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二次劫营
    郭嘉分析出了自己的劣势。同时也提出了军心士气的重要性。

    一场战争的胜利,是由很多方面决定的。比如说战术的安排,军用物资是否充足,武将是否勇敢,士兵敢否用命。于此之外,军心士气便是最为重要之因素了。

    一旦一支军队没有了士气,或许一万人也未必能是两千人的对手,如此可见,军心之何等重要了。郭嘉所担心的便是在大量骑兵的包围之下,并州军会不会人心动荡,真是如此,这一仗未战便己先败。

    郭嘉横自担心着,张超此时确己然由座位之上战了起来道:“不错,奉孝所言甚是,军心不能乱。而不想被敌窥伺,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与他们一战,打疼他们,使其不敢在靠近我们,如此军心方会重振,胜利曙光方会出现在眼前。”

    “对,主公说的对,就打疼他们,让这些鲜卑人知道我的厉害。”吕布见张超决定一战了,当即也是兴奋而道。

    郭嘉听后是眉头微微皱起道:“主公,可现在兵力不及,对方又都是骑兵,怕是不好一战。”

    “我知奉孝之意,不要紧。对方不战,我逼着他一战好了。”张超一幅胸有成竹之态对着吕布道:“去,将子满和仲康都叫来吧。”

    ...... ......

    并州军大营南边的苴罗侯,此时正带着四万鲜卑骑兵向前推进着。

    说是推进,但速度并非很快,在天黑之际时距离仍达四十里之远。

    对于骑兵而言,这般的速度是非常之慢了,对此,他的部下也是有些微词,只是苴罗侯本人确并不在意。他深知兄长之深意,所要的无非就是看住张超大军而己,现在就决战时机未到,他们需要做的就是震慑对方,何时军心动荡了,方才是他们发起攻击之时,也只有如此,才能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胜利。

    轲比能的野心是很大的。他是要借助着中原战乱来达到强盛鲜卑的目地。而非是与谁去火拼,就像是这现,在纵然可以伤了张超,那还会有袁绍的曹操等对手,倘若现在损失过大,以后拿何与其一较高下呢?

    张超是属于新近崛起之辈,在轲比能眼中,并非是最受重视之人。若不是女婿郁筑鞬被俘,他也不会做出一幅要动刀兵之态来得。

    距离并州军大营尚有四十里,苴罗侯就下达了安营之命令。有了前一晚上郁筑鞬之败,他小心了很多,亲自在阵营四方安排了许多拒马桩,以确保营寨之安全。

    在做足了这些准备之后,大军这便衣不解甲的睡下了,这也是为了有突发情况可以更好的起身一战在做着准备。

    苴罗侯在骨子里是很不看起中原汉军的,但他做事依然很是谨慎,在他看来。看不起是一回事,但应该做的准备确不能懈怠了。

    安排好了一切之后,苴罗侯这才在自己的营帐之中躺了下来,闭立而寝。

    要说苴罗侯还真不是多此一举,就在这一晚上,吕布果然带着大军来到了营帐之外。

    按说昨天夜袭了郁筑鞬的营地,今天在出现在这里,便是招术二用,所起之作用会很小的。可这一次吕布带的不仅仅只是所部的一万先锋军,还有三千张家军轻骑兵。

    郭嘉在知道张超准备二用夜袭之计后,这便提出了苴罗侯怕有所准备,可以借用张家轻骑兵的远程弓箭作用一说。

    如此,张家三千轻骑兵,一人带了足足百只弓箭这就来到了苴罗侯军营五里之外。而在他们另一方向十里之地,便是吕布带的一万先锋军隐藏于此,他们是要准备趁火打劫的。

    诱敌尔劫营,这便是张超的计策。

    想不被鲜卑骑兵所围,想要振兴士兵之士气,最好的方法就是重创对方,一来可以借胜利来鼓舞士气,二也可以激怒轲比能与之一战。

    张超就不相信,轲比能在谨慎的性格,于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之下还会隐忍吗?

    三千张家军轻骑兵,携带着足够多的弓箭缓缓前进,直至来到了鲜卑军营外两里之地,己可以远见敌军大营的灯光时,这三千人才一个冲锋来到两百步前,然后三千箭矢满弓而射。

    三千箭矢在强弓之下,似是一道道流星般疾射而出,射入到了鲜卑军大营之中,冲进到守夜的骑兵之伍群之内。

    弓箭的射出,先是引起了营地的一片混乱。但当苴罗侯从军帐中走出,很多持盾的骑兵从帐中冲出之后,局势即得到了很大的缓解。

    “什么情况,对方有多少人?”穿着铠甲的苴罗侯出现之后,即向负责守夜的将军问着。

    “禀报将军,通过弓箭的数量来看,对方人数不会很多。只是这乃强弓利箭,这数波之下,己然造成了我们数百的伤亡。”守夜将军一边说,一边将怒火向外看去。一直以来,只有鲜卑骑兵偷袭别人,何时曾这般的被别人偷袭与压制呢?

    “只有数千人吗?”苴罗侯听后,眉头不由挤成了一团,深深得紧锁起来。他是清楚张超所带之兵力的,骑兵一万五,步兵三万。如果说这一次只是带来了数千人,那其它的人军队在何处,莫非是有意引自己出去?

    苴罗侯有着与大哥轲比能一样的谨慎。在知道对方不过数千人之后就引起了深深的怀疑,他决定等等情况在看。

    弓箭依然在急射之中,尽管有盾牌兵在抵挡着,可是当面对最为精锐的弓骑,张家军骑兵之后,乱箭之下还是时时有伤亡的情况出现。

    身边不时有人会倒下,这让鲜卑骑兵的怒火日盛,苴罗侯骑于马上,站于人群之中亦也是一脸怒红之色。

    “将军,这样下去不行呀,我们还是派人出去看看吧。”眼见只得被动挨打,其它的几名将军意也有忍不住之意。

    “好,就出去一支军队看看,且记要小心。”苴罗侯决定还是派人出去看看,倘若就算是外面有并州军的伏兵,损失也不过只是一小部分而己,总好过在这里被动挨打的强。

    苴罗侯下了命令,马上就有一支千人骑兵队由军营大门而出。

    这些人冲出了月色之后,很快就看到了三支张家军轻骑兵。

    见到这些轻骑兵,千名鲜卑骑兵是飞速冲上前去。

    见到有鲜卑骑兵出现,三千张家军轻骑兵便按照之前所约定是的边射箭,边退。仗着手中的弓箭射程较一般的弓箭兵更远,只是一会的时间,便伤敌五百余。

    “回去通知将军,敌方不过就是几千人而己,并未发现有什么伏兵。”眼看着手下骑兵一个个被弓箭所伤,带兵的这位匈奴骑兵小将是怒不可竭,偏偏人数又少,无法进行正面突破,这便安排人回去向苴罗侯报信。

    正在军营中等消息的苴罗侯并没有听到喊杀之声,正自猜测时,便见到有骑兵回返,见到他老远便下马跪说道:“将军,外面不过只有数千并州军而己,只是他们的弓箭犀利,还请将军派援军前往。”

    “哦,只有几千人,这就对了。”听到外面不过数千并州骑兵,苴罗侯放下心来。他也并不认为此时张超还有什么样的能力会主动向自己发起攻击,想必这只是小股的敌人进行骚扰而己。

    即然是小股敌人骚扰,苴罗侯便一定要将对方给吃掉,最好是能俘虏敌军主将,如此的话,就有了与张超谈条件,救回郁筑鞬的可能了。“来呀,留下五千人留守营帐,其它人跟我一起出去将这些来敌消灭了。”

    早己经从帐中走出的鲜卑骑兵听后,纷纷上了战马,拿上了武器,跟随着苴罗侯即冲出了营帐,向着门外的张家轻骑兵扑了过去。

    此时张家轻骑兵己然将面对的余下五百骑兵攻退。在利箭之下,五百人只剩余不到两百而己。

    在两百骑兵被弓箭所逼退后之时,身后的苴罗侯终于带三万多大军赶到,当即合力成了一股,猛向着张家轻骑兵冲了过来。

    眼看着敌军出了主力,张家轻骑兵在带队将军的吆喝之下,是边退边射,大量的弓箭射出,引得冲在最前方的一片鲜卑骑兵都倒在了地上。

    “追上去,杀了他们。”看着只有三千并州军,竟然就如此之嚣张,苴罗侯怒火生腾,带着大批的匈奴骑兵是峰涌而上。

    然张家轻骑兵一个个骑术精湛,所用之马匹皆是健马,远不是一般人可以追得上的,就这样一个追一个撤,慢慢的离开了鲜卑营地。

    而就在苴罗侯带着大军刚刚离开不久,吕布出现了,他带着所部之先锋军,突然间就向着鲜卑营地发起了攻击。

    没有人想到,此时竟然还会有并州军的出现,完全没有设防之下,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加之吕布和先锋军的武勇,很快,就将这些鲜卑骑兵杀败,最终只有不到五百人逃了出去。

    “不必追了。马上放火烧了他们的营帐,烧了他们的粮草。”吕布骑于赤兔马上,指挥着手下的先锋军开始忙乎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