,确是将头甩到了一旁,郭嘉即冷笑而道:“你可是郁筑鞬,轲比能单于的女婿吗?”

    “哼!知道还问?告诉你,我就是郁筑鞬,你们要杀要剐随便,但想从我口中探知任何的消息皆是妄想。”说完这些话,郁筑鞬又将头向着一旁扭去,一幅不服之态。

    郁筑鞬竟然如此之倔强,这看得座于主座之上的张超便是双眼一瞪道:“手下败将,焉敢如此无礼,左右何在,让他给我跪下。”

    张超的话音一落,典韦和许褚即一步于前,然后抓住了郁筑鞬的左右肩膀,将其强行的按倒在了地上。

    郁筑鞬尽力的反抗,可哪里又会是典、许两将的对手,便是吕布在这里,面对两人也是占不到丝毫便宜的。

    被强行的按在了地上,郁筑鞬还想用力将头抬起,做出不服之态。眼看着此人如此之倔强,典韦心中火起,右手即向着他的脖颈处拍了一下。

    便是这一下,就将郁筑鞬拍晕了过去,人脑袋一耷,晕了过去。

    “啊!晕了!”看着这个结果,典韦一幅愣然的表情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罢了,即是晕了,就先带下去。此人骨头硬,也难以问出什么东西来的。”张超看到这般的变化,也一脸苦笑不知要说些什么好,这就只好挥了挥手,让人将郁筑鞬带下去。

    典韦一脸做错事的样子将郁筑鞬带了下去。在房间中只剩下张超的郭嘉两人之声。郭军师道:“主公,如今第一步计划己经完成,您估计轲比能是不是要发狂?”

    “呵呵,奉孝早知其结果,又何必问我呢?”张超笑着反问道。

    郭嘉即也是一笑道:“好,即是如此,我去安排了。”

    “辛苦奉孝。”张超看着郭嘉点头默许而道。

    郭嘉出了大帐前去安排了。张超看着帐外己经亮起的天色,心中复杂无比。擒获郁筑鞬就是为了激怒轲经能,或许对方一怒之下就会露出破绽了。只是依然还有近九万骑兵的轲比能一怒又岂是那么好对付的呢?张超不知道这一战胜利的机率几合。只是事以至此,他能做的便是尽全力一搏而己。

    轲比能大帐。

    天还未全亮,便有亲兵将他叫起,接着就收到了女婿郁筑鞬被吕布所擒的消息。

    原本还有些睡意的轲比能,听闻到消息之后是彻底的惊醒了过来。“什么?张超竟然敢袭营,此人果然不简单呀。”

    轲比能并没有被郁筑鞬的抓获而动怒,反倒是为张超的手段所惊撼。仅此一点来看,此人便有大将之风,知道不将个人喜怒用于战争之上。

    “是的,郁将军两万骑兵如今逃回来的仅有八千人而己。”报告事情的亲兵跪倒在地而言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