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围杀公孙瓒
    通常之下,除非对方士气受措,若不然想要攻城没有三倍之兵力是很难能够拿下城池的。现安邑城中有并州军一万五千人,凭着赵睿所带的三万士兵是断难攻下的。

    如此,这仗一打就是三天。

    三天的时间里,袁绍军死伤万余人,但确是连安邑城楼都没有上去。

    三天之后,文丑怒气下将赵睿换了下去,将后军之将孟岱任为了先锋军,兵力又加一万进行攻城。

    孟岱一上任先锋将军,这就亲自的组成了赶死队,在许以重赏之下让三万大军分为六个梯队,每一个梯队五千人进行轮番攻城。

    李儒依然是以坚城为依靠,固守城池。在面对着孟岱拼死攻击之时,几次城楼危急,好在有高顺所带之陷阵营,几番下来,终还是守住了城池,在灭掉了孟岱的嚣张气焰之后,又是杀敌万余,但本身也损失了近三千之众。

    安邑之战,一时间就陷入到了胶着的状态之中。

    文丑天天看着军报,看着不断上升的伤亡数字,自然是十分的恼火,但面对着如缩头乌龟一般有李儒,他又无从下手。

    眼见文丑发怒,谋臣张子谦这就出了主意。“将军,几次攻城不利,并非是我军将士不勇武,实在是对方士气充足,加之又有良将镇守呀。像是赵云他就天天守于城上,身先士卒,这才使得我们久攻无效。”

    “不错,这个赵云原本不是说在壶关布防吗?那为何又跑到了安邑?真是烦死人也。”文丑说着这个话,就是一脸的苦恼。就前线孟岱传回的消息,他士兵几次上了城楼,但都被赵云带兵给赶了下来。此人武勇异常,竟然无人是其一合之将,这也使得攻城之事并不顺利。

    有此悍将在手,攻城难度自又是加大了许多,文丑会为之头疼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而就在文丑说完这些之后,张子谦就道:“是呀,赵云的出现的确是出乎了我们的意料。可事实如此,我们也无之奈何,只是谱有一想法,若是能够实现,安邑当破也。”

    “哦,请先生教我。”在连连攻城受措之后,文丑的信心己不足矣,现听到有谋臣有更好的方法,这便出言相问着。

    见文丑如此的尊重自己,张子谦感觉到身份也提高了不少,满意之下不由说道:“将军,即然赵云带兵来到了安邑,想必壶关那里的兵力定然不足。若是如此,为何将军不命令张合和沮授发起猛烈的进攻呢?一旦壶关被攻下,就等于在南面打开了进入并州的大门,如此一来,安邑之敌心必乱,那时我们在趁此机会猛然一攻,大势而定矣。”

    “不错。”文丑听闻之后猛一拍大腿道:“若非先生所说,我倒是忘记了张将军那里。这样,我现在就写书信一封,告知赵云正在我这里,请他们速速攻下壶关就是。”

    ...... ......

    文丑听从了谋士张子谦的建议,在眼看着安邑城不好攻时便命令起张合和沮授攻打壶关。

    壶关之前,一直引兵未动的张合大军,在接到了文丑的命令之后,无奈就动了起来。

    “沮军师,文将军派来传来了消息,说是并州军的龙虎军将军赵云如今正在安邑,他要求我们马上攻下壶关,以乱其心呀。”拿着手中文丑着人送来的书信,在点兵之前,张合叫来了沮授进行商议。

    “攻打壶关吗?那里之险想必张将军己经看过,你认为真的是那么容易攻下吗?就算是赵云不在这里,但还有徐庶和徐晃在,又如何可攻矣?”沮授伸手看过了信件之后,是一边向着张合手中递去,一边摇头说着。

    “军师之言,合自知晓。只是文丑是主将,他即下令,我不得不从呀。”张合也是一幅为难的表情而道。

    “是呀,即有军令,便自服从也就是了。只是还希望张将军可以体恤士兵,攻击不可太过猛烈了。”沮授也自知张合之难,但军令下,确是不得不从之,这便出言而道。

    “有军师之言,合自知要如何去办。”张合答应了下来。

    如此,在第二天一早,声势浩大的攻壶关之举就开始了。但也仅仅就是声势浩大而己,每一次攻击之人数确是极少,且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壶关之下,徐庶和徐晃两人站在关隘之上看着下面一次攻击仅是数百人的袁绍大军,不由皆笑道:“看来沮授和张合皆知壶关之险,他们这是在应付了事呀。”

    “不错。即交了差,又可将损失降到最小,实在是妙招。如此还请徐将军也做做戏,适当的放一些箭羽就是。只要敌军不是猛攻,便也不可重伤于敌。”徐庶看着关下发生的一切,下着军令。

    “诺。”徐晃答应了一声。如此,双方间配合演戏就在壶关之下展开着。

    壶关不下,安邑难攻,袁绍的二十万大军就此被缠在了这两处,难有果实。

    在说两地开战之时,北面幽州的张超己带着大军与吕布汇合,而在西面的贾诩也带着十万大军赶至。至此,公孙瓒所部的十万大军便被两面夹击的控制在了平谷地区。

    左右皆是重敌,被围在平谷地区的公孙瓒寻了一处为鹿山居高而守。

    战局会发展到如今的境地,完全出乎了公孙瓒的意料。原本以为张超己然兵败,他只需趁势杀入到并州劫掠一番就是了,但万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是诱惑之计,现他己然中计,后路被切,前军被灭。

    韩起所带的先锋军被斩、身后辽河的退路被断,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公孙瓒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将头发愁白了一半还多。

    只有军兵三万余的公孙瓒突生一种英雄末路之感。

    想当初,他在辽东的时候是何等的呼风唤雨,便是刘虞执政之时,他亦是强雄在侧,没有人敢小视于他。

    可现在,对上了张超这才多久,竟然就兵败至此,手下兵力被重创的同时,甚至连一安身之所都没有。如今左右被围,实不知以后之路到底于何方?

    连主将公孙瓒都是如此的想法,更不要说下面的士兵了。重创之下,士气消沉,大军远没有了战力,甚至人人都在思索着自己的去路了。

    正在大军人心惶惶之时,下面又传来了消息,公孙续公子被杀,公孙度于辽东投降的事情。

    事情一传到了鹿山之上,登时人心浮动之激烈,己呈按捺不住之势。

    在盛世之时,自然人人都想着如此上爬而获得更多的利益。可是在败军之时,人人又是心中思变,开始为如何的生存而在想着办法了。就像是被围之时,公孙瓒军人心浮动,基中参军柳浦就开始自寻着小九九。

    柳浦是一个年轻的公子,也是世家身世。因为有些文才便被公孙瓒所用,封为参军一职。

    年纪轻轻就获得此殊容,柳浦也曾想过要好好的报效于公孙瓒,助其成就一番大事。历史中此人后来跟随着公孙度之孙公孙渊,为其出过不少的力。

    只是现在的历史因为张超的出现,发生了很多的转折,还在效力于公孙瓒时,便遇到了生死之危。柳浦为了生存之道,便生出投张超叛公孙的想法。

    做为参军,还是有一些职权的,柳浦也有一些的心腹手下。当他把自己的想法对手下说了之后,顿时就引来了一阵的赞同之声。

    大家都是明白人,在眼看着公孙瓒兵败,甚至自己也有了阵亡之危险的时候,他们也不得不为自己的未来去着想了。

    原本以为只有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未曾想连参军柳浦都是这样想的,当即众将都表示着支持。

    获得了支持之后的柳浦,这就一边派出了心腹去联系张超,同时也将目光落在了公孙家族身上,他想要抓上几个重要的人物以获战功。

    公孙瓒身边有白马义从跟随,并不好对付。甚至弄一个不好,还会伤了自己。如此一来,柳浦就将目光放在了公孙瓒的两位从弟公孙越与公孙范的身上。

    这两人皆是公孙瓒信任之人,又是深居高位,倘若可以将他们给擒下,献于张超的话,想必一定会得到重赏的。

    柳浦有了目标之后,这就展开了行动,将那些有了造反之心的小将都叫了过来,大家一商议,便以吃酒的名义去请两位将军来赴宴。

    公孙越与公孙范的确是公孙瓒的死忠。便是被困于鹿山之上时,也没有丝毫想要投降之心。现接到了众小将的邀请,两人合计这也是一个稳定军心的方式,便答应了下来,然后各自只是带着几名亲兵就来了。

    两将一出现,柳浦一声令下之后,便即被擒,其中公孙越还进行了激烈的反抗,被现场斩杀。

    公孙越被杀,公孙范被擒,使得公孙瓒己经失去了对军队的统治力度。等着张超手下大将吕布奉命带着先锋军上山来与柳浦接洽的时候,公孙瓒这才发现事情不对,但所能指挥的也仅是手下的五千白马义从而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