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八十三章 袁术耳根软
    一旁的沮授生怕雷薄会因此而失去信心,忙道:“其实事情并非不可为之,一切要看怎么样做了。相信只要袁二公子的大军压境,那个时候我与张将军在说服下面之人就会容易许多了。”

    “这样呀。”雷薄点了一下头,“这倒并不难办,到时候我们全力配合你们就是。”

    “好,如此到时候袁二公子的军队只需这般做法,便会容易许多了。”沮授见时机以到,这就将与张合在一起商量的计划讲了出来。

    当天晚上,因怕走露消息,雷薄未敢多留,这就连夜在张合的安排之下出了城,直向冀州回返。而在不久之后,沮授与张合共写的一份密信也由怀县向着晋阳城送了过去。

    沮授与张合将会见雷薄的事情向张超做了汇报,并说出了接下来要做出的决定。

    在说雷薄一路快马,待回到冀州见到了袁术之后,这便欣喜的将自己与张合和沮授会见的结果讲了出来。

    袁术听到雷薄的叙述之后,自是大喜。直夸这件事情办的好,待事成时定有重赏。

    一番表扬之后,袁术又犯起了与兄长一样狐疑的毛病问道:“雷将军,你说张合与沮授真的如此敬仰于我吗?”

    跟在袁术身边多年,深知主子的心性。雷薄当即就回答道:“主公,这件事情很好分辨,到时候我可以做先头部队,带着大军长驱直入,倘若是一切如计划中所说,自然就是真的了。而一旦有什么意外,或是对方想要诓骗于我们的话,那损失的也只有我与先头部队而己。主公大可带着大军在后观望,保证不会有事情的。”

    听到雷薄愿意以身犯险,袁术终于放下了心来,“好,雷将军果然是智勇双全,这样,我就给你五万人马做先锋,一旦拿下了河内,你便是首功之人。”

    “谢主公。”雷薄听到首功两字,当即跪倒在地,一幅很感恩的样子。

    袁术先派出了雷薄,待进展顺利之时,大军开拔,由邺城而出,向着河内方向而去。

    邺城西城门外,袁绍亲送其弟,眼看大军出发了,还不忘记叮嘱几句道:“术弟,沮授与张合并不好对付,这一次大军前去定要小心再小心才是,莫要因为贪急而中了对方的圈套。”

    “兄只管放心就是,术自有分寸。”袁术答应的很痛快,但心中确有些看不起这个哥哥。正是因为这个兄长不知用人,这才有了河内之反的事情发生,而轮到他了,定要重新的抢夺回来,以向世人证明他的能力是强于自己的兄长的。

    大军开拔,由朝歌进入到了河内郡。

    成为先锋大将,雷薄心自暗喜的同时也有些谨慎,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一切是怎么得来的。若是河内之战一切顺利,他或可享尽荣华富贵,可一旦有什么闪失,怕会连小命也给搭上的。

    小心谨慎之下,在进入到朝歌的时候,雷薄只是派了五千士兵先行入城,他带着大军在外观望。可当很快就看到了朝歌城头上的张字大旗被拔下,换上了袁字旗。

    据进城的士兵回报说,他们进入到朝歌的时候,那里己然是一座空城了,不仅是未见到一名张超集团的下属的官兵,便是连百姓都窝在了家中不出。

    听到朝歌果然就这般的献了出来,雷薄是一脸欣喜的表情,他身边的几位副将也是十分的高兴,纷纷在夸奖着他名气够大,吓跑了张超军的同时又建议是不是可以进城内抢掠一番。

    以前跟着袁术的时候,像是这样打劫百姓的事情做多了,也因此让袁家军在扬州一带的名声极为不好。以至于后来在打仗的时候,袁家军的士兵都不敢单独上街,那说不准就会被谁给下了黑手。

    “不可,我们这一次要征服的是整个河内,倘若一个小小的朝歌我们就对百姓进行劫掠,怕是其它地方知道之后,就算是官兵不抵抗,百姓也要反对我们的,这并非主公想看到的。在者,你们可知,这一次主公为何要挂帅亲征吗?他就是为了想要拥有一个自己的地盘,河内就是主公所看中之地,这里的百姓将来也注定会成为主公治下之名,怎么又可能去伤了他们呢?”

    雷薄出言阻止了几名副将想要打劫百姓的心思。也侧面的说明了袁术在兄长袁绍手下的日子并不是那么好过的。

    接下来,雷薄还以不可骚扰百姓为军令,凡是抓住者皆是军法从事,如此一来,朝歌百姓倒是在袁军统治之下秋毫未伤。

    这件事情传到了在怀县的沮授耳中,让他不由的就松了一口长气,然后这就对着身边的张合道:“儁乂,你可知这一仗我最为担心的是什么吗?”

    “什么?”张合好奇的问着。

    “我最担心的就是袁术对于百姓的态度。这一次为了引敌深入,我们有意的撤去了一路上所有县城的兵力,所为之事就是希望可以达到关门打狗的目的。要说对这一计划,我并不担心,袁术太想自立了,河内就是他自立的最好地方。可问题是这些城池中的百姓是不是能安全的生存下去。我也曾想过要将百姓一同撤出来,可这样做的工程太浩大了一些,而且也容易让人起疑心,所以只得一赌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沮授又道:“之前我还担心,袁术手下士兵会对百姓做出不敬的事情来,若是这样的话,便是最终战争的结果是我们胜利了,但在百姓眼中我还是败了,尤其是面对爱民如子的主公我更加的无法交待呀。”

    听着沮授说了这么多,张合笑道:“事实证明沮先生这样做是对的。怕是在此之前先生也曾料想过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吧。”

    “是呀,我是这样想过,诸侯想立足,最不可缺少的就是军队与百姓,这个道理袁术应该明白的。可谁知道他会不会头脑一热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呢。好在结果还是好的,如此我可安心了。现在我们就等着对方进入套中好了,我们就能来一个瓮中捉鳖矣。”沮授说到这里的时候,目光又放在了眼前的河内地图之上。

    话说雷薄在兵不血刃的占领了朝歌之后,只是休息了一日之后又继续向前而来,一路进入到了汲县,山阳,来到了距离怀县之前二十里地的一块空地上驻了营。

    一路上没有遇到丝毫的抵抗,就占据了河内大半,这让雷薄非旦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反而是变得狐疑了起来。

    一切都太过顺利了,这顺利的有些让人吃惊了,雷薄就生出了要停下来看一看的冲动。

    突然间雷薄大军在怀县二十里前停下了大军,这件事情很快被斥候看到并传入到了沮授与张合的耳中。

    “沮先生,雷薄这是何意,他不会是有所怀疑而停止不前了吧,若是这样的话,怕是我们的计划无法完成呀。”张合听到前方消息之后,一脸忧心仲仲的对沮授说着。

    沮授此时确是默不做声,很是仔细的看了地图之后,手一指汲县所在之地问道:“儁乂,袁术大军是不是到达这里了?”

    “不错。”张合点了点头。

    “如此无妨矣。即便是雷薄心中生疑,可袁术也会催促他前行的,他实在太想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地盘了,这件事情不会有变。”沮授听到了张合的回答之后,以着十分肯定的声音说着。

    事实正是如此,雷薄是想停下来好好的观察一下,但身后的袁术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这一次的袁术可谓是倾巢而出了,带着手下大将纪灵与张勋,家中仅是留下了陈兰和张炯在辅佐自己的儿子袁耀,这也是他为自己留的后路。是生怕进攻河内不利。

    现在看来,一切是顺利的不能在顺利了。眼见自己连续的占了朝歌到达了汲县,耳听得雷薄都过了山阳,欲到达怀县了,袁术就有了一种天下大势在握之感。

    而正是此时,前方突然又传来了消息,说是雷薄将军带着五万先锋大军不动了,这个消息使得袁术一时是火冒三丈。

    身边的两位将军纪灵与张勋更是借机出言而道:“主公,定然是雷薄想要主公的封赏,这才以功相胁,不如就封他为河内将军好了。”

    这一次,眼看着身份地位不如他们的雷薄立下了如此的战功,纪灵与张勋都心有不平,如今有了可以打击他的机会,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袁术这个人本身就耳根子软,一听到两位将军之言,当即气极而道:“这个雷薄,我许他以重任,给他以重权,想不到还是不能满足,真是小人矣。来人,传我的军令,让雷薄马上入城,敢于抗命的话,我就将他换下来。”

    听到袁术生气了,一旁的纪灵和张勋连忙抱拳而道:“末将愿顶替雷薄,进驻怀县,为主公开路。”

    “好,好。”袁术听了之后十分的欣喜,而后道:“这件事情不急,毕竟先期的工作都是雷薄做的,倘若是他不听我言,你们在前往代替他不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