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攻占灵丘
    灵丘。

    隶属于冀州中山郡,亦也是与并州雁门郡之接壤之地。

    以前冀州与并州并没有什么战事可言,这里便一直都是十分的太平。外加有一道天然的石山险关立于城前,成为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可以拒敌以外,使得这里的将士都生习了一种习惯之心,那就是不会有什么人从这里进兵的。

    常年无战之下,士兵的防备之心己然降至了最低。加上刚刚获悉他们的主公袁绍成为了征北将军,督管着并州以及幽州,这里的士兵便更少防备之心,便是负责镇守这里的主将曲向也是丝毫没有在此设防。

    曲向为袁绍手下将军亦是中山郡守曲义之弟。

    曲义又名麴义,东汉末年人物,袁绍部下。

    原为韩馥部下,初平二年(191年)叛变,击败韩馥,投奔袁绍。曾与匈奴单于於夫罗部打过仗,胜之。平幽州界桥之战中,麴义以精兵大破公孙瓒大军,斩杀严纲,又回救被围的袁绍。

    连立战功之后,被袁绍所重用,成为了中山郡郡守兼将军一职,替其镇守着冀州之北。

    重用之下,曲义有些恃功自傲起来,他曾放言,若是袁绍有令,他便可以半年之内重攻下幽州,夺取那里的归属权。

    在听了曲义的豪迈之言后,袁绍更加的高兴,赏赐了他许多的东西,又封了他的弟弟曲向为偏将军,一起配合着守卫中山郡。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曲义得了重用,曲向的身份也就跟着水涨船高,在整在灵丘便成为了说一不二之人的存在。

    在听闻主公被皇帝封为了征北将军之后,曲向还曾在灵丘城中大摆了宴席。在他看来,袁绍的势力越大,他们曲家得到的恩典就会更多,生活就会过得更好。

    曲向甚至还认为袁绍必将会成为中原之主,甚至就是问鼎于新王朝的成立者也并非是不可能的。而就在他这般充满憧憬的想法之中,张超己然带着八万大军出现在了灵丘的西北方向。

    八万大军昼伏夜出,没有引人注意的就来到了集结之地。通过了天眼组织,对于灵丘城的城防己经清楚的张超一到了集合地之后,就命令黄忠去执行预定好的计划。

    由灵丘通向着雁门郡的官路之上,连续三天,出现了很多的商人。他们大多都是并州的商队,每经过城中关隘,都难免会被抽重税,甚至于多数商人都要被剥上一层皮才算过关。

    可即便是如此,三天来,依然还是有很多的商队由经而过,这引得负责守城的卒长可是赚足了银两,他虽然弄不清,这些商人明明要付大笔的银两才可以过关,但为何还要从这里过的原因,可只要有银子赚,他就高兴了。

    连续三天,灵丘城前过了十几个商队,多的商队人马足有两百余,少的也有三四十人,且个个都是壮年男子,美其名曰天下并不太平,这是为了护卫安全所用。

    这般的说法,守城官兵并没有深究,在他们看来,不过就是两千人而己,便是入了城中也起了不什么作用的。要知道,因为灵丘城的重要怕,曲义将军特意的安排了八千士兵给了曲向,有这么多的士兵在城中,断然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才是。

    正是因为主将曲向也是如此之大意,连带着下面的士兵也是如此,对于出现的异像也没有太多的深究。

    三天之后的灵丘城外,张超带着大军正潜伏在这里,先锋军的主将吕布此时正站在这里请示着。

    “主公,黄将军己经入城了三天,后续之人也都进入了城中,我们何时才要有所动作呀。”吕布站在张超的面前,急急的请战着。

    “奉先莫慌,你且好好休息,今天晚上便是用你之时了。”看着吕布如此的斗志昂扬,张超的心中亦是十分的欣慰。

    张超之义妹便是貂蝉,在得知了袁绍竟然索要大乔之时,她即气愤的对着夫君吕布言道:“这个袁本初太不要脸了一些,竟然想抢我大嫂,夫君这一次上了战场定要好好的帮我教训他们一番。我和勇儿等着你凯旋而归。”

    吕布看着娇妻,看着儿子吕勇,自然是一口就答应了下来。现己来到了灵丘城外三天,但确一直无仗而打,他早就急得火上烧了。这就前来请战,如今得知今晚就是动手时机,当即一口答应道:“好,布现在就命令先锋军休息,做好晚上一战之准备。”

    “嗯,奉先办事,吾亦放心。只是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和你说,来。”张超拍着吕布的肩膀就来到了沙盘之旁,然后指着上面的地形图道:“今晚之事,奉先与汉升里应外合,我自放心。但我要和你说的就是攻下了灵丘之后要做的事情。即然我们动了手,这便等于是袁绍撕破了脸,那接下来我们就要以拉枯催朽之方式狂攻而上...”

    灵丘城内。

    夜晚依旧如平常般的宁静,守城的士兵在进入到三更天之后一个个便都开始头脑打晃,显然都困意上头。在一片乌云正遮挡住了月亮,外面都是伸手不见五指之时,一队队黑色影子正迅速的向着城门之外开始靠近。

    两名站在城楼之下值守的士兵,正柱着手中的长枪打盹的时候,突然就感觉到口鼻被捂,接着就是脖子一紧,然后一股热乎乎的鲜血就此流了出来。

    士兵被杀,城门就彻底的暴露了出来。尔后就见一群黑衣人迅速的占领了这里。接着还有一队人正疾步的向着城楼之上而去。

    城楼上的士兵亦是如此,他们根本想不到,会有敌人出现在背后,更会悄无生气的出现在面前。等着黑衣人一阵的杀戮,守城的五百士兵己被杀了大半。

    “不好,有敌人。”终于,还是有警醒的士兵发现了黑衣人的踪迹,开始大声的呼喝起来。

    伴随着喊声,城楼之上的火把一个接一个的被燃起,这里出现的火光也终于引起了城中其它士兵们的注意。

    在火把燃烧之时,城门也被打开,接着就见远处有无数的骑兵正峰涌着向这里而来。

    骑兵之前,打头的正是一个手拿方天画戟的猛汉,就见他骑于马上,正风驰电彻一般的不断靠近着城门之处。

    灵丘城中。

    城主府所处,有士兵看到了城门之上燃起的火把,大喊之声随即响起,引得正睡觉的曲向将军也被惊醒。在由亲兵口中得知城门上有火光出现后,也是吓了一大跳,这就拿起了随身的配剑穿上了衣服,走出了院中。

    刚刚出现的曲向,视线之中就出现了很多的黑衣人,随后一把大刀就向他的头上砍了过来。

    出于本能,曲向是举箭就挡,随后刀与剑就相击在了一起,在强大的力量之下,曲向仅是一个回合就被震倒在了地上。

    “好大的力气。”被一刀之力而击倒的接曲向禁不住高声呼着。

    “在吃我一刀。”曲向刚惊呼着,那大刀又向着身前砍了过来。卷云刀带着呼啸的风声而上而至,直砸向曲向的脑袋所在之处。

    出手之人正是黄忠,他装扮成商人的样子进入到了灵丘城,三天之内,两千名精心挑选出来的手下在城中各处安置了下来。按着约定,今晚一旦看到城门上火起,便即动手。

    黄忠将心腹安排去偷城门后,他便带着五十名手下来到了城主府前,只等着府内一乱,他便趁机杀出。

    如今看来,一切皆是按计划行事。眼看着城主府乱了起来,黄忠也就趁乱杀出,看到有一人提剑而出,身边又有不少人在旁跟着保护,他这便直接的跳了出来,直取其命。

    曲向跟着哥哥也学了一些武艺,倒也有那么两下真功夫。只是当面对着力大无穷的黄忠时,立马便感觉到捉襟见肘,险线环生起来。

    只是硬扛了一刀之后,曲向的持剑虎口便己经溢出了鲜血,现眼看着大刀第二次攻来,心叹了一声我命休矣,这便又是举剑而挡。只是刚才己经受了伤的手腕怎么还能挡得住黄忠的一刀巨力呢。

    就见卷云刀砸在了长剑之上后,力量依然不减,继续的落下,砍在了曲向的脖颈之上。

    大刀落下,接着就看到了曲向的脖颈之处被染了鲜血,森森白骨亦也露了出来。

    曲向被杀,黄忠手起刀落将其头颅拿在了手中后,这便向着其它在院中之人大喝了一声道:“你们的将军以死,尔等还要反抗乎?”

    巨声一喝,引得一些还欲反击的府内亲兵们脸色皆是一变。在没有了希望之后,这些人斗志以消,若逃或投而己。

    曲向被杀了,使得整个灵丘城中陷入了群龙无首之境地。吕布带着五万先锋军一入了城,便有入无人之境一般,竟然找不到一支像样的对手。

    在吕布还心急于要立功时,对面黄忠己然骑马出现在他的面前,离得尚远便己大声的喊道:“吕将军,曲向的人头己被我斩下了,哈哈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