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文丑乱心
    不夸张的说,现在在并州,蔡邕的影响力便是仅次于张超的存在。现在他屈尊来此,鲁肃是不敢不亲自相迎的。

    在太守府外,鲁肃以学生迎老师之礼将蔡邕引入到了自己的办公地点,“蔡公,您有什么事情派人唤我前去便是,怎么好让您亲自过来呢。”

    “呵呵,子敬呀,你也是我的学生,难道只允许学生看老师,就不能老师来看学生吗?”蔡邕呵呵笑着,对于鲁肃敬他的态度很是满意。

    “是,是,蔡公所言极是。只是不知道您这一次前来是有何指教之处?”鲁肃陪着小心而道。他可不相信蔡邕会无事前来,想必定然是发生了什么重要事情才是。而在他看来,凡是与此人有关的事情皆算是大事。

    在鲁肃的服侍之下,蔡邕座于主位之上,然后目光看向着鲁肃脸色就慢慢的严肃了起来,尔后伸手入怀,从中取出了一道书信递了过去,“子敬,你先看一看这个在说吧。”

    “是,蔡公请安座。”鲁肃接过了信签之后,这就展开而看。随后脸色也是严肃很多。

    稍过一会,鲁肃将信中之意完全的了解清楚之后,这才拱手对着蔡邕道:“敢问蔡公,这可是王匡着人所送?”

    “不错,老夫也是刚刚收到,送信之人正在我的府邸之中休息。”蔡邕点头而道。

    “嗯。”鲁肃点了一下头,然后眉头稍扬的问道:“那不知道蔡公是何意呢。”

    问起自己的意见,蔡邕这就慢慢点头而道:“说起来,我与这个王匡还算是故友,以前关系还曾十分密切,吾还举荐他为当时的大将军何进所用,只是后来由于他服从了董卓之后,我就与其不再来往了。没有想到的是,今天他面临着危急,确又想起我来了。呵呵,当然,我们的关系暂且放到一旁不理,单说就形势而言,子敬认为我们是否要出兵河内,帮助王匡呢?”

    蔡邕虽说年纪己六十多岁了,可确并不糊涂。若是对女婿张超有利之事,他自然是会做得的。可若是不利之事,他也知避其厉害。

    “蔡公大义。”听到蔡邕之言,鲁肃是连忙行拜礼。而后方才起身道:“就利益而言,若是袁绍得了河内,自然于主公不利的。但现在我们大军皆在主公之下打通幽州之路,若是说出兵河内,倒还并没有这样的实力。”

    对旁人而言,鲁肃或许会打上哈哈,不说实情。可是面对蔡邕,他是绝计不敢玩什么心计的。

    “哦?这么说,不能派兵了?”蔡邕听后便是双目一凝。虽然他现为书学院的院长,看起来天天教书育人,但对于国家大事还是一直很上心的,对于各方的形势也皆有自己的认识。河内之重要,他自然是知晓的。

    “这个...直接派兵不可,但为了防御,派一些人过去助助声势还是可以的。”鲁肃间接而答道,而在说完了这些之后,他就起身而立,从自己的书房中拿出了一个竹简呈在了蔡邕的面前,“蔡公,还请看看这个,这是主公前往幽州时留给下臣的。”

    “这是致远走时留下的书信吗?”蔡邕一边问着,一边拿起了书信,尔后慢慢看了过去。

    这一看,他的双眉就紧皱到了一起,尔后重新放下道:“若非的确是致远亲笔,我都无法相信他会做这样的决定。”

    “是的,这正是主公之意,他说如果袁绍要取河内,便由之取去就是。最多派兵于旁,防其得寸进尺便是了。”鲁肃重复着张超竹简上的内容后又道:“主公怕是有自己的考虑,现在的我们的确不易竖敌太多的。”

    尽管对于张超之言有些犹豫,可蔡邕还是很支持自己这个女婿的,从一个小小的书生变成了现在统治一方的诸侯,其过程之艰辛,他可谓是十分的了解。现在看来,张超很多的举动很是有前瞻性,也十分的正确,即是如此,此人的能力当能信之。即是他下了这样的决定,那便照此办理就是。

    “好吧,即然致远早有想法,我便不多说什么了,我这就去回复那个使者,就说会派兵而助,这样或许也可以增加一下王匡抵挡之心,可以托一托时间。”蔡邕理解了张超之意后,这便下着决定说着。

    “蔡公深之主公之意,肃佩服。”见蔡邕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之后,当下鲁肃便又躬身一礼而道。

    “呵呵,我还没有糊涂。好了,不耽误子敬办公了,老夫走了。”蔡邕呵呵笑笑,拍了拍鲁肃的肩膀以示鼓励之后,这便起身就离开了太守府。

    随后不久,王匡派出的使者就是一脸喜色的离开了晋阳城。在他回到了怀县之后,王匡在得知张超会派军支援自己后,也坚定了抵抗之心,又连续的措败了文丑部的两次攻城。

    而在不久之后,赵云将军带着一万龙虎军骑兵也出了晋阳城,直奔壶关而来,他们的举动当即就引得了文丑军的注意。

    在军中大帐里,文丑用带着怒气的目光看向着座在那里还在沉思的田丰和沮授道:“两位军师,你们倒是说说,这个张超要做什么?吾主公刚攻下了幽州,他就要去捡便宜,现在我们要攻河内,他也一样要来插上一杠子吗?难道他一定要与我们为敌不成?”

    文丑这些日子的攻击,成效不大,这使得他一直在憋着一口怒气,现在又听到张超要派军时,自然火气更大了。

    “文将军不要着急,我想现在就算是张超有这样的想法也没有这样的实力了。我看他们多半只是扰军而己。”倒是沮授,很快就出言说出了赵云前来的真像。

    “扰军,哼!若不是如此呢?若是在我方攻城之时,他突然于旁杀出呢?”文丑确并不是很相信的说着。在他看来,如果只是扰军的话,为何要派出一万骑兵呢?这可绝对是不一股不小的实力。在骑兵很少的袁绍军中,一万骑兵突然出现,那杀伤力也算是不小。

    在这里要说明一点。天下大乱,诸侯并立,且各有实力,但要说到对于骑兵的建立,还没有人拥有向张超这般的前瞻性。多数的诸侯还是以步兵为主的。

    这也与建立骑兵,需要更多的经济支持有着很大的关系。若非是张超当时得到了董卓由洛阳运送到长安的五百车财宝,怕是也很难做到拥有如此之多的骑兵了。

    就似是袁绍军,虽然是名门出身,财力也是雄厚。但他确也没有建立什么强大的骑兵队伍,反而是不断的在扩张着步兵,他是要以军队的数量取胜,而非是追求着质量。

    也正因为此,听到张超派出的是一万骑兵时,文丑这才给予了相当的重视。

    听到文丑的质问之声,沮授也是有些生气的站了起来道:“文将军若是在质疑老夫的话,我这就亲去一趟壶关好了,我去问问徐元直到底要干什么?”

    自从传来儿子沮鹄押粮被黄巾贼子所杀的消息之后,沮授在家里休养了一段时间,在出来时,人便有了一些的变化,是一幅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样子。现在看到有人质疑自己的看法,当即也是火大的起身而说着。

    “哎呀,兄不可如此,此事还需从长计议的。”眼看着沮授的倔脾气上来了,一旁的田丰连忙出声劝阻着。

    “元皓不必多说了,我意以定。”沮授确是不听劝的说着。

    眼看着沮授是下定了决心,田丰知其性格,不可更改,这便道:“好,即是兄一定要如此,我看不如派一员将军跟随,这样还能安全一些,文将军,您说呢?”

    文丑看到田丰看向自己的目光,心想着很多事情还需要这些军师给自己出计,也不好彻底的得罪了,这便道:“好,即是沮军师定要如此,我看就让张合将军陪同前往好了。”

    听到有张合相随,田丰即放心不少,这便向着文丑行了一礼道:“如此,多谢将军了。”

    沮授带着怒气,在张合的陪伴之下,带着百余人就此向着上党郡的壶关而去。而文丑继续的组织兵力攻击怀县。

    壶关之前,徐庶刚刚迎到了龙虎军的将军赵云,即得到了消息说是袁绍部沮授和张合带着百余人来到了关前。“呵呵,这是来探听我们虚实的呀,即如此,请!”

    当下,在壶关之前,徐晃带着千名骑兵列队而迎。整齐的黑衣甲胄,威严的军姿,使得远远看去,很是有一番威武之势。

    “有杀气。”张合陪伴在沮授之旁,远远看到了这队骑兵之后,便小心谨慎的劝道。

    “有杀气如何?两军交战且尚且不斩来史呢?在说了,死有何惧?”沮授冷哼一声,然后骑马无畏的便向前奔了过去,自儿子死后,他早己没有了活下去的心思,死或许正是一种解脱。

    沮授一行人来到了壶关之前,远远的徐庶就在赵云和徐晃两位将军的陪伴之下迎了过来,“原来是沮先生亲至,有失远迎呀。”

    “徐元直,你我见面就不必假惺惺的了,我来问你。张致远突然兵指幽州是什么意思?好在我们主公宽宏大亮没有去计较,可是现在我们在攻河内,你们又派出了一万骑兵前来,又是何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