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五十五章 神速推进
    见黄忠腰上夹着一个黑色的包裹,此时尚仍在淌血,吕布只好暗道了一声运气不好,这就想到了张超的吩咐,当即对着黄忠道:“黄将军,请问城中军服厂于何处?”

    “将军且随我来。”黄忠早知道吕布有其它的任务,在听到询问后也是不敢怠慢,这就答应了一声,引路而去。

    而在半个时辰之后,一队队骑兵这便跃成而出,看所去的方向正是广昌城之地。

    又过了半个时辰,张超这才在五千张家军和近三万二军团的士兵保护之下入了灵丘城。尔后军令下达,不可扰民,但可劝说百姓前去并州地区,但凡有不愿意走的,也不可强求云云。

    张超在进入到冀州之时,便己经下了军令,那便是全程的过程之中不可扰民,也不可抢夺百姓手中之财物,但凡有违反的,那不管是什么职位,立过什么样的功劳,一律军法从事。

    张超下了严令,下面的士兵自然不敢违反。在加之时不时就会有一支成建制的百人张家军连队做为执法者骑马出现,这些士兵更不敢用性命去试法了。

    正因为此,灵丘城虽然被攻了下来,可除了这里的袁绍士兵被杀被俘之外,百姓倒都是安然无恙,便是第二日一早,有些胆大的百姓出摊做起小生意来,亦是无人对其不敬,这使得很快城中的百姓之心就安定了下来。甚至还有一些人,在士兵的宣传之下,都有了前去并州看一看和落户的想法。

    在灵丘城中只是呆了一天而己,张超这就带着大军离开了城中,直向广昌方向跟了过去。而整个城中,竟然都没有留下一个士兵防守,也就是说,此时的灵丘城中即没有袁绍的军队,也没有张超的军队,完全成为了一座无人管制的空城。

    这亦是张超出行之前就做出了决定,那就是以消灭袁绍的有生力量为主,对于城池确是采取着不占之法。如此,便可以不用去分兵而更好的集中兵力来打大仗,打胜仗。

    为此,但凡是愿意投降的袁绍士兵马上就被安排进了二军团之中。而对于那些不肯投降之人,张超也不会放掉,而是安排了人将他们向着雁门关送去。并州内部的道路四处都在维修,正是缺少苦力之时,有了这些人的加入,相信城城通的道路工作定然可以早一些完成。

    可以说,这一次张超完全按照后代成功人士的方法在行事。不计一城一地之得失,而是以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为主。如此便是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的真正运用了。

    除了官府中的一些粮草和辎重之处,张超没有动过百姓的一分钱财,这使得他便是攻下了灵丘城,也没有引来百姓的怨骂。当然,正是因为他的不流恋,也使得他带领的大军进展速度异常之快。

    而比张超还要快的则是吕布的先锋军团。

    在进入到了灵丘城的当晚,吕布就进入到了军需厂中将那里袁绍士兵的衣服全部拿走,尔后给他的骑兵换上,这就直奔广昌而来。

    可怜广昌的士兵,一没有接到预警的信号,二在见到自己人的服装后这便很轻易的就开了城门,随之城门被占,守城的将军被俘,从头到尾,竟然死人不超过百数。

    占了广昌之后,吕布只是留下了一个团两千人守城,等候着主公张超前来接管,之后他便带着其它的四万八千名骑兵又奔向常山关和唐县方向而去。

    吕布带着先锋军团的骑兵速度极快,一路上除了每天休息三个时辰之外,一直都在赶路之中,以至于他突然带军出现在了唐县时,那里的守城士兵除了惊讶外,仅仅只是稍做抵抗便降了城。

    占了唐县之后,吕布在这里对粮草进行了补充,这便直杀向了中山郡的治所定县。

    定县内的曲义完全还不知情呢,就被报在城外突然看到了身着自己人服装的大批骑兵。

    对此,曲义十分的意外。骑兵竟然是由西北而来,如果是主公派出的军队,应该是南方而至才是呀。带着一丝的疑惑,他带着亲兵出了府,想去一探究竟。

    而此时吕布所带之军的先锋部队己入了城中,还受到了守城士兵的列队欢迎。

    大军并未完全的入城,吕布就没有下达攻击的命令,倒是堂而皇之的就这般入了城,还远远的看到了前来察看情况的曲义。

    “前方是哪位将军,报上名来。”曲义远远的于大街之上果然就看到了有穿着自己人服饰的骑兵入了城(即浅绿色)。注:为区分各军之不同,张超军士兵服装为黑色,曹操军为土灰色、刘备为土黄色、孙坚为砖红色、袁绍为浅绿色。

    眼看对方穿着的的确就是浅绿色衣物,曲义心中倒是放心了不少,只是出于谨慎,还是出声这般问着。

    吕布倒也镇定,或许早就想到会有人问及,所以在听到对方的问题之后,他确是不急不慌的道:“你又是何人?”

    此刻,双方的距离己然不足三十步,己然是可以几近看清对方的像貌时,就听曲义用着极为自豪的声音说道:“吾是曲义,是征北将军亲封的中山郡守,你又是何人?”

    一听到来人竟然是曲义,吕布心中不由暗喜。之前在灵丘城中,曲向就被黄忠给杀了,使得他没有立成大功,现在终于碰到了其兄曲义,这一次他是无论如何不能在错过机会了。

    吕布深知自己曾在十七路诸侯讨董的时候亮过相,或许曲义可以认出自己,这便有意的将头低下,然后慢慢的向前骑着赤兔马一步步走去。

    对方之将没有答话,反而是一步步向自己开始靠近,这引起了曲义的警惕之心。

    怎么说他也是跟随着袁绍身经百战之人,这点警惕之心还是有的。眼见对方之将正骑马一步步靠近着,他便道:“来者何人,通上姓名来。”

    曲义的话是喊了出去,但吕布依然未答,反而胯下的战马速度驶离得更快了。

    “来者何人,报上姓名。”曲义己有了一种危险的感觉,一边说一边也将手中的大刀握紧了起来。

    此时,双方的距离己然不足十五步,这个距离之下,吕布己经有了出手必胜的可能,当即他便不在隐藏,而是将头一抬,猛然喝问着,“曲义,你可认得我吗?”

    吕布这猛一抬头,又一发问,顿时就给曲义造了一个错愕。

    要说他的确是见过吕布的,但时长距离现在己经很长了。这猛的看去时,只是感觉到此人有些眼熟而己,但就是叫不上来名字。“你...你是...”

    曲义还没有认出来,吕布确己经自顾的报上了名号道:“我乃吕布是也,曲义,还不将你的项上人头送上来吗?”说着话,手中的方天画戟亦是直挥而出。

    吕布的名号一出,曲义也终于想起了此人的身份,当即就道:“啊!原来是吕布,你不是张超手下的将军吗?”

    放在说到这里的时候,曲义己然想明白了什么,而此时,方天画戟亦也是挥了过来。

    好一个曲义,不愧是袁绍看中的将军,眼看着形势危急,竟然反应倒也是快,一伸手就抓住了身边的一名亲兵,然后手一用力,竟然将他提了起来,挡在了身前。

    也正是这一挡,使得方天画戟的目标一下子变成了这名亲兵,一戟就扎在了亲兵的尸体之上。

    借着这个机会,曲义手一松,将亲兵扔了出去,尔后双手也紧握了大刀向着吕布的身上砍了过来。

    曲义自小学武,倒还是有些手段的。这大刀一出,倒也是虎虎生风,颇有阵势的样子。

    此时的吕布正将长戟中的那名亲兵给抛到了一旁,这就眼看着一把锋利的大刀向身上砍来。急忙之下,他是俯身而下,将身体紧贴在了赤兔马上,这才堪堪的躲过了致命一击。

    一击之下,大刀贴着吕布的头皮而过,并未得手的曲义这便想着出第二刀,但吕布是不会给他机会了。手中的长戟一伸向前刺了过去。

    感受到这一击之厉害,若是躲避不及,很可能就会落得身死的下场,当即曲义是回刀而挡,一戟一刀就此在半空中形成了猛烈的撞击。

    戟与刀这一撞之下,曲义就感觉到双臂发麻,心中不由叹道,好大的力气。同时他是借势后退,打马而走。

    深知吕布之武勇,曲义自知打不过他。这便想到了逃跑。

    曲义打马就逃,同时还对着身边跟来的亲兵说着,“快,给我挡住他。”

    几十名亲兵听到了将军的吩咐,这就一个个准备打马上前,而这时跟来的吕布确是出声大喝着,“怎的一个个没有见到刚才亲兵之下场吗?你们的主子丝毫的没有将你们当人看,你们还要为他卖什么命呢?”

    这一声喝下,让原本准备动的几十名亲兵赫然的站在了原地。不错,刚才曲义拿亲后挡戟的一幕他们的确是看到了。眼看着主子竟然不把他们当人看,一个个都是心中有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