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只求结果
    仅仅是第一波冲击,便有上千的骑兵被长戈击中,倒在了地上。长枪兵的情况同样好不到哪里去,在马匹冲击的作用之下,近乎整整一个团的士兵被撞击,身体向后倒射着。

    步兵对骑兵,除非是守城之战。否则的话,但凡遇到像是这样的平原上的正面对战,都是及少能够赚得什么便宜的。

    一军团的长枪兵是经过不断训练的,可是当面对精锐的鲜卑铁骑,一样没有占到丝毫的便宜,伤亡数字呈直线上升。

    “弓箭手放箭,盾牌兵压阵,长枪兵边打边撤,避其锋芒。”眼看着只是一个照顾的工夫,一个团的步兵便几近于覆没之中,张超的眼中露出了一丝痛苦之意。

    尽管他早知道与鲜卑骑兵硬碰硬,其代价是巨大的,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当事实出现在眼前之时,他还是感觉到一阵阵的心痛与不舍。这些人中可有很多是跟着自己数度出征的,他们的妻儿还在盼其归去,可是很多人确永远的也回不去了。

    对于很多家庭而言,没有了男人的家便等于是倒塌了一半,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你不去拼命,或许死的就不仅仅只是家中的男人,而是妻儿和年迈的父母都要跟着遭殃了。

    “张家重骑军,准备二度冲杀。”在看到鲜卑骑兵依然在勇往直冲,无惧于弓箭和长枪之后,张超拔出了腰上的三尺长剑,做出了一个冲锋的动作正数。

    张超的举动,引得身边的拿着长柄大刀的许褚和几十名铁卫也将身上的武器拔出,做出了要跟随而战的样子来。

    “主公,现在还用不上您亲上前线呀。”看着张超欲要冲到第一线,军师郭嘉在一旁连忙出声劝慰着。

    “奉孝,鲜卑骑兵之勇猛,远出于我们的所料,若是不能挡住其锋芒,很可能步兵战线就会被击溃,如此一来,我们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此时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来呀。随我一起冲杀。”张超向着郭嘉做了几句解释之言后,双腿一夹白鹤马之腰身,当即人如利箭一般的就此窜了出去。

    “杀呀!”跟在一旁的许褚等人也是一声声高叫上跟随在其左右直冲而去。在他们的身后传来了郭嘉之声,“保护好主公!”

    张超亲自跃马而出,当他从很多正在后退的一军团身边走过时,这些士兵们原本眼中的畏惧之色消失不见了。即然主公都肯用命,他们还有何可惧呢?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己,至少死后家人会有人管,不必担心什么了。

    “杀呀,跟随主公一起冲杀。”两万多的一军团士兵,完全被张超的所为给刺激到了,当即弓箭兵放箭的速度更快了,长枪兵和盾牌兵冲击也更加的勇猛了。

    原本还欲休息片刻的典韦,眼看着张超都冲到了前线,当即就带着还有些喘息的张家重骑兵二度的向鲜卑骑兵冲了过去。

    张家重骑兵装备之精良,的确无军可比。但正因为此,也导致他们因为装备的原因负重太大,而无法像是普通骑士一般的灵活作战。刚才那一战,两度反冲袭,战马己然累得气喘。只是即然张超冲了上去,他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皆是一个个翻身上马,直冲而来。

    原本靠着气势和健马的速度,己然占得了一丝上风的鲜卑骑兵,正准备冲破一军团的步兵阵营,而后直取张超的中军。可未曾想,人家竟然主动的送上了门来,且气势恢宏,这一举动竟然引得所有步兵都拼命起来,他们竟然无谓于骑兵的悍勇,往往便是长枪刺透了身体,这些步兵也会用尽身体的最后一丝力量将其扯上马来。若是一旦落马,便会有更多的步兵冲来,将鲜卑骑兵碎尸。

    张超的举动引得三万的一军团士兵都拼起了命来,气势不在,鲜卑骑兵的优势渐渐在变小。在后军中的轲比能看着这一幕,感叹而道:“张致远,英雄也。传命,撤兵!”

    这样打下去,轲比能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或许最终他可以胜利,但代价一定是十分巨大的,巨大到他很可能在无对别人用兵之能力,这可不是他想的结果。

    轲比能下令撤军了。鲜卑骑兵疯狂而退,身上己经染血,连杀了两名敌人的张超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亦是下达了撤军之命令。

    刚才之举,实在是迫于无奈。步兵面对骑兵的恐惧之感,使得一军团士兵无法正面应对鲜卑骑兵,如果他不带头冲击的话,这一仗很可能就会败了。现在看来,虽然冒了一定的危险,但至少大局得到了暂时的稳定。

    张超撤军了,在他一回到中军之后,郭嘉连忙走上前来道:“主公英武!”

    “奉孝,你不就要看我的笑话了,还要麻烦你将郁筑鞬带出来,现在只能用这一招了。”张超一脸的疲惫之态而道。

    “诺。”郭嘉答应了一声,这就带着亲兵去做事了。

    这第一回合的较量,鲜卑骑兵约战死七千余,伤五千众。一军团战死九千余,伤五千余士兵。这还是张超用命的原因,不然结果定然还要更惨。

    双方暂时的休战,不代表着战争就结束了。张超知道,即然占得了便宜,轲比能是一定还会攻击的,而且比之上一次只会更加的猛烈,所以他急令着下面的军士抓紧时间休息,医官抓紧时间救治士兵,同时也抓紧布置着应对之法。

    果然,半个时辰之后,鲜卑骑兵又动了起来,这一次出手即是两万骑士,他们呈一字排开,足足摆出了厚厚的几重,而在队伍的最前方,便是足足五千持着弓箭的弓骑兵。

    要说弓箭之术,鲜卑人也是极为拿手。马术和弓箭便是他们从小的立身之本。

    第一战未用,是轲比能想直接用骑兵的气势将一军团步兵阵营冲垮。但因为张超的亲自上阵被打破了,现在他就采取了稳扎稳打之战术。

    “盾牌手在前,长枪兵在中,弓箭兵在后摆阵。奉孝,你可以将人带上去了。”经过了半个时辰的休息,张超的气色恢复了许多,这便骑于马上不断的下达着命令。

    当即,一军团士兵也摆出了防守之阵势。当然,仅靠这样的阵势是难以阻挡住两万鲜卑骑兵的。他们的手段在于郁筑鞬的突然出现。

    光着膀子,被缚的郁筑鞬以及同样装束的万名鲜卑骑兵突然出现,并被放在了一军团的正前方,成为了真正的活人盾牌。

    郁筑鞬突然被放了出来,引得正准备搭弓射箭的五千鲜卑骑兵大有措手不及之感。眼望着对面的万余同胞兄弟,他们不知要如何下手了。

    “卑鄙的张超。”在后军之中,同样看到这一幕的轲比能怒及而道。

    这样的手法的确有些卑鄙。可是大战开启,大家看重的是结果。历史也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而至于过程倒没有多少人会去注意了。一将功成万古枯,这可不是嘴上说说,而是实实在在的事实。

    郁筑鞬及一万匈奴俘虏被带了出来,这使得鲜卑骑兵有了一种难以下手之感。甚至当中很多人竟然驻马而停,并回头向着后军中张望着。

    士兵如此为难,轲比能又能不为难吗?前面可是自己的属下和女婿呀,先不说他能不能下得手了,单说真杀了这些人,就会寒了其它将士的心,那样的话,还怎么指着这些人打胜仗呢?

    轲比能迟迟不下命令,两军就此对峙着。

    张超在中军里看到这一幕,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担心这个轲比能会一怒之下杀过来,如此的话,便有了全军覆没的危险,可是现在来看,危机暂时算是解除了。

    随着对峙时间的增多,天色也暗了下来,当即双方各自收兵,皆是后退十里,形成了远处对望之势。

    天黑了,苴罗侯带着步将赶回到了大营。他所带的粮草皆是被烧光了,现在只得回到兄长单于这里。而在知道了白天的大战经过后,忍不住也骂道:“这个张超枉为什么大将军,手段实在是卑鄙了一些。”

    “哎,也不能这样说,倘若是我的话,怕是也会如此做的。”轲比能己经慢慢想通,人处于劣势之下是什么样的方法都能想出来的。像是利用俘兵这一条,正是经常使用的,算不得什么。

    苴罗侯虽然在指责着张超,可心中确也明白,战场上只求胜利的结果,过程是无人问津的。“大哥,如此一来的话,难道我们就这样与他们对峙不成吗?”

    “如今看来,也唯有如此了,只是这正与我们之前的想法相同,我们本就没有要与其对拼之意,只是想要牵扯住他,让他不能增兵辽西,对辽东用兵而己,如今看来,倒还是达成了。”轲比能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倒是脸上放松了许多。他己经想好,就在这里看住了张超,等着贾诩那里兵败,他就必须要回到并州去,那个时候就要问自己借路,而那时他就可以明正言顺的提出交出女婿郁筑鞬和一万俘兵做代价,想来为了保命,这个要求并不过份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