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 第二百九十五章 诸葛亮出招
    只是不曾料到,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张超竟然被劫持了。一旦没有了主公的支持,田丰真不知道这些法律是不是还能够继续的被执行下去。正独自座在后院之中考虑着未来之事呢,便有人报告说主公回来了,且还来到了正堂。

    一听闻张超回来了,田丰自然是大喜。当即是连衣服都顾不得换,就这样冲到了正堂,果然就看到了座在那里正喝着茶水的张超,当即这便跪倒在地道:“主公,您可回来了。”

    “呵呵,元皓起来吧,因为超之事害你担心了。”张超一把扶起了田丰,很是激动的说着。

    “主公,您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田丰有些词不搭意的讲着。他现在的位置下,是越发的看出,如今的并州是不能没有张超的,主公也是无人可以取代的。

    安抚了田丰之后,张超就道:“还请元皓将官服换上,这里还有案子需要你去审理呢。”

    “哦,请主公稍后,丰去去就来。”田丰这才注意到自己依然还在穿着常衣,当即告了一声罪后,就此退了回去。

    没一会,田丰换上了官服之后,就开始升堂办案。在知道要审理的就是甘宁打劫金店之案时,便直接道:“主公,就凭他劫持您之事,便是万死不能辞其咎呀。”

    “不,今天只说他劫持金店之事,其它的事情可以向后放一放的。”张超提醒着田丰。

    听到只是审金店之事,田丰即点了点头,看着下面跪着的甘宁等人就道:“你等对于打劫金满居,抢夺金银手饰的事情可承认否。”

    “我等承认。”跪在地上的甘宁等人皆是齐声答应着。

    “好,即然你等承认,那我宣判,按着律法,根据你们抢夺之财物,当被判苦役八年整,可有疑义?”田丰将记在心中的律法惩罚讲了出来。

    “没有。”甘宁等人继续的说着。

    但甘宁不反对,不代表张超不反对,他收了此人可是指望着训练水军的,如果一关就是八年,那什么都晚了。“好,即是八年,便先记下来。因为情况特殊以后可立功赎罪。嗯,元皓,这样做可否?”

    “当然可以,您是主公。”田丰虽然固执了一点,但也非是死脑筋,即然张超相保,他是断然不能拒绝的。

    “好,即是如此,审判以过,兴霸你们就先起来吧。”张超点了一下头。他本就没有处罚他们的意思,但有些事情的流程是一定要走的,不然的话,便等于是他带头违反了法律,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张超保下了甘宁等人,同时还当场下达了任命,即令甘宁为水军将军,配合远在三韩的太史慈训练水军。尔他手下原本的锦帆贼们皆是调入到水军,根据能力大小,以后的贡献大小分别任命。

    就此,甘宁成为了张超手下的另一员大将,为其以后开疆扩土立下了许多的功劳。

    处理好了甘宁之事后,郭嘉与鲁肃就赶了过来。见到主公安然无恙,自然都是欢喜之至。

    一番诉说之后,张超安排两位军师次日就着人将甘宁等送往三韩,毕竟此人做过大逆不道之事,他也担心在晋阳城时间长了,于安危不利。而做好这些事情之后,即在典韦与许褚和铁卫的保护下直向着大将军府返了回去。

    此时的大将军府,己然接到了通知,那就是张超安然无恙的赶了回来。

    一闻消息之后,白彤等四位夫人就急急的来到了大门口处,张望着街道的另一端,等待着夫君的出现。

    张超终于出现了,远远看到了依然是一身白衣,一脸淡然自信之色。

    张超的出现,引得白彤四人是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身为一地之主公,掌控着三州之地,百姓数百万,军队几十万之主人,竟然为了夫人而舍身冒险,就凭此精神便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为其倾心了。

    “二公子...夫君...超哥哥。”白彤女人急冲而至,一脸泪水的皆都想要冲到张超的怀抱之中。

    好一个张超,左拥右抱忙得是不亦乐乎,最终是一个个的安慰着自己的女人,“你们都不要哭了,我这不是平安的回来了吗?你们就放心好了,我即然敢站出来,自然是心中有数的。”

    “不管是不是有信心,这样的事情下回定然不可以在做了,好吗?”眼看着张超这般说法,白彤抬头着,用着有些哭红的双眼说着。

    “好,以后不这样做了。”张超哈哈大笑而道。

    见张超答应了下来,白彤也是十分的欢喜,这就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说着,“对了,琰姐姐还在房间中等着你回来呢?你都不知道,你不在这一天,她都哭晕了好几回,若非是华佗在的话,怕都要出事的。”

    “哦,那我去看看。”听到蔡琰为了自己昏过去几次,张超听了之后也是十分的心疼,这在答应一声之后便就在众铁卫的保护之下向着府中内院而去。

    房间之中,蔡琰终于看到了平安的张超,泪水再度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好了好了,刚刚生下了筱筱,不可过度高兴与伤心,在伤了身子。”看着蔡琰一脸憔悴的表情,张超心疼的上前,将其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感受着张超那温暖的怀抱,蔡琰很是满足的闭上了眼睛,“张郎,你对彤儿他们真好,竟然为了她们肯舍身忘死呢。”

    知道这是蔡琰在吃醋,张超当即笑道:“这话怎么说的,就算是琰儿有什么危险,我也会第一时间冲出去的。”

    “嗯,我相信,我相信。还有,感谢你还想着天儿,要立他为公子。”蔡琰连连点头,接下来又想到儿子张天之事,不由便出声言道。

    当日,张超性命有危,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全身而退,这就向着郭嘉与鲁肃言道,如果自己出了事情,就由长子张天继承其事业。而此子正是他与蔡琰之儿,那件事情传回之后,曾很是感动了她一阵子。

    “呵呵,天儿本就是我的长子,继承我的事业正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件事情是不能更改的,何谢之有?那也是我的儿子呢。”张超一脸无所谓的笑着。可其实这样的事情他本就有了主意。

    自古以来,有关于太子之事,都不知道起了多少的波澜。有以德者居之,有以能者立之,也有立长之说。但不论如何,多半夺嫡之事都会弄得整个国家因此而生出很多的是非。

    见惯了,看多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张超就决定,早早立下继承人,他本着立长之说就定下了张天。此人虽然说现在年纪还小,还看不出未来的成就,但相信有蔡邕这样的外公,有蔡琰这样的才女母亲,应该是不会太差的。

    张超这样做,还是意在告诉其它人,太子之位己有说法,其它人就不要去想了,想了也是无用的。

    正是因为不想以后起什么纷争,张超这才早早的定下。如此就可以堵住其它人的心思,这样才会让整个集团中的人,劲往一处使的。

    张超个人之安危解除了,可针对他更大的危险确是伴随着他势力的不断加大而来临了。

    一切还要从荆州的形势说起。

    刘备突然起兵,软禁了刘表以及他所属下的一切王公大臣,因此他成为了新任的荆州牧。

    可毕竟夺州牧之名非是名正言顺,在过完年之后,下面的将士们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此事引起了刘备的忧心,这就问计于军师诸葛亮。

    对此事,诸葛亮早有计较,当即就给刘备献计一条,他讲道:“主公,下面的人会有其它的想法,并不安份,这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对这些人,如果只是一味的镇压未见得会取得什么好的结果,相反可能还会让他们抱成一团,若是那样的话,一旦外敌入侵,形势堪危。”

    “是呀,孔明,这些道理我都懂,我这才忧心重重的想要找你商量,看看有什么解决的方法没有。”刘备一脸的忧色而言着。

    “办法自然是有的,欲解内患,可用外敌处理之。”诸葛亮十分自信的说着。

    “外敌处理?孔明,这是何意?”刘备十分的不解,他还生怕此时有什么外敌入侵呢,如此荆州的形势异是十分的堪忧,这怎么还要主动寻找外敌呢。

    看着刘备不解的样子,诸葛亮呵呵笑道:“主公,亮所说的外敌非是主动来找我们的,而是我们可以主动找他们。比如说可以用打仗的方式来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如此一来,即达到了显示我主之英明的决定,又可以借机来重创他们,减少他们可能带给我们的威胁,同时还可以给他们形成足够的压力,使他们知道以后的路除了依附我们之外别无它法,何乐而不为呢?”

    刘备开始有些理解这话中之言了,不由喜道:“那不知道军师将何人当成外敌呢?”

    “张超张致远。”诸葛亮没有一丝犹豫的说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