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斩杀轲比能
    泄归泥听远是脸色稍变道:“如此来看,主公手下果然是人才济济。但就是不知道没有我等的帮助,吕将军是不是能将轲比能拿下,此人可是我们鲜卑族武勇第一人呀!”

    “哈哈,泄将军只管放心就是,只论单挑还没有人会是吕将军的对手。”张辽十分自信的说着。这可不是他在吹,而是他真是见识过了吕布的实力,知道此人实力恐怖。

    随着张超的话落,在看场中,吕布己经开始压着轲比能在打了。

    轲比能的确是巨力无比,且武勇非常,但是碰上吕布就不够看了。

    历史中,对于三国时期的武将排名总是有着各种争议,但吕布排在第一确是很少有人会有异议的。现在由他对上轲比能,自是没有打输的道理。

    “轲比能,看你也是一位好汉,何不弃暗投明,投到我家主公帐下呢?”吕布一边用着方天画戟压制着轲比能,一边还开口劝降着。

    要说吕布这也是跟着张超的时间一长,所学会的这一招。

    张超渴望人才,不管是文的武的都一样。吕布时间一长就知道了,也总想着帮主公网罗到一些人才。刚才与轲比能这一交手,便感觉到对方的功夫不错,这才开口言道。

    吕布要招降轲比能,这话听在了泄归泥的眼中便是一阵的吃惊,他是连忙向着一旁的张辽道:“张将军,这个轲比能是我的杀父仇人,是必须要死的呀。”

    “啊...这个...”张辽此时也不知道要说一些什么好。毕竟吕布跟着张超的时间可比自己长,他可不好去指责什么的。

    张辽变得支支吾吾了,泄归泥这就更加的着急,这就急道:“也罢,我就冲上去杀了轲比能好了,便是不能杀他,就是我死即是。”

    泄归泥说完了这些话,这就要打马上前,倒是张辽一把扯住了他。

    “张将军,你要做什么?难道你要阻止我不成吗?”泄归泥早就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眼见张辽的举动,不由便是一口怒气而道。

    “这个...”张辽正不知道要如何的解释呢,这就正看到远处铁卫出现了,然后骑着白鹤马的张超也在众人簇拥之下赶了过来。

    看到张超出现,张辽即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的说道:“泄将军不必着急,主公定会给你一个公道的。”说着话,他己经拉着其人向着正走来的张超而去。

    “主公。”一来到张超面前,张辽这就下马跪倒在地。

    “文远,你辛苦了。”看到来的是张辽,张超即是哈哈大笑而道。

    “主公。”泄归泥此时也是下马跪倒在了张超的面前。

    看到泄归泥后,张超也是脸上带着喜色道:“泄将军,这一次的事情我知道了,你平定内乱有功,我会重赏的。”

    “谢过主公之夸奖,只是归泥不要重赏,我只要轲比能的人头,还请主公成全。以后我的命就是主公所给,您怎么说我便怎么做。”泄归泥借着这个机会,是猛然又跪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头。

    “啊!主公,泄将军不会太说话,只是报仇心切,还请不要责罚。”听到泄归泥竟然主张杀了轲比能,张辽并不知道张超是如何去想的,这便连忙又跪倒在地并出声解释着。

    张超将两人的举动都看在了眼中,又看到了吕布正在劝降着轲比能,只是对方只是一味的反抗着,并不答话。他的眼中就显露出了一丝的杀机。“好,我就答应了泄将军的要求,奉先,还不快快将轲比能给杀了。”

    张超可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权衡之后才做出的决定。

    尽管轲比能的影响力比泄归泥要大上许多,但是他是很难为自己所用的。便是现在臣服了自己,谁又知道他有一天是不是会造反呢?相比之下,泄归泥见识了自己的厉害,这一次又立了大功,是应该重赏的。如此不如就些卖上一个人情,可以收服一个忠诚的手下怎么看都是值得的。

    张超下令杀了轲比能的决定,此言听在了正在场中挥舞着长戟的吕布身上,当即就是大声回道:“诺,布定完全任务。”说完之后,他就开始加大了进攻的力度。

    被吕布这一逼只能后退的轲比能脸上也变了颜色。

    刚才听到吕布在劝降着自己,他心中还在暗喜,知道自己性命无忧之后,他就开始待价而沽了。

    他想要张超许给他更多,好为将来东山在起做着准备。只是怎么样也没有想到,张超竟然下达了击杀自己的命令,如此说来,岂不是要性命不保了吗?对上这个吕布,他可是连半点胜算都没有的。

    心中慌张,嘴上就开始大喊起来的轲比能道:“不,你不能杀了我,你若是杀了我,我的族人会为我报仇。反之,你若留下我,我可以带着族人归顺于你们的。”

    “哼!你的族人都被我们给捉了,何来报仇的可能,在说你认为我会怕吗?奉先,快快动手,不要听他的胡言乱语。“张超声音冷冷的传出。

    张超生气了,吕布不敢不用命,将手中的长戟挥得更快,终于在第四十回合之后,寻找到了轲比能的一处破绽,一戟直捅而去,伤了其胳膊。

    本来就不占优势的轲比能被伤了肩膀之后,脸色更是大变,这就想拍马而逃。只是吕布早有准备,先任由其转身,然后看准其后背,一戟猛然探出,方天画戟这就由后背出了前胸之上。

    轲比能感觉到身子一痛,接着就呼吸困难了起来,在然后身子猛烈的又摆动了一下,这便于马上坠落。不巧的是他正来到了泄归泥不远之处。

    眼看轲比能中戟而落地,泄归泥高兴之余持着长刀就走了过来,而后一刀落下,就此尸首两处,轲比能死。

    轲比能被杀身亡,他属下的那些还在抵抗的鲜卑骑兵顿时是群龙无首,在张辽和泄归泥大军的压力之下,是逃的逃,死的死,至此一大患解除。

    因为这一战涉及的人员较多,直到第二天的中午的时候,战场统计的结果这才出来。一战之下,轲比能战死,俘敌五万余,杀八千余骑兵,逃走以苴罗侯为首的两万余骑。另缴获战马十万余匹,粮草十五万石。

    众将皆在中军帐中,在听取了下面的统计汇报之后,吕布这便半跪在地,望向着张超道:“主公,没能杀了苴罗侯,让其逃走,布有责任。”

    见吕布跪下,张辽和泄归泥同样的跪倒在地道:“我们也有责任。”

    “好,众将请起。这只能说明苴罗侯命大而己,但主力己被我们重创,短时间内他是成不了什么气候了。这样,张辽、泄归泥何在?”张超伸手示意三将站起后出声问道。

    “末将在。”张辽与泄归泥连忙跪下道。

    “我命你们统领十万铁骑重返呼连山脉,另带粮草十万石,这一次你们在进军其它鲜卑部落的同时争取也将苴罗侯给歼灭了。”张超知道这一次张辽前来,是放弃了当前的一些胜果,现在时间过的并不过,回去后或许果实仍在。

    “诺。”张辽两将就此得令答应了下来。

    看着两将起身退到一旁,张超这就又道:“对于步度根,我打算送其回到并州养老,当然,他是不可能在有什么自由了,我会软禁他一生的。至于扶罗韩,公然的想要反叛,是必须要杀,以敬孝由,尔等可有意见?”

    听到步度根不用死,而只是被软禁了,泄归泥这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向着张超道:“泥代表八万部落骑兵感谢主公的仁慈。”

    “好,泄将军请起吧。”张超额首而道。按说这一次步度根也有了反心,是一样要杀的。只是碍于他以前曾是单于,又是张辽的老丈人,若是真杀了,难免会寒将士之心,这才破例。

    将泄归泥劝起之后,张超又把目光在众将身上巡视了一圈后道:“请大家谨记,判乱的事情有一不能有二,下一次无论是谁,多大的官职,曾有过多大的功劳,但凡敢叛乱,必杀无赦!”

    “诺。”包括郭嘉在内的众人皆是点头应是。

    轲比能的事情解决了,两天之后,张辽与泄归泥这就整军离开了渔阳郡,他们走时带走了五万原本带来的骑兵和另五万属于轲比能部的俘兵。对这些俘兵,张超做出了承诺,不管他们以前曾做过什么,都既往不咎,从今以后,只要全心打仗,一定可以立战功,获荣誉。

    这些骑兵的家人都在张超的掌握之中,他们纵然是心有二异,也是不敢乱动的。在加上一到张超军中就换了装备,身上有了铠甲和更为锋利的战刀,一个个便也是战意十足,都想着要立新功重新做人。

    对于普通的鲜卑骑兵而言,他们的民族情节并没有那么重,他们更看中的是自己的生活如何?

    跟上一个单于,不过也是为了更好的保障自己的家人的安全而己。现在即然能着张超就能做上好日子,那还何苦在去思念旧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