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五十二章 说服沮授
    为了这件事情,张超己经拿出了大量的银两做补贴之用。甚至还在城外专门的开辟了一块地,种植罂粟,这件事情也使得很多人不解。为何赔钱的买卖也要如此之用心呢。若非是张超权柄甚重,怕是早就有人会提出建议了。

    而现在外面乱成了一团,张超确是不管不问,依然的在后院之中看着生产鸦0片的过程,由此就可以看出,其实他心中己有了计较。

    “主公,田先生到了。”在张超的目光正放于那些生产好的鸦0片时,外面护卫长许褚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穿着一身锦衣的田丰。

    田丰在河东之战时被赵云所俘,之后就被送到了张家书院做先生,倒着实是沉下心来学习了一段时间。现在,张超突然要召见于他,田丰便知,是要用到自己的时候了。

    有关袁绍要抢大乔妻之事,田丰一样听说了。当时他就认定了张超不会屈服,现即叫自己来了,定然是有大事需要自己去办。

    “哦,元皓来了,快过来。”听到了田丰到了,张超脸上布满了笑容,这就转身而笑说着。

    “见过主公。”田丰连忙双手一拱,行了一礼。

    “呵呵,元皓呀,这一段时间在书院中可有收获?”一伸手拉住了田丰之手,张超一脸关心的表情问着。

    “多谢主公关心,丰这一段时间学习到了不少的东西,所获颇丰。”田丰有礼的回答着。

    “哈哈,好。即是如此,元皓也应该是出来建功立业之时了。对了,袁绍之行为你可知否?你是怎么看的呢?”张超深知田丰大才,让其去书院学习,不过就是雪藏而己,一旦有机会是定要重用的。像是现在,便是到了重用之时。

    听到张超问起袁绍要大乔之事,田丰便是一脸严肃而道:“大丈夫之妻怎容他人窥探呢?我认为主公不能屈服。”

    “好,好一个不能屈服。”张超听后大赞道。尔后脸色也渐变严肃而道:“元皓呀,不瞒你说,对袁本初,我早就做好了一战之准备。这一次他竟然先起挑衅之心,我自不能饶他。”

    张超先是表明了要一战之决心,然后这才慢慢又说道:“只是袁本初有着四世三公之名,手下的确是有一些忠臣良将的,你也知我是爱才之人,我想让他们为我所用,如果这些人可以迷途知返的话,倒也少了兵戈之战,亦是百姓之福呀。”

    田丰早就想到张超寻他所来,便是为了去说服袁绍之臣与将,现见己然说出,这便也拱手而道:“主公,即是如此,丰愿意前往河内,去说服沮授先生。”

    见自己尚未说出,田丰己然自告奋勇了,张超亦是一脸的大笑道:“好,还是元皓知我呀。即如此,我给你看一个小秘密。来呀,把人带上来。”

    随着张超话落,门外便己然又走进来了一个人。此人一出现,见到了田丰之后这就开口叫了一声“世伯。”

    “沮鹄?”一看到来人,田丰也是吃了一惊道。

    在他印像之中,沮鹄是死于运粮途中,好似还是黄巾军余孽所为来着。为了这件事情,沮授还生病一场的。可怎么此人又会出现在张超这里呢?

    看着田丰那惊奇的样子,张超笑道:“你不要惊讶,其实这件事情沮授先生很早就知道了。沮鹄在张家军事学院也学习了很长时间,现在己然是一名营长的身份。”

    对于沮鹄会当上营长,田丰并不奇怪,他奇怪的是这件事情沮授竟然己经知道了。如此说来,父与子分别服务于不同的主公,这事怎么说的,那沮授还能安心的在袁绍那里呆着吗?

    见田丰露出如此之奇怪的表情,张超即又笑道:“现在我给你了这一张底牌,想必对你去说服沮授先生更有信心了吧。”

    “是的,主公。”田丰此时也露出了自信的神情来。

    “世伯,这里有我所写的一封书信,到时候还请一起交给我的父亲,这里表明了我的心志,也有劝他之言。”一旁的沮鹄见机也将一封早就准备好的书信递了过去,送到了田丰的手中。

    拿着这书信,田丰心中更加有数了,当即就道:“请主公放心,丰定不会有辱于使命的。”

    公元一九六年七月初,袁绍所派的使者审配到达了晋阳城,也就是刚刚座驾来到了城门口,即被一群百姓给围了起来,接下来他们拿着鸡蛋,蔬菜等物向着马车上投掷着,一时间弄得审配好不狼狈。

    车驾足足滞留在城门口半天的时间,最后还是守城的士兵出现,这才将其送到了驿站之中,但当审配问及何时可以见到大将军时,确被这里的士兵告知,等着吧,大将军出去巡视了,还不知要何时才能回来呢。

    审配无奈之下,也只得在驿站中呆着,碍于外面百姓对他的仇恨,他只能在房间里,便是连大街上都不敢去了。

    审配刚到了晋阳城不久,田丰也出现在了河内沮授的府中。

    田丰是以商人的身份出现的,当在后院中沮授见到是故友之时,顿时惊讶得目瞪口呆,但回过神来后首先问的就是,“元皓,你可是从大将军处逃出来的吗?”

    “逃出来,为何要逃出来,难道大将军那里不好吗?”听到了沮授之言后,田丰反声问着。

    “哦,这么说,你己经投效了张超,是来做说客的了?”沮授何等聪明,瞬间就想到了田丰所来的目的。

    “非也。”谁料想,田丰确又是摇了摇头。

    “不做说客,来此做甚?”沮授这一会倒是有些不明白了。

    “沮兄,我是来救你的。”田丰叹了口气,这就将手中沮鹄所写的那封书信拿了出来,“看看吧,这是我世侄所写之物。”

    听到是儿子所写,沮授顿时就变得紧张了起来,然后慢慢打开,这儿子的亲笔书信就映入他的眼中。

    所书内容无非就是他己经效忠了张超,并从张家军事学院毕了业,成为了一名带兵五百的营长。信中还言道,张超对他很好,丝毫没有因为父亲服务于袁绍而难为过他,相反还像是父亲一般的关心着他,在这里他也结识了很多的朋友,与在原来袁绍处相比,这里更有一种家的感觉云云。

    信的内容并不是很长,在后面还写有希望父亲可以与他一样选择一明主,如此父子一起辅助着张超成就霸业,岂不是一段佳话。

    沮授并未用太长时间就看过了信中的一些内容,尔后这才将书信合上,交还给了田丰道:“信的内容己然看过,知我儿一切安好,我也就放心了。”

    看着沮授言尽于此,并无在说其它之意,田丰就道:“怎么?沮兄仅仅就是想说这些吗?”

    “怎么?元皓还想听我说些什么?”沮授反声而问着。

    看着沮授依然在揣着明白装糊涂,田丰也就只好轻摇了摇头,而后很干脆的说着,“沮兄,你以为公子在服务于大将军,你就可以置身事外了吗?对袁绍,我想你应该比我还了解,倘若是他知道了这件事情你将如何自处呢?现在令公子己经是一名团长了,眼看与袁绍大战在即,一旦战场上现了身,被人认出,你想过你会有什么样的处境吗?”

    “不要在说了。”沮授闻言之后脸露痛苦之色。他自然知道袁绍是什么样的性情,在加上有许攸和郭图这样的人小人在其身边,怕是一旦儿子现身于战场之中,便是他受难之时了。但不管怎么说,袁绍现在并没有为难于他,这便让他离去心中总是过意不去。

    沮授不让在说了,田丰听之确是不理而道:“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如今你明知道事情可能的结果,但偏还要一试,你这根本就是在拿性命开玩笑。那你可曾想过,令公子看到你被袁绍所杀那天,会如何的悲愤,带军的他会不会与袁绍一拼生死,若是如此,弄不好还要搭上自己的性命,这一切你可又曾想过吗?”

    田丰之言听在沮授耳中,有如晴天霹雳一般,震得其身体发颤无言以对。

    “沮兄呀,袁绍虽胸有大志,但多谋少断,且身边还有一些佞臣在侧,是很难会有什么大的作为的。倒是张超,乃是皇帝亲封的大将军,且年轻有为,知人善任,体百姓之疾苦。即有如此的名主,你我为何不投效于旁,做一番大事业,便是将来也会表史留名的呀。“田丰眼看着沮授的思想似乎是动摇了,连忙又继续的劝说着。“且我之主公己经说了,只要沮兄肯过去,必定会备重用,那个时候,岂不正是你一展平手所学之机吗?这不正是你一直之所盼也?”

    “哎,元皓不必在说了,你容我想一想,想一想。”在田丰的劝说之下,沮授内心开始动摇,手中拿着儿子书写的家信心理开始做起了激烈的思想斗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