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终于来了
    “嗯,知道了,这样,将苴罗侯叫到我这里来。”轲比能点了一下头。郁筑鞬虽然被抓了,可在兵力上他们还是占优的,只要接下来不在犯错,还是有全歼张超的希望。至于郁筑鞬嘛,他相信这个大将军只要是一个聪明人,就不会为难自己的女婿,因为那将是把自己至于险地了。

    轲比能帐外,同样获知了消息的女儿罗拉也获知了丈夫郁筑鞬被张超所抓的消息,当即是大哭了起来。

    一旁的侍女看到主子哭的如此之伤心,便出主意,让她去找父亲单于轲比能商量,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将姑爷给救回来才行。

    罗拉听从了侍女的建议,这就擦去了脸上的泪水,向着父亲营帐而来。而此时,苴罗侯也己赶到,正与单于兄长商量此事呢。

    “大哥,郁筑鞬被抓了去,我们要想办法才是呀。”苴罗侯在听闻了张超夜袭军营之后也是十分的震撼,他没有想到,这个大将军还真是有些胆量,以兵力之劣,竟然还敢下先手。他甚至还有些心有余悸,因为若是张超昨夜的目光是自己的话,怕是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苴罗侯的提议,轲比能在听了之后便即摇头道:“不要紧的。张超是一个聪明人,想来他不会为难我的女婿,除非他是要不死不休?”

    “怎么?大哥,你以来我们都出兵了,还会有商量回旋的空间吗?”看着轲比能如此之乐观,苴罗侯确是用力摇头并提醒道:“大哥,您还记得去年我曾为了寻找步度根的踪迹而出现在并州的事情吗?当时我就遇到了张超的人马,还因此伤了对方的一位名叫太史慈的将军,那个时候便己经等于是结仇了。还有匈奴单于之一於夫罗的儿子去卑,不正是死在了张超手下大将之手,最后还因此而被灭吗?他即然敢杀去卑世子,为何不敢对郁筑鞬动手呢?”

    苴罗侯的分析引得轲比能浑身即是一震。不错,这个张超不可用常人目光视之,这个人杀伐果断之心极强,胆子也是极大的。

    还在轲比能分析着张超到底会如此做的时候,门外的大帐帐帘己被人推开,女儿罗拉也走了进来,“父亲,您一定要救郁筑鞬呀,我们刚刚成婚不久呀。”

    “你怎么来了。来人,将她给我带下去。”看到女儿竟然出现于此,轲比能的脸上当即现出了一丝不悦之神情。他的确是很宠爱这个女儿不假,但关系到军国大事,他是绝对不允许女人来参与的。

    轲比能话音一落,门外即走进了两名亲兵,要将罗拉给带下去。可谁想罗拉确十分的刚烈,一只锋利的匕首出现在了手中,并很快被她给架到脖子之上道:“父亲,您如果不答应我,我现在就死在你的面前,反正没有了夫君,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罗拉显然是听到了刚才叔叔苴罗侯的话,这才担心起了郁筑鞬的死活,这便要以死相逼了。

    罗拉的举动,引得亲兵不敢乱动,便是轲比能也是脸色巨变道:“女儿,不可呀。你没有了夫君,还有父亲的。”

    “不!我现在就要丈夫。”罗拉确是不依不挠的说着。

    罗拉的威胁让轲比能陷入到了两难之中。原本他是想用围军之术缠住张超,他只是想将其缠住,不让他去辽西郡和贾诩军汇合到一起。如此那边的公孙瓒压力就会小很多,然后等着另一鲜卑部落素利弥加与其联手出手将贾诩之军灭掉,张超军就会成为孤军,那时定然是人心不稳,在想攻之就会事半功倍了。

    而为了这个目的,轲比能也派人与公孙瓒和素利弥加进行了联系,双方便是达成了协议。待灭了张超之后,三人共掌幽州,互划地盘,互不侵犯。可现在因为女婿郁筑鞬被抓,一切的计划都将要被打乱了。这是张超逼着他在与其决战呀。

    尽管轲比能仗着人数优势,并不怕张超,可若是说在这里将主力给拼没了,也是非他所想。所以围困方才是上策。

    并不想改变策略的轲比能,这一会确是被女儿给激在这里了,有些进退两难。

    “大哥,我看以我们的兵力,完全不必做什么围困之事,虽然这样做可以以最小的代价胜得张超,但最终不还是要有一场大战吗?但谁又会知道,时间一长,这个汉朝的大将军会不会有其它的援军吗?依我看之,不如现在就攻上去,尽管付出一些代价,可是能救得郁筑鞬,能抓了张超也是好事。”苴罗侯看到大哥和侄女陷入苦战之中,这便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轲比能本意并不想现在就与张超硬拼,只是女儿相逼,弟弟也是这般的态度,没有什么更好办法的他也只得叹了一口气:“罢了,即是如此,二弟你就准备去准备进军张超事宜吧。罗拉,你且也安心,你的丈夫郁筑鞬我是一定会救出来的。”

    ...... ......

    并州军大营中军帐中,张超于主座上正在看着刚刚由晋阳城中鲁肃送来的军报,那里详细的记载了留守之军耕田地的情况。这原本应该是由曹操之子曹丕时代邓艾提出的屯田法,现在很早就运用于并州军之中,这也使得并州军粮草充足,无需为作战而发愁。

    张超对于经济发展提出的一些措施,往往是连郭嘉等人也是要望尘莫及的,他们有时候甚至都在想,主公的这个脑子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何可以看问题如此的透彻,并想到这么好的解决方法。

    就像是军士轮流耕田,就像是发展商业,建立全国最在的自由贸易市场,就像是建立书院和军事学院等等,非旦解决了军队发展所需的钱粮,也能够发现人才和提升将军的军事素质涵养,如此种种,这才使得看似弱小的张超敢于去挑战河北霸主,有着四世三公之名的袁绍。

    张超是座在那里沉心批阅着送上来的文件,但是下面的武将吕布确有些沉不住气。

    昨晚一战,俘虏了郁筑鞬之后,吕布便连忙去休息了,这一早上精神养足了,只是等着在大战一场,在立新功时,鲜卑军竟然没有了动静,这让他不由就着急了起来。

    武将能够体现自己的价值,莫过于在战场之上,如果天下和平了,没有了仗打,那便也就要马放南山,解甲归田,终老于一生。

    吕布正值壮年,又逢天下大乱,正是用有武之地时,他还想要在立军功,使自己和貂婵以及于他们的后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呢。现在鲜卑军确突然没有了动静,他又岂能不急。

    吕布的着急,看在了一旁站立的郭嘉眼中,他也仅只是一笑而己。对于武将的心思他理解,而对于鲜卑军没有动静,他一样理解。毕竟轲比能非一般的单于,他在战场战术上很有一套。刘虞会败,多半也是鲜卑部落起了很大的作用,那即是如此,此人应不会那么好对付。

    就像是这一次女婿郁筑鞬被俘,他也并没有马上就发起报仇的攻击,这便可以证明一切了。

    “报!”吕布还是一脸焦急,郭嘉也在想着轲比能下一次要怎么做的时候,门外己然有一名快马斥候走进。

    进入大帐他是跪倒在地,说道:“主公,前方探子来报,鲜卑骑兵正在向我们这里集结而围。”

    “终于来了吗?”听到了这句话的张超,这才收起了手中的竹简,脸色平淡而道:“说说具体的情况!”

    “诺。”斥候答应了一声这就道:“就前方侦察得知,鲜卑骑兵分别由南北两个方向向我们合围而来。其中北部轲比能为首的五万匈奴骑兵,南边是苴罗侯带领的近四万骑兵,他们正缓缓向我大营包围而来。”

    “好,你辛苦了,且先退下。”张超挥了挥手,让斥候退下之后这便将目光看向一旁的郭嘉道:“奉孝呀,这个轲比能是全军出动了。”

    “是呀,不动则己,动则如雷霆,怕是不太好对付。”郭嘉此时一脸沉思之态而道。

    倘若这一次鲜卑部只是派出了一半的兵力,那还好对付,以现在己方这等优势,只要兵力不是悬殊太大,无危险矣。可若是全军出动了,那怕是就不好打了,毕竟兵力是一比二,而己方又没有依托什么坚城,真打起来,是占不得什么便宜的。

    “有什么不好对付的,兵来将挡,看俺出去挥着方天画戟,将他们一一斩杀便是。”倒是吕布,一脸的无畏之状,或许这才应是一名武将的气魄吧,无法气吞山河,便无法带兵通往直前,再立新功。

    吕布的激昂之言听在了郭嘉的耳中,他只是赞许的一笑,又道:“吕将军的武勇不愧是天下第一,只是这一次我们面对于两倍的兵力,更重要的是,他们全部都是骑兵,机动能力快,骑术精湛,怕是不那么好对付的,而这一次他们只是包围了我们南北,确偏留下了东西之路,实是在引导我们要么向东走,与贾诩部会合,要么就向南走,退回到雁门,总之并没有表现出要决战之意,这是在托着我们,使我们无法按照计划行军,长此一往,我们非旦无法达成自己的战略目的,在骑兵环绕之下,还可能会军心动荡也未可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