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二十九章 被围而叛
    沮授有些不知所言,一旁的徐庶就有了动作。他先是将跪在地上的沮鹄扶了起来,然后又为到了沮授的身边道:“沮先生,我家主公对先生之大才十分欣赏,他说如果先生愿意,可以随时过来,到时候家眷等事自有安排。当然,如果先生一时还想不通,也可以先回去,待何时想开了,在过来也不迟。”

    徐庶之言算是解决了沮授眼前的危机,当即他想了想道:“也罢,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只是因家事让元直笑话了。”

    “呵呵,沮先生说的哪里话,其实我很佩服你的儿子,有如此的眼光知道我主公即是明主,就凭这一点,我等还要望尘莫及的。”徐庶一语双关的说着,意在指着沮授的思想太过于传统,为了一个所谓的忠臣不侍二主,而有些钻头角尖了。

    沮授自知这其中话意,但也实在是无力反驳,只好就此一摇头道:“唉,让人笑话了笑话了。也罢,我这就离开便是,只是你们放心,我们是不会随便攻击壶关,与大将军为难的。”

    沮授做出了保证,徐庶听后只是一笑道:“多谢沮先生的坦诚,那我就不得不说了,我们主公之意是不想让袁绍这么快的解决河内之事,所以在危急时刻,我们上党郡之兵可能是会出动的。还有,一旦河内真被占领的话,还希望先生可以出一些力气,不让袁绍与我等先为难,要不然的话,怕就会于先生一家人不利了。”

    徐庶语带一线的威胁之意说着。

    说是威胁也非全是,至少徐庶也讲明了张超之意,这也算是另一种坦诚相见了。

    把柄完全的捏在人家的手中,沮授虽知答应下来不妥,但确也是别无选择了,只好答应道:“好好,我知道了。”

    沮授就这样离开了,与之相比来时是带着一丝的质问怒火,回去时确是心事重重。一路之上,跟随保护的张合见到了,便忍不住问道:“沮军师,在内堂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呀?”

    张合很清楚,沮授的一切转变都是在出了内堂之后,对那里到底发生了何事,他可是十分的好奇。

    “张将军,我来问你,你认为张超此人如何?”沮授似是未听见一般,而是把问非所答的问着。

    “啊!这个...人还算是不错吧。只是我也没有太多的了解,但对于他对匈奴和鲜卑族的所为,我确是赞同的。一旁伺虎,只是一味的讨好和退让是不行的,倒不如痛下决定,宁可损失一时之利也要将其铲除,不然,边疆之乱早晚会成为内乱的起因。”张合不好评价张超其人,只是即然沮授问出了,他便以另一个角度来阐述着。

    张合之后,听在了沮授的耳中,使其双眼不由就是一亮。

    张合不过就是一武将而己,竟然也有这般的见识,知道对异族应该如此去做,那袁绍又岂能不知。可他确明知道怎么样是正确的,依然未有选择,这足以说明,这个主公虽有雄图,但确缺少自信和壮士断腕之手段了。这一比较,难道说张超真是比袁绍强吗?

    带着这个疑问,沮授一路之上越发的沉默起来。

    等着他们一回到了文丑大营,被问及这一次出使的情况时,沮授只是说了一句,壶关艰险易守难攻,袁绍现不易更多竖敌之言后便又沉默不语了。

    因为沮授的意见,文丑只得派出了一部精兵来防守随时可能从侧面冲来的壶关之敌,这使得他进攻怀县的士兵数量更加不足,不得以,他只好派人向主公袁绍请援。

    而这援兵到来也是需要时日的,这就给了张超解决幽州问题创造了一定的时间。

    ...... ......

    袁绍兵进河内时,曹操也正在抓紧得训练着刚刚收降的青州兵,并做好了拿下豫州之准备,他的所为,逼得以是徐州牧的刘备和豫州牧孔伷不得不联合在了一起,并且他们还在秘密的与荆州牧刘表进行着联合。

    不料,事情确被曹操派出的密探所知,当消息返回来之后,曹阿瞒不敢在等下去,在戏志才的建议之下,突然出兵豫州。

    中原之局更乱。而此时在幽州境的渔阳郡一切确又显得是那么的平静。

    自然,这份平静不过就是表面上而己,张超大军之旁依然是鲜卑族的轲比能部,他们如一条毒蛇般的猛盯着这里。

    这一围便是三个月的时间。

    在这三个月里,从天寒地冻到现在的春暖花开。

    天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可是所围之势依然不解。

    三个月的时间之中,轲比能为了瓦解张超所部之军心,做了不少的小动作。其中有偷袭,也有挑将。

    只是在郭嘉的安排之下,偷袭未能得手一次,挑将更是损失惨重,在有着杀神大将军吕布亲自出马之后,鲜卑部连损失了十几员小将,军心反受到了打击。

    赚不得便宜之下,轲比能终于变得老实了很多,不在对张超动手动脚,而是仗着骑兵数量众多的优势,只是将张超紧紧缠住。

    轲比能为了保证绝对的胜率,他又从部落中征招了一些壮年,将骑兵人数重新稳定在八万。

    轲比能的纠缠和不弃,使得并州军所部的士气的确受了一些的影响,为了这件事情吕布、许褚和典韦也曾找过军师郭嘉,为其计策。但郭奉孝回答的和张超都是一样,且只有一字,便是等。

    一说到等,吕布等将就有些不明白了。就他们所知,贾诩在前方与公孙瓒之战并不顺利,对方仗着地利之势,虽然也有些损失,但确没吃什么大亏,倒是贾诩,因为各军用物资并不是能够及时的运到,反而有落入到了下风之意。

    辽东郡之战并不顺利,其它地方也无援军可派,吕布等将实在不知这等字为何意?难道要等到轲比能自己退军吗?可是这现实吗?如今,袁绍的军粮己运到,听说还很丰足,那此时的轲比能更是有恃无恐才对呀,等有何用?

    其实不仅仅是吕布等将不知,便是郭嘉也是不解。

    郭嘉虽然是聪明绝顶,但并不是所有的事情他都可以知晓的。比如说天眼组织的一些情报,若是张超要告诉他,他会知,不告诉他,他便无法知道了。

    好在郭嘉出于对张超的信任,对这个等字也没有在问下去。即然主公说等,他等便是了,他也想看一看会发生什么样的奇迹。

    三个月的时间,的确是有些考验人的,便是一军团内部己经有四五个营长思想出现了动摇。

    这些人中还有是跟着张超从陈留走出来的,他们一些是甚至是靠着老资格才当上营长的位置。而自打他们跟了张超之后,所经之战不管是多么的凶险,最终都是以胜利而告终,这也使得他们形成了一种依赖,那便是有主公之地,便是会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可是这一次,被轲比能部连围三月,确依然是没有见到一丝胜利之曙光,尤其又有消息传来,说是袁绍送给鲜卑的粮草也己经到位了,这更使得这些人心中生出了无力之感。

    对于这一次进军幽州,从袁绍口中夺食,原本就有些人持不同意见。只是因为张超集团从建立到今也没有借助和收服太大的势力,一切事情也是由张超本人乾纲独断,这使得他在一些事情上有着相当大的决定权。

    张超决定进军幽州,做为属下自是只有服从的份。但这并不能表明所有人都同意的,一些中下层军官还是有不同意见的。他们骨了里对于四世三公的袁家本就怀着敬畏之意。

    现在仗打到了这个时候,会生出其它的想法来也自然也就情有可缘了。

    几位营长眼见这围困不知道何时是个头,而又听闻说是袁绍正在挥兵进攻河内,一旦占领了那里,就可以从其它方向向并州进军,那个时候怕是在家园不保矣,若是那样,怕在跟着走下去,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谁都不想死,而又在看不到胜利的希望之后,几位营长在聚到一起,便起了做逃兵的说法。

    他们的意见是张超待他们不薄,反他倒是不会的,也没有那样的胆量。但说到带兵而逃总还是可以的吧,这也是他们为自己的兄弟们寻找一条出路。

    这样的心理之下,几位营长的走动就开始变得频繁了起来,有关起事的一些事情也在秘密的商议之中。几位营长己经决定离开张超投奔袁绍,而在他们的影响力之下,至少可以带走两千多一军团的士兵。

    要说现在张超被围的兵力也有三万五千之众,就算是走了两千人也算不得什么,但确可以大大的影响到军心士气,最终可能会引起连锁反应,一旦轲比能在打过来,便是兵败也是有可能的。

    几位营长正在秘密的谋划着,但他们确并不知道,一切的一切都没有逃过天眼成员的眼睛。

    天眼成员不仅仅安排在各诸侯身边,各州郡之内,同样就是在自己的军中,张超一样有所安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