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四十四章 田丰被俘
    文丑哈哈大笑间就否认了田丰的建议,在他看来,文臣就是胆小。以自己十万大军对上一万余敌,还需要处处防守吗?岂不是让人笑话。

    文丑不听劝告不说,还讥笑于自己,这让田丰脸色十分的难看,这就一句“汝不足谋。”抚袖而去。

    安邑县城池之上,天渐渐黑了下来,可以看到远处袁绍军的点点星光。李儒站于高处,一幅忧心之态看向着远方。十万大军,大营相接,连绵之远让人看到之后不由大感其壮观。

    “李军师,敌强我弱,今晚的偷营有胜算否?”站在李儒一旁的正是陷阵营的将军高顺,他亦也是一幅忧心的样子看向着远方。

    对于这一次河东之危,鲁肃点他前来帮忙,他是有心想要立下战功的。可是他知道,有热血是一回事,双方的实力摆在那里又是一回事,他实在没有太多的胜算。

    “不要紧,我之计谋或许田丰可以看出来,但文丑未必会听。此人刚愎自用,一创造了袁绍之外,很少有人的话他可以听得进去,这一次或许是一个机会。”李儒也并不万全之把握,只是敌强我弱,他不拼一拼实在更难胜出。

    “来呀,将红旗挂起吧。”眼看子时要到,贾诩也终于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袁绍大军,文丑等一切武将早己经安睡了,他们要养足精神用于明天一战。但田丰确一直没有睡觉,而是出了大营,在几名亲兵的保护之下去巡视着周围,他总是有一种预感,李儒今天晚上怕会趁着他军远来而有所行动。

    田丰走在军营之边上,看着那些负责守夜的士兵一个个无精打彩的样了,总是会忍不住喝斥而提醒几句。只是对于他的话,很少有士兵可以听的进去。这些人都知道,在军中文丑说了算,这个军师的权力并不是很大。

    田丰在尽自己所能提醒着那些守夜的士兵,所起的作用并不是很大,但他依然坚持在做着。正当他又来到一处军营前,看到这里的守夜士兵尽绵靠在一起安睡时,不由怒从心中烧,正欲开口责问时,突然前身后就传来了嗖嗖的箭矢腾空之声。

    “不好,敌袭!”反应过来的田丰在第一时间就张嘴喊着。

    而在田丰喊完之后,就可以看到正有数千支带着火的箭矢向着各士兵休息的营帐内疾射了过去。

    “果真是敌袭,都快起来迎战呀。”田丰眼看着有火箭射出,不由惊恐的喊着。

    田丰在用自己的力量叫喊着众人,在身后己有骑兵越过了拒马桩冲了过来。因为文丑只是扎了临时营寨,并没有做过多的准备,使这些骑兵可以轻易的进入大营之中。

    看到敌军骑兵进入了,田丰此时才想到了逃走,但一切晚矣。就见一个骑着白马,手拿亮银枪的浓眉大眼,阔面重颜,相貌堂堂的男子以飞到他的身后。尔后长枪一出,将其田丰身边的两名亲兵就给击退,在然后人影一闪,他感觉到身子一空,竟然就落在了马上。

    “呵呵,田先生,久违了。”那人将田丰擒于马上之后,这便是呵呵一笑,尔后手掌一拍,田丰即感觉到眼前一黑,就此晕了过去。

    来者正是赵云赵子龙。

    他带着五千龙虎军还有徐荣所带的两千骑兵很早就埋伏在附近。他们是李儒提前就安排好的伏兵,这样一来就可以躲过文丑斥候的侦察了。到达半夜,在看到了城中高挂红旗之后,这就展开了偷袭行动,但万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田丰。

    本来赵云也不知田丰就在这里,他是远远看到有人竟然想在乱中指挥着文丑大军,这便骑马而至想要将其击杀,乱其指挥。可未曾想,到达跟前一看竟然是田丰,他跟在张超身边时,就知此是从才,当即便动了劫才之心,这就将田丰给抓到了马上。

    将田丰擒下之后,赵云又是连连出枪,杀了不下数十人后这就看到了文丑军的后方己燃起大火。

    心知那是粮草被烧了,赵云这便呵呵一笑,带着大军急撤了出去。

    此次偷营,所为目的有二。

    一是给文丑一个下马威,重创其气势。

    二是烧其粮草,乱其军心。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还会有第三个收获,那就是擒下了田丰。

    田丰虽然力量有限,甚至和一普通士兵的战力都无法相比,但确是一个智者。可以说,只要文丑听其言,重用此人,那要攻下安邑便会容易许多了。可是此人被俘了,就注定了文丑没有了智慧,其战力等于无形之中就少了一半还要多。

    在赵云将田丰给带入到了城中,送到了李儒的面前之后,他也不由惊呼的道:“子龙,这一次你是立了大功了。田丰不在,文丑不足为虑也。”

    智者往往可以以一对十,甚至是敌百。但前提是别人看不出他的策略来,如果对方中也有智者,那许多的计划怕就无法起到应有的效果了。

    文丑的十万大军中智者第一便是田丰了,虽然还有像是张子谦等谋臣,可只要田丰不在,确己然很难放入到李儒的眼中。

    田丰被带进了安邑府内,在这里李儒十分礼遇,一见面便是深深一躬道:“元皓兄这一次弃暗投明,来到我军帐中,想必主公知道后定然会是大喜的。”

    己成为了俘虏的田丰,此刻脸色并不好看。在看到李儒向自己行礼后不由就叹道:“可恨文丑不听我言,若不然岂有如今之事乎?可怜我的家人,这一次会因为我的遭遇而遭其毒手了。”

    田丰是智者,自然可以看到自己被俘之后的下场了。

    生于乱世之中,上了战场之后他己经做好了随时赴死的准备,但就是可怜了家人要受其连累。

    看着田丰的感叹,李儒笑道:“元皓兄莫急,你家人不会有事的。”说完这些后,他就向着一旁跟来的赵云道:“赵将军,还要麻烦你将消息放出去,就说田先生被俘之后宁死不降,己然受尽了酷刑,但依然不改其志。我也会马上写书信一封着人送到晋阳城,由郭嘉军师和鲁肃军师来安排田先生一家人从邺城安全撤离之事的。”

    赵云答应了一声诺后,这就出去制造传言了。留下了田丰站在那里看向李儒是一脸感激的目光。

    “元皓兄不要谢我,一切都是主公之意,对公之能力,主公是久旱逢甘露一般呀。元皓兄也不用急忙做着什么表态,待何时见到了家人平安,在做决定亦不迟也。来人,将田先生引下去,好生伺候着,同时准备安排车马,送其到晋阳城。”李儒一脸的笑意,说出的这些话,让田丰自是感动不己。

    田丰以为,李儒会问及他文丑军的情况,若是这样,他就会真的为难起来。不说吧有愧于别人的欣赏、若是说了,岂不等于是卖主一般。这样的事情他是不会去做的。

    可这样的为难,李儒根本就没有施加于他,而是问都不问,就安排了一系列对他有利之事,之后礼送而出。

    这并非是李儒不想知道文丑军的情况,也并非是他有多么的自信,而是出于对一个谋臣的尊重。大家同样是智者,他不想为难别人。

    田丰双手一拱,行了一礼道:“如此文优保重。”

    “元皓兄请。”李儒呵呵笑了笑。

    田丰就这样被送出了,一路上神不知鬼不觉,在文丑大营中,有关其人在严刑之下也未说出一字军情之事也传了出来,引得原本正在发怒的文丑也很是感慨。

    “没有想到,田先生一介文流,竟然也经得起张超的严刑。如此我更应该加紧攻城,将田先生救出才是。”文丑感叹着。他对于昨天晚上劫营一事是有些后悔的。

    如果早听了田丰之言,就不会有此一败了,粮草被烧五万石,军士死伤两千余人,虽然这样的损失并没有动摇他的根基,但毕竟还是小败了一场,这让从冀州出来后就一路只攻别人的文丑感觉到怒火横生,他对于安邑内的并州军己是恨之入骨了。

    文丑说出了自己的意见,跟随的另一文臣张子谦对其很是支持。

    要说张子谦也是有些能力之人,不然也无法被袁绍所看重了。只是这个人因为在官场中浸淫的时间太长了一些,性格也变得圆滑了很多。他是深知文丑在袁绍集团中的重要位置,对于这样高位之人,他自然是只有服从,断不会像是田丰还会直言而出。

    没有人反对,文丑这就对着一旁的两位副将道:“赵睿打先锋,孟岱为后援,引兵三万攻打安邑城。

    劫营之后,李儒就料到文丑会举兵来攻,为此将外部兵力全部调兵,只是一味的死守着安邑城。在看到对面来了三万袁绍大军后,自是不会有丝毫的惧怕,凭着弓箭之充足,以城为点进行了拒守。

    古时攻城并没有火药等先进的武器,所用之方法不过就是添油战术,借用兵力之数量强攻而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