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将计就计
    “哎呀,原来儁乂兄现在之妻是大将军之命呀。我说嘛,儁乂兄非是薄情之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娶亲呢。只是大将军也是,好歹也要给你守孝三年之机会在论其它嘛。哪里还有强迫之理呢?”雷薄抓着这件事情,数落着张超的不是。

    古人皆有父母亡,需守孝三年的规矩。只是到了张超这里,确是给破掉了。他言道:“人人都有父母,走之为天命,毕竟是人人都要有死去的那一天。心中存有即是,活着时多孝顺即是,硬是在死后还要守三年之举实在无用,还耽误活人的前程。”

    言毕后,这一条规矩就在张超这里给废除了。以后但凡是手下之臣与将任谁的父母离世,只是忙呼了几天之后即便一切归常。这也就有了张合孝期不满三年就又娶亲之事。

    自然,张合现在的妻子也是他中意之人,是河内一士家之后,张超是知道了消息后,这才做的主主的婚,可非是像张合说给雷薄所讲的,被逼无奈之举。

    张合这样讲,不过也就是为了给雷薄劝解自己寻找机会罢了。

    雷薄果然上当,就这件事情开始数落着张超的不是了。对此,张合倒是不在发一言,而是任由其说,眼看着对方又说了很多之后,他就问道:“雷兄此来应该不只是为了说我的家事吧。说吧,你还有何打算?”

    眼看要说正事的时候了,雷薄这就小心的将目光向房间内其它处打量着。看此,张合道:“雷兄放心,我己将所有人都支了出去,有什么话只管说来就是。”

    “好,即是如此,我不妨与儁乂兄直言,你要大祸临头了。”雷薄见张合己有了准备,这便将所行之事给讲了出来。

    “大祸临头,呵呵,雷兄莫不是在危言耸听吗?”张合确是一幅不解之态的回答着。

    “儁乂兄呀,我这可不是吓你,而是说真的。唉,不妨吾就直说好了,这一次我之主公起兵十五万,可非只是要借道河内,而是要收复这里的。如果儁乂兄还为张致远所卖命,那岂非是离死不远矣。”

    雷薄知道张合的性情,与这样的人打交道,绕弯太多非是什么好事情,那倒不如直言而出即是,如此反倒还可以获得一些好感。

    雷薄主动的说出了袁绍不是要借道,而是要用兵,这倒没有出乎了张合的意料。但眼下他还是要装成一幅惊讶之态道:“哦,有这样的事情,那可...可如何是好呀。”

    张合有意装成了一幅惊慌之态,这让雷薄看在眼中,心中欢喜。他怕的就是张合不惧,这样他反倒不知道要说一些什么好了。可若是他害怕的话,那接下来他就有的说了。

    “是呀,可如何是好呀。这一回袁公出兵十五万,我家主公为主将。西面董卓的军队也会强攻河东,一旦成功,那河内便要遭受两面攻击之危险,若是那时,儁乂兄就危险了,所以我这才过来救你呀。怎么说,我们也是老朋友了对吗?”雷薄一幅事事为张合所想之态的说着。只是在说到老朋友三个字的时候,他明显有些底气不足。毕竟两人并没有什么交情,只是见过喝过一回酒而己。

    张合此时自然不会揭穿老朋友友情不够这个事实了,而只是装成了一幅担心之态,独自在那里来回踱步着,有着心神不宁之态。

    张合的举动,被雷薄看在了眼中,他自是十分高兴。他需要的就是对方的恐惧,只有如此,他的目地才有可能会达到。现如今眼看着张合害怕了,他这就上前一步道:“儁乂兄莫慌,薄有一计,非可以助兄脱险,而且可以立下头功。”

    “哦?有何好办法,雷兄尽讲就是。”

    张合吐口了,雷薄这也就将自己此行的目地讲了出来。“儁乂兄,大军压境眼看不敌,如此之下倒不如投回到袁公那里的好,你是不知道,为了你的事情,我家主公可是和袁公说了很多,终于说服了。只要现在儁乂兄愿意带兵献出河内,我就可以保证儁乂兄非旦无事,还会被重用,至少绝对不会像是现在这般只是五万人的主帅。”

    雷薄终于把自己的想法全部的讲了出来,这些话听在了张合的耳中,他也不由长长吐了一口气。至少他现在知道了接下来袁绍军的所有计划。

    知道归知道,要怎么利用这一点才是正道。张合一时间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这便对着雷薄言道:“雷兄,兹事体大,这样,容我想一想可好。毕竟在河内并非是我一人说了算,还有郡守沮授先生呢。”

    见张合似乎是同意了,雷薄自然是大喜,尔后就道:“无妨,沮授先生那里,还要麻烦儁乂兄替我引见,待见面之时,我自有办法可以说服他的。”

    雷薄说的是如此自信,张合这也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好,即如此,我会安排你与沮先生见面的。这样,为了安全起见,我看你还是住在我的府上好,不然进进出出,难免会被人发现的。”

    张合竟然允许自己在其府中居住,雷薄自然是高兴不己。这就点头道:“好好,如此就麻烦儁乂兄了。”

    雷薄被安排在了府中后院,沮授也由屏风之后主动走出。

    走出的沮授正一脸的沉思之状,直到张合走了过来,他也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座在了椅子。

    知道沮授这是正在考虑接下来的事情,张合这便也座在一旁的椅子上喝着茶水。

    直到两杯茶都被喝尽了,那边的沮授终于起身站起,并且还是一脸兴奋的表情道:“儁乂,这一次主公下令将指挥权交给了我们,要求我们只要能打胜仗就行,至于怎么打,他不会过问,那就正是我们要好好表现的时候了。”

    “是呀,主公胸襟之广,实非常人所及矣。”张合在说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是一脸叹服之态。

    张超这一次非旦不会亲征,甚至还把指挥大军的权力交给了几位将军和军师。想当初国军打仗的时候,就是因为请示汇报的太多,上面的人也无法根据战场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决定,这才使得他们一败涂地。有了前车之鉴,张超就决意将指挥权下放,如此几位军师就可以根据自身的情况做出最贴近战场也是最为正确的决定了。

    也就是因为张超的这个决定,将军与军师们都是感觉到压力重大。有时候,越是获得了权力,运用起来就越是要小心翼翼一些了。

    叹服张超用人之大度后,沮授这便言道:“儁乂,我本来一直还在想,要怎么做才能重创敌军,但一直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可即然雷薄出现了,并且还拱手送给了我们这样的一个好机会,那就万不能错过了。”

    “哦,沮先生有何妙计?”看着沮授的样子,张合就知道一定是有什么好主意要出炉了,当即也是一脸好奇的目光。

    “以退为进,分割包围你看如何?”沮授直言出了这一次的行动大致方针。之后的时间就是与张合两人在那里布置着计划的每一个细节。

    张合与沮授研究过之后,这就一起入了府中后院见到了雷薄。

    雷薄在一见到了沮授之后就言道:“沮先生大才呀。可在张致远这里仅仅只是获得了一个军师的封号,确是连实职都没有,实在是可惜。倒不如去我主公那里,他对先生之才可是一直尊重的紧,若是大事可成,保证先生的地位要高出现在很多的。”

    张超集团之中,包括郭嘉等人在内,都被统一的称为尊称为军师。

    军师听起来就是一个出谋划策之人,看似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权力,可实际上真正的集团之中确很清楚,就是这个说起来并不算是正式称呼的叫法权力确是大得惊人的。比如说各位将军在战时需要听军师的,便是很多时候张超自己做决定,也要先听军师的意见。倘若是所有人都反对的话,怕是他的想法也是很难会执行下去的。

    这样的军师其权力之大,相当于当今的政治局了。只是在外人看来,并不清楚这些的他们,以为军师只是一个虚职而己。

    沮授出现,只是为了让雷薄放心,将来才好更好的打击他们。为此对于这样的事情是不会去解释的,他只是一个劲的点头含笑,那样子似乎是将这些话都听在了耳中一般。

    自以为说服了张合与沮授的雷薄这就将此行的目的问了出来,“两位,即然你们有意投效我家主公,那不如就借机反了吧,如今荣华富贵就在眼前呀。”

    “雷兄,这件事情需要好好的计划一番,你是不知道,张超几次调兵之后,己经将守河内的士兵换了一个遍,我不能保证这些人与我一心呀。”张合一幅为难的样子说着。

    “哦,那这样如何是好?”听到张合竟然不能掌控手下的军队,雷薄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