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沮授为难
    沮授怒气之下,一声接着一声的问来。徐庶听到之后确是一脸的笑意,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道:“沮兄且莫着急,待我们进入关中,在议正事不迟,请。”

    “请。”沮授是读书人,自知礼仪,刚才不过就是发发牢骚,也有先声夺人之意,即然目的己经达到,自然是要进关一叙的。

    壶关之内,徐庶、赵云、徐晃、沮授、张合分座而落。

    而在座下之后,徐庶即一脸笑意的说道:“沮先生,张将军,你们两位可看到我壶关之险吗?你们认为这样的关隘,可好攻取否?”

    进关之时,他们的确是注意观察了一下这里的地形,在看到壶关被打造的如此的之高大坚固之后,都在心叹,这样的关卡是不好攻取的,现在被徐庶当场问出,两人皆是实话而说道:“不错,壶关之险,易守难攻也。”

    见两人都承认了,徐庶即是一笑道:“即是如此,两位当知,若是你们攻下了河内之内,想要从此进攻并州之难了吧。”

    “徐元直,你这是何意?我们几时说要要进兵并州了?”沮授听出其意,连忙否认着。

    “呵呵,沮兄,你我都是明白人,即然来了,我看有些话还是说在明面的好。我们主公现在兵进幽州,怕己经触怒了袁牧主吧,即是如此,我双方交战是早晚之事,便是你们现在就举兵进攻壶关,我们亦是没有任何的意外。为此我们才增兵一万,为的就是防卫此关,护卫自己所用。现在两位己经看到了我们的这里的防守,倘若是还想进攻的话,倒也不妨试一试,只是那样的话,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最终笑的只会是别人而己。”徐庶依然是一笑挂笑而谈着。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吗?”沮授带着一丝冷笑的目光看向徐庶道:“即然你们知道这样做的后果,确还是这样做了,那岂不是定要与我家主公过不去,即是如此,一场大战,怕是在所难免吧。”

    沮授露出一幅一言不和就要举起大战之态,徐庶看后确是一点也不惊讶。

    照现在张超集团的形势来看,东面战事未了,就在南面与袁绍开战显然是非常不利的。沮授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说话才会如此的不无顾忌。只是为了这件事情,徐庶早有准备,或是说张超早就有所准备了。

    “呵呵,沮兄莫急,也不要动怒,这可是会伤肝的,这样,还请随我进内堂说话。”徐庶是一边说,己经一边走上了前来,一把就拉过了沮授的手臂向里屋带去。

    “你这是要做什么?”被徐庶这般一扯,沮授是一脸糊涂的表情。跟随他而来的张合此时也是将手放到了腰间佩剑之上,做出了一幅随时会拔剑而击的样子。

    “呵呵,沮兄担心我会害你吗?要如此做,还不必将你请进内堂在动手吧。”徐庶不想现在就动刀兵,便是松下了手臂,笑呵呵的问着。

    不错,如果徐庶真是起了杀心,也无需将沮授进行内堂在动手,那岂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沮授深知这个道理,这就点了点头道:“也罢,我就随你进入内堂好了,我倒要看看,你能使什么花招。”

    沮授说完话,就一幅大义凛然之态主动向着内堂而入,张合因此而被隔在了外面。赵云和徐晃两将一左一右就走了过来。

    看着两将向自己走来,张合站在那里是不动如山,即没有表现出害怕的样子,脸上同样的也没有带着什么笑意。

    “儁乂,这一次你能来到壶关真是太好了,你是不知道我们主公曾多次的提起过你,说你是一员猛将,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呀。”徐晃走上前来,一脸笑意的说着。

    “不错,我们主公的确很欣赏儁乂的为人。”一旁的赵云也是点头称是。做为常跟在张超身边之将,他说这样的话,本就代表着一定的权威性。

    “感谢大将军的抬受。只是吾现在为主公之所爱,他对我有知遇之恩,我是不会为其它人效命的。”面对着赵云和徐晃的劝说,张合确是表现出了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来。

    对于张超于自己的欣赏,张合可以感觉的出来。要说他对这位皇帝亲封的大将军也有着不足的好感,对于他来到了并州之后,对外族表现出来的强硬作风更是十分的赞赏。

    只是欣赏是一回事,但要说到离袁营而入张营,这般的程度确是远远的没有达到。

    自古忠臣猛将,多是从一而终,像是左右逢源,见机形事多办指的是审时度势的谋臣,而非是武将。

    张合早己经抱定了决心,那便是即然身归袁绍,便要为其赴死。有了这样的心态,别人想要劝说其离开现任主公而服务于张超,自然就是难上加难了。

    赵云与徐晃本就没有马上要说服张合之意。说这些话,不过是为了留下更好的印像而己。见他这般说了,便都是一笑,不在说些什么。

    在不远处的内堂之中,沮授正是一脸的喜悦之情,同时脸上也带着一丝的紧张之意。

    原本以为自己的独子沮鹄己死,沮家就要绝后了,可未曾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爱子,且看起来比以前还似更胖更壮了一些。

    沮鹄会出现在这里,自然是张超所安排的。

    当初在阴馆城附近劫粮的本就不是黄巾军所为,而是太史慈带着裴元绍等人化妆而成的。当时俘了沮鹄之后,就将其秘密的送回到了晋阳城,随后就被送到了张家军事学院进行更为系统的领军学习。

    留下沮鹄本就是张超的一步棋。他是深知其沮授是有大才之人,这样做就是为了以后收服为己用做铺垫的。

    而这一次,在得知了袁绍军对河内用兵,为首的军师便是沮授之后,留守晋阳城的鲁肃便感觉到这件事情应该可以用的上,这就去了张家军事学校找到了沮鹄,与他商量请其做父亲工作一事。

    沮鹄也算是出身豪门,从小在父亲沮授的耳濡目染之下,也有了悲天悯人之情怀。原本以为跟着袁绍就是跟上了明主,或许可以开创一个全新的太平盛世。可是当来到了晋阳城,在一众张家军事学校同学们的感染之下,他才知道袁绍之志与张超相比是有多么的大的差距。

    在又看到了晋阳城百姓的生活状态之后,他突然发现,这才是自己要寻找的梦想。当即便就此沉下了心来静心学习,只等着有一天可以见到主公张超时,会有一个更好的表现。

    也就是此时,太原郡守,晋阳令,张超的心腹军师鲁肃前来找他,商量让其劝慰父亲之事,当下他就答应了下来。他要先立新功,在张超的心中留下一个更好的印像。

    如此,沮鹄就出现在了壶关,并且在一见到父亲之后,是先下跪,尔后就讲出了自己的经历和志向。

    “父亲,我在晋阳城中看过走过,那里的百姓不愁衣食,生活齐乐融融,正是我从小就追求的新世界。所以儿子己经决定要报效大将军,要和他一起实现梦想。”沮鹄跪在地上,发自真诚而言着。

    沮授见到儿子是很高兴的,但是在听了这些话之后,脸色就有些难看。

    自古,有听说兄弟不睦,各扶一明主的,可还从未听说过父亲和儿子会各扶其主之事,这还不得被人笑掉大牙。可是现在,这件事情确落到了自己的头上,一向视名誉为生命的沮授,就有一种天塌地陷之感。

    “住口,你不要在说了,即然你还活着,这便是好事情。现在就请跟着我一起回去吧,你也放心,我想元直是会卖给我这个面子的。”沮授说着话的时候,目光还看向了一旁的徐庶,只是此时语气以改,不在是徐元直这般的称呼了。

    “回去?”跪在地上的沮鹄一听之后,连忙就摇头道:“父亲,先不要说我己经找到了自己可以为之奋斗的理想,不想回去。单就说以袁绍的为人,您认为如果我回去了,他会轻饶了儿子吗?想必,郭图和许攸那一关就先不过了吧,父亲平日将他们得罪的太深了一些。当然,非是儿子怕死,实在是这样的死去并不值得,或许还会连累到父亲,所以,请恕儿子不孝,实在是无法跟着您一起回去了。”

    说完了这些话的沮鹄,还跪地猛磕了三个响头,一幅态度很是坚决的样子。

    儿子的表现,让沮授即是欣慰,又有些头疼。

    欣慰的是儿子终于长大了,可以自己做决定,在也不是以前那个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小子了。头疼的是一旦儿子还活着,并服务于张超的事情被袁绍所知,怕是他一家人性命便不保矣。

    沮授陷入到了两难之中。即然儿子不同意和自己离去,显然硬来行不能的,弄不好还会弄得世人皆知,若是如此,以袁绍的怀疑之心,岂还能容自己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