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蹋顿之降
    “这什么这。你是想他们死,还是我们死?”蹋顿看着尔贴竟然还在犹豫,当即怒声喝骂着。

    看到单于生气了,尔贴尽管心有不愿,也只得开口大声而道:“城楼上的乌桓弓箭兵听着,单于有令,命你们迅速的反击,如果你们死了,你们的家人我们会帮着照看的。”

    尔贴的命令传了出去,声音很大,甚至于在城楼下的张超都听了一个清楚。

    在城楼之上,听到了尔贴所下的命令后,所有的乌桓弓箭兵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这才无奈的由各个掩体之中冲出,开始向着城楼之下进行放箭。

    在这些乌桓弓箭手一冲出的时候,便有一多半人被下面射出的弓箭所中,受伤了一大半。只有少数运气好的人将手中的弓箭射了出去,射到了城楼下的张家重骑兵头顶之上。

    张家重骑头上有着一千面盾牌,凭此做掩护,那些弓箭是很难可以伤到他们的。就算是有些箭矢侥幸的穿过了密集的盾牌,但在落入到全身上是重四的张家重骑兵身上,也很难在起到伤人的作用了。

    借着箭矢向下攻击,尔贴低头向着城楼之下看了过去,当即他的脸色就变得更加慌张了起来,“单于,不好了,那些弓箭竟然无法伤人?”

    “这怎么可能!”听着这个答案,蹋顿自是不一脸的不信之态,他当即又道:“快,命令弓箭手继续的放箭,我就不相信,这些人是神不是人,他们还会不能被伤吗?”

    蹋顿此时是陷入了完全的被动之中,所能做的,也仅仅只有用弓箭来干扰着张超了。

    只是因为刚才一波的攻击,就死伤了大约两百多弓箭手,现在命令在下,能够真心去服从的乌桓士兵己经很少了。

    多年的战斗下来,乌桓人那所谓的民族自豪感早己消失的七七八八。

    在任何人都可以在他们头顶上踩一脚的情况之下,己然没有几人为自己是乌桓人而骄傲。相反,他们还有些羡慕那些强大的民族,他们也想向那些民族中的勇士一般成为可以有着尊严之人,有着自主权力之人。

    一个没有了尊严,没有了骨气的民族是让人看不起的,但这何偿又不是形势所逼呢?人生下来没有谁愿意失去尊严的,且这个过程也是让人十分心痛的。

    没有了尊严,就越想要有尊严,现在张超就在下面,这是一支强师劲旅,倘若是能够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那至少以后不用在担心会有什么人来欺负他们了。

    而与这样的强军作战,在很多人看来本就不是明智之举。现在明知道露头可能就会死,可是单于还是下了这样的命令,这就使得很多士兵心中生出了叛逆的心思,凭什么他们要冒着生命危险冲出去呢?难道他们的性命不是生命吗?

    大家心思各异,蹋顿的命令下达之后,便出现了无人冲出放箭的场面来。

    在下达命令之后,蹋顿就等着己方的弓箭射落下去,可是等了半天身后确无一丁点的动静,这就使得他止不住回头看去,这就看到了让他心寒的一幕,那便是原本躲在城楼上的己方弓箭兵,现在竟然一个个正向城下退去。甚至有些人还向着城门前跑去,不用说,这些人定然是失去了信心,想去打开城门的。

    “单于,这些士兵要造反呀。”尔贴同样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就心惊的说着。

    “我如何不知呢。”蹋顿长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大事以去了。本以为张超会和他和谈,他可以借机提出一些要求的,但怎么样也没有想到,对方会如此之强势,竟然一言不和就硬攻,这倒使得他没有了退路。

    “罢了,我们也投降便是。早闻张超仁义之名,想必他应该不会杀我的吧。对了,你马上入城将张强带出来,好生的对待,或许在此作为张超会留给我们一条活路也说不定。”堂堂的乌桓单于蹋顿,此时在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竟然有了一种英雄末路之感。

    如果给他几年的发展时间,或许乌桓就会强大起来的。只是张超的速度太快了一些,快到他根本来不及准备就丢了两城,现在大本营也即被攻破,他己然无力去反抗了。

    早就等着这个命令的尔贴,听到了蹋顿之言后,当即就答应了下来,这也就带着亲兵向城楼下跑下。蹋顿本人则是高声的喊着,“不要在射了,我们打开城门就是。”

    “停!”在城下的张超一直在注意着城楼上的动静,终于听到了蹋顿做出了选择,不由也就松了一口气。他己经看出,想让典韦和许褚他们将城门硬生生的拉开,似乎是很难一件事情。但他还是要这样做,不过就是为了给对方以重压而己,现在看来,这个方法倒还是正确的。

    张超下令停止放箭,三千张家轻骑兵当即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如此城楼之上一切如初。

    不同的只是城下的大门己然被打开了。典韦和许褚见城门一开,当即是峰涌而入,占了城门,也活捉了由城楼上下来的乌桓单于蹋顿。

    张超带着三千张家轻骑军和吕布的一万先锋军随后赶来,很快就控制了整个城池,在城门之前,蹋顿也被绑着被捆缚到了张超的面前。

    张超骑于马上,高高在上。

    蹋顿被人绑着,低头站在地上。

    “你就是蹋顿?”目光落到了蹋顿的身上,张超出声而问。

    “我就是。”蹋顿说着话,也是抬头看向着张超,他发现此人还很年轻,且相貌也很是英俊,远不像人们所传说中那般长的是多么的凶神恶煞。

    “嗯,你抵抗了我,可知后果吗?”张超沉声问着。

    “要杀要剐随便,只是希望大将军可以饶了我乌桓子民。”蹋顿昂着头,一幅做好了慷慨就义之态。但若是你仔细的观察其双眼,就可以发现,他的神色并不坚定,甚至还有躲闪之意。

    “哈哈哈,你很聪明呀。”听着蹋顿有意的拔高自己的身份,张超不由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蹋顿是聪明人,如果此时为自己谈什么条件的话,张超非旦不会答应,很可能还会马上杀了他。但他没有,他一幅以乌桓子民为己任的样子,至少在这一时间内,得到了乌桓人的支持,若是在将他给杀了,那难免就会寒了十万乌桓百姓的心,这于他以后的统治不利。

    蹋顿也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为不自己说话,而是一幅大义之态。要说他不聪明的话,在乱世之中也无法带着乌桓人坚持到现在了。

    小花招被张超点破了,蹋顿确依然是有意装成不懂的样子道:“大将军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呀。”

    “呵呵,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我便不去说了,想必你心中有数即是吧。”张超见蹋顿还在玩着小聪明,心中就露出了不喜之意。一个人可以有小聪明,但若是一味的使用,那就不是聪明,而是蠢笨了。即像历史中的杨修一般,有些事情看透了,还要说透,最终引来了杀身之祸。

    又被张超所点中,蹋顿的脸色即变得有些不好看起来,怎么说他也是一方之单于,也有自己的尊严的。好在这份尴尬随着尔贴带着张强的到来被缓解了。

    “你是何人?跪下!”在看到尔贴带着张超而来时,一旁负责警卫的许褚这就大声的吼着。

    “将军息怒,我是带人来送给大将军的。”尔贴被许褚这一吼,吓得是连忙跪倒在地而言着。

    “二公子,我是张强呀。”不等许褚在说些什么,尔贴一旁之人在看到张超之后,己然开始大声的喊着。

    “等等。”张超骑于马早一伸手,制止了许褚的举动,目光落在了那喊话之人仔细看去后道:“你果然是张强?”

    “是的,我就是张强呀,二公子。”看到张超认出了自己,张强自是十分的高兴,然后就此是边喊边向前走来,在距离两丈外后站住道:“二公子,我知道您即将要来柳城,这就算暴露了身份,杀了公孙瓒派来的使者郭昕,可不想被蹋顿所捉。好在他没有杀我,也没有为难我,这才能够重新的与二公子相见呀。”

    郭昕之死的事情,张超是不知道的,一切皆是张强自己所为,现在看来倒也起了一定的作用,不然的话,或许柳城就没有那么容易可以拿下了。

    “嗯,张强,你这一次立了功,很好。好,且先退下,回头吾公论功行赏的。”张超看向着张强,一脸的欣慰之态。自己之前埋下了这些棋子在关键的时候总是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这让他十分的欣慰。

    张强见到张超一脸满意之色,当即也是高兴的退到了一旁。而此时,那跪倒在地的尔贴又将一个布包扔了出来,那上面滚落出了两个人头,“大将军,这是郭昕身边的两名跟随的脑袋,我己经将他们杀了,还请饶我们单于不死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