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文丑分兵
    当然,这还不是最让他伤心的。想到身后竟然出现了张超大军,莫非公孙度说的是正确的,这本就是张超的一计,为的就是诱使自己出击不成?

    若是如此的话,自己的后方定然是危险了,那他现在要做的非是在向前走,而是应该向后退去才是了。这他便着快马去通知在前面的韩起,让他引兵而撤,而自己则是固守于此,等待着大军回来,合兵一处后在杀回去。

    快马不断的奔跑,向着在潘县之前的韩起大军而去。

    潘县之前,韩起和素利弥加用了两天时间赶制出了一些攻城用的木梯,在第三日就开始了攻城之举。

    在顶着弓箭冲到了城门前,眼看就要将木梯架上时,突然于城中杀出了两万骑兵,其中是以黄忠为首的大将。

    他们一出现,便是杀了韩起军一个措手不及,先前拿着云梯的两千士兵皆是被骑兵所杀。若非是素利弥加救援就时,怕这一战下来,损失就不会小了。

    云梯被抢下,这让韩起大骂不止。素利弥加也是一脸的无奈,心中说汉人的卑鄙,然后只得重新在造云梯。

    而在第二次云梯刚刚准备好时,快马传信就到了,韩起也终于知道主公被重创的事情。当即他就与素利弥加商议回去救援公孙瓒,然后先回辽东整军在战的事情。

    公孙瓒受到了重创,这个消息在军中不径而走,一时间不足四万的大军就变得人心惶惶起来。

    消息传到了潘县城上之后,贾诩当即大喜,这就传下了命令,一个时辰后发起总攻击,无论如何不能让韩起和素利弥加给逃跑了。

    早就在侧面做好准备的太史慈带着五万骑兵,等的就是这个命令。在看到潘县城楼之上高高挂起了一个红色旗子后,这就突然杀出,汇合着由城中杀出的黄忠部,共七万骑兵对着韩起部发起了猛攻。

    原本就有些人心惶惶的韩起军,突然就见到数不清的骑兵攻来,顿时就慌了阵脚,是不战而逃。

    大军军心动摇,军士溃败,引得韩起和素利弥加也不得带着亲兵而逃。但太史慈和黄忠确是一个盯上了一人,进行围杀。

    韩起对的是太史慈。

    在一支铁枪之下,韩起用起了浑身的解数,但依然还是在三十回合之后被刺中了胸口而亡。

    素利弥加对上的黄忠。两人同样的大战了三十回合,后来在亲兵的保护之下,素利弥加带着不足一千人逃了出去。

    黄忠与太史慈打了胜仗之后,这便听从了贾诩的建议,引兵直向着公孙瓒部冲杀了过去。加上张超之军,便是两面合围之势。

    ...... ......

    河内。

    王匡战死,大将方悦被斩。两个儿子王和和王琵也被砍下了头颅于城墙之上示众。

    这一切,皆是文丑做的。

    引前军二十万,后军五万,共计二十五万大军竟然攻一个只有三万人守着的怀县用了一个多月之久,这使得他感觉到颜面大失。在后来无援军之下,王匡抵挡不住而被破城时,文丑就来了一个屠城。

    整个怀县城中,但凡是成年男子到达了十二岁以上,皆被斩杀。城中只是留下了一下孩童、老人还有女人而己。

    攻下了怀县之后,整个河内便也成为了袁绍的地盘。而此时,又一道军令下达,是由袁绍亲下的,他要趁着张超被禁锢于幽州时,向并州发起攻击,其中西攻河东,北攻壶关就成了一道军令。

    得了军令之后,文丑自是高兴不己。对于并州军他早就恨之入骨了。若不是因为壶关突然增兵的话,他也不会分兵而使得怀县需要袁绍增兵才可以拿下了。

    拿着袁绍的军令之后,文丑就叫来了沮授、田丰和张合三人。将命令展开之后就道:“这是主公之令,我意与田丰军师向西而去攻河东。至于壶关就要留给沮授军师和张将军了。”

    文丑有自己的打算。且不说壶关本就是易守难攻了,单就说比起重要性来,河东盛产铁矿,也正是袁绍所需要的。他这是想要给自己立军功。

    文丑是主将,他有了决定,别人自然不好说一些什么。当即大军就是兵分两路,其中留在了河内两万人马、文丑带军十万攻河东、张合带军十万攻壶关。

    兵分两路,先言壶关。

    沮授和张合带着十万大军由怀县向着壶关而行,一路之上两人的神色皆是不太好看。

    去过壶关的他们深知那里之险要,易守难攻不仅仅只是说说,而真是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难。

    虽然说那里只有并州军一万五千人,可两人都没有攻下之信心。

    只是军令以下,是断然不能违反的,他们也只得一路赶到在壶关脚下十里外安营。

    军营一安下之后,张合就来到了沮授的营帐之中寻求着对策。

    “军师,你认为我们能攻得下壶关吗?”张合一进帐内,就有些焦急的问着。

    “难。”沮授摇了摇头而道。说起这句话的时候,亦是一脸的愁色。

    听到沮授也说难,张合就更是一脸悲愤而道:“文将军也是,明知道壶关是易守难攻,还让我等来,这不是给我们出难题吗?”

    张合的报怨听在了沮授的耳中,使他更加为难起来,他不会忘记儿子沮鹄还有张超那里呢。如果自己这一次真的行为过激了,会不会引得儿子会出现生命危险呢?若是这样,攻下了来也是自己败了。

    报怨之后的张合见沮授并不言语,又急急的问道:“军师,您看看我们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攻下壶关,不然的话,一旦文丑攻下了河东,怕就是找我们来问罪了。”

    “攻下壶关?这里有徐元直出着主意,又有赵云和徐晃两员悍将,你认为可以轻易的攻下吗?至于说文丑攻下河东,依我来看也并非会那么顺利的。我等倒不如先在关前守着好了,寻机而动就是。”沮授犹豫了一会后还是做出了不攻关的准备,但样子还是要做的,那就是屯兵于此,如此一来,倒也可以形成压力,算是有所交待了。

    “什么?文丑攻不下河东吗?就我所知,那里即没有重兵,也没有猛将,这一次一去就是十万大军,怕是应该不难攻下才是吧。”张合一幅不相信的样子问着。

    “是,原本河东只有军兵五千,可是我们攻了整整河内一个多月的时间,你认为张超会没有防备吧。看着吧,文丑如果大意一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说这句话的时候,沮授确是信心十足而道。“好了,我说的对与不对,你只管看着就是。眼前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就守在这里,牵制着壶关的兵马不动便是。”

    ...... ......

    河东治地安邑县。

    此时这里正在日夜忙碌着,整个城的城墙正在不断的加固之中,太守李儒正在亲兵的保护之下于城墙上指挥着士兵在准备弓箭和火油等防攻城的武器。

    城门之前也被挖出了两条河渠。远远看去,自是没有晋阳城那般的宽大,但有了这两条河流之后,确是可以使得由这里向北进西河之路被封。也就是说,除非攻下了安邑,要不然的话,是无法进入河东内部或是转道去北面的西河的。

    李儒这样做,就等于要将文丑的十万大军火力全部集中在自己的身上了。而他敢于这样做,是出于责任的表现,也是出于晋阳城对他的支持。

    早在河内被攻击的时候,李儒就料到了袁绍大军会攻击河东之事。一面请求援兵的同时,也做着各项的准备。

    一个多月的时间,援军纷纷而至。先是鲁肃由晋阳城中派出了五千士兵外加高顺将军统领的八百陷阵营士兵。后来赵云又由壶关来到这里,并带来了五千龙虎军。

    到得现在,加上原本守城的两千骑兵,三千步兵,如今安邑县中己有骑兵七千,步兵八千,外加八百陷阵营。同时,郭嘉也回到了晋阳城,知悉了河东之危后,又派着周仓带五千骑兵正全速赶来。

    一旦周仓赶到,安邑之兵就可达到两万之数了。

    尽管数字相比对上文丑的十万大军依然还是不足,但凭着地利之势,李儒倒很有信心可以挡上一挡,只需挡住对方的攻势,相信张超定然会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在李儒抓紧时间做着最后的准备之时,文丑十万大军也来到了距离安邑县城十里之地。

    一到这里,文丑就命令士兵做简易的安营之帐,他的决心是明天一股作气的攻下安邑,进入城中去休息。

    对于文丑的这个命令,随军军师田丰确是不赞同的,他认为安邑做为河东的治所,又有足智多谋的李儒任太守,并非那么好攻取,应该做好打持久性的准备,如果只是简单的安营,一旦有敌人来偷袭,怕就会损失惨重。

    田丰的言词听在了文丑的耳中引得他是一阵的大笑。“我是石,李儒是卵,田军师可曾听过以卵击石还能胜出之言论吗?你且安心就是,我自会派着斥候看住安邑县城的,一旦有人出城,有十里之地做为迂回亦是足够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