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我在救你
    张超这里一动,公孙瓒即得知到了消息,在大帐中就喜不自禁起来。“好,太好了,原本还担心乌桓会因为张超的强大而有所退缩。可是张超的举动确等于帮了自己一把,很可能会把对方推到对立之所在,若是这般的话,那联合之事就可成了。

    公孙瓒欢喜的同时,也引兵开始向辽河攻击,他想要趁着张超不在,主力不在,打上几个胜仗,也算是向其实势力证明自己的能力。

    柳城。

    乌桓之大本营所在。

    单于府正建在这里,蹋顿正在议事厅中听着手下诸将在介绍着情况。

    “单于,公孙瓒派来的使者将会在明日到达柳城,汉大将军张超也带着六万五千精锐骑兵向白檀赶去,要如何应对,还请示下。”说话的是一个位身材魁梧的将军,他名叫尔贴,正是蹋顿最为信任的大将。

    “哎,本想趁着乱世求一发展的时间,可是现在看来,我们并没有被人忘记呀。”座在那里体积有如一头雄狮的蹋顿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一直以来,他们这个民族都是多灾多难的,平和时期抽重税,战时被利用,这就是他们在历史之中所起的作用。

    似乎谁有能力都想来他们这里占一些便宜。若非是他们足够坚强的话,怕是现在早己经撑不住了。而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发展的机会,可依然还是被人给惦记上了,如今看来,躲是不行了,势必是要做出选择了。

    只是依附于张超还是公孙瓒倒是需要好好的考虑一番。

    “尔贴,你认为张超强还是公孙瓒强呢?”并没有下定主意的蹋顿这就问向着站在下面的心腹大将。

    尔贴本就是一个勇士,论带兵打仗或可行,但分析天下形势就差一些了。只是即然单于问起,他是仍然要回答的,这就犹豫了一下道:“单于,应该是张超更强吧,若不然的话,白马将军也不会想要来招抚我们了。”

    白马将军,即是公孙瓒的别号。因他有一支精锐的骑兵,为白马义从,且做战十分的勇敢,便被人称为白马将军。

    “不错,若是比大势自然是张超要强一些,但是公孙瓒也不弱呀,这一真打起来,也不知道是谁输谁赢。”听着尔贴的话后,蹋顿感觉到自己更加的没有主意了,这便只好摇了摇头道:“罢了,明日等见到了公孙瓒派来的使者,在做决定也不迟。”

    ...... ......

    柳城之外一处名为立村之地。此处便是距离城池最近之地,也是蹋顿效仿于汉人所造的一处驿站。来往之行人,若是赶不上时间了,便都会在这歇息一晚。

    郭昕受了公孙瓒之命令后,便是一路风尘仆仆的赶路。因想早一点见到蹋顿,一路上都未曾有过很好的休息,而路程的计算也就不那么精准了,等到天己完全黑时,这就赶到了立村。

    眼看着柳城己不远矣,可是天己完全黑下,看到马匹劳累直喘,郭昕这就听人他仆人的建议,决定今晚在这里休息,然后明天以最好的状态去见蹋顿。

    做为公孙瓒身边的长史,郭昕有着自己的抱负,他希望可以用自己所学做出一番大事业来。这一次来到乌桓便是他展示的机会,他相信凭着自己三寸不烂之舌,是很有希望可以说蹋顿,只要这件事情做成了,他在辽东集团的地位势力会有所提高。

    连日来的奔波,让郭昕进入了驿站之后很快就休息了下来,连同他的仆人们也都没用一会就进入到了梦乡。

    驿站之外,五道黑影开始慢慢靠近着,在距离房砥前还有五十米的地方站定。

    五人皆是一身黑衣蒙面,使得在夜晚,更增添了他们的隐藏性。

    由这里到郭昕的房间还有五十米的距离,看起来并不是很远,但着实不太好过,因为要经过一片小开阔地,而且那里正有乌桓的士兵在把守着,可以看到两名军士正目不转睛的站在那里。

    也就是说,黑衣人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五十米外的房中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不管可不可能,即然来了都要去做。就见其为首之人打出了一个前进的手势后,五人这便如离弦之箭一般的向前冲了过去,而在前冲之时,有两名黑衣人己经来到了乌桓军士的面前。

    突然有人出现,出于本能,乌桓军士先是一声大喊有人,尔后就拿着手中武器迎了上来,当即刀剑撞击之声就此在小院之中响起。

    兵器的交击之声很大,将正在睡觉的郭昕给吵醒了,他是一睁眼正看到身前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便问道:“何人?”

    话一出口,便见一把长剑刺了过来,郭昕只是感觉到胸口一紧,然后整个人就渐渐的失去了知觉,眼睛在用力也是无法睁开了。

    郭昕被杀了,这里的打斗之声很快就传了出去,有着更多的乌桓士兵赶来,将郭昕的两名还活着的手下以及同样活着的三名黑衣人给一并抓了起来。

    在得知公孙瓒派来的使臣被杀之后,负责这里的值守乌桓小将感觉到事情闹大了,这就连忙将消息向柳城之内传去,同时也将这五人以及郭昕的尸首一并押了过去。

    天亮刚刚起来的蹋顿,就收到了手下的汇报,得知郭昕以死,他也是脸色大变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腹大将尔贴走上前来道:“单于,那些刺客的身份己经弄明白了,他们是汉朝大将军张超派来的人,杀了郭昕,就是为了阻止我们与公孙瓒联合的。我刚才也见过了那为首的黑衣人,他说还有些话想要对单于说。”

    “说什么说,在我的地盘里,杀了我的士兵和前来商谈大事的使臣,我还有什么对他讲的呢?杀,杀了。”蹋顿确是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正在气头上的他有些愤怒。

    倒是一旁的尔贴,听到了蹋顿之言后,连忙摇头道:“单于,不可呀。”

    “为何不可?”蹋顿不解而问。

    “单于,您想呀,现在郭昕己经死了,我们等于己经开罪了公孙瓒,现在若是在把张超的人给杀了,那就等于是将两方都得罪了,而现在他们都是我们惹不起的存在。倒不如先会一会张超所派之人,看他说些什么,倘若说的都在理,我们可以考虑下面怎么做,如果不行的话,就将他送到公孙瓒部就是,由他们处理亦可。”尔贴做为乌桓的统军大将,对于军中的实力可谓是在清楚不过了,不管是哪一方,都不是他们能敌的,这也就使得他们每做一个决定的时候,都需要谨慎万分。

    尔贴之言在理,蹋顿这才在听了之后点了点头道:“嗯,即是如此那就见见张超所派之人,你将人带上来吧。”

    没一会的工夫,一个穿着黑衣夜行服的年轻汉子就被带到了大帐之中。一见来人,一旁的尔贴就大声的说道:“来者何人,还不快快跪拜我家单于。”

    “哼!”黑衣汉子先是由鼻中发出了一声冷哼,而后才道:“我叫张强,是大将军手下之人,见过蹋顿单于。”

    说着话,张强也仅仅只是躬了躬身子而己,确没有一点要跪倒而拜之意。

    张强的举动,使得尔贴的脸色就十分的难看,这便道:“小小一个卒子而己,见到我家单于竟敢不跪,真是不知礼数,来人,将他弄跪。”

    “慢着。”张强此时确是高喝一声打断了尔贴的话道:“说到礼数,我们中原人最为在行了。可正因为此,我才不能下跪于单于,因为我是大将军的兄弟,连姓和名都是大将军所赐的,如果我现在下跪了,便等同于我们大将军下跪,我就是想请问一下,这一跪,单于可吃得起吗?”

    张强的高声反问,使得大帐内是一片的寂静。如果真是如他所说的话,他能代表着大将军,那这一跪,蹋顿貌似还真是吃不起了。

    蹋顿闻言之后,脸色也有些不好看,挥了挥手,示意尔贴不要在逼迫对方,他这才道:“你叫张强是吧,那我问你,为何在我的地盘里杀了使者和我的士兵呢?”

    “我这是在救你。”谁想到张强确是不急不燥也不怕的说着。

    对于这一次执行的任务,张强完全就是自己的决定。他是天眼组织派到柳城的座探。这也是张超前瞻性所起的作用,对于任何一个势力他都不会小看,都会提前的安插人手。

    张强拿着天眼组织提供的资金来到了柳城之后,没用多久就站稳了脚跟,甚至还与一些乌桓的小将有来往,他也是从这些人口中知道了公孙瓒使者前来柳城之事,当即他就决定将此人杀了,不给乌桓以退路。

    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且还得手了。如今要面对蹋顿了,他就将早就准备好的说词讲了出来。

    “在救我,呵呵,你何出此言呀。”蹋顿也被张强的话给逗乐了,不由就此哈哈笑问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