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六十章 张合为难
    出于种种原因下,许攸就有了这一番的建议。

    袁绍刚才不过是看到张合主动站出才心喜而言,现在一听许攸的提醒,马上就想到传言这个张合可是与张超的关系不错的,若是真让此人带兵,他反了自己,那要如何是好?

    想到这些,他便决心同意许攸的建议道:“好,即是如此,就由眭元进为主将,张合为副将,前往梁期城,将敌军打退吧。”

    袁绍下了决定,张合变成了副将。对此,他本人也是有一些意见的。

    张合便并不是因为自己成为了副将而生气,实在是他了解眭元进这个人,虽然也有一些的蛮力,战场上也能杀敌,但成为一员勇将可以,若是说成为主将那就要差上一些了。

    可这即然是袁绍的命令,张合自不能违反,只得答应了下来。

    当即,军令一下,眭元进这就点兵五万,并命张合为副将,带兵一万跟在自己身后。

    眭元进的想法是,张超军突然出现,一夜间连下武始和梁期两城,想必一定是十分的疲劳了,如此出兵可以以逸待劳,胜算不少,即是这样,首战当由他先来,立得首功才是。

    眭元进下达了军令后,张合自认不妥。他认为即然对方能够出现在这里,定然就做好了会被攻击的准备。此时应该以先摸清对方的真实情况为准,而非是盲目的攻击,这很容易出现意外。

    张合这般想的,也把意见向眭元进做了说明。

    以前张合的地位要高于眭元进,两人见面,都是后者先行礼的。可是出了大小乔的事情之后,张合不受袁绍待见了,眭元进也就不怎么尊重他。眼看着身为副将,还敢质疑自己主将的决定,当即不悦而道:“好了,张将军不必多言,我意以定,事情就这样了。”

    眭元近生怕张合会与自己抢功,这便下令让他带着一万士兵在后,他本人带着四万大军直向着梁期而来。

    梁期城门之上,副将侯成正高举着张字大旗屹立在这里。

    在看到了浩荡的浅绿色大军以至城下,并正在开展着对形的时候,这便一脸的欣喜,命令旗手打起了旗号。

    原本很是平静的梁期城前两侧就出现了先锋军的人马。

    这些人数量足有四万之众,是以主将吕布为主的。他早就算到袁绍会派人来攻的,这便与侯成商量好了,要以逸待劳的行给敌军以痛击。现在即然敌军出现在了城下,那就要趁着对方还没有完全形成队形前攻击才是。

    吕布带着骑兵突然杀出,这完全出乎了眭元进的意料。他本以为,对方一夜之后应该很劳累才是,这里又是梁期城,是自己地盘的腹地,为了安全应该防守才是上策,奈何他们竟然主动攻击了。

    队形还没有完全的展开,敌军以至,打了眭元进一个措手不及,他只得一边命令着士兵进行抵抗,一边命令后军排列队形,准备攻击。

    只是步兵遇骑兵,本就无任何的优势可言,现又被是突然出现的,一万前军只是与吕布一个接触之后就被击退,眼看着骑兵就此长驱而入,杀到了眭元进的中军之中。

    吕布手持方天画戟,一路斩杀,无人是其一合之将。眼看着一会的工夫就杀了至少三十人,所有挡在他面前的袁绍士兵都害怕了。毕竟明知不怕而硬上,那是多么愚蠢的行为呀。

    没有人挡在吕布的面前,他便很容易的杀到了眭元进身前。

    “啊!是吕布!”要说眭元进也有些见识,很快就认出了杀到自己面前的这位敌方勇将。

    深知吕布大名,知道在虎牢关前,无人是其对手的事实之后,眭元进这就连忙而逃,命令另一位副将蒋奇前去抵挡。

    蒋其不知吕布的威名和厉害,以为是立功的机会来了,当即是举刀就上,一记长刀就此砍在了长戟之上。

    吕布本来的目标是眭元进这位敌方主将的,现看到有人挡在自己面前,自不会客气,手中的方天画戟是连连而出,硬生生的在对方刀身上连砍五下。

    五下重击,强大的力量让蒋其握刀不住,只得丢弃,而手中没有了武器之后,他自胆寒,这就转身想逃。只是此时吕布不会在给他逃走的机会了。长戟向前一扎,这就正中其后北,当即蒋其身亡。

    副将战死,眭元进在亲兵的保护之下逃了出去。但他所带的四万士兵确是足足被杀了近万之数。

    逃走的眭元进遇到了后军的张合,大喊着张将军救他,如此张合带兵而上,这才算是救下了他一条生命。

    好一个张合,不愧历史中曹操的五子良将之一,便是面对着天下第一猛将吕布亦是对招了三十回合,之后眼看着己方兵败,敌军的骑兵是越来越多,他便虚晃了一枪撤了回去。

    吕布面对着张合,本有能力杀之的。只是他知道此人是主公看中之人,便有意放了他一马,任其逃了回去。

    五万大军,一场厮杀之后,眭元进所带之兵剩下三万不到,他是匆忙的逃回到了邺城,先是去了许攸的府中,之后没多久离开,在出现在袁绍面前,己然是赤身绑满了荆条。

    睦元进是听从了许攸的建议,负荆请罪来了。当然,一见到袁绍之后,就跪倒在地痛哭着自己的失败,还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张合怯战,先自溃败才导致大军大败的结果。尽管另一副将蒋奇奋勇而上,但即是战死也亦是没有改变战果。

    张合就站在一旁,听着眭元进将一将的过错都赖在自己的身上,自然是要解释道:“主公,合被安排到了后军,等着大军开战我才赶到,实在无力力挽狂澜呀。至于眭将军所言,实在不实。”

    “什么不实,张合,分明是你怯战,在得知来将是吕布之后就心生害怕,主动撤退,不然的话,我们怎么会获此惨败呢。”眭元进是生怕袁绍怪罪了自己,继续疯咬着张合。

    袁绍本正在气头上,可被两人这一说,也不知道是相信谁好了。倒是一旁的许攸借机而道:“主公,即然张将军说没有给他当先锋军的机会,那不如现在就给他一万军队,让他去立功好了。若是他能斩了那个吕布,便一切都是眭将军的错,反之,若是他不能胜而是怯战的话,那便是他之过了。”

    “嗯。”听着许攸所提的验证之法,袁绍满意的点头而道:“即是如此,儁乂,你可敢带一万将士前去取下吕布的脑袋呢?”

    “这个...敢!”没有选择的张合,此时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吕布之英勇,张合自然是知晓的。若是对上旁人,他或许还有一些信心,可是对上了这个人,他是无有什么胜率的。但现在若是不答应,败军之责就会加强于他身,那是他不会答应的。

    张合答应了下来,也抱定了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至少他战死在沙场,他在城中的家人还是得以保全的。

    张合无奈之下带着一万大军出了邺城直向着梁期而来。

    打败了袁绍大军,正带兵在稳固着城墙的吕布听闻张合带军又来的消息,还是一阵的狐疑,难道是对方有什么圈套不成?

    他与侯成两人好好的商议了一番之后,认为这样的可能性并不大,在说,凭着骑兵的速度,便是有什么圈套也可以撤之的。这般想着,吕布就决定会一会张合,看看是不是有可能说服此人,如此的话,主公知道定然开心。

    知张合只是带了军士一万,吕布这就引领着两万先锋军骑兵出了城。双方在城前摆开了阵形。

    张合骑着一黑马站于士兵阵前,手中的九曲枪握于手中,目光直视着对面正骑着赤兔马走出的吕布。

    此时的吕布,依然是一幅十分耀眼的行头,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手握方天画戟,就见他一反映着张合道:“张将军,别来无恙呀。”

    面对着吕布,张合也是一声苦笑之后握枪抱拳而道:“吕将军别来无恙。”

    “呵呵,张将军,你不是我的对手,为何硬要出头来击呢?”吕布的目光审视着张合,想从其眼中看看对方是不是有诈。

    “哎!”张合确是长叹一口气,他不想把自己的处境告诉吕布,只是手一握枪而道:“废话少说,吕将军我知你厉害,现在请动手吧。”

    “张将军,我们主公很是欣赏于你,若是你肯投降的话,想必定会受到重用的,那现在即有机会,何不弃暗投明呢?”吕布在动手之前还想劝说着张合,如果可以不废力气就说服对方,这自然是最好了。

    奈何的是张合己经无从选择,他若是现在投降的话,在邺城中的家人必要受到连累,所以他当即一挥枪而道:“好了,吕将军,我们各为其主,这样的话还是不要说了,还是枪下见真招吧。接枪!”

    说着话,张合己经纵马而来,手中的九曲枪也长伸了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