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围杀轲比能
    冲着步度根说完了这些之后,张辽就回头看向着泄归泥道:“泄将军,接下来一切就看你的了。”

    “张将军放心,我这就回去将八万骑兵都带出来,我们一起去助主公,一起去对付轲比能。”泄归泥十分有信心的说着,终于可以报杀父之仇了,他的脸上也带着激动之意。

    十万鲜卑铁骑,这就在泄归泥与张辽的带领之下由呼连山脉中潜行返回,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轲比能在后方的部落。

    要说轲比能也是有些心计的,为了对付张超,他将部落中的成年男子通通征来,这才又勉强凑齐了八万大军。而与此同时,他还派出了一些斥候,盯着着并州方向,一旦有并州军的援军赶来,他就会行攻击之举,这与现在所说的围点打援道理是相同的。

    只是轲比能千算万算,万没有将步度根的力量算进来。或许他也认为,一旦张超有难,步度根做为鲜卑的一个单于,他应该做的就是座山观虎斗吧。

    正是因为没有准备,当张辽和泄归泥带着十万鲜卑铁骑突然出现在他的部落中时,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抵抗就征服了那里,接着以此为出发点,暗中向着轲比能部包围了过来。

    在完全的没有意料之中,身后突然出现了十万骑兵,这一招打了轲比能一个措手不及。其弟苴罗侯带着三万骑兵先行挡了过来。但只是一接触就溃败了下来。

    这倒非是他们战力不行,实在是张辽军中还带着他们部落中的老弱妇幼,这些可都是他们的亲人呀。

    有亲人在对方手中,这些鲜卑勇士怎么还能放手一搏呢?

    顾虑之下,张辽带大军掩杀而来,当即就杀了两千余人,俘虏了两万五千人,苴罗侯只是带着三千骑兵逃了回来。

    苴罗侯原本是想带着三千骑兵逃回到轲比能的身边,之后在从长计议的,实在不行就撤向冀州便是,相信有着如此之实力,袁绍一定会收留的。可未曾想,回来的苴罗侯正碰上了吕布所带的先锋军骑兵。

    两军一遇,即是一场大战。

    苴罗侯又怎么可能是吕布的对手,只是交手上二十余回合,便自知不敌虚晃一枪而逃。要说不愧是伤了太史慈,又从黄忠手下安然而逃之人。便是面对着吕布,同样也在亲兵的护卫下逃走了。

    苴罗侯逃走,余下的鲜卑骑兵眼见大势以去,这便是束手就擒。

    刚刚打败了苴罗侯,就碰上了正带兵赶来的张辽和泄归泥所部。当即大军合为一处,急向着张超这里而来。

    原来,轲比能知道了身后出现了步度根的鲜卑骑兵,而且己经占据了他的部落,又是十万骑兵之数后,他便知大势以去。唯有可能有希望扳回局面的便只能是杀了张超。

    唯有如此,这里才会大乱,他才能于乱中取胜。

    如此一来,在其弟苴罗侯带三万骑兵迎向张辽的时候,他就带着手下的五万骑兵向着张超阵营冲了过去。

    这是破釜沉舟的一战,轲比能一出现,即是猛打猛冲。

    己做了一定准备的张超所部,准备了很多的拦马桩。只是他们数量还是太少了一些,以两万多步兵面对五万骑兵的时候,依然是无法阻止,就这样眼看着他们冲过了前方的障碍,来到了张超中军的面前。

    鲜卑骑兵一过了障碍,迎面而来的便是三千支箭矢,一阵的箭矢之下,便有数不清的鲜卑骑兵被射中而落马。

    就在轲比能骑士前军混乱之时,由张超中军中杀出了两支人马。

    其中两位将军各带一千骑兵向他们直冲而来。这个带队的就是典韦和许褚,跟着他们的就是最为精锐张家重骑兵,这可是张超手中唯一可用之力量了。

    两千张家重骑兵,一出现即给鲜卑骑兵造成了重创,在张家轻骑兵的弓箭配合之下,硬生生的将数万敌军的冲势给压了下去。尤其是典韦和许褚的勇猛,在其手下,难有人是其一将之合。

    前军冲击受到阻止,轲比能大怒之下欲亲自带兵冲锋,但不曾想身后的张辽大军突然杀到,一时间人数对比发生了逆转。眼见形势不妙的轲比能就此带着三百亲兵趁乱逃了出去。

    大乱之下,轲比能只带着三百亲兵逃亡,是很难让别人注意到他的。

    奈何的是,有人确一直在寻找着他,那就是与其有杀父之仇的的泄归泥。

    泄归泥听从张辽的劝导,软禁了步度根和扶罗韩,说服了八万鲜卑骑兵前来支援,这除了他在心中认为只有张超能救他们之外,还是因为这一次的对手是轲比能,是他一生致力于要报复之人。

    现在明知道仇人就在这里面,他又怎么可能放过。他的一众亲兵也知悉主将之意,当即一个个早就带四散而去,为的就是寻找轲比能之所在。

    在这样的搜索之中,还真就让一名亲兵发现了轲比能的踪迹。

    一声大喊随即传来,“轲比能就在这里,他要逃走。”

    喊声很快将大家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而在听到单于要逃之后,那些个还在抵抗的鲜卑骑兵士兵低落,连单于都知逃命,他们在拼下去还有何意义呢?

    轲比能被人认出之后,是一脸的慌张之意,连忙带着亲兵要夺路而逃,他要在对方没有对己形成包围之时逃出去,口有这样,尚或许还能有着一线之生机。

    “哪里逃,泄归泥来也!”一声大喝下,一员穿着铠甲的武将带兵直冲而来。

    泄归泥刚才并未与敌后纠缠,他的目标只是轲比能而己,这在知道了消息后,就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泄归泥一出现,看见轲比能之后可谓是仇人见外,分外眼红了,骑马而入前,挥刀而劈出。

    泄归泥是鲜卑大将不假,其力量不小,个人武力也很不错。但这也要分对什么人,像是对上轲比能,他的火候还是要差上一些的。

    眼见泄归泥挡在自己面,轲比能心知不将此人解决了,怕是难以能够逃出,当即也是一声喝后挥着长剑就砍了过来。

    说起轲比能的力量,在整个部落之中都是难有敌手的,便是在整个鲜卑民族中,要论武勇,亦是没有对手。像是现在对上泄归泥,更是没有丁点的惧怕之意。

    两人一个长刀,一把长剑便各骑于马上纠缠到了一起。

    刀与剑不断的撞击着,传来阵阵脆响之时,也使得两人的身躯在不断的愰动之中。

    论力气,泄归泥远不是轲比能的对手,纠缠到现在,不过就是一口怒气于身而己。可当真的战在了一起,当武勇过后,双方间的实力对比明显的就大了起来。

    又是斗了七八个回合,泄归泥眼看力量不足,己经完全处于防守之中,甚至随便的露出破绽就可能会被击杀时,又一声高喝传来,“泄将军莫慌,张辽来也!”

    张辽是深知泄归泥的影响力和作用的。在步度根和扶罗韩双双被软禁之后,倘若此人在出什么差池,那将很难领导起鲜卑部落了,这绝对非是张超想要的,即是如此,此人性命必须要保。这在大战之始时,他就命令亲兵注意泄归泥的动向,知道这边情况不妙就此赶了过来。

    张辽到了,他所带之骑兵很快就将轲比能的亲兵包围,一一斩杀着。而他本人也与泄归泥一起大战着轲比能。

    眼看着亲兵一个接一个的被杀,轲比能自然是着急万分,但苦于张辽的到来,使得他的优势变得很小,便是想在短时间内取胜也做不到了。

    张辽与泄归泥,一左一右向着轲比能冲杀着,也勉强才战上一个平手而己,这使得张辽心中也不由大惊,看来鲜卑族能屹立至今,他们也有人才的。

    “张将军莫慌,看俺吕布来也。”就在张辽这里战得正平分秋色的时候,一身红披风的吕布杀到了。就见他骑着赤兔马,所过之处,尽是鲜卑骑兵人头落地的场景。

    吕布飞冲而来,带着怒气来到了轲比能的身边。

    刚才让苴罗侯逃走了,吕布就是一肚子的火气,现在他是无论如何不能在让轲比能逃走,不然他都无法向张超交待了。

    吕布一出现,轲比能的脸色就是巨变,然后就听他大声的说着,“怎么?你们想要和我玩车轮战术吗?”

    “哼!对你还用不上他们,我一人足矣。”吕布一声喝之后,即挥着方天画戟就冲到战团之前,然后就见他挥戟将张辽和泄归泥都给逼退了下去。

    泄归泥手中的长刀有幸与那长戟碰撞了一下之后,便是感觉到一双手臂发麻,当即策马退后时就问向一旁的张辽道:“张将军,此人是何人?好大的力量呀。”

    “他叫吕布,是我们主公手下的一员猛将。呵呵,泄将军,你现在应该知道我说的没有错了吧,我在主公这里的武将中连前五都排不到的呀。”张辽一边说一边摇着头,这可不是自嘲,而是在说事实而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